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国家亮出底牌:这3个城市,比北上广深重要!

国家亮出底牌:这3个城市,比北上广深重要!
2020年10月28日 17:22 新浪网 作者 直面传媒

  来源:刘晓博说财经

  今天(10月28日)上午,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2020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一共有22个城市上榜。

  上图就是22个城市的详细名单,可以看出:北京、深圳将建设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大连、苏州、武汉等城市将建设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等等。

  如果你记性好的话,会想起来2019年国家也公布过一批“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也就是下面这个:

  也就是说,去年国家宣布了23个城市将建设“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

  对比这两份名单,可以发现:其中深圳、重庆、青岛都是两次上榜了,而且两次要求建设的枢纽性质还不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要搞懂这一点,就要搞懂“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这个规划是2018年发布的。规划要求:

  1、到 2020 年,布局建设 30 个左右辐射带动能力较强的国家物流枢纽,形成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基本框架。

  2、到 2025 年,布局建设 150 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推动全社会物流总费用与 GDP 的比率下降至 12%左右。

  也就是说,国家将在2019年到2025年的7年里,布局150个国家物流枢纽。

  在这个规划里,公布了127个具备一定基础条件的城市作为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规划建设 212 个国家物流枢纽。

  具体分为6个类型—— 41 个陆港型、30 个港口型、23 个空港型、47 个生产服务型、55 个商贸服务型和16 个陆上边境口岸型国家物流枢纽。

  下面就是规划名单:

  可以看出,部分大城市要建设的物流枢纽类型不止一个。我整理了一下,主要城市的要建设的枢纽类型如下:

  兼有5种“国家物流枢纽”类型的城市,是重庆、武汉、南京。它们要建设的物流枢纽类型是:陆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产服务型、商贸服务型。只有“陆上边境口岸型”没有涉及。

  兼有4种“国家物流枢纽”类型的城市,主要有深圳、上海、青岛、广州、郑州、天津、西安、长沙、哈尔滨、贵阳。

  兼有3种“国家物流枢纽”类型的城市,主要有石家庄、宁波、南昌、太原、福州、大连、沈阳、长春、南宁、昆明、厦门、乌鲁木齐。

  兼有2种“国家物流枢纽”类型的城市,主要有济南、苏州、唐山、柳州、兰州、洛阳、呼和浩特、金华、拉萨、银川、南通。

  研究这份名单你可以发现,重庆、武汉、南京是最为特殊的三个城市,在国家物流枢纽地位上非常突出,甚至超过了北上广深。深圳、上海、广州,不过拿到了4种枢纽类型,而北京只有1种类型。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主要原因是这三个城市分别位居长江上游、中游和下游,三个城市本来就是生产、服务型物流枢纽,航空地位又非常重要,再加上拥有内河吞吐量巨大的港口和陆港,所以兼具5种类型。

  也就是说,长江流域和长江水运的重要性,是他们地位特殊的重要支撑。当然,这还有我率先提出的“陆权复兴”的因素。如今,中国又将进入“内部大循环为主体”的时代,“陆权复兴”的趋势就更加明显了。

  未来,内陆交通枢纽城市(主要是省会)的地位都会得到提升。比如被要求建设4种物流枢纽的成都、西安、长沙、贵阳。他们之所以地位超过宁波、大连、厦门、苏州,就是这个原因。

  在重庆、武汉和南京里,重庆和武汉又更要一些。

  重庆曾是中国二战时期的临时首都,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从“落后挨打”到“民族复兴”的转折点之城。

  重庆在“国内大循环时代”地位独特,已经被确定为中国“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第一枢纽。所谓“西部陆海新通道”,就是以重庆为中心,一边通过西南各省连接北部湾,一边通过河西走廊、新疆连接中亚、中东和欧洲的贸易通道。

  美国试图通过印太战略封锁太平洋和印度洋,来制约中国。所以中国必须要有一个“陆海新通道”。

  目前中国又试图通过湄公河流域合作的纽带,把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缅甸以及新加坡团结起来,构建一个“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这其实是中国“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升级版,可以直接穿过中南半岛连通新加坡。

  所以中国的战略非常明确,以重庆(备份是成都)为核心,构建一个进退自如的新通道。进,则是“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退,则是中国“西部陆海新通道”。

  武汉的地位也非常独特。如果以长江为X轴,以京广线为Y轴,武汉就是中国的坐标原点。在这里搞物流枢纽,可以等距离辐射中国更多的区域。

  正因为如此,国家在武汉旁边的鄂州,规划了中国第一个、亚洲第一、世界第四个专业货运机场。以鄂州机场为原点,1000公里半径内、1.5小时飞行圈可覆盖全国90%的经济总量、80%的人口和5大国家级城市群,距离世界主要城市也不过一夜之隔。

  国家发改委、民航局2020年8月发布的“关于促进航空货运设施发展的意见”更是强调了鄂州机场的特殊地位。“意见”是这样说的:

  近期2025年,建成湖北鄂州专业性货运枢纽机场,优化完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综合性枢纽机场货运设施……

  展望2035年,在全国范围内建成1-2个专业性货运枢纽机场,并结合《全国民用运输机场布局规划》修订,进一步完善国际航空货运枢纽布局

  看到了吗?在当前中国航空货运的版图上,鄂州机场受重视程度超过了北上广深。

  鄂州机场于2018年2月获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新建,2019年1月获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同意新建,未来将是货运枢纽机场、客运支线机场,计划2030年货邮吞吐量达到330万吨。据报道,总部设在深圳的顺丰速运将全面参与鄂州机场的建设,未来应该持有相当比例的股权。

  上图是2019年中国货运吞吐量前15名的机场。如果鄂州机场真的能达到330万吨,那么到2030年的时候,中国机场货运的三巨头将是:香港、上海、鄂州。

  鄂州和武汉是什么关系?请注意,在国家的官方文件里对武汉和鄂州建设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的表述是“武汉—鄂州”。这暗示着什么?

  其实每个湖北人都应该听说了,武汉已经提出了合并鄂州的建议。我之前多次在专栏里讲过,武汉也是总面积没有达到1万平方公里的中心城市(武汉面积8569平方公里),有扩容的必要。而鄂州是武汉旁边面积最小的地级市(鄂州面积1594,只相当于一个较大的县)。

  所以,武汉吃下鄂州只是时间问题,参照的就是2019年1月济南合并莱芜的模式。

  武汉是重要物流枢纽,鄂州即将也是。如果合并,武汉连第二机场都省了,直接可以规划第三机场。强强联合,一个超级物流城市将在中国中部崛起。

  所以,国内大循环、陆权复兴、内需拉动等诸多因素,让重庆、武汉、南京、成都、郑州、西安、长沙、贵阳等城市变得更加重要,他们纷纷成为集5大物流枢纽或者4大物流枢纽于一体的城市。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哈尔滨的地位也有点特殊。

  在东北四大城市里,只有它是“集4种枢纽于1身”,而沈阳、大连、长春都只是“集3种枢纽于1身”。

  差异主要来自,哈尔滨是“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另外3个都不是。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国家希望把中国的物流框架尽量撑开一些,就如同汉武帝给“张掖”的命名一样。

  6类物流枢纽里,“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是含金量最高的。因为高附加值的产品,都通过空中运输。下面我们看看跻身“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的城市名单:

  北京、天津、哈尔滨、上海、南京、杭州、宁波、厦门、青岛、郑州、长沙、武汉―鄂州、广州、深圳、三亚、重庆、成都、贵阳、昆明、拉萨、西安、银川、乌鲁木齐。

  四大一线城市都在里面,四大直辖市都在里面,九大国家中心城市也都在里面。剩下的能跻身其中的城市,就显得非常不容易了。比如哈尔滨、长沙、厦门、宁波、青岛、杭州、银川、拉萨、乌鲁木齐、贵阳、昆明、三亚等。当然还有非常特殊的湖北鄂州。

  相比之下,只被要求建设2种或者1种物流枢纽,而没有包含空港型的济南、苏州、佛山、东莞、泉州、海口、烟台、无锡、珠海、泉州、宜昌等城市,就难免有点失落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