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38年前,邵氏跟风徐克拍仙侠片,东瀛女鬼做恶,中原武林合力除妖

38年前,邵氏跟风徐克拍仙侠片,东瀛女鬼做恶,中原武林合力除妖
2021年09月10日 11:16 新浪网 作者 迷影映画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邵氏公司提出「彩色武侠新世纪」的说法。

  在当时邵氏旗下官方刊物《南国电影》中,曾发表了一篇题为《彩色武侠新攻势头》的文章,内容中提及,邵氏对彼时香港粤语武侠片的形态与质量很不满意,想要革新粤语武侠片。

  之后,邵氏公司开始借鉴美国的西部牛仔片和日本剑戟片中的“杀阵戏”,力图革新旧式武侠片中过于戏剧舞台化的武打风格,而是要“真刀真枪、血肉横飞”,让观众从中体验体验狂暴,体验壮烈。

   

  此后邵氏致力于这种新式武侠片的创作,并启用了一批当时创作理念比较前卫的新锐导演,其中代表包括:张彻导演的阳刚武侠片、胡金铨导演充满禅意与画意的文人式武侠片、楚原导演以唯美文艺手法拍出的古龙武侠片,以及刘家良导演的硬桥硬马功夫片

  邵氏此番对港产武侠片的的探索和革新相当成功,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掀起了一阵热潮,更影响了后来很多的香港电影工作者,让邵氏武侠电影新世纪之名,在此后十余年间响彻香江。

   

  但很快,李小龙功夫片出现,对当时的武打片市场产生了极大冲击。到八十年代,以嘉禾、新艺城为代表的新兴电影公司,又推动了时装动作片和鬼马喜剧的潮流,令传统的邵氏古装武侠片逐渐门庭冷落。

  究竟原因在于,邵氏当年提出的武侠新世纪,对于八十年代的观众,已经不够“新”了。

  有感于邵氏在武侠功夫片领域的衰退,邵氏公司为推陈出新,决定向好莱坞特效电影与日本特摄片取经,试图引入更新颖的特效技术来包装邵氏最擅长的武打片,由此开启了邵氏晚期「特技武打片」的潮流。

   

  在此背景下,八十年代初的邵氏武侠片,越来越变得剧情光怪陆离、故事天马行空,比如此前迷影君推荐过的《魔殿屠龙》,虽然名为金庸的《倚天屠龙记》故事续集,但编剧居然想出了让张无忌误入外星飞船古墓,学成外星神功的情节。

  本期「被遗忘的港片」,就来聊一部同时期的邵氏武侠片邪典之作。该片融合了武侠、玄幻、鬼怪、灵异、探案等元素,剧情同样是脑洞大开——

  《妖魂》

  The Enchantress

   

  影片上映于1984年,属于邵氏晚期作品。

  男主角的扮演者是莫少聪,他因在1980年参加丽的电视台举办的「慧眼识新星」比赛成为签约电视明星,并于1982年进入邵氏,在邵氏时期主演了不少武侠电影如《武林圣火令》、《水儿武士》等等,但因为加入邵氏时期正逢邵氏衰退期,所以这些电影反响都不算成功。

   

  女主角的扮演者是翁静晶,她也是八十年代邵氏力捧的女星,曾出演张国荣版《杨过与小龙女》中的小龙女一角,于1984年同大她三十岁的著名武术指导刘家良结婚,婚后就基本淡出了电影圈。

   

  配角方面,此片集结了当时邵氏的诸多武侠片明星,如:刘永、罗烈、岳华、郭追、顾冠忠等等,值得一提的是,片中戏份颇多的女反派扮演者是魏秋桦,现在观众对她比较熟悉的角色,可能是95版《神雕》中的黄蓉。

   

  特别提及的是,本片编剧是黄鹰,他既是武侠小说家,也是知名电影编剧。曾替古龙代笔写《惊魂六记》,更亲手开创了香港的僵尸小说流派,尤其擅长擅长武侠与鬼怪题材。

   

  黄鹰在七十年代末,为丽的电视编写武侠剧《天蚕变》大获成功,收视率一度高达40%。邵氏曾将他的《惊魂六记》先后改编成电影,之后邵氏公司又邀请黄鹰编剧,并找来电视版《天蚕变》中的主角徐少强,打造了两部《天蚕变》电影。

  

  这部《妖魂》其实算是《天蚕变》系列的第三部,同样改编自黄鹰的小说,徐少强在片中继续出演云飞扬一角,不过本片中只是作为配角,而且已经彻底变成奇幻仙侠片。

   

  再说故事。

  江湖传闻,中原有一处武林名胜,人称「天帘夜月」,因宛若仙境而令不少武林名士豪侠侠慕名前来,但在最近,天帘夜月却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

  每当月明之夜,总有神秘琴声从水幕深处飘忽而来,却从未有人见过弹琴者的真面目。

   

  为此,江湖人物更是趋之若鹜,可奇怪的是,到这里来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

  有传闻是恶鬼冤魂在作祟,从此令天帘夜月更加神秘。

  这一天,武林年轻侠士,风流潇洒的少侠凤栖梧(莫少聪 饰),孤身来天帘夜月调查。

   

  夜雾凄迷,凤栖梧循着琴声渐行渐深,竟然见到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水灵(翁静晶 饰)

  恰好有一伙武林人士闯入,想要掳走少女,凤栖梧路见不平,当即出手打退了这帮人。水灵得知凤栖梧来此是为查案,主动劝说他趁早离开,免得惹祸上身。

   

  凤栖梧自恃艺高人胆大,加上对女子的身份好奇,便跟着走进了天帘夜月。却没想到洞内居然别有洞天,恍惚中,凭空多出一座烟雾缭绕的东瀛风格的别院,胜似人间仙境。

   

  凤栖梧走入别苑,见到一名非常年轻的妇人,自称是天帘夜月之主,也是水灵的母亲水天娇(魏秋桦 饰)。对方衣着华贵气质雍容,且谈吐不俗,让凤栖梧颇为意外。

   

  却没想到,闲谈之间,得知凤栖梧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一剑震神州凤滕蛟的儿子,水天娇就已经暗中起了杀心。

  她让女儿水灵端上酒水给凤栖梧,水灵不敢违逆母亲,只能悄悄暗示凤栖梧不要喝。

  可凤栖梧见到漂亮姑娘,却似乎失去理智,直接喝下毒酒,当即晕死过去。

   

  原来,水天娇并非人类,而是含恨而死后化作妖魂,加上又与凤栖梧的父亲有仇,这才下毒,并打算吸干凤栖梧的血液。

   

  结果女儿水灵不忍,拼命阻拦母亲吸血,恰好此时天色将明,而妖魂不能在白天现身,水天娇只得暂时放弃,并将自己的阴魂依附在女儿的身上,令水灵对凤栖梧严加看管,打算待到申时再来取他性命。

   

  见母亲走后,水灵用自己仅有的灵力冒险救醒了凤栖梧,自己却因此奄奄一息。

   

  凤栖梧苏醒后,见水灵因自己而受伤,便抱着水灵逃出天帘夜月,找到了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道术高人苦大师,希望借苦大师的灵力来救治水灵。

   

  苦大师得知水灵出身天帘夜月,预感武林将有一场大浩劫,赶紧开坛做法。

  不料,夜里水灵体内的妖魂觉醒,被母亲水天娇给控制,与苦大师展开了隔空斗法。

   

  苦大师法力不敌水天娇,差点命丧对方手中,关键时刻,只能用祖师爷留下的护身符暂时将其打退。为了对付水天娇,苦大师决定带着凤栖梧、水灵一起,来到华山圣境,求助隐居在此的高人心镜大师。

   

  心镜大师得知水灵身世后,立即施法,成功将妖魂自水灵体内摄出,并收入金钵之内。

  然而水天娇却不肯收手,当夜潜入华山圣境,再次附身在女儿水灵体内,借此来到心镜大师的禅房,打算暗算心镜大师。

   

  结果心镜大师看穿水天娇的妖术,两人展开斗法。心镜大师本可用金刚灯阵,将水天娇妖魂擒住加以毁灭,但却在最后一刻不忍痛下杀手,将其放走,只因他内心对水天娇充满愧疚。

   

  凤栖梧目睹这一幕不解,苦大师道出真相——

  原来事关一段十八年前的江湖恩怨。

   

  十八年前,一批东嬴武士仰慕中原武功,东渡中原并定居在天帘夜月。水天娇原是东瀛藩王公主,因此在天帘夜月建立了一座东瀛别院,后来又与当时中原武林的青年才俊,华山派掌门蓝田玉结为夫妻。

  然而夫妇二人的婚后生活,没过多久就被打破。

  

  当时,有一批中原武林的正派人士,怀疑这批东瀛武士有盗取中原武学之心,于是在四大高手武当掌门云飞扬丐帮帮主洪七公南海派神剑门玉龙飞以及凤栖梧之父凤滕蛟的带领下,一夜之间将东瀛武士杀光。

  蓝田玉当时也知道中原武林的计划,但迫于压力,只得与妻子水天娇决裂,并不顾夫妻之情参与这场屠杀,联合各派高手血洗了东瀛别院。

   

  水天娇最终含恨而死,她恨极了丈夫蓝田玉对自己的背叛,因此在临死前发誓,要对中原武林报复。因为这股怨念,让水天娇最终修练化成妖魂,连同其他武士魂魄躲一起,在天帘夜月伺机复仇。

  而水天娇在死前曾产下一名女婴,如今女婴长大成人,正是水灵。

   

  蓝田玉因为对当年的惨剧感到愧疚,主动辞去掌门之位,选择出家归隐,从此化名心镜大师。因此心镜大师在面对水天娇时,才不肯痛下杀手,结果反而酿成大患。

  为了结十八年前的恩怨,蓝田玉求助于自己的师尊,法力高强的紫衣上人

   

  紫衣上人指点众人,水天娇如今妖魂已成,需要去离恨天的仙山云海,求助剑仙天河七星、白衣剑仙与青霞公主出手,才有可能降服水天娇。

  而要想抵达离恨天,必须有仙源者才可以,一行人中只有凤栖梧和水灵有资格。

  

  于是,紫衣上人施法,助凤栖梧和水灵进入仙山云海求援,同时吩咐心镜大师开坛做法,并安排各路人马去分别向参与十八年前惨案中的武林人士发出示警。

  结果没想到的是,水天娇的复仇计划却先行一步,直接找上了当年的三大仇人。

  

  先是杀死了南海派神剑门玉龙飞,接着是丐帮洪七公,

  最后又用妖术控制了两人的尸体,合力诛杀武功最高的云飞扬。

   

  云飞扬虽然武功高强,奈何势单力薄,最终落得尸首两分的下场。

  眼见水天娇已经杀疯,凤栖梧和水灵终于请来天河七星出手,在仙界外挂的加持下,众人合力打伤了水天娇,但水天娇却借助女儿水灵的肉身逃走。

   

  凤栖梧和心镜大师他们一路追踪,来到了百棺岩,这里已经是妖界通往人间的入口。

  恰好当晚子时,正逢九星连珠、七煞聚位之刻,一旦过了此刻,水天娇很可能会魔功大成,很可能会令妖界之门大开,到时人间将陷入危难。

  

  然而众人却苦于无法进入妖界,关键时刻,紫衣上人前来助阵,施展法术打开妖界之门,让众人集体进入,与水天娇带领的东瀛武士妖魂们展开对决。

  水天娇不敌天河七星,终于被打成重伤,心镜大师见状不忍,结果水天娇趁机附身在其体内,令所有人不敢痛下杀手,想借此拖延时间,等妖界大门大开。

  

  眼见子时将至,心镜大师知道水天娇不肯罢休,只得牺牲自己,他以五昧真火自焚躯体,最终与水天娇同归于尽,了结了这场时隔十八年的恩怨情仇。

  

  从那以后,天帘夜月又恢复了往日的神秘和美丽……

  本片的导演是邵氏武侠片名导楚原,他最擅长拍摄的是古龙武侠片,其作品特点在于奇情瑰丽的风格,视觉上追求华丽唯美,电影中经常出现残阳冷月、小桥流水、红枫白絮这些颇有古典意境的美术场景。

   

  这部《妖魂》的编剧又是以替古龙代笔而知名的黄鹰,因而整个故事都带着浓浓的古龙武侠的悬疑感,很多情节和设定,都能在当时的港台武侠小说中见到类似的案例,只不过又套了一层奇幻仙侠的外衣,加上东瀛吸血鬼的设定,整个故事拍得离奇又热闹,娱乐性还是有一些的。

  根据后来楚原在采访中回忆,影片是当时邵氏为了跟风徐克的《新蜀山剑侠传》而拍摄的特技武侠片

   

  1983年,徐克在嘉禾的支持下,斥资两千万港币邀请好莱坞特技团队加盟,打造了奇幻仙侠片《新蜀山剑侠》,片中所展现的东方玄幻美学和华丽神秘的仙侠场景,令当时的港台观众大为震撼。

  

  邵氏公司眼见老对手嘉禾的成功,于是当即成立了一个新的编剧部门,由《天蚕变》的编剧萧若元带头,黄鹰、蔡澜都是剧本创意者之一,导演楚原则负责执行,开启了特技武打片的探索,早在1983年就拍摄了一部光怪陆离的奇幻武侠片《日劫》。

  用楚原的说法,当时的邵氏公司大有种“不似「蜀山」誓不休”的感觉。

   

  但邵氏对《新蜀山剑侠》的模仿显然不够成功,而且就算放在当时而言,邵氏的这些所谓的特技武打片,无论是在特效技术,还是在服化道美术方面,都远远落后于徐克的《新蜀山剑侠》,究竟原因在于当时邵氏公司落后的制片厂制度,导致预算捉襟见肘,拍摄效果也只能在摄影棚内用土法特技来凑合。

  以《妖魂》为例,本片几乎是在全面模仿《新蜀山剑侠》,电影中的一些典故运用,像十八年前将东瀛武士灭族的带头大哥,其中有一个南海神剑门,而徐克拍《新蜀山剑侠》,其中郑少秋饰演的就是「南海丁引」。

   

  再如片中说到天外仙境的剑仙,是「青霞仙子」和「白衣剑仙」,这估计也是从《新蜀山剑侠》照搬来的,毕竟「青霞仙子」就是林青霞,「白衣剑仙」自然是郑少秋饰演的丁引。

  而故事最后,水天娇附身蓝田玉后同归于尽的终极决战,也明显是套用《新蜀山剑侠》片中林青霞牺牲自己与受血魔附身的丁引同归于尽那一幕。

   

  综合以上细节来看,《妖魂》受《新蜀山剑侠》影响之深之远,还真是非同小可。只可惜两者在制作层面却天差地别,导致本片虽然比徐克的《新蜀山剑侠》晚一年,却在各方面都显得很山寨,这或许也是此片最终上映后票房惨败的根本原因。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