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2020年07月04日 22:16 新浪网 作者 大众网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张养浩雕像。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张养浩小像。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内容提要】

  ●他自幼聪颖好学,终日读书不辍,堪称一代学霸;他文采出众,尤擅散曲创作,格调高远,玉树临风;他仕途通达,曾位列朝堂也曾主政一方。其为人,“能竭忠徇国,正大光明,无一行不践其言”;其为官,“在守令则有守令之式,居台宪则有台宪之箴,为宰相则有宰相之谟”;其著作《为政忠告》(又名《三事忠告》),“大要有三:曰忠、曰敬、曰仁而已。”

  ●元仁宗皇庆二年(1313),升任翰林直学士的张养浩,与元朝“三俊”之一的元明善等人积极推动恢复科举制度。延佑二年(1315),元朝举办了第一次科举考试,张养浩、元明善等人一起主持首考,他们坚持举人唯贤,录用了张起岩、许有壬、欧阳玄、黄溍等许多元代名士。延佑五年(1318),张养浩主持了元朝的第二次科举考试,忽都达儿、霍希贤等五十六人及第。他坚持公平公正的原则,为国家招揽了大量人才,堪称一代伯乐。

  ●张养浩在故乡济南赋闲八年,他“视荣华如风花之过目,鸟声之悦耳。以六合为家,四时为友,寄傲林泉,纵情诗酒”,写出了不少“接于目而得于心”的优美动人的诗文和散曲,《归田类稿》即是其闲居在家时的代表作品集。在他的文集中,吟咏故乡山水的诗文散曲发自肺腑,细细品读,拳拳之心,依依乡恋跃然纸上。

  ●天历二年(1329年),朝廷以“关中大旱,饥民相食”,召其为陕西行台中丞(派驻陕西的中央监察官员)前往赈灾,他不顾花甲之龄与体弱多病,立即“散其家之所有”登车就道,星夜奔赴任所。“为了帮助饥民渡过难关,他还惩治奸商污吏营私舞弊的行为,又率领富商贾大户出卖粮食,并向朝廷上奏章请求实行纳粮补官的法令。“四月之内未尝家居,不遑寝处,终因劳瘁而卒。”消息传开,“关中之人,哀之如失父母”。

  ●张养浩不仅勤于政事,还善于总结为政得失。作为《为政忠告》的三部曲,第一曲《牧民忠告》,即写于当堂邑县令之时。该书当时就产生了积极而广泛的影响。曾任崇安令的邹从吉,以忠信治政,受到民众的认同。他曾拿出一本书对人讲过:“某不敏,粗效一官者,此书之力也。”此书就是张养浩担任县令时写的《牧民忠告》。《为政忠告》第二曲《风宪忠告》,完成于张养浩担任监察御史时。全书主要围绕官员的遵纪守法、如何当好监察官员来阐述,强调维护法纪,倡导道德自律。《为政忠告》第三曲《庙堂忠告》,完成于张养浩担任参议中书省时。写这部书时,张养浩已到知天命之年,其主旨是让官员们明确做官的目的,不要在高官显爵中迷失自我。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张养浩小像。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文忠园。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张养浩墓,位于今山东济南北园。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他自幼聪颖好学,终日读书不辍,堪称一代学霸;他文采出众,尤擅散曲创作,格调高远,玉树临风;他仕途通达,曾位列朝堂也曾主政一方。其为人,“能竭忠徇国,正大光明,无一行不践其言”;其为官,“在守令则有守令之式,居台宪则有台宪之箴,为宰相则有宰相之谟”;其著作《为政忠告》(又名《三事忠告》),“大要有三:曰忠、曰敬、曰仁而已。”即忠以事上(孝忠皇上,忠于国家)、敬以持己(谨慎做事,严于律己,以保持自己的节操,自尊自重自爱)、仁以恤民(体恤民众疾苦,仁者爱人)。

  他就是元代济南府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张养浩。

  张养浩(1270年—1329年),字希孟,号云庄,又称齐东野人,出身于山东济南一个富裕的平民家庭,天资聪颖,自幼好学,据《元史·张养浩传》载:“年方十岁,读书不辍,父母忧其过勤而止之,养浩昼则默诵,夜则闭户,张灯窃读”。少年学霸,深耕学田,“植志维笃”,学识日渐丰富,为日后的仕途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初被荐为东平学正,后历仕礼部、御史台掾属、太子文学、监察御史、官翰林侍读、右司都事、礼部侍郎、礼部尚书、中书省参知政事等。至治元年,辞官归隐,朝廷六聘不出。天历二年(1329年),关中大旱,出任陕西行台中丞。因积劳成疾,到任四个月即卒于任上。谥文忠,尊称为张文忠公。今天,在济南市天桥区清河北路东柳云小区附近,有张养浩的安息之地。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元仁宗。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张起岩小像。

  主持元朝首科 伯乐慧眼举贤

  科举制度是中国历史上通过考试选拔官吏的制度,它始创于隋朝,是封建时代采取的最公平的人才选拔形式,扩展了封建国家引进人才的社会层面,吸收了大量出身中下层社会的人士进入统治阶级。特别是唐宋时期,科举制度显示出勃勃生机,成为中国古代文化发展的一个黄金时代。

  科举考试在历史上也有几次中断,其中,从1234年蒙古灭金,到仁宗延祐二年(1315年)元朝的首届科举会试开场,科举考试停废八十年之久,这是整个中国科举史上最长的一次中断。元仁宗皇庆二年(1313),升任翰林直学士的张养浩,与元朝“三俊”之一的元明善等人积极推动恢复科举制度。延佑二年(1315),元朝举办了第一次科举考试,张养浩、元明善等人一起主持首考,他们坚持举人唯贤,录用了张起岩、许有壬、欧阳玄、黄溍等许多元代名士。在这次科考中,济南后生张起岩一举夺得元朝首届科举状元。恢复科举考试,开启了读书人入仕的大门,登科的士子非常感激,并要登门拜谢,他皆婉拒,并告诫士子们:只要想着如何以才能学识报效国家便是,不必谢我,我亦弗敢受诸公之谢。之后,张起岩作为张养浩的学生、助手和同乡,一直在官场中受到张养浩的关怀与提携。

  元朝的科举考试每三年进行一次,延佑五年(1318),张养浩主持了元朝的第二次科举考试,忽都达儿、霍希贤等五十六人及第。他坚持公平公正的原则,为国家招揽了大量人才,堪称一代伯乐。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元)赵孟頫作《鹊华秋色图》。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大明湖之秋。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归田类稿》。

  归隐故乡 寄情山水

  元英宗至治元年(1321年)六月,时任参议中书省事的张养浩因父亲年迈,需要奉养,遂向皇上请辞还乡。是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父亲去世,张养浩丁忧守孝。此后八年间,朝廷缕下诏书以委任,皆高卧不起,坚辞不赴。

  故乡是心灵的港湾,因为熟悉,所以心情放松、自在,这为他的创作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张养浩在故乡济南赋闲八年,他“视荣华如风花之过目,鸟声之悦耳。以六合为家,四时为友,寄傲林泉,纵情诗酒”,写出了不少“接于目而得于心”的优美动人的诗文和散曲,《归田类稿》即是其闲居在家时的代表作品集。在他的文集中,吟咏故乡山水的诗文散曲发自肺腑,细细品读,拳拳之心,依依乡恋跃然纸上。“四围山,会波楼上倚阑干。大明湖铺翠描金间,华鹊中间。 爱江心六月寒。荷花绽,十里香风散。被沙头啼鸟,唤醒这梦里微官”。这首《殿前欢·登会波楼》,写登上会波楼所见所感,语言清丽,感情真挚,绘声绘色,引人入胜。他在另一首《寨儿令》中对秋色大明湖的描写更是有趣:“离省堂,到家乡,正荷花烂开云锦香。游玩秋光,朋友相将,日日大筵张。汇波搂醉墨淋浪,历下亭金缕悠扬,大明湖播画舫,华不注倒壶觞,这几场忙杀柘枝娘!”对清波聊酌、珠滚絮飞的趵突泉,放歌吟咏,千古传唱。“绕栏惊视重徘徊,流水缘何自作堆?三尺不消平地雪,四时尝吼半空雷。深通沧海愁波尽,怒撼秋涛恐岸摧。每过尘怀为潇洒,斜阳欲没未能回”。

  在故乡济南,他隐居云庄,庄内建绰然亭, 亭后筑遂闲堂,面亭开凿云锦池, 他在此把酒会友,赋诗赏石,日子过得闲适悠哉。“我爱云庄好,柴门俗客希。行田虫扑帽,坐树蚁缘衣。云水一铜镜,霜林万锦机。东岗陂故在,辞聘未全非。”他以《我爱云庄好》为题,盛赞家园的绝美风景。“绰然亭后遂闲堂,更比仙家日月长,高情千古羲皇上。北窗风,特地凉。客来到,尊酒淋浪。花与竹,无俗气;水和山,有异香”(《水仙子·咏遂闲堂》)。此时的云庄梨、杏、桃、柿成林,奇石耸立,风光无限。“自隐居,谢尘俗,云共烟,也欢虞。万山青绕一茆庐,恰便似画图中间里。著老夫对着无限景,怎下的又做官去”(《胡十八》)。远离官场,谢绝尘俗,故乡好似仙乡。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张养浩前往陕西赈灾。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张养浩救济陕西灾民 。

  悲悯苍生 劳瘁而卒

  张养浩归隐故乡数年间,朝廷缕诏而俱辞。然而,当天历二年(1329年),朝廷以“关中大旱,饥民相食”,召其为陕西行台中丞(派驻陕西的中央监察官员)前往赈灾时,他却不顾花甲之龄与体弱多病,立即“散其家之所有”登车就道,星夜奔赴任所。“无多惭,此心非为官。”(《西番经》)使他赴召的不是官爵,而是灾情严重激发起他为民承重的精神。赴官途中经洛阳、渑池、潼关,直达长安。一路行来,目睹灾民惨状,感历代兴废,写了数首怀古曲,意绪苍凉,流露出对本朝前景暗淡的哀叹,和对人民苦难的深切同情。其中最著名的,是散曲小令《山坡羊·潼关怀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他对黎民百姓之深情厚爱,苍天可鉴。在赴任途中,道经华山,乃祷雨于岳祠,泣拜不能起。诚心感天动地,“天忽阴翳,一雨二日”。到任后,再次于社坛祷雨,以致“大雨如注,水三尺乃止,禾黍自生,秦人大喜”。为了帮助饥民渡过难关,他还惩治奸商污吏营私舞弊的行为,又率领富商贾大户出卖粮食,并向朝廷上奏章请求实行纳粮补官的法令。在灾区,张养浩听到民间有人为了奉养母亲而杀死自己儿子的事,为其孝心而大哭,并拿出自己的钱粮以救济。

  张养浩在陕西行台中丞任上,“凡所以力民者,无所不用其至”(危素:《张文忠公年谱序》)。四月之内未尝家居,不遑寝处,终因劳瘁而卒。消息传开,“关中之人,哀之如失父母”。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不忽木。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元武宗。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元·张养浩《牧民忠告》卷下名言:“宁公而贫,不私而富;宁让而损己,不竞而损人”。

山东历史文化名人丨张养浩:为政忠敬仁 “忠告”胜万金

  《风宪忠告》书影 。

  《为政忠告》堪称“有位者之良规”,播撒正大之气

  张养浩一生政绩卓著,文章等身,以道德政事名于天下。同朝翰林学士李士瞻赞其:“禀天地正大之气,学圣贤正大之学,蕴之而为道义,发之而为文章,推之而为政事、功业,无一而非正大之寓也”。明代进士郑瑛称赞他“为国为民,忧勤惕励之心,蔼然溢于文章政事之间”。

  张养浩曾做过堂邑(今属山东聊城)县尹。新官上任,人们都传说堂邑县县官住的房子不吉利,但张养浩说,我素以诚待人,以信取民心,为官清正,心底坦荡,向来不怕鬼,就安然地住了下来。上任之初,他就将精力全部用到了工作上。首先,他带头破除迷信,捣毁了30多所滥设的神祠,将人们的精力转移到农业生产上。接着就是维护治安,扫黑除恶。在整治过程中,大部分霸痞还算听话,都能痛改前非。可也有顽疾。当时此地有个名叫李虎的恶霸,很有实力,以前的县尹都不敢怎么着他,可张养浩不信邪,终将这一伙黑恶势力给铲除了,老百姓自是对他感激涕零。张养浩离开堂邑以后,百姓仍旧为他立碑,歌颂他的功德。

  张养浩不仅勤于政事,还善于总结为政得失。作为《为政忠告》的三部曲,第一曲《牧民忠告》,即写于当堂邑县令之时。该书当时就产生了积极而广泛的影响。曾任崇安令的邹从吉,以忠信治政,受到民众的认同。他曾拿出一本书对人讲过:“某不敏,粗效一官者,此书之力也。”此书就是张养浩担任县令时写的《牧民忠告》。

  《牧民忠告》一书共上下两卷,分为拜命、上任、听讼、御下、宣化、慎狱、救荒、事长、受代、居闲等十纲(十章)七十二子目。该书全面论述了地方官日常工作所要注意的方方面面:接到任命书时该做什么准备,抵达任所要上任时注意什么,如何处理百姓诉讼,如何管理对待下属,如何教化百姓,如何处理案件与对待犯人,如何抗击天灾,如何与同僚及上司相处,如何对待接任者,退休之后如何保持晚节。它主要是从官员的德行和职事上来阐述,如何当好地方官员,管理和爱护百姓。

  《牧民忠告》开篇便提出:从一名士子成为地方长官,应以怎样的心态来看待?“夫受人直而怠其工,儋人爵而旷其事,己则逸矣,如公道何?如百姓何?”在他看来,领了国家的俸禄就应该好好为国家做事,不劳而获、尸位素餐,既愧对良心,也对不住公道、对不起一方百姓。他认为,上任伊始,就要搞好调查研究:“比入其境,民瘼轻重,吏弊深浅,前官良否,强宗有无,控诉之人多与寡,皆须尽心询访也。至则远居数舍,召掌之者语其详疏,其概先得其情”。干公务须时时皆知、尽心,“公家之务,一毫不尽其心,即为苟录,获罪于天”。

  在戒贪这一子目中,他又写道:“普天率土,生人无穷也。然受国宠灵,而为民司牧者,能几何人?”道理讲得朴素而实在:一旦犯罪,上则辜负国家恩宠,中则让亲人蒙受耻辱,下则给乡邻带来灾祸。所以,与其在败露时悲戚,不如在平时就严于律己。他还敏锐地认识到约束近臣和家人的重要。他指出,“居官所以不能清白者,率由家人喜奢好侈使然也”。管理部属,严格治吏,他一样有不凡的洞见:“吏佐官治事,其人不可缺,而其势最亲”,“唯其亲,故久而必至无所畏;唯其不可缺,故久而必至为奸,此今之通病也”。因此要详细观察其所作所为,施以德、明、威,德之使其对上“不忍欺”,明之使其“不能欺”,威之使其“不敢欺”。平时还要加强教育,严格要求,如“小过不惩,必为大患,无所忌惮矣”。

  在事长这一章中,张养浩提出六条准则,即各守涯分、宁人负我、处患难、分谤、以礼下人、不可以律己之律律人。论述言简意赅,如“不可以律己之律律人”指出,“同官有过,不至害政,宜为包容。大抵律己当严,待人当恕,必欲人人同己,天下必无是理也。”寥寥数语,尽得要领。

  张养浩一生多次担任监察官员,曾三进御史台:早年到京城谋职,曾把自己的得意之作献给平章(宰相)不忽木,大奇之,辟为礼部令史,仍荐入御史台;堂邑县尹任满后,仁宗任命他为监察御史;晚年又特拜陕西行台中丞。担任监察官员期间,他振纪纲,慎举刺,言人所难言。有一次张养浩病倒了,不忽木去探望他,看到他家徒四壁,都有些吃惊。元武宗至大元年(1308年),武宗即位后,封其弟爱育黎拔力八达(后为元仁宗)为皇太子,张养浩被东宫所召,来到京师,升任监察御史。有一天,元武宗说好要去南郊行祭祀大礼,到了时辰又说身体不舒服,让几个大官代替,奇怪的是,当天刮起大风,冻死了许多人。别人没敢说什么,张养浩却说道:“代祀非人,故天示之变。”张养浩还写了一封万言书,进献给皇帝,直陈时政“十害”,包括赏赐太多、刑禁太疏、名爵太轻、台纲太弱、土木太盛等。因为“言皆切直”,结果为“当国者不能容”,张养浩不得不离职返回故乡。

  《为政忠告》第二曲《风宪忠告》,完成于张养浩担任监察御史时。《风宪忠告》全书一卷,分自律(洁身自爱)、示教(以身作则)、询访(实地考察)、按行(讲述清廉及注意家属仆役举止之重要)、审录(用刑谨慎)、荐举(务必公正、明辨良莠)、纠弹(纠弹贪官污吏的注意事项)、奏对(向上呈报的危险、困难及其重要性与该注意之处)、临难(遭到迫害时应有之气节)、全节(纠弹恶吏,保全气节)十篇。全书主要围绕官员的遵纪守法、如何当好监察官员来阐述,强调维护法纪,倡导道德自律。

  《风宪忠告》的开篇,张养浩以切身经历忠告官员要“自律第一”,提出一个“严”字:读书人应该严格自律,而那些有官位的人应该比读书人还要严格;那些负有进言劝谏职责的官员,又应该比有官位的人更严格。监察官的职责就是纠察和制裁奸恶,整肃朝廷内外,纠正法度纲纪,如果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如何让人信服。怎么算是做到了严于自律了呢?巧规子钱、盗行盐帖、荒耽麯糵、私用亲属、田猎不时、宴游无度、潜托有司,以及妄兴不急之工、旷官第而弗居、纵家人而不检,这些事一件也不做,勉强可称得上。张养浩还采用了一个生动的比喻,作为“严”的标准,就好像未出嫁的女子在屋子里的行为一样,走路或站立,说话或沉默,都要遵守礼法,如有半点违背,人人都可以议论指责。就是说,监察官员要经得起任何意义的严格挑剔,不致因自己行为的不检点而落人口实,唯其如此,才能无私无畏,严格履行自己的职责。

  大千世界,无限诱惑。把握不住,必然堕落。“中外之官莫难于风宪,莫危于风宪”,奏对开篇既阐述了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的官员,没有比监察官更难当的。什么是“难”?安逸享乐的生活人人向往,私心私念人人都有,但身为官员,就要杜绝安逸享乐,杜绝奢靡生活,杜绝私心私念。什么是“危”?监察官入朝要与天子争是非,退朝要与大臣辨可否,至于揭发人的奸恶,贬夺人的待遇,撤掉人之官位,甚至因治罪还要杀人。偶然因自己不周密处理不当,反而成为罪过,就终身没有地方诉清。一个“危”字,彰显了非有胆有识无私无畏者不能充此任。面对“难”和“危”时,监察官必定不能回避,要忠于职事敢于讲真话,将个人的死生祸福置于度外,这样才可能对上不负国家,对己不负一生所学。

  在荐举篇中,张养浩强调荐举人才也是监察官的天职。只有将铲除贪官污吏与选拔高士贤才紧密结合,才会形成良好的官场风气,进而出现中兴气象。对此,张养浩的认识十分深刻:“夫士有公天下之心,然后能举天下之贤。盖天下之士非一人所能周知,亦非一人所能独成,必兼收博采,治理可望焉。故前辈谓‘报国莫如荐贤’,真知要之言哉!”为了广罗人才,监察官员必须做到心胸阔大:“廉而且干,虽有不共戴天之仇,公论之下亦不得而私焉。”是所谓国家事大,个人事小,精忠报国,性命且不计,遑论私仇乎?同时提供了一条成功的经验:“大抵求而后举,不若不求。而举之为公,识而后荐,不若采之舆论之为博。”即是说还要不拘于个人的发现,而要善于从广为流传的舆论中了解人才、推荐人才,最好地做到野无遗贤。

  在全节篇中,张养浩强调了保全气节的重要。张养浩将该篇置于末段,重在对《风宪忠告》作综合概括。既是寄希望于所有为官之人重视人之名节,又是对自己从事御史监察之职的行为总结与鞭策。在他看来,监察官肩负监察百官、甚至帝王的重任,时刻准备犯颜直谏,必须有随时为此献身的准备。做臣子的应当遵守节义这个大德,不因富贵而娇逸,不因贫贱而失志,不因强权而动摇。只要是合乎节义的事情,就可以不顾生死地去捍卫。宁为节义而死,不为苟且而生!

  《为政忠告》第三曲《庙堂忠告》,完成于张养浩担任参议中书省时。写这部书时,张养浩已到知天命之年,其主旨是让官员们明确做官的目的,不要在高官显爵中迷失自我。《庙堂忠告》全书一卷,分为修身(修身养性)、有贤(任用贤人)、重民(以百姓为重)、远虑(深谋远虑)、调燮(调和朝廷百官)、任怨(为所应为,勿怕他人抱怨)、分谤(与部属长官共患难)、应变(处变不惊,冷静处理各种情况)、献纳上谏之法、退休(激流勇退,主动求去)等十篇,分别从修身全节、识贤用贤、重民保民、远虑应变和为相之道五个方面展开论述,主要讲述“庙堂之人”(高级官员)如何治国理政。

  《庙堂忠告》开篇即论述修身的重要性。张养浩认为,作为庙堂高官,更要注重修身律己:“廉以律身,忠以事上,正以处事,恭慎以率百僚”,即要以廉洁要求自己,以忠诚为国效力,以正直来处理事情,以恭谨慎重来领导官员。如为官不修身律己,反而“徇私忘公,贪无纪极,不戒覆车,靡思报国”,即为官徇私忘公、贪得无厌、不吸取教训、不思报国,则容易“死于财,于酒,于色,于逸乐”。惟善自修者,则能保其荣;不善自修者,适足速其辱,导致声名狼藉。为相之人,应效法诸葛孔明——担任丞相二十年,无尺寸之增于家,以劳于王事而卒,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用贤篇中,张养浩又一次提到用贤即广纳各方面人才而用之的重要。“宰相之职,莫重用贤。然则何以知其贤?询诸人则知之,察其行则知之,观所举则知之。”“为国家而不众贤之集,相臣虽才,国不治矣。”“彼为相者,诚能开诚布公,廓焉无我,己有不能,举能者而用之,己有不知,举知者而用之,己有不敢言,举敢言者而用之,如是则彼之所能皆我有矣。必欲一身而兼众人之事,虽大圣大贤有所不能。”

  在重民篇中,张养浩告诫统治者,一定要以爱民作为执政根本。这也是他一贯的主张。他指出,“国之所以昌,四夷之所以靖,朝廷之所以隆,宗庙社稷之所以血食悠久者,微民不能尔也”。“夫天以亿兆之命托之君,君以亿兆之命托之相,是知相也者,为君乂民者也,君也者,为天为祖宗保民者也。天以是托我,祖宗以是托我,敢不敬与,敢不慎与?苟受其托而不能使之遂生安业,乃从而扰之,虐之,犬彘之,草菅之,则是逆天而违祖宗之命,以自戕其国也,而可乎?”所以,要有重民之心,爱民之诚,为政之道就是以民生为重,民安为本。对民生“闻其害则除之,睹其利则举之,牧守非其人则易置之。”“凡民疾苦,皆如己疾苦也”,要去安抚、解除之。对繁杂政务,要从实际出发,“可拟者拟,可行者行”,不烦民劳民,务使“百姓获安”。要学习古之贤者,“身任其劳,而贻百姓以安”。最后,他得出结论:“大抵下之所以为,惟上是视,在上者诚有重民之心,而天下不治者,古今无有也。”只有重民爱民亲民安民,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