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群众利益无小事

群众利益无小事
2020年04月07日 00:29 新浪网 作者 中国黔西南

      2016年初,根据州委组织部、州委党建办工作安排,受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党组领导的重托,我到望谟县极贫乡镇之一的郊纳镇邮亭村担任第一书记、“五人小组”组长。

      上任伊始,我带着驻村小康队、五人小组成员进村入户,走访贫困家庭,了解他们致贫原因,为他们量身定制脱贫措施。我走村串寨,召开群众会议,和群众共商脱贫致富、发展产业的增收路子;上下联系、争取外援,拓宽社会帮助渠道;宣传扶贫政策,动员易地扶贫搬迁;发现问题,解决纠纷,树文明新风……两年多的农村党建扶贫工作,经历了很多事情,发生了很多令人难以忘怀的故事,使我的人生变得更加有意义,使我有了很多的感悟和体会。这个故事就是在这个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没有硝烟的战场中发生的。

      2016年7月的一天,太阳如同火烤,我和驻村小康队员姚乾勇刚刚冲了一个凉,准备晚饭后休息,这时镇包村干部王远航、潘光文匆匆地找到我说:“不得了啦!不得了啦!邮亭村纳怀寨子的罗珍帮、罗玉珍这两家又大闹了。”话音刚落下,跟随他们一起来的一个小伙直接大声武气对我吼:“你是岑祖力书记吗?请你马上帮我们处理好,不然的话我要告你们不作为。”累了一天,好不容易得到片刻休息,又有人来找,还没有明白事情的原委,就得到这么一句冲话,心里很不舒服,本想拖到明天才去处理。但转念一想,也许确实是他们急需解决但又解决不了的事,不然来人也不会这么着急,于是带他来到我的住处,帮他倒了水,让他坐下来,听他叙述事情发生的经过:来人是罗玉珍的儿子,是郊纳镇邮亭小学的一名老师,因自家要在原来的宅基地建房,与邻居的堂舅罗珍帮发生宅基地纠纷,村干部、镇司法所多次到现场解决都不尽人意,事情越闹越大,甚至发生肢体冲突。群众利益无小事,消除隐患,维护社会稳定,是我们作为参与脱贫攻坚第一书记的重要工作职责,不可能将此事长期搁置下去,不可能把矛盾上交,我决定到现场去。

      来不及吃晚饭了,我带着驻村小康队员姚乾勇,镇包村干部王远航、潘光文,镇司法所负责人秦胜宇,驱车赶到纳怀寨子,到了事发地点,现场特别吓人。罗玉珍带着儿媳等一帮人对着罗珍帮进行辱骂,而罗珍帮则提着一把铡刀蹲在家门口,有着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的架势,火药味相当浓,“战争”一触即发。

      “你们干什么,都停下来,我是邮亭村第一书记岑祖力,是来处理你们的事,你们这样做要犯法的,要坐牢的。”我吼出平生最响亮的声音,一下子把双方都镇住了,半天愣在那里不说话。接着镇包村干部潘光文把我们的身份作了介绍,现场马上像炸开锅一样,吵声连天,诉苦声不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随行人员问我怎么办,我说不急,我们先来一个冷处理。于是我把双方当事人、寨老还有村干部召集在一起,说明我们的来意:第一,今天到现场先让你们停下来,不要把事情闹大,在三天之内不能互相找事惹对方;第二,接下来的时间我要走访寨上的群众,了解事情的原因;第三,要听取你们双方当事人的诉求,合理不合理;第四,三天后我们现场召开群众会,处理你们的事。

      “战火”暂时停了下来,为了尽快将这件事处理好,给当事人一个满意的答复,当天晚上,我们饿着肚子,走村串户访寨老,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罗玉珍和罗珍帮是堂姐弟,又是邻居,罗玉珍房子在前,罗珍帮房子在后,过一个通道方能到罗珍帮的家,现在罗玉珍拆除旧房下基础准备建新房,也没有占到原来留的通道,但原来的通道很窄,过不了货运三轮车,而罗珍帮想让罗玉珍建房时把通道留宽一点,能够通过一辆货运三轮车,方便出行。罗玉珍不愿意,于是罗珍帮就借故说罗玉珍家下基础时占了他家的土地,同时没有采取措施,导致他家房屋受损、炸裂,成了危房,要求罗玉珍赔偿,从而阻挠罗玉珍建房,而罗玉珍拆除旧房已是一年多了,住又住不了,建又建不成,双方没有协商的余地,越闹越僵,互不相让。

      我们了解到各自的诉求之后,我带着队员查看罗珍帮的房屋,又查看罗玉珍下的基础,通过认真仔细查勘后,罗珍帮的房屋没有受损,而罗玉珍家下基础时的确占了罗珍帮土地2个多平方米,当时罗珍帮也没有提出其他的要求,后来反而说,罗玉珍家下基础导致他家房屋受损要赔偿,其目的是让罗玉珍建房时把通道留宽一点。

      情况了解之后,我分别和他们进行交心谈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远亲不如近邻,又讲清朝康熙时期文华殿大学士张英给家人回信写诗的故事给他们听:“那时候,张英在京城当大官,张英在安徽桐城的家人和邻居因建房占地闹起纠纷,互不相让。张家人便给当大官的张英写信讲了此事,请他出面干涉。张英看信后,并没有倚仗自己官威欺压邻居,而是回信说:‘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家人看完信,便主动让出三尺空地。邻居也深受感动,也将墙退回三尺,两家和好如初,这就是‘六尺巷’的由来,至今传为美谈佳话。张家和邻居的故事和现在你们的纠纷很相似,何况你们还是堂姐弟,为什么不好想一想,你们这么闹、这么吵、还大打出手,若闹出人命怎么办?你们将长期在这里居住,这么吵闹下去亲戚也做不成了,你们的儿子、孙子都受这件事影响,互不来往,成了仇人,今后还要互相威胁,互相提防,日子过得舒心吗?”他们听了这些话后,都觉得自己不对,同意听从我们的协调处理,罗玉珍占罗珍帮的土地,罗珍帮不要补偿,罗玉珍建房时把墙退出两尺,通道留宽一点,能够通过一辆货运三轮车,以方便罗珍帮今后的生产、生活、出行等。

      第三天,我在现场召开群众会,当着全寨的群众宣布协调处理结果,为了防止他们反悔,又让镇司法所形成书面调解协议书,双方共同签字盖手印,共同遵守。

      这事可以说是圆满解决了,然而我还是担心,两家人的关系恢复如何,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时常关注这两家人,经常和他们交心谈心,帮助改善他们的邻里关系,如今罗珍帮爱人过世,他本人患病,半身不遂,生活起居不方便,罗玉珍时常过来帮忙、照顾罗珍帮生活,使罗珍帮很感动。

      两年的扶贫工作马上结束了,归期越来越近,罗珍帮和罗玉珍两家得知我要离开邮亭了,无论如何都要我到他们家里做客,向我表示感谢。罗珍帮动情地说:“患难见真情呀,为了巴掌大的屋基,我和姐姐几年闹不自在,不说话,不往来,现在好了,我生病,姐姐来照顾我,这难得的亲情不容易,岑书记呀,这都是你的大恩啊!”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地感悟和体会到,群众利益无小事,要把小事当着大事来抓,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让群众满意、放心、安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张英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