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文化漫谈】纸短情长

【文化漫谈】纸短情长
2019年12月06日 14:19 新浪网 作者 鞍山千华网

  ◎游边

  因为不确定平信的邮资,工作日的一个小插曲把久违的书信拉回到我的眼前。隐约记得最后写信的时间大概在2005年,信的开头通常都是这么写:XX,见字如面……

  翻出十几年前那厚厚一叠的信件,摩挲着陈旧的纸张,看着干涸的黑色笔迹,感觉书信有一种风干了岁月的质感。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历史的演变,家书的传承,在历史长河的冲刷下,显得更具有分量。

  不久前在一档节目中,看见一封七十年前的托孤信。“竹安弟:友人告知我你的近况,我感到非常难受。幺姐及两个孩子给你的负担的确是太重了,尤其是在现在的物价情况下,以你仅有的收入,不知把你拖成甚么个样子。除了伤心而外,就只有恨了……我想你决不会抱怨孩子的爸爸和我吧?”

  这是江姐在慷慨就义前留下的遗书,虽简短,但令人不由伤感。被托付的幼童自此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当他长大成人,读着母亲临别前的这封信,伤感之外还会化成一股力量。这些为了正义为了和平不惜牺牲个人生命的勇士们,他们留下的书信是宝贵的。

  上世纪90年代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词是这样的:“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现在工作很忙吧,身体好吗?我现在广州挺好的,爸爸妈妈不要太牵挂,虽然我很少写信,其实我很想家……”这种书信式的咏唱背后,不知囊括多少情感故事。

  互联网的迅速发展,让人们告别了笔纸。起初我们还选择用电子邮件维持过去的仪式感,可怎么也写不出“见字如面”这种话。仪式感消失之后,在信里付诸笔端的话题变得有些刻意,可有可无。

  如今在城市里,想找到一个邮信箱都有些困难,能收到信件也成了一种奢望。发个微信,打个电话,或者视频电话,花费的沟通时间也许并不比写一封信少,但是写信这件事,还是太郑重。

  不管是小情还是大爱、个人还是家国,书信承载的都是写信人最独特的瞬间、最坦诚的思想。见字如面,如面对面一般的诉说,每句话承载的都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情感。书信,无论是手写,还是电脑输入,都是写信人的完整叙述和情感表达。这样的表达是真诚而深沉的,书信的魅力或许也是在此。

  一个人手写的书信,带着一个人温度,一个人固定的笔迹。“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木心的这句诗,曾经打动过很多人。但最终打动我们的,不是车马邮件,而是费时间的“慢”。

  在现在的社会中,我们追寻是快,快速成功,快点解决,总之要快一点。我们失去了慢的力量,也不习惯做费时间的事情。而写一封信,是要费时间的。费时间写一封信,这每一笔都要耗费心神,需要我们把精力集中到收信那人身上,然后一笔一划诉衷肠。这样写出来的信就有了沉甸甸的情感分量,收信的、读信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份重量。

  毕竟,纸短情长。带着浪漫与诗意的书信,是真正直抵人心的东西,从来不是小众的,它有着文字的力量,它依旧在朴素而真诚地传达我们的情感,我们都无法忘却它。

  在“快”的今天,更希望,我们自己,提起笔,写一封家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