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搅动西南官场的贪腐大案浮出水面?云南玉溪“官震”背后...

搅动西南官场的贪腐大案浮出水面?云南玉溪“官震”背后...
2020年12月01日 17:24 新浪网 作者 直面传媒

  持续处于高压反腐的云南,再有一位女厅官被查。

  27日,云南省纪委通报,现任云南省广播电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渠志荣被查。

  

  渠志荣,一位文宣系统14年的老兵。

  2006年,渠志荣调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宣传教育处主任科员。

  五年后的2011年,渠志荣从省委宣传部调任云南省广播电视局人事处支持工作的副处长,此后多次获提拔。

  又是五年,云南省广播电视局改云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渠志荣出任副局长。之后机构再次改革,渠志荣继续担任副局长。

  一直到被查。

  

  目前,云南省广播电视局官网,已看不到渠志荣的相关信息。

  渠志荣为何被查,目前还不清楚,但线索指向几天前另一位厅官的投案自首。

  

  11月25日,云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罗应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主动投案。

  罗应光在云南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更为重要的是,罗应光与渠志荣是夫妻关系。

  夫妻俩人接连投案,想必涉共同受贿或同涉一案。

  资料显示:2005年,即渠志荣调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前,罗应光已是云南省昭通代市长了。

  昭通,云南省下辖地级市,时年,罗应光还不到40岁。

  不到40岁,便官居厅局,又是主政一地的市长,基层爬起来的罗应光,彼时风光无限。

  事实上,履历显示,35岁时的罗应光已是楚雄州委副书记了。

  仅仅两年后,罗应光再次调任省会昆明,担任云南省建设厅厅长。2014年,罗应光又一次调任地方,担任玉溪市委书记。

  投案时,罗应光刚从玉溪市调往云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主任不足半年。

  显然,从实权市委书记一职调到清闲衙门人防办,只是一个过渡。

  

  梳理发现,罗应光的落马被查与起担任玉溪市委书记有关。

  罗应光投案前,玉溪市刚刚发生一系列的官震,多位实权派领导先后被查或投案。

  10月22日,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陈昌主动投案。

  履历显示,陈昌的从政经历与罗应光一直形影不离。2005年,罗应光开始担任昭通市代市长,同年,陈昌开始担任昭通市中级人员法院代理院长。

  2014年8月,罗应光从建设厅厅长一职调任云南省玉溪市委书记。

  

  一年后,陈昌从昭通市法院院长调任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代院长,并于两年后即2016年扶正。

  直到被查时,陈昌仍是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

  如此紧密的工作关系,又先后主动投案,如果说两人被查没有关系,估计没人会信。

  

  陈昌被查前,云南省另一个州市——楚雄州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周映枢也主动投案了。

  一个是玉溪市中院院长,一个是楚雄州检察长,陈昌与周映枢双双投案,又有什么关系呢?

  答案或就在两人的履历中。

  履历显示:2005年10月至2015年9月,陈昌先后任昭通市中级人员法院代理院长、院长,此时的罗应光是昭通市市长,而当时,周映枢是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也就是,在当时的几年中,罗应光是昭通市市长,陈昌是昭通市中院院长,周映枢是昭通市中院副院长。

  多年后,三人均在一个月内陆续投案。

  事实上,除了这三个外,还有几个人值得一说,就在三人主动投案的中间,纪检委通报了另一个官员落马的消息:

  

  11月18日,玉溪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二级调研员李长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二级调研员,这个职务,李长金至今才半年。

  与罗应光从玉溪市委书记调任人防办差不多,二级调研员这个职务对于李长金来说,也只是暂时过渡。

  几个月后,过渡完成,李长金官宣落马。

  根据官方通报的材料,2020年6月,即罗应光被突然调离玉溪市时,李长金还是正处级的玉溪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

  玉溪高新区全称玉溪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一个厅局级单位,更是云南省继昆明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后,第二个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高新区对于玉溪市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也就是说,尽管只是高新区,却是向市委书记直接汇报工作的。

  另外,李长金今年才56岁,距离法定退休年纪还有四年。

  熟知官场的人应该知道,这个年纪正常情况下不太可能退居二线的。

  因此,李长金的调任,就是为了后来抓他做的铺垫。

  事实上,真正让玉溪震荡的是另外两位官员的落马。

  4月3日,云南省玉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柳文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被查时,柳文炜刚刚调任玉溪市才两年。

  在此之前,柳文炜一直在省会昆明担任要职。履历显示,2012年,柳文炜开始任昆明市委秘书长,进入省会核心权力圈。

  此后再任昆明市委常委、秘书长。2018年3月至今,调任任玉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柳文炜被查当天即4月3日,玉溪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通报了省委、省纪委省监委对柳文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

  报道显示:时任市委书记罗应光,主持了这次会议。

  会议强调,坚决拥护省委、省纪委省监委的决定,统一思想行动,坚决配合做好调查处理工作,以更大力度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确保圆满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各项目标任务。

  事实上,这是罗应光两个月来,第二次目睹自己最重要的下属被抓。

  

  2月25日,玉溪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蔡四宏落马。

  9月10日,官方披露,云南省玉溪市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蔡四宏(副厅级)涉嫌贪污、受贿一案,由云南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有意思的是,蔡四宏落马前几个月,他的妻子,也是厅局级领导干部——云南省保山市副市长的耿梅刚刚被查。

  更巧合的是,耿梅也是文宣系统出身,严格地说,曾是一位编辑记者。

  履历显示: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的耿梅,先后在保山日报社、保山地委活水杂志社工作,曾历任保山日报记者部主任、要闻部主任。

  此后,耿梅历任保山市政府副秘书长、保山市昌宁县委书记、保山市隆阳区委书记等职,2013年起任保山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隆阳区委书记。

  耿梅近30年的仕途生涯,均是在保山一地晋升。

  最后,说一个与上述官员落马有关,但确无实据的事儿:就在玉溪市爆发些列官震的同时,一位看似并不起眼的企业家也被查了。

  

  11月19日,也就是原玉溪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李长金被查的前一天,纪检部门公布了一家企业董事长主动投案被的消息。

  企业董事长主动向纪委投案,这让人很意外。

  11月19日,玉溪市纪委引述峨山县监委消息,玉溪市家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杜林海涉嫌严重违法,主动投案,经玉溪市监委指定管辖,目前正在接受峨山县监委监察调查。

  杜林海什么身份?与李长金以及前述几人有什么关系,目前不得而知。

  但检索发现,看似无关,可能有关。

  

  股权穿透显示:杜林海担任董事长的玉溪市家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

  即罗应光担任玉溪市委书记后。

  

  此后的几年,该公司拿到了当地很多政府的项目,包括成立第二年即拿到了玉溪市城市规划馆项目的建设。

  

  当年的报道显示:7月21日上午,玉溪城市规划馆项目开工建设,时任市委书记罗应光宣布项目开工。

  报道说:该项目总投资1.87亿元,占地27亩,建筑面积近2万平方米。建成后包含玉溪城市总体规划沙盘展区、三湖生态展示区及多媒体互动电影厅、智慧城市及县区特色规划展示。

  刚成立就拿下这么大的项目,玉溪市家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能量很大。

  换句话说,没有市委书记的首肯,这种项目任何公司都很难拿不下。

  玉溪市家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什么公司?当地媒体的报道说,该公司是隶属玉溪是建设局的下属国有企业。

  

  但实际上并非这么简单。

  股权穿透显示,玉溪市家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在玉溪共有24家参股或子公司,涉及城市建设、地产增值,基础设施、环保园林等产业。

  这些公司的业务,几乎都是与政府有关。

  股权结构显示:玉溪市家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有两个股东,大股东是玉溪市房屋租赁市场管理所。

  这是一家市属的事业单位,持股比例是54.47%,这一家信息很少,但事业单位应该很明晰,但另一个持股比例为45.53%的股东,却值得一说——玉溪棚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股权穿透显示,玉溪棚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有四个股东。

  很遗憾,持股比例未查到。

  其中一个股东就是大名鼎鼎,且比较神秘的琨山资本,碍于琨山资本太神秘,有兴趣的百度搜索。

  另外一家叫浦银国际股权投资管理(深圳)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台港澳法人独资的企业,在大陆各地有很多分支机构,主要做股权与风投;还有一个叫上海浦银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是一家浦发银行的孙辈公司。

  总之,都不差钱。

  当然,杜林海在玉溪还不止这一家公司。

  

  2019年1月10日,玉溪市智慧城市投资运营有限公司成立。

  杜林海是法定代表人。

  

  玉溪市智慧城市投资运营有限公司背景也极为复杂。

  股权结构显示,玉溪市家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1%,是大股东,另外一个股东叫云南省中电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如果说玉溪市家园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背景很复杂的话,有兴趣的人可以天眼查下云南省中电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背景。

  刚说了,杜林海被查原因目前官方未披露,是否与系列的玉溪官震有关,没有权威信源证实。

  只是,做为一家深度参与地方基础建设的企业,又有众多资本的背靠,杜林海的落马让人浮想联翩。

  早晚会付出水面!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