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无罪者,张玉环的9778天!

无罪者,张玉环的9778天!
2020年08月05日 22:38 新浪网 作者 直面传媒

  导读:在申诉书中,张玉环控诉办案人员用吊打、蹲桩、电击等手段逼迫其承认杀人。甚至牵来狼狗对他撕咬。

  无罪者,张玉环的9778天!

  8月4日下午6时40分,遭羁押近27年的张玉环被宣判无罪后,回到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民和镇张家村老家。

  家人在村口准备了鞭炮迎接,张玉环身披红色绸花与家人重逢。

  就在两个多小时前,江西省高院对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再审宣判,江西高院认为,原审证据不能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根据疑罪从无原则,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张玉环无罪。

  这个无罪的结果,张玉环等待了将近27年。

  家人等他回家,也等了将近27年。

  这个家里,还有破败的老屋,满头白发的老母,改嫁的前妻,从未谋面的儿子……

  案情回溯|两男童被杀邻居被认定为嫌疑人

  1993年10月27日,张玉环的命运被改写。

  这一天他被警方羁押,至今已有9778天。是截至目前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一位。

  事情起因的时间是1993年10月24日,事发于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凤岭乡张家村,该村是同姓宗族村落。

  事发时,男童张某伟和张某荣突然失踪,次日被人发现死在水库中。

  一开始,村里人都以为孩子是溺水身亡。

  但县里的一位医生在下葬时看到孩子的尸体,发现颈部有勒痕和掐痕,怀疑是刑事案件,便建议孩子家属报警。

  警方来查验后确认,两名儿童是他杀。

  邻居张玉环被警方认定为嫌疑人。

  张玉环进入警方视野,是因为警方在走访过程中发现张玉环神情紧张,不停的搓手,手背处还有几道伤痕,警方询问时也言辞闪烁。

  随后,张玉环被警方带走。

  1993年11月3日和4日两天,张玉环作出了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

  又是有罪供述。这个如今已经“臭名昭著”法律用词,已经多次出现在不少冤假错案中。

  尽管自己做了有罪供述,但在南昌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时,张玉环就连称冤枉。

  他辩称两份有罪供述是被公安部门屈打成招的。并当堂展示了手上与腿上的伤痕。

  1995年1月26日,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

  在这份一审判决书上显示,法院经审理查明,1993年10月24日上午10时许,张玉环用板车拖禾草回家,见同村村民张国武的6岁儿子张某荣,及张健飞的4岁儿子张某伟在其屋檐下玩,将阶檐上的土往下面扒,即上前对张某荣脸部打了两巴掌。

  张某荣被打后,反手朝张玉环手部抓去,将张玉环的左手背部和食指根部抓破流血;张玉环心中气愤,便将张某荣拉至其兄弟的房间内,对张某荣进行殴打,而后用麻绳套住张某荣的颈部,将其勒死。

  此后,张玉环走到屋前,见张某伟还在自己屋前玩,害怕其罪行暴露,又起了杀害张某伟灭口之恶念,于是将张某伟拉至其兄房内,用手掐住张某伟的颈部数分钟,将张某伟活活掐死,后用杂物掩盖两具尸体。

  判决还显示,当晚,张玉环趁天黑下雨之机,将两具尸体装进一麻袋内,用板车拖至晒谷场,尔后,分别将张某荣、张某伟两具尸体背至下马塘水库,抛入水库中,还将装尸体的麻袋抛入水库中。

  仅凭一纸有罪供述,审判机关的南昌中院认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罪行严重,但根据案件具体情节,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令人关注的是,审判并未有律师为张玉环担任辩护人。

  当庭喊冤,却没有律师辩护,就这样,张玉环被判了死刑。

  一审判决后,张玉环不服提起了上诉。1995年3月30日,南昌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此时,该案本该有转机。然而,案件重审却又等待了整整六年。

  2001年11月7日,南昌中院再次认定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以此做出了和原审判决相同的结果。

  对重审判决,张玉环再次上诉。

  在没有任何新的证据情况下,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院却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之前发回从审,之后又维持判决,十分的诡异。

  这次终审,裁定书中仍未显示有律师为张玉环辩护。终审裁定后,张玉环到监狱服刑。

  然而狱中的张玉环仍不认罪,数年来坚持申诉。

  经过长达近18年的申诉,2019年3月1日,江西高院认为张玉环提出的申诉理由符合重新审判的条件,做出再审决定,由江西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

  这一次,张玉环的黑暗人生迎来了曙光。

  2020年7月9日,张玉环案在江西高院公开开庭审理,王飞律师和尚满庆律师作为辩护人为张玉环做无罪辩护。

  这或许是张玉环第一次见到律师替自己辩护。

  庭上,检方称原审认定的物证证明力不足,不能直接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案件无任何客观证据。此外,张玉环两份有罪供述前后矛盾,重要环节存在较大差异,真实性存疑。故检方建议改判张玉环无罪。

  2020年8月4日,江西高院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宣告张玉环无罪。

  案件疑点|作案工具、地点、经过均存疑点

  在2001年作出的张玉环有罪的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判断张玉环有罪的主要依据是:进贤县公安局在抛尸现场提取的带有补丁的麻袋和在张玉环家查获的作案用的麻绳,证明张玉环用麻绳勒死张某荣,用麻袋装尸抛尸;

  此外,张玉环穿过的工作服上沾到麻袋纤维和水库里打捞上来的麻袋都是黄麻纤维;

  还有,张玉环左食指和右中指掌根关节背侧的伤痕手抓可形成,损伤时间约有3-4天;张玉环所做的两次有罪供述。

  尽管张玉环不断辩称自己遭遇幸运逼供,但南昌中院坚持认为,张玉环辩称有罪供述是刑讯逼供所致,没有依据。

  法院的依据是:张玉环的两次有罪供述虽有出入,但在具体作案情节方面交代基本一致,而且与现场勘验笔录、法医学鉴定书、人体损伤检验证明、化验鉴定书等证据基本吻合,特别是其交代的杀人手段,与法医鉴定所检见的被害人尸体上的伤痕完全吻合。

  但张玉环的申诉代理律师在查阅案卷材料后发现该案存在疑点。对于两份有罪供述,张玉环曾称,其所承认的杀人供述是假的,在申诉书中,张玉环控诉办案人员用吊打、蹲桩、电机等手段逼迫其承认杀人,甚至牵来狼狗撕咬。

  但进贤县警方在破案报告中称,张玉环招供系警方“耐心细致的法律宣传教育和强大的政策攻心和思想感化”的结果。

  是感化还是屈打成招,其实并不太难追溯,只是多年过去了,会不会追责,怎么追责,历来的冤案件中都有程序可循。

  原审判决中认定的主要证据是张玉环左手食指和右手中指的掌根关节背侧伤痕系手抓可形成,这与张玉环供述其左手手背被被害儿童张某荣抓出血的供述吻合。

  但辩护人尚满庆在后来介绍,张玉环受伤的痕迹是干农活时的刮痕。

  尚满庆律师认为,警方当时将目光注意到张玉环身上的理由现在看来是很荒谬的,除了前面提到的手背上的伤痕和询问时言辞闪烁之外,警方在村里蹲守时还发现张玉环家里的灯忽亮忽灭,以此认定张玉环有重大嫌疑。

  但实际上,该案的证据链条根本无法形成闭环,也没有明确的证据指向。

  尚满庆律师介绍,首先,该案的案发现场并不固定,水库只是一个抛尸的地方,死者被害的案发现场到底在哪里,一直没有明确。

  此前,法律文书中注明张玉环是在哥哥张明强家作案的,但是警方曾经对张明强家做过现场勘验,并未发现任何物理上的痕迹。

  其次,关于作案的凶器。在多份法律文书中认定是一根麻绳,但张玉环并没有对麻绳进行指认,张玉环说不清楚麻绳的来源,麻绳是否出现在案发现场并与死者的颈部勒痕相符,这些也一直是谜。

  第三个疑点是张玉环做出了六份笔录,只有两份是有罪供述。问题是,他当时唯一供述了作案细节的警方笔录中的内容,实际上与现场发现的情况也不相符。例如他自己供述是用手掐死小孩的,但实际勘验和尸检痕迹上都明显是勒痕。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张玉环是凶手,并且案发时间出现在了案发的现场,所以我们对重审无罪是很有信心的。”尚满庆律师说。

  即使这么多漏洞,但当时的公诉机关或是审判机关仍旧采用了办案机关提交的所谓证据——张玉环自己做的有罪供述。

  最终,王飞、尚满庆两位辩护人为张玉环提出六点无罪辩护意见。

  第一,张玉环的有罪供述是刑讯逼供所致;

  第二,张玉环的两份有罪供述在作案地点、作案经过、作案工具、藏尸地点、抛尸过程等方面前后不一,相互矛盾;

  第三,在案物证无法与被害人或犯罪事实相关联,伤痕鉴定和种类鉴定都不具有排他性;

  第四,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张玉环供称用手掐张某荣脖子,与尸检显示不符;

  第五,被害人死亡时间和地点存疑,多名村民证实案犯当天村里来了陌生人;

  第六,张玉环辩护权等方面违反法定诉讼程序,影响公正审判。

  在重审中,检方认为张玉环无罪的理由也与辩方提出的部分辩护意见相同。

  法院重审认为:

  没有证据证明从张玉环家中提取的麻袋和麻绳与本案有关联;

  没有证据证明张玉环手背伤痕是被害儿童手抓造成;

  没有证据证明张玉环供述的哥哥的房间是第一作案现场;

  张玉环的有罪供述应认定为先证后供,不能排除张玉环供述前已经了解案件相关情况的可能。

  特别是最后一项,张玉环供述前已经了解案件相关情况,张玉环如果不是凶手,他怎么知道基本的案情?

  答案或许只有一个:当年,有人逼迫他按照某些人的意愿供述。

  也就是说,这不仅是一桩冤案,更是一桩惨案。一个无辜的人,被一群执法者,硬生生地栽赃。这对于张玉环乃至其家庭来说,是惨绝人寰的。

  一直到27年后,江西省高院宣判张玉环无罪。

  宣判后,江西省高院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并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

  无罪回家|不怨恨改嫁的前妻 不认识长大的儿子

  对于江西省高院的道歉,张玉环表示接受。

  是的,不接受,他能有什么办法?当年他没有,如今也一样。

  张玉环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希望政府能够帮忙提供安置房,让他在家里孝敬母亲。还希望政府能够重新分给他几亩土地,他想继续做一个耕地的农民。

  张玉环还没有回到家时候,84岁的老母亲张炳莲已经到了村口焦急的等待,看到送张玉环回家的车辆开来时,家属立即点燃了鞭炮。

  张玉环戴着大红花下了车,第一句话就是问:“妈妈呢?妈妈呢?”他看到了27年未见的母亲张炳莲,此时母亲的头发已经全白。

  27年,当年那位年轻人,如今已进入暮年。

  人的一生有多少27年?在亲戚的簇拥中,张玉环与家人一一拥抱痛哭。

  他看到了自己家已经破败的房子,哭着说:我的房子当年都是好房子,现在变成这样了!

  27年里,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为生活所迫改嫁,为了迎接张玉环回家,她特意买了一部手机送给张玉环作为礼物。

  但看到张玉环的时候,宋小女因为过度激动而晕了过去。

  张玉环没有埋怨前妻改嫁,他觉得宋小女为自己吃了很多苦,他在服刑的时候,宋小女还经常看望母亲张炳莲,前妻改嫁也是生活所迫。

  张玉环被抓时大儿子才4岁,二儿子3岁,他回到家的时候,都认不清楚哪一个是自己的儿子。

  大儿子张保仁印象中,父亲出事之后,同村的孩子都说他和弟弟是杀人犯的儿子,但他没有埋怨过父亲。

  张保仁从小就想长到后去当律师,要为父亲辩护。不过,兄弟俩都没有当成律师,两兄弟很早就辍学去打工了。

  26年来,兄弟俩从来没有去探视过父亲,“主要是怕难受”。

  张玉环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傻子,儿子不认识,亲戚也不认识了,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完全与社会脱节了。

  本来家里人想一起吃顿团圆饭,但因为每个人都太过激动,现场一度非常混乱,团圆饭只能推后。

  最终张玉环回到家的第一顿饭是母亲陪他吃了一盘黄金糕。

  这顿妈妈做的饭,张玉环等了27年。

  27年里,张玉环写了几百份申诉书,他的大哥张民强一直在为他的案子奔波。

  起初他大哥也以为是张玉玺杀了人家孩子。后来律师阅卷后发现了问题,张民强才坚信弟弟是被冤枉的,随后他在高墙外坚持为弟弟申诉。

  他觉得,父亲去世的早,长兄如父,张玉玺无罪归来,自己也算是做到了应尽的责任。

  再审改判的审判长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张玉环案不属于“真凶出现”、“亡者归来”的情形,而是按照疑罪从无原则进行改判的,这是司法的进步。

  张玉环无罪了,但是这个案件还没有完结。

  一方面,回到家中的张玉环将会申请国家赔偿,并向当年经办该案的司法人员提出追责。

  王飞律师说,国家赔偿和追责是一定会做的,但目前还要按照程序一点点来,具体的数额还需要计算。

  而另一方面,两个被害儿童的家长也表示他们需要一个“交代”,他们因为这起案件都远走异乡,不愿住在伤心地,他们一直都认为张玉环就是凶手,一直坚持要判张玉环死刑。

  而如今张玉环无罪,两个被害孩子的家长都说,“如果他不是真凶,那真凶又是谁?”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那些制造这起冤案的作恶者,如何追责?

  如果说,正义只是迟到的话,那就该让正义,实现真正的伸张!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