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2020年02月18日 12:42 新浪网 作者 华山网

大荔女孩王京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师,从大年初一晚上投入战“疫”一线,再到后来瞒着双双年过八旬的爷爷奶奶,放下家中年仅四岁的儿子,跟随医院赴武汉支援。在她休息间隙,我们记者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对她进行了采访。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记者:王京姐,你好,你们现在工作作息时间是什么样的?

援鄂大荔籍护士 王京:因为我们医院这一批来的时候,医生护士总共来了130个人,然后我们现在主要负责的还是武汉同济医院的一个病区,我们的工作可能就是白班、夜班倒班了,大家都是分组分批在上,可能我今天是白班,明天又是夜班。我们现在一个班基本上是4个小时,就是说整个是4个小时是在病区的,但是从上班到你准备出发,基本上一天下来也就是6~8个小时左右,因为你那个防护要求是很高的,在你上班的过程中间你可能要穿三层的衣服,所以说是你光穿衣服的时间可能都是一个小时。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从西安到武汉,在经过了两天的培训之后,王京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

援鄂大荔籍护士 王京:病区里面病人倒是挺多,确实挺多,然后包括一些危重病人,(工作内容)主要就是包括病人最基本的护理治疗,病人的一些生活上的一些需要,包括我们给病人去做一些心理上的一些护理。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记者:那到了武汉对这些危重患者的照料上跟想象的差别大不大?

援鄂大荔籍护士 王京:我自己本身就是重症医学科出身的,我在重症呆了11年,所以说相对来说我觉得在操作上,在工作上,没有任何让我觉得可以胆怯的地方,主要还是可能是因为穿着那个衣服不透气,几个小时之后你不能吃,不能喝不能上厕所,就是完了之后在下班之后你整个压的身上脸上全压的那种痕迹,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去的是最危险的地方,护理的是最重症的患者。穿上工作服的王京们一旦投入工作,心中便只有“守护生命”这一件事。1月30日凌晨,在结束当班工作后,王京写到:深夜的隔离病区安静的有些可怕,厚厚的防护服,处处弥漫着浓浓的消毒液味道,殊不知有这么一群“不怕死”的人在默默守护着这份寂静。我们不是伟大的人,我们也是普通人,是父母的孩子,是孩子的父母。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记者:孩子今年才四岁,出发的时候有没有说不让妈妈去?

援鄂大荔籍护士 王京:说嘛,哭嘛,就哭。从大年初一在家过完之后我就接到任务,我大年初二就一直在隔离病区,我就直接是我们医院第一批入驻隔离病区的,去隔离病区之后,呆了有一个星期吧,刚开始隔离,隔离完之后就接到了赴武汉的(通知),从初一吧,初一出了门,到现在(就再没见过孩子)。娃哭嘛,他很小,我给他说妈妈去外面战斗病毒去了,不然的话妈妈这个病毒杀不死,你就根本出不了门。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对于王京来说,家中有4岁的儿子不让妈妈走,还有年过八旬的爷爷奶奶在盼着孙女顺利完成任务平安归来。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援鄂大荔籍护士 王京:我爷爷奶奶都在,都80了,我出发的时候没有给他们说,到武汉之后才给他们说,他们都给我鼓气加油。那我爸跟我爷爷包括我自己都是党员嘛,然后全家也都是比较支持的吧,包括其实我们好多朋友有时候就问我说是,当他知道(我要去武汉)之后他就说那你能不能不去,(我说)我们有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来说,如果说是作为医护人员,如果在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自己都退缩不前的话,你让人民大众怎么办?此时不出手,枉费医者心。

援鄂大荔籍护士王京:我只是一个守护生命的普通人

此时不出手,枉费医者心。如果这个世界真有天使,那她应该就是此刻身着防护服奔走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我们期待着所有奋战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的白衣天使们平安归来。

记者:丁雄飞

编辑:田巧兰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华山网

华山网

陕西省重点新闻网站 渭南新闻门户网站 网址www.hshan.com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