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与传情 |《小艺的故事》第61场前 专访嘉宾 徐小明

传播与传情 |《小艺的故事》第61场前 专访嘉宾 徐小明
2019年08月08日 15:42 新浪网 作者 上海惠迪吉公益人心理关爱中心

传播与传情 |《小艺的故事》第61场前 专访嘉宾
 徐小明

我的作品把感情放得很重,不管是父母之间的爱、夫妻之间的爱、兄弟之间的爱、博爱等等,在艺术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

他是著名电影导演、监制,香港电视专业人员协会会长。“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的《霍元甲》,是他的代表作。播出时不仅万人空巷,更是掀起了学武狂潮。他就是徐小明博士。4月13日晚他作为体验嘉宾来到《小艺的故事》。

传播与传情 |《小艺的故事》第61场前 专访嘉宾
 徐小明

惠迪吉:徐导您好,感谢您来做《小艺的故事》第61场互动体验嘉宾,谢谢!这样的访谈主要是想让观众们对徐导有更多的了解,同时也让您对惠迪吉,对《小艺的故事》有一个互相的了解和认识。:好的。其实现在对《小艺的故事》还不是太了解,小艺是谁。你先问,我有不明白的再请教您。

徐小明

惠迪吉:谢谢徐老师。我就先简单跟您介绍一下,《小艺的故事》是上海惠迪吉公益人心理关爱中心在关爱留守儿童“爱的共振腔”建设项目中的真实公益故事,我们把它搬上舞台,希望用艺术的方式可以邀请社会各界人士,邀请更多的家庭可以来关注留守儿童的心理建设,更多的家庭可以来关注孩子们心灵成长的土壤建设,是这样的源头。也想请问徐老师,是什么触动您来到《小艺的故事》?

徐小明:其实非常简单,我是上海浦东政协委员,在开政协会议的时候认识惠心。平时我在香港,时间允许的话我也会参加一些慈善活动、公益活动。听惠心介绍了你们,看了你们的资料,我也感觉到留守儿童是非常值得社会关注的事情,所以我就抽出一些时间参加你们的活动。对于《小艺的故事》我是接触你们以后才知道的,可是留守儿童我过去在网上,在一些新闻报道,在香港,留守儿童还有很多的个案。所以我感觉到你们在这方面努力,做了这么多的工作也值得我支持。

惠迪吉:谢谢徐导。也想听听徐导过往参与公益的时候,您觉得受助人群最需要的是什么?您感受到什么?

徐小明:公益的活动有不同的目标,希望得到不同的效果。比如说针对老人家,怎么帮助老人家,没有父母的我们怎么帮助一些孤儿,有一些残疾人怎么帮助他重新走进社会,让他感觉到没有什么缺陷。总的来说我们希望以慈善的心付出慈善的行动,来帮助一些不同需要的人士。我感觉这方面是值得向广大朋友推动的,要付出行动,让更多人受惠。

惠迪吉:非常感恩您这次完全自费前来支持《小艺的故事》。

徐小明:能做一点小事我也非常高兴,也是一种修行。:谢谢徐老师。在您的介绍资料里,您拍摄的《霍元甲》、《陈真》等,尤其是“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都是我们成长中记忆深刻的旋律。您拍摄的很多人物角色,也是印象深刻。可不可以请你分享一下能够让创作、人物鲜活起来,触动人心的是什么?:在我的作品当中,

传播与传情 |《小艺的故事》第61场前 专访嘉宾
 徐小明

惠迪吉

徐小明我一向都非常注重传播必须传情。所以你看到的我的这些作品当中不会光是为了画面的刺激性,为了娱乐性,而是汲取一种精神。比如说《霍元甲三部曲》、《再向虎山行》等作品我都很着重于把感情放得很重,不管是父母之间的爱、夫妻之间的爱、兄弟之间的爱、博爱等等,在艺术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家庭的观众接收到这些信息的话我相信家庭的矛盾也少,社会矛盾也少。我的作品当中很强调侠义精神、爱国精神。要是每个人都培养爱国,国家自然富强,家庭伦理之间的关系好,大家社会上的摩擦、矛盾也会减少。特别是小孩子,因为小孩子从小接触的事情会影响他的成长,比如说我有一个粉丝长大了,事业非常有成就,最后成为部队里边的领导,手下带了很多的士兵。我非常感动,他说当年幸亏看了《霍元甲》,为国家效忠,要是当年看的古惑仔,看一些流氓的戏,有可能就走向流氓的道路了。我听到这个感觉非常开心,也非常安慰。因为作为导演拍摄作品并不是只取乐于观众,我们也有社会的责任,也有传媒的责任。所以我感觉到小孩子要多接触一些有情的内容,好的电视剧、好的电影、好的小说,好的文章多看一些,他们会感受到正能量。同时很多孩子,特别是留守儿童也许有人把他们失去父母关爱得到照顾,这个精神很好的安慰到小孩子,小孩子的成长也会健康起来的。:太棒了,徐老师,刚才您说传播中必须传情特别打动我,这也是我们《小艺的故事》就在做的。《小艺的故事》就像一个镜子,透过留守儿童家庭亲子关系、婆媳关系、人与人、心与心的关系,可以照见我们自己家庭、生活中的渴望。同时无论是舞台上,还是真实关爱留守儿童“爱的共振腔”建设项目中,我们惠迪吉的志愿者在帮助鼓励包括留守儿童在内每个人负起爱的责任,主动流动爱给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老师、同学,在流动爱中人格挺拔,健康成长。所以剧场演绎是真心真情真爱当下的发生。我也想请教徐导,对于情,在生活中我们看到留守儿童的家庭,甚至是城市里的困境青少年家庭的爸爸妈妈其实是很爱孩子的,孩子也是爱爸爸妈妈的,但是那个情不能相通,情不能相连时,彼此就变成各种怨、指责,甚至暴力。也想听听徐老师您觉得艺术创作中,是如何触动那份情?如何促进“情”在文化中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我觉得编剧、导演等等都很重要,因为作为一个创意很多方向可以作为切入点,可以从留守儿童的角度看事情,也可以从父母的角度写这个事情,还有旁观者来看两边的事情,两边的感受。可能父母离开自己的孩子有时也是身不由己。要是从这方面着手处理某些创意,尽可能把他们阻塞的感情,不流通的地方怎么透过你的创意,透过你的情节,透过你的对白把这三个部分打通,用什么方法可以把彼此的情连结起来。父母也是一样的,需要创作能使两边都减轻一些压力。作品写得好,对两方面都会很好。

惠迪吉

传播与传情 |《小艺的故事》第61场前 专访嘉宾
 徐小明

徐小明:

惠迪吉:谢谢徐老师从专业角度解读了艺术创作过程中,我们其实是可以用不同的维度启发和触动彼此之间的情重新连上

徐小明:对的。

惠迪吉:非常感恩徐老师这么专业的指导,也特别感谢徐老师舞台上化身志愿者关爱小艺一家,触动更多人关心留守儿童的公益情怀。感恩!在您现场互动体验后,还会有一名观众上台体验,以及还原惠迪吉志愿者关爱小艺一家。很期待您在惠迪吉“心话题”环节分享观看惠迪吉志愿者关爱过程的感受。徐老师,期待4月13日见。

徐小明:4月13日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