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在铠甲里的人:60斤铜铁穿我身,河山在我心梦萦

套在铠甲里的人:60斤铜铁穿我身,河山在我心梦萦
2019年12月07日 22:31 新浪网 作者 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记者宁函夏

30岁的陈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高中课本那篇《装在套子里的人》。

他的朋友圈几乎没有一张现代人的轻松装扮。身高1米84,体重200斤,皮肤黝黑的他,照片里总是头戴7斤重凤翅头盔,脚穿黑色靴子,套在棕红布衫打底的50多斤重金色铠甲里。

好几次在户外碰到他也是这幅打扮,手里还拿着铁剑或长枪,面无表情,即使在最炎热的夏天也不吭声,站立如松,模样严肃吓人。

即便是这次采访,他也穿了这么一身。他的身子陷在皮沙发里,背却挺得巨直,坐得安稳,叫人全程听不到一点铠甲片与沙发的摩擦声。

就彷佛他是一直套在铠甲里的,带着极强的使命感,享受60斤重的铜与铁,不愿意退场。

套在铠甲里的人:60斤铜铁穿我身,河山在我心梦萦

谁都忘了,或者不在意,他只是一家铠甲淘宝店的模特而已。

成功的“将军”

陈凯的扮演很成功。

能这么说,是因为这个圈子明明有不少网红模特,可成百上千人中他最耀眼:大块头、一身铠甲威风凛凛,瞪眼怒目煞有介事。他似乎总在与人合照,大家喊他“将军”、“门神”,评价他的形象“满足了对古代将军的所有想象”。

套在铠甲里的人:60斤铜铁穿我身,河山在我心梦萦

他其实本来是淘宝店“温陈华之炼铠堂”的运营和宣传人员。今年7月这家淘宝店被曝光给《长安十二时辰》设计铠甲,在网络爆火,陈凯露镜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在过去的大半年,他一半时间都穿着铠甲,代表店铺参加各种汉服活动,还有导演想找他拍戏。

他本人也沉浸此中,素颜也是一副将军的粗旷模样:浓黑的眉毛、八字胡和晒黑的皮肤。八字胡留了快一年,是他每天早上花10分钟,一根根修剪的。他几乎每说完一句话,都习惯性捻这两撮胡子,以至于它们能自然翘起。

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他也活在铠甲的影子里:战衣换便,他有次去浙江西塘古镇,被人主动要求合影,因为对方觉得他长得有气势够威严,“日后肯定能火”。

他好像没有出戏过。一套铠甲,有1800片甲片,共6000多个零部件,60多斤重,价值上万,他无论穿上或脱掉,都是那副模样。他甚至很坦然地说:“这就是命中注定。”

穿帮的“文人”

但仔细找,还是会发现破绽的。

他那严肃表情都是憋着的。别看他每次眼神上挑,面露凶色,实际上他嘴角天然上扬,是个每天都乐呵呵的人。这是个一天能发11条朋友圈的“将军”,自称穿着盔甲的时候是“钢铁直男”,睡觉的时候是“老虎打盹”,天天在朋友面前耍嘴皮子。

而疲惫的感觉也很难隐藏。今年夏天在杭州西湖边参加造物节的陈凯,每天顶着太阳站8到10个小时。汗水打湿了盔甲,可他还在极力配合着游客的合影需求。晚上回到宾馆,他瘫在床上,第一次有了“真累啊”的感受。

第二天,他继续站着,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古代人在夏天打仗的时候不也很热么,我要找到这个感觉。”他努力想着宋代名将岳飞、精锐骑兵部队背嵬军、《长安十二时辰》里的旅贲军,不断告诉自己,“不退”。

“我觉得我很幸运,想做我这份工作的人有几万人。”陈凯说。他想到当初跟随这家淘宝店从四川成都来到浙江海宁,团队8个人携家带口,没有一个人离开。为什么不能坚持呢?

他热爱铠甲,也热爱汉服文化。如果你去过他家,就会发现,家里除了摆放了6套铠甲服外,还有很多像《中国传统工艺全集:甲胄复原》一样关于铠甲和历史的书。

套在铠甲里的人:60斤铜铁穿我身,河山在我心梦萦

这大概是最穿帮的地方——他演的是沙场武夫,但下场时却是哥文人。他会去历史书中找盔甲资料,托国外的朋友去图书馆看汉服图纹。最近一次他参加沙龙会,分享的是铠甲的美学,赢得全场掌声。

细腻的“网红”

真的,脱掉盔甲的时候,他的那群“甲粉丝”还真没几个认出过他。

这还是在他平常很喜欢和粉丝互动的前提下。只要是出门碰到粉丝或者在网上有人想认识他,他一概不拒绝。他的手机已经加满好友,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粉丝们聊天。曾有一天,他发送给粉丝们1500张铠甲照。

这个冷酷的将军,私下细腻而温暖,认为别人喜欢他,他就有责任分享。

套在铠甲里的人:60斤铜铁穿我身,河山在我心梦萦

而他和粉丝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一起讨论盔甲。“有一种明代布面甲,外面是布,里面贴甲片,但很多人只穿布。我就喜欢和他们争论这点。因为我们有极致的追求,就是要保证历史的还原。”

当然也有人说他长得丑。他才不难过,因为“没有将军百战死,那有公子世无双”,他还专门拍了一条抖音回应对方“我这是威武”。这条视频获得300万人次观看。

他说,这是一套“穿上就有安全感”的铠甲。

他其实也普通人,看电视剧会哭,任性的时候“说走就走”。

他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辞职的原因,就是因为一个人待在出租屋的时候,看到别人家的灯光,想家了。第二天,他就辞职了,回老家安徽卖起手机。

回乡后他手机生意做的不错,一年挣20多万,在安徽的三四线城市足够生活。可是没过多久他就把店转让了,因为“不想过波澜不惊的日子”。

套在铠甲里的人:60斤铜铁穿我身,河山在我心梦萦

如今,他算是圆梦了。他的办公室有一个34寸的银色箱子,他常常带着这个箱子,背着书包,拎着头盔,奔波在全国的“将军宴”上。

“别人能从我的形象,联通历史和现在。”他说。这就是他最享受的状态。“通过触碰我,让历史更有温度吧。”

编辑 汪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

做最懂用户的媒体,让新商业生态更值得信赖。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