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张玉环称曾遭6天6夜刑讯逼供:参与逼供人员名单曝光

张玉环称曾遭6天6夜刑讯逼供:参与逼供人员名单曝光
2020年08月06日 18:03 新浪网 作者 直面传媒

  

  时隔近27年(26年多),张玉环终于有机会,说出自己当年的悲惨遭遇。

  1988年,时年21岁的张玉环与18岁的宋小女结婚了。在农村,早婚在当年很正常。

  婚后,俩人有了两个儿子。

  如果没有意外,张玉环一家人的生活本该平和而宁静。然而,这样的日子他只享受了五年。

  1993年10月,张玉环被抓走。这一走就是近27年。

  等他归来时,当年温暖的家早已破败不堪、相爱的妻子也被迫改嫁,老母亲业已残年风烛。

  27年前,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既然没有杀人,为什么做有罪供述?

  8月5日,面对媒体的张玉环终于不用再担心什么,也终于有机会说出当年的内幕:刑讯逼供的情况下我就被逼了6天6夜,他们放狼狗咬我,我现在手上还有伤疤。

  在申诉书中,张玉环控诉办案人员用吊打、蹲桩、电击等手段逼迫其承认杀人。

  起初,张玉环被关在进贤县看守所。

  他表示自己没有杀人。但后来,张玉环被侦查人员从看守所提出,先后在进贤县长山宴乡派出所和云桥派出所,受到残酷刑讯。

  

  1993年11月3日,侦查人员牵来两条狼狗(应当是警犬),威胁张玉环说,如果不招,就让狗把他吃了。

  随后民警手一挥,一条狼狗冲上来,狂撕乱咬,张玉环裤子被撕烂,大腿鲜血直流。

  极端恐惧下,张玉环承认杀害两小孩。

  侦查人员很满意。于是找来一条黄绿色军裤给张玉环,还打趣说比张玉环原来的裤子好。

  面对媒体,张玉环一一报出了刑讯者的名字,他们分别是付某文、吴某才、周某、袁某华、周某华,支某华,付某选、胡某芳。

  还有几个,张玉环说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这些人,目前都是什么职务,还没有权威信源证实,但根据张玉环的陈述,当初实行刑讯逼供时在场人员有很多,现在大部分人还在。

  江西省高院宣判张玉环无罪后,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

  张玉环还说,26年,不是一句道歉能解决的。“这道歉我不要了,我只希望也给我一个机会,把那些衣冠禽兽也放到狼狗群里尝尝被咬的滋味。”

  这句话不难看出,张玉环对这些执法者恨之入骨。

  最近频繁接受媒体采访的张玉环反复说着一句话:我要追究刑讯逼供者的责任。

  诚言,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新京报社论指出,在张玉环认罪过程中,当年的办案人员和其他司法人员,到底有没有不法行为,应该成为调查的重点。

  文章说,追责冤案制造者,当然也是为了补上正义缺环。正义本身既包括无罪之人赢回清白,也包括有罪错之人依法得到惩处。守护公民的安全感,需要办案机关力避每一起冤案,冤案纠错之后,从赔偿到追责,一个都不能少,以此让每一个人感受到公平正义的阳光。

  

  王飞律师(右一)探访张玉环母亲张炳连

  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飞律师,三年前选择代理张玉环案。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飞说,刑讯逼供者当然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甚至可能是刑事责任。

  “一个事情只要做了,就永远抹不去,一定有办法来追究作恶者相应的责任。”王飞说:追究制造冤假错案人的责任是一个立场和态度问题,即使时间久远,也不应成为追责的阻碍。

  是的,必须追责。在张玉环案中,我们只是看客。要知道,张玉环和她的家人却忍受了26年多的挣扎,纠结,奔走,痛苦,哭嚎。

  几个可耻的办案人员,一群慵懒不负责任的公诉人与法官,他们一起联手毁了这个家庭整整26年。

  一位网友说:别再说正义会迟到不会缺席的屁话了。

  然而,最终还是中新社的评论所说:但愿张玉环案的纠错,一方面能够给其他类似案件的纠错者带去更多的勇气,另一方面更能从制度上防范冤假错案的产生,坚持罪刑法定、疑罪从无、证据裁判等原则,加强人权司法保障,坚决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今天,王飞的同行范辰律师评价说:王飞律师、尚满庆律师,你们的艰辛和执着,甚至垫付差旅费,终于迎来冤案平反,太不容易。

  平反之后,你们“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你们是侠之大者。

  当然,还要感谢媒体的朋友,没有你们的关注,是不可想象的。记者和律师,是天然的同盟军,一个追求新闻真相,一个追求法律真相,共同促进社会进步。

  

  王飞转发说:没有功,也无所谓名,只是完成了应尽的使命而已。

  一句使命,包含了太多艰辛苦涩。

  在这个年代,使命就意味着巨大的牺牲。庆幸,我们身边还有这么一群肩负使命的人。

  如今,这个使命终于完成了。今天,一位媒体同行如是说:

  

  这只是一家媒体为之付出的努力。还有新京报、澎湃新闻、上游新闻、北京青年报以及2019年1月1日走进历史的法制晚报.....等等。

  扭转一桩冤案,何其艰难!

  两年前,王飞律师写过这么一段文字:虽然很累,伸冤的路很长,虽然家属连基本的差旅费都支付不起,但在南昌监狱看到那双渴望清白和自由的眼神,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抗。

  那是来自地狱深处的呐喊,那是对光明的渴望……将心比心,我心软了,终于决定要帮张玉环一把,就算是对我们良心的救赎。

  因此,我邀请了武汉尚满庆律师、南昌罗金寿律师(江西师范大学教师)与我一起吃苦,共同援助这个案件,其他援助律师尚待确定。张玉环自1993年10月27日被羁押至今,已二十四个年头,一直喊冤至今,该给他一个说法了……

  这个时代会记住你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