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快慢之间,闪送之外:除了“高”收入 他们更看重自由

快慢之间,闪送之外:除了“高”收入 他们更看重自由
2020年11月25日 10:15 新浪网 作者 环球TECH

  【环球网科技报道 记者 林迪】“只要会使用智能手机,热爱这份工作,平台几乎没设什么门槛。” 徐希永形容自己的职业,“就像是每天接受若干个任务,然后自己想出最佳方案把它完成,而完成的任务越多收入就越高,现在我月均收入一万多。”在周飞看来,增长见识是他选择这份工作的主要原因,“看到不同客户的生活和工作状态,会对自己未来想要的生活有更清晰的画像。”而打动王艺蒙的则是这个职业带来的“自由”和有自己的生活。“每天跑差不多就可以早点回家照顾我收养的流浪狗啦!”

  

  高收入、自由和长见识,他们共同描述的这份职业就是——“闪送员”。11月23日,在第三届“闪送骑士节”上,环球网科技记者跟这个群体聊了聊他(她)们的故事。

  快慢之间:“善良”底色

  采访中,在使用过闪送的用户印象里,除了“快”“及时”这样的“燃眉之急”之外,“善良”和“温暖”成为评价这个群体的高频词。为弘扬闪送的善良行为与付出,闪送平台对年度优秀闪送员进行了表彰,分别设立了年度跑单王、闪送常青藤、巾帼闪送侠、年度千里马等奖项。值得关注的是,今年闪送新增了“爱心骑士”奖项,表彰了3位骑士,以感谢闪送员做出的贡献。

  

  “跑单王”徐希永(左)和“拐哥”冯禧航(右)

  一方面,这是闪送平台自身属性的体现,据今年早些时候闪送发布的《2019~2020年用户行为分析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继2018年之后,“时间紧急亟待解决”“工作太忙抽不开身”“能力所限难以解决”“维持舒适懒得动身”是闪送后台订单量最大的四类需求,其中紧急类订单全年占比高达23.91%。同时,闪送官方强调的“一对一急送”服务,要求闪送员每次只送一笔订单,在上一笔订单结束前不会再接新订单,这一模式也保障了递送的时效性和安全性。

  另一方面,无论是闪送员群体因外部给予的“感激”“尊重”和成就感,还是自发或群体感染形成的“开心”“幸福”,外化在行动上就成为他们在快慢之间带给客户、同行和运送路上陌生人的“善与暖”。

  何必计较呢?

  “我相信绝大多数闪送员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跑单王”徐希永坦率地说道:“他(我)们不会计较时间的得失,多跑几单就赚回来了,何必计较呢?!平台也会对闪送员进行奖励;在客户那边,只要提前打电话和客服沟通,取得客户谅解,想出解决事情的办法即可。”

  徐希永告诉记者,今年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单是年初的“代买口罩”。“疫情期间,有一个客户好几天没买到口罩,后来好不容易预约上了,自己有事却去不了,就想到在闪送下单帮她买。客户网上预约以后让我到指定地点去买,到了以后我看见前面排着一条‘长龙’,脑子里就想到客户电话里‘殷切’的声音,我就亳不迟疑的去排队了,大概排了半个小时才买到,等我送到客户手中的时候,得知他们家真的是没有口罩用了。”

  “一个打气筒”的经历

  在王艺蒙的工具箱里,常备着一个打气筒,她回忆称:“有一次送单的时候,看到(不是闪送)一个外卖骑手困难地推着车爬坡,后来才发现是车胎没气了,当时就感触很深,这得多沉,真是不容易,因为我太知道这样电动车推起来太难了。我就想,那我就在我车里放个打气筒,如果碰到需要的同行就可以拿给他用。打上气再走也就不会耽误送货,其实也是给自己积个德嘛,是不是?!”

  她还感慨道:“我刚开始接单的时候啥都不会,徐大哥(另一位闪送员)手把手的教我,那真的是掰开了揉碎了地去教我怎么‘跑’,而且最开始接不到单不挣钱的时候,他还会鼓励我要坚持。后来有什么不会的或者遇到什么问题,只要在群里说一句,马上就会有群友帮助你,真的是这样。”

  不搭理会愧疚

  采访过程中,记者得知这样一个人,“如果大家因为什么事在群里求救了,到了现场你一定会看到‘拐哥’这种人。” 拐哥,本名冯禧航,32岁,山西人,来京10年。他一脸不好意思,反复说,“这都是举手之劳的事,不值得说,不值得说。”

  “我碰到了如果我没有搭理,我会很愧疚的。”据冯禧航描述,“有一次凌晨两点,我经过一段土路时,看见前方有一个人在向我招手,摇摇晃晃的(醉酒),我一看这哪行,既不安全晚上还冷。折腾半天联系上他的家人后,他们临走时一个劲的感谢我,要给我感谢金,我不能要。”

  据了解,因为这事他咳嗽了大半个月。“因为当时看他哆嗦,我就把衣服给醉酒那兄弟披上了。”

  闪送之外:生活与自由

  当问到为什么做闪送员,记者惊奇的发现,得到最多的回答是“自由”。

  跑久了,总想在北京买套房

  王艺蒙笑着回忆自己的状态,“之前我在培训机构做电话销售,压力非常大,还面临职场的勾心斗角,自己性格比较单纯 ,还喜欢‘东跑西颠’的。后来朋友推荐我做闪送员,一开始还会担心女闪送员好不好做,后来发现,无论从身体还是精神上都自由和放松,钱也不少挣。现在日均收入300多元,因为自己收留了两个小流浪狗,一天‘跑’差不多就回家了,回去照顾它们。”

  “‘跑闪送’跑久了,总想在北京买套房。”作为北漂,她说:“之前看到住联排别墅的就很羡慕,但也没想过在北京买房,现在看到那些好的生活状态,自己就会有一个向往的,那种比较坚持的目标。”

  梦想从走遍北京城开始

  26岁的周飞在做闪送之前做过外卖骑手、超市员工等工作,后来偶然之间做起了闪送员。被问及做下去的原因,他告诉记者,无论是时间、工作压力还是收入都符合自己的要求,更关键的是,这份工作可以实现“自由的灵魂”。“最开始决定做闪送员也不是主要为了挣钱,现在我干这个也跟旅游似的。”

  他还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他去过的地方,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在地图上做标注,从事闪送员以来,他已经做了近1500个标注点。“这些标注点中,大多数我都还能记得送的是什么,就像一个个小故事。”他指着其中一个点,是今年六一儿童节,“我自己买了气球和向日葵,在运送途中送给路人和客户。”

  

  在周飞看来,“虽然现在接单收入不是特别地高,但是我很快乐啊!而且,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学习,我还想去当演员,因为时间自由,我最近得到了一个在话剧中出演的机会。”谈及未来的梦想,他说想游遍世界,“虽然现在不允许,那就从走遍整个北京城开始。”

  改变了什么:不仅是“高”收入

  “目前,我们闪送员的群体已超过100万人,其中大概有30多万都是来自于重点贫困县的人群,占我们闪送员群体的近三分之一。”近日,闪送副总裁杜尚骉告诉记者,来自贫困地区的闪送员人均日收入超过200元,远超当地平均收入水平。现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一般闪送员收入在6000元以上,高收入者可以达到1-3万元收入不等。平均每天跑单在10单以上的闪送员月均收入超过9000元,2019-2020年度全年总收入最高的闪送员年收入突破20万元。

  据了解,闪送对闪送员没有交通工具的限制,可以是公交、地铁、摩托车、电动车、汽车等任何方式。而闪送一单的配送费是用户下单时配送费的80%,在节假日,平台还会给闪送员送出更多奖励金。

  “斜杠青年”的那份“踏实”

  张旭,是今年上半年加入闪送队伍的。在餐馆工作的他,受疫情影响,已经在家待业好几月。一次消毒水的闪送单,成了他“斜杠”的开端。

  “因为闪送送单快,我用消毒水也急,所以就用小程序下了一单,没想到,快速到达的同时还不需要闪送费。”据他介绍,当时因为配送的是防疫物资,闪送员自愿免费配送。

  “闲在家里也是闲着,还不如为大家做些事情。”兼职闪送员成了他近三个月的状态。如今随着复工复产的加速,餐馆也慢慢恢复正常营业,张旭还是坚持一边在餐馆工作,一边做兼职闪送员。“额外的收入是一部分,还有我感觉这份职业有踏实的感觉,下单的客户都很着急嘛,第一时间把单送到他们手里,他们踏实了,我们也踏实。”

  “沉甸甸”的幸福感

  2015年开始做闪送员的钟鹏,出生于安徽阜阳市颍上县,直到2019年才实现脱贫。钟鹏家里兄弟三人,作为大哥,他早早便辍学去了上海打拼赚钱养家。后来有了孩子,他想为孩子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据他介绍,跑闪送有了积蓄以后,他的两个儿子也都念了上海的小学。

  介绍身边亲戚朋友来跑闪送也成了钟鹏的一大“爱好”,他的推荐语则是 “尊严”和“幸福感”,他的小叔就是其中一个。为了照顾家人,小叔在小区附近找了份保安的工作,在钟鹏的介绍下,他现在趁每天晚上和平时休息时间去接单补贴家用。

  前不久,钟鹏接到一单,备注是土特产,等他到了发现发件人是一为上年纪的阿姨,开门后阿姨先往他手里递了两瓶水,“我正纳闷,您是送两瓶水吗?”结果阿姨解释说,“这个是给你喝的,要送的是其他的东西。”“我当时心里特别暖和,那种感谢在心里沉甸甸的,跟其他的不一样。”说起这些,总会看到钟鹏脸上会心的微笑。

  “只要还在这个平台还在, 我就会一直‘跑’ 。”——是他们的坚定。穿梭在每个城市中,当被赋予了“及时”的使命,他们在快慢之间,彰显出“善良”的底色; 闪送之外,收获了这份“高收入”带来的自由与温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