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湘版警界“无间道”!省市两级警界大佬,沦为“黑老大”马仔!

湘版警界“无间道”!省市两级警界大佬,沦为“黑老大”马仔!
2020年08月15日 20:30 新浪网 作者 直面传媒

  日前,周符波再度进入媒体视线。

  湖南省纪委监委披露,已落马的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周符波,当年系顶着他人的名字参加高考,并终生都“苟活在他人的名字里”。

  原来,“周符波”为一位云南人的名字,周符波原名应为“江某原”。

  当年,已参加工作的湖南人周符波即“江某原”,冒用他人名义,远赴云南参加高考,享受了云南当地的高考优惠政策,并最终考上了武汉大学。

  周符波的名字,湖南省外的人知道的不多,但在三湘大地,可谓大名鼎鼎。

  

  作为湖南省公安厅的前副厅长,掌管一省警察队伍的二把手,很多人认识周符波也不奇怪,但事实上,周符波的知名度 远远超过一般认知的公安厅副厅长。

  这一切都与另一个人有关。

  文烈宏,1969年出生,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人。由于他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就有了“文三伢子”的称呼。

  

  多年后,另一个响彻三湘大地、黑白两道的名字由此衍生——“文三爷”。

  文烈宏混江湖,已经很多年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文烈宏开始靠贩卖水产品及承包工程起家。之后,文烈宏通过同乡、省公安厅退休处级干部姚跃等人的介绍,结识了一批省内知名的企业主。

  至此,文烈宏开启了发迹之路。

  其实,文烈宏的发迹也很简单:通过开设地下赌场,并组建黑社会性质的组织。除了聚众赌博诈赌、设套赢钱,文烈宏还开设赌场、抽头渔利。

  2002年,文烈宏大肆向省内一些企业主发放高利贷,并在长沙市内各大宾馆开设赌场、组织赌局、提供赌资结算,吸引、招揽众多企业主参与赌博活动。

  这一年,周符波还是湖南邵阳县委书记。距离他调往省城长沙,还有12年 。然而三年后的2005年,升任邵阳市副市长的周符波机 缘巧合下与文烈宏认识了。

  很快,两个好赌的人——周符波与文烈宏就成为赌友,常常一起在牌桌上赌几把。

  这期间,随着一些企业主频繁参赌,文烈宏赌局的赌资越来越大,据悉,有人曾在他的赌局上一场输了七千万。

  有时,文烈宏光抽头一晚都能达到上千万。

  开始,文烈宏只是聚赌抽成,但在积累了大量资金后,文烈宏开始放高利贷。为此,文烈宏设了一个套:在他的赌场赌博的人,因为赌资大,都不带现金。赢了钱就可以拿筹码在他这里兑换现金。

  后经调查,有些老板一晚在赌场里面输了几百万、几千万,如果暂时还不出钱来,那这笔钱就转化成了高利贷。与此同时,由于企业老板可能还在生意上面缺资金,他也会通过高利贷的方式借钱给企业主。

  由于文烈宏设置了名目繁多的还款规则,甚至采取套路贷的手段。很多企业主掉入圈套,无法抽身。

  很快,文烈宏的庞大犯罪集团就这样在长沙地区崛起,日亦壮大。

  以血路开财路,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文烈宏的资本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通过建立稳定,结构严密,有组织有纪律的一个犯罪组织,文烈宏很快聚敛了巨额财富,成为了富甲一方的黑帮大佬。

  与此同时,身在邵阳市的周符波,也时常从邵阳回到长沙直奔赌场,跟文烈宏 赌几把再回去。

  据说,最多的一次,周符波输了200多万元。输了钱,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贷。

  钱越滚越多。

  2014年8月,周符波调任湖南省公安厅,任副厅长、党委副书记,成为掌管一省警察队伍的二把手。

  周符波当上省公安厅领导后,文烈宏就免除了他的利息,但巨额的本金一直没法还。

  于是,周符波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文烈宏的保护伞。

  2014年12月,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税罪、非法经营罪对涉黑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文烈宏等人立案侦查。

  文烈宏就找周符波关照。2015年上半年,周符波违规指示长沙市公安局暂缓侦查,并出面协调文烈宏与举报人的关系。

  后长沙市公安局作出撤案决定。

  说是保护伞,实际上周符波已成为文烈宏的马仔。周符波往上爬,花了不少钱买官。为了让周符波爬的更高,文烈宏下足了本钱。

  作为自己的“老板”,周符波对文烈宏几乎到了顺从、卑微至随叫随到的地步。

  报道指,饭局,茶局,牌局,周符波迟到时间稍长一点,文烈宏就不高兴,骂骂咧咧,有时会当众操起一杯茶水,泼周符波一脸。

  2018年,文烈宏案被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三湘扫黑第一案——文烈宏犯罪集团 全面收网进入倒计时。

  而事实上,早在2017年2月初,文烈宏就被抓获。

  文烈宏落网后一个月,周符波就因涉嫌重大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周符波只是文三爷众多保护伞中 其中之一 。文烈宏的另一个重要“保护伞”是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

  报道显示,文烈宏向单大勇共行贿2160万元、港币220万元、美金2万元及伯爵手表一块。

  更为重要的是,单大勇的一路爬升,也与文烈宏有直接关系。有报道说,文烈宏花钱将单大勇送上了长沙警界大佬的高位。

  

  而单大勇也多次将上级有关文件透露给文烈宏。

  如2016年6月,单大勇担任“6.17”专案组总指挥,调查张剑波开发的骑龙大街项目资金去向。

  张剑波是文烈宏的对手。得知情况后,文烈宏趁机向单举报了张剑波,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2016年9月,湖南省委主要领导在《关于“血泪控诉文烈宏黑恶势力团伙雇凶杀人等罪行”的网上舆情专报》上作出批示后,文烈宏也是从单大勇处获得更多细节。

  此外,被文烈宏拉下水的还有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陈永超,文烈宏向其行贿了人民币73.4万元、港币16万元及价值人民币9.27万元的卡地亚女式镶钻手表一块、价值人民币9.6万元的紫薇盆景一株;

  向时任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二庭庭长胡冬华行贿1万元、港币30万元;

  向时任长沙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谭学军行贿100万元、港币4万元及价值人民币14.35万元的江某4顿牌手表一块;

  向时任长沙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情报大队副大队长黎华行贿价值人民币4万元的卡地亚钻戒一枚及价值人民币5万元的加油卡一张。

  调查发现,这些人全部充当了文烈宏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并包庇、纵容文烈宏的违法犯罪活动。

  2019年4月26日上午,常德市警方通报成功侦办的文烈宏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办案过程中发现,文烈宏集团的流动资金非常大,涉及到长沙的38家银行,银行卡多达几千张,每张卡的交易基础量都是几十个亿以上。

  随后,警方迅速查封和冻结了涉案账户,冻结资金高达15亿元人民币,卷入该案、公安机关抓捕的其他违法犯罪嫌疑人员高达300多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6月19日,周符波、文烈宏与单大勇三案,三地同时宣判。

  文烈宏涉黑案是二审。最终,法院维持了一审对文烈宏15项指控,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全部财产。同一天即2019年6月19日,周符波被判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2019年6月19日上午,长沙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单大勇,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