新浪新闻客户端

李依依两年祭!遭班主任猥亵的女生死后,作恶者,仅判两年将出狱

李依依两年祭!遭班主任猥亵的女生死后,作恶者,仅判两年将出狱
2020年06月24日 17:55 新浪网 作者 直面传媒

  李依依两年祭!遭班主任猥亵的女生死后,作恶者,仅判两年将出狱

  四天前的6月20日,是李依依坠楼自杀两周年的忌日。

  她的父亲李军明担心激起儿子对姐姐的思念加深伤害,忍住内心的痛苦,没有去女儿的骨灰前祭奠。

  李军明能做的,只是在心里默默的为女儿祷告。

  在此之前的2020年6月9日,甘肃省庆阳市中院下发了对吴永厚强制猥亵案的二审判决,裁定驳回吴永厚上诉,维持此前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吴永厚有期徒刑二年,并自刑罚执行完毕起。三年内禁止从事教师等相关职业的一审判决。

  吴永厚是李依依坠楼自杀事件的始作俑者。

  作为班主任的他,在2016年9月5日被指对李依依实施了猥亵。这件事情在随后的两年里成为李依依挥之不去的阴影,她曾四次尝试自杀,都被抢救回来。

  2018年6月20日,李依依挣脱了消防员伸来的手,在一群“快跳啊”的起哄声中,结束了19岁的生命。

  根据终审判决,吴永厚将在2个月后出狱。

  而对于这个结果,李依依的父亲李军明无法满意,但也无能为力。在李军明眼里,该为女儿的死承担责任的人有很多,但最该承担责任的人,得到的惩罚确实最轻的。“吴永厚过不了多久都要出来了,那些女儿自杀时起哄的人,以及那些不作为的人,我还有什么可追究的呢?”

  趁停电,班主任吻了女生,还动手乱摸

  李依依跳楼自杀的日子是2018年6月20日,而她心里的阴影是从2016年刚刚开学的时候就被埋下了。

  李依依是庆阳六中高三的学生,那一年开学,因为以前的班主任是生病,学校安排了新的班主任吴永厚。

  李依依和新班主任吴永厚在暑期就见过面,当时学校给高三年级补课。“2016年7月份,班主任吴永厚在办公室摸过我脸,当时我就害怕,怕他再对我动手动脚。”这是李依依在后来的控诉状中这样写道的。

  学校正式开学后的9月5日下午,李依依胃疼的老毛病犯了,她被送到高三年级老师办公室。办公室的罗老师看她一直不舒服,想把她送到医院,但因为马上还有课,便让同在该校读书的女儿和另一个同学先将李依依送到女职工宿舍109室休息。

  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李依依的胃痛缓解了很多,两名照顾她的同学去上课了,就把李依依送到罗老师家住的学校公寓,让罗老师的妻子照顾她。

  罗老师下课回来看到李依依仍有胃痛的症状,便和妻子带李依依去了诊所开了点药。

  因为家里房子小,罗老师便让女儿带李依依到109室宿舍休息。

  李依依的班主任吴永厚知道了情况,向罗老师打听了李依依休息的地方,便去看望李依依。

  据李依依回忆,当时外面下着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学校停了电。班主任吴永厚来到109房间,坐在她的床边,问了问她的身体状况,她说自己好多了,就没再说话。

  李依依两年祭!遭班主任猥亵的女生死后,作恶者,仅判两年将出狱

  接下来的一幕,是李依依在后来的控诉状中描述的:“他(吴永厚)突然伸手摸我脸,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他疯了般扑过来抱住我不松开,我浑身无力,我很害怕,然后他抱住开始亲我的脸,吻我嘴巴咬我耳朵,手一直在我背后乱摸,想撕掉我衣服,我吓懵了。”

  所幸的的是,吴永厚的行为被来拿值周笔记的罗老师打断了。罗老师在门口叫了一声李依依的名字后,推门走了进来,吴永厚立马弹开坐到了离李依依远一点的床边。

  罗老师说,既然停电了,职工宿舍里的电热毯就没用了,就让她回到女生宿舍去。“回宿舍的路上,班主任一直跟着我,虽然只有一小段路程,我却觉得那么漫长。”

  据后来媒体采访罗老师时透露的信息来看,罗老师当时也注意到李依依在床上的神态不对劲,梳着的马尾有些散乱,表情惊恐还带着哭腔。

  罗老师曾本能的想到吴永厚是否有不轨行为,但觉得吴老师是个老教师了,自己的孩子都上大学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后来,罗老师回到家还跟妻子提到这个事情,妻子也说吴永厚老师五十多岁的人了,不会做这种事。

  曾道歉:请求不要毁了他

  回到宿舍的李依依仍旧觉得惊恐,他不停的漱口,“可就是洗不掉羞辱和恐惧……那一夜我都不敢睡觉。”

  李依依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她只是“感觉到无边的黑暗、恐惧、羞辱还有恶心”,于是她向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求助。

  李依依将事情告诉了这位年轻的心理辅导老师王老师,但她没说出吴永厚的名字,王老师说自己解决不了,于是找到了学校教务主任段主任。

  李依依以为,段主任能够给他她一个公道。

  她跟段主任说出了吴永厚的名字,未想到,段主任不同意给李依依换班主任,而是一直在做李依依的心理工作,让她换班或者转学。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尽管李依依一再强调不想再见到班主任吴永厚,但段主任在未征求她同意的情况下,还专门安排了吴永厚到心理辅导室来见李依依。

  “而且还是两个人单独见面。”李依依的父亲李军明后来听说这个事情,非常不满意,他觉得学校的这个做法,就是让女儿和恶狼共处一室。

  但校方一直否认这个说法。校方的说法是,段主任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吴永厚去见李依依不是校方安排的,而是他自己因为强烈的悔恨和自责,找到了心理咨询室的李依依,进行了单独的道歉。

  李依依在控诉状中说:吴永厚进门的那一刻,我觉得痛苦不堪,他叫走了王老师(心理老师),告诉我说他错了,求我给他一条路,希望我回到班里上课,还说有机会一定会补偿我的。

  李依依还说:吴永厚说他知道我是个善良的人,肯定不会毁了他,他很感激我没有告诉我爸爸。好像如果我继续不上课,就会害的他没有工作,会破坏他家庭,他将没有颜面,我就像是个恶人。

  李依依勉强回到班里,但她看到若无其事的吴永厚时,她的内心忍受不了这种屈辱,于是给爸爸打了电话。

  将事情告知父亲后,父亲去讨说法未果

  李军明接到李依依打来的电话,哭着让他接回家。李军明赶到学校,女儿只说了一句:爸,我想回家。

  他问女儿到底怎么了,女儿什么也不说。他问心理辅导的王老师,王老师说“你问你姑娘去。”

  李军明又问了班主任吴永厚,吴永厚也说,“你问问孩子怎么了。”

  但李依依只有一句话“我想回家”。

  回到家后,李依依吃不下,睡不着。李军明只得带她去医院检查,但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后来李依依让父亲给她挂一个妇科,再挂一个心理科。但到了科室门口,李依依不让父亲进去,看完病就拉着父亲赶紧回家了。

  靠着医生开的药,李依依勉强能睡着,可没多久又开始失眠。

  李军明打算继续带女儿看病,李依依跟他说,想出去逛逛散散心,于是李军明带她去西安玩了一圈,不过女儿的情绪并没有得到什么大的改观。

  李军明说,他从西安回来,他都不知道女儿到底经历了什么。后来女儿返回学校上课,晕倒在课堂上,学校让他把女儿又接回了家。

  李军明觉得女儿还是有病,便要带着女儿去看病。

  李依依这时候才说:“爸,你别折腾了,我跟你说个事,你别生气,也别冲动,也别离开我。”接着,李依依把当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

  李军明听到这个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依依怕父亲去学校闹事,就一直跟着父亲,连李军明出门买东西都陪着他。李军明偷偷的打电话问朋友怎么办,朋友说这件事过去的时间太久了,证据也拿不到,孩子高三了,赶紧给孩子看病,让她回学校更重要。

  可是,李依依回到学校,见到的班主任还是吴永厚。

  尽管校方坚称此前已经跟李依依和其父亲沟通过,为了保护李依依的隐私,学校担心马上将吴永厚处理会让班里同学意识到所发生的的事情。

  此外,找高三的班主任需要协调整个学校各个年级的衔接,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校方还说,当时没有报警也没有上报教委,是因为李依依和父亲不想让这件事扩散出去。

  李军明确实不想让这件事扩散出去。因为考虑到女儿的名节,但一直到从西安回来,他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他知道以后,曾带女儿去找心理咨询的王老师,希望能够给女儿一些心理援助,但王老师却觉得李依依有点“小题大做”。

  李依依自己也觉得,她好像成为了一个被同学和学校嫌弃的“怪人”,她感受到的都是周围人质疑和嫌弃的眼光。

  李军明看女儿如此痛苦,女儿想要一个说法而不可得,他便去了上级教委举报吴永厚。

  接待他的是教委的两个男老师,两个老师说要把李依依找来谈话取证。李军明觉得这对女儿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很多人后来将责任推给了李依依的父亲李军明。认为他到学校和教委去讨说法,而并非报警,其实是将李依依的事情公布于众,让李依依根本没有脸面再活下去。

  但李军明不同意这个观点。他说之所以去学校和教委,就是希望把这件事情尽可能的在小范围内解决,但是在他去找学校和教委沟通之前,这件事情已经都被传遍了。

  “我几乎才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人”李军明说,当时学校为了这个事情,开了一个二十多名老师参加的会议,研究对吴永厚的处理意见,接着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都知道了这个事情,他也曾听学生传说过这个事情。

  感觉全世界都在羞辱她 四次欲自杀了断

  李依依觉得全世界都在鄙视着她,她感到羞辱,看不到希望。于是,她选择了自杀。

  2016年10月7日,李依依第一次试图自杀。

  当时,她吃了很多药,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好在经过抢救活了过来。这次自杀后,上海的医生给李依依诊断为抑郁症,开了一些镇定药物。

  2016年12月6日,李依依第二次自杀。

  他把上海医生开的药一次性吃了下去,好在抢救及时,又一次化险为夷。

  2017年5月24日,李依依第三次试图自杀。

  她在跳楼的时候,被随后赶来的消防员救下。随后,在学校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李军明带着女儿到北京安定医院看病,李依依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

  2018年1月15日,李依依又把在北京开的药一口气吃了十几盒,当时医院已经给她开出了病危通知书,好在医生又救了她一次。

  这是李依依第四次自杀未遂。

  其实从女儿第一次自杀后,上海的医生就告诉李军明,让他24小时陪伴在女儿身边,否则她还会有轻生的行为。

  实际上李军明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因为这个家庭离异的早,他一个人照顾女儿和小儿子,事情繁多,稍微有几分钟没看到李依依,女儿可能就会去做傻事,后来李依依的几次自杀行为,都是在李军明稍不留神之际做出的。

  威胁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

  在女儿第二次自杀后,李军明决定报警。

  2017年5月2日,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认定吴永厚行为构成猥亵,决定执行行政拘留十日。

  李依依两年祭!遭班主任猥亵的女生死后,作恶者,仅判两年将出狱

  李军明觉得判罚太轻,向西峰区人民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西峰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李依依的抑郁症与吴永厚的猥亵行为是否有因果关系证据不足,于2018年1月8日退回西峰公安分局补充侦查,经补充侦查未发现有因果关系的直接证据。

  2018年3月1日,西峰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吴永厚有猥亵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犯罪,决定对吴永厚不起诉。

  投诉无门,李军明不敢将这个事情告诉女儿,但检方的决定书还是被李依依看到了。

  李依依说:两年了,哪还有个公道公平。

  在退学以后的两年时间里,李依依开始打工赚钱,在蛋糕店和服装店当导购,深得同事们的喜欢。

  周围的同事们觉得李依依是个性格开朗的女生,每天都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没有人能看出来她心里积压了两年的阴暗。

  但后来李依依出事后,她的店长同事才回想起一个细节,她对媒体说,李依依总是在午夜12点以后发朋友圈,而且内容非常消极。

  挣脱消防员的手 在起哄声中坠亡

  6月20日那天,李依依说自己要去上班了,实际上她没有去工作,而是站到了丽晶百货大楼八层的外檐上。

  庆阳市公安消防支队西峰区大队和南街派出所民警都紧急出动救援生死一线的李依依。

  李依依对民警说,自己谁都不相信,所有人都是骗子。

  李依依两年祭!遭班主任猥亵的女生死后,作恶者,仅判两年将出狱

  消防中队长许积伟试图通过登高平台车对李依依实施救援,但平台车一升起来,李依依就扬言要往下跳。

  在救援过程中,李依依认出了许积伟,还跟他说:我认识你,上次就是你们救得我。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坐在百货大楼八层的李依依,人们聚集在一起看着这个已经不相信任何人的女孩。

  有人说,这个女孩是为了男朋友才这么做的,男朋友有了外遇,两人吵架后想不开了。也有人说,这个女孩所处的位置旁边就是酒店,肯定是跟人开房当了小三,被人家抓到没脸见人才要寻短见。

  有年轻人拿出手机,拍摄坐在八层外檐的李依依,有的录下视频,有的干脆打开直播。

  直播间的画面上瞬间充满了弹幕:跳不跳啊!还不跳,就是不想死,闹什么?

  这些楼下围观者的风言风语和视频里的弹幕,李依依当然不知道。

  她坐在八层外檐上,偶尔会把身旁的碎石或踢或扔到楼下,或者喊叫几声,还曾转身拿了一个粉红色的娃娃。

  李依依爬上八层外檐的时候是下午4点左右,她在那里待了大约3个小时。

  期间公安民警在做她的工作,消防员铺设了气垫,并且把绳索递给她,但都被她拒绝。

  李军明当时也赶到了现场,他被警察带到了八层楼道里,但他没办法见到女儿,警察安抚他的情绪,说李依依的情绪已经好了一些,各方都在救援中。

  渐渐地,由于围观的时间太长,看客们达到了两三百人。

  路口的交通受到了影响,于是有人开始抱怨:还不赶紧跳,碍什么事!跳不跳

  啊,快跳吧!还有的人开始起哄,吹口哨,嘲笑,就好像视频里的弹幕从手机里飞出来一样。

  李依依的身体逐渐往外挪,身体几乎已经悬空了。消防员许积伟突然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的胳膊,但李依依却一直在挣扎,挣扎中真个身体都从外檐处滑落。

  李依依两年祭!遭班主任猥亵的女生死后,作恶者,仅判两年将出狱

  消防员紧紧抓住她的手臂,还用两条腿把她夹住。

  另一名消防员从旁边一个小窗爬过来,抓住李依依的另一只手,但因为位置太过狭窄,消防员根本没有处可以借力,仅靠手臂的力量,无法完全抓牢李依依。

  李依依挣脱了消防员的手臂,随后又挣脱了另一只手臂,她的身体飞速坠落。

  趴在窗台上的消防员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孩从八层坠下,耳边好像听到了一声:谢谢。

  后来有媒体报道,现场救援的消防员心理压力巨大,甚至嚎啕大哭,不得不在随后接受心理疏导。

  随着“砰”的一声坠落李依依离开了人间。围观的人群从鼓噪到鸦雀无声,迅速散开。

  绝望地反抗,用生命为代价

  李依依的死,终于换来了某种觉醒。

  晚上,网络上已经开始疯传李依依跳楼的原因,她手写的控诉状也被爆了出来。

  人们开始意识到,李依依的死,并不是因为男朋友,也不是因为当小三,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警方将在围观现场起哄的人抓走刑拘。

  庆阳教育局对吴永厚做出调查处理,给与吴永厚行政降级处分,对庆阳六中相关领导做出处理,并协调当事人吴永厚对受害人做出经济赔偿。

  “但其实并没有什么赔偿”,李军明说,学校只是和吴永厚给了4万多块钱负担了我们去上海看病的费用。其他的治疗费、交通费、丧葬费等等加起来有好几万,一点都没有拿到。

  李依依的死,唯一让事情发生变化的一点是,吴永厚强制猥亵案得到了司法机关的重视。

  2018年8月,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复查认为,吴永厚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一款规定,决定撤销西峰区和庆阳市两级检察院对吴某的不起诉决定,由西峰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吴某涉嫌强制猥亵的法律责任。

  一年半后的 2020年4月,该案一审宣判。

  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吴永厚有期徒刑二年,并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三年内从事教师、家庭教育指导、教育培训等与未成年人有密切接触的相关职业。

  宣判后,吴永厚提出上诉。吴永厚认为,自己当时用嘴贴李依依的脸,是因为担心李依依发烧,为其测量体温。

  对于此前他供述的一些行为,吴永厚也当庭否认。

  2020年6月9日,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吴永厚强制猥亵案二审宣判,驳回吴永厚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定吴永厚的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但吴永厚的猥亵行为对被害人的自杀具有原因力,而并非唯一原因。

  法院还认为:被害人在案发后被诊断为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但不能排除被害人在案发前已患有抑郁症或处于抑郁状态,因此不能认定吴永厚猥亵行为直接导致被害人患病。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法院判决书中的内容,公诉机关并未对李依依第五次自杀,也就是最终造成李依依死亡事实的这次自杀行为予以指控,法院根据公诉机关指控对案件进行了审理。

  同时,判决书中写道,吴洪友猥亵程度一般,持续时间较短,且此前没有不良记录,系初犯、偶犯。

  施暴者即将释放,李军明难告慰亡女

  李军明对于这样的判罚当然无法接受,他认为女儿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就足以说明自杀行为与吴永厚的猥亵行为有直接关联。

  况且,法院认为不能排除李依依在案发前已经患有抑郁症更是不可理解。

  “我女儿平时性格很开朗,对人很热情,在家里也经常帮助我做家务,照顾弟弟。而且她热爱文艺,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演出活动。学校不止一个老师跟我说,女儿多次在学校文体活动中担任主持人,还劝我高考时给女儿报个艺术专业,好好培养。如果我女儿真的以前有抑郁症,怎么可能还会登台表演主持?而学校又怎么可能让一个有抑郁症的孩子上台呢?”李军明认为,女儿的抑郁症不是天生的,吴永厚的猥亵行为是导致其抑郁的直接原因。

  根据该判决,吴永厚将在大约2个月以后出狱。对于这种“实报实销”式的判决,李军明觉得很无奈。

  李依依2016年9月5日遭受吴永厚猥亵,2018年6月20日跳楼自杀,期间经历了两年的时间,严重的心理创伤导致抑郁。

  先后五次尝试自杀,李依依始终无法走出这个阴影,而吴永厚只需要做两年的牢,就能偿还李依依一条逝去的生命吗?“说吴永厚猥亵行为轻微,时间较短,那还不是应为罗老师当时恰好敲门进来?这是吴永厚自己终止了犯罪行为吗?难道说,罗老师的巧遇救了我女儿,也救了吴永厚,这反而成为了他从轻处罚的理由?”

  事实上,李军明或许不知道的是,此类的判决,仍在这片土地上不断上演。

  如日前猥亵未成年女童的亿万富豪王振华,尽管已认定其违法犯罪行为,但法院最终只判了5年有期徒刑。

  可悲的是,按照当前的法律,即使猥亵未成年女童这种极为恶劣的犯罪行为,判刑五年已经是定格判罚了。

  在李依依离去的两年时间里,有很多声音指责李军明,认为他没有在女儿受到伤害后采取更好的措施保护女儿,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反而把这个事情声张出去。

  李军明觉得委屈,他一直希望通过学校来低调处理此时,但学校始终没有答复。

  他找到教委,希望在教育系统内部低调处理此事,教委也没有一个好的交代。

  后来他诉诸法律,可结果等来的却是一张又一张的不起诉决定书。“都说让我报警,可我报警后,女儿得到了她想要的说法吗?如果没有女儿的死,没有媒体报道施加的压力,吴永厚能得到处罚吗?”

  对于这个判决,李军明表示无奈。

  他想申诉,但又听人说,这么轰动的案子,省高院乃至最高法、最高检应该都关注了,终审判决很难推翻。

  有人劝他启动民事赔偿,他觉得连重判吴永厚都做不到,赔偿能判的下来吗?“咱就是个小地方的小老百姓,对于法律上的东西咱们实在懂得不多,到底怎么办,我心里也没有数。”

  对于当初围观李依依跳楼,并且给李依依起哄,压垮她最后一根稻草的那些人,李军明也觉得无所谓了,警方拘留了其中的几个人,算是给了他们惩罚。“关键是,连吴永厚这个罪魁祸首都被判的这么轻,那些起哄的,传谣的,我又能把人怎么样呢?”

  李军明现在把重心都放在小儿子身上。姐姐几次自杀抢救,小儿子都看在眼里,他的精神状态受到了很严重的影响,经常会喊着想姐姐,成绩也一落千丈。

  李军明担心刺激小儿子,所以从来不在他面前提起女儿的事情,哪怕是三天前女儿的忌日,他也没敢离开儿子半步去祭奠一下女儿。

  李军明对于女儿的安全不可谓不上心。

  他从小提醒女儿要注意行为操守,让她不要穿裸露太多的衣服,要把衣服的扣子扣好,在外面的时候,要尽快离开与男子单独相处的环境。

  他觉得自己对女儿的提示已经很多了,女儿对这些懂得很多了。

  可能唯一让他觉得不够好的地方,就是他离异后女儿一直没有妈妈陪在身边,所以,当记者几次提到李依依母亲的时候,李军明都默不作声,沉默良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