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到“准访美”位阶 蔡英文实施李登辉“2‧0版”访美?

达到“准访美”位阶 蔡英文实施李登辉“2‧0版”访美?
2019年07月13日 07:50 新浪网 作者 台海网

蔡英文11日启程前往加勒比海四个“邦交国”进行“自由民主永续之旅”。这是她上任后的第七次外访,除了“固交”的意图之外,更是要为“大选”“加分”。正因为如此,得到美国的充分配合,在蔡英文12天11夜的出访行程,在访问四个国家的情况下,却有四天在美国,因而“妹仔大过主人婆”,重点是在美国,四个“邦交国”只是一个借口。因而可说是“准访问美国”,或是“访问式的访问”。实际上,此前美国对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过境”,只是为了休息、加油、补充给养等等需要,并以“安全、舒适、便利、尊严”为原则,有时还不准下机,或是离开机场管理区。而蔡英文今次的“过境”,则是可以离开机场进入市区,并进行演讲,还将于美国相关官员及议员见面,几乎可以比拟24年前的李登辉访美,因而可说是达到“准访美”的位阶。

当然,由于蔡英文此行尚未到达到“正式访美”的程度,因而不方便安排在华盛顿“过境”,但在去程也经过境纽约,回程绕道丹佛。众所周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总部大楼在纽约,其家人及亲信幕僚人员也多经常呆在纽约老家。因此,间接的 “总统会面”或将会上演。很可能特朗普本人不方便,但其家人,或是已经见过台湾当局“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的“鹰派”国安顾问博尔顿,将会前往与她会见,甚至不排除特朗普与蔡英文互通电话,以作为“支持”蔡英文的“政治语言”。如果不是特朗普曾经在大阪“20G”会议上见过面,及中美恢复贸易谈判,美国给予蔡英文的“礼遇”可能会更高。

有消息说,蔡英文在纽约逗留时,将会前往哥伦比亚大学进行演讲,并全程公开。倘此,就是模仿当年李登辉在康乃尔大学作《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讲。而从蔡英文将这次出访定名为 “自由民主永续之旅”,并在登机启程前发表的谈话,声称此行将和全世界分享自由、民主、永续的台湾价值,传达“和世界共享自由开放的价值”、“坚定守护民主制度”、“以永续发展为目标,推动互惠互助的国际合作”等三个台湾主张的情况来看,蔡英文此次的 “准访美”,其背景和性质,都与李登辉当年的访美颇为相似,甚至可以说是 “2•0版”。

实际上,李登辉一九九五年六月七日至十二日的美国康乃尔大学之行,是在美国国会两院以决议向克林顿施加压力下,克林顿政府同意实施的“私人行程名义访问”,并在康乃尔大学欧林讲座发表题为《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公开演说。李登辉是史上首位进入美国的 台湾地区现任领导人,这次访问因此被认为是台湾当局在外事上的一大突破,使李登辉在台湾政坛上的声望高涨,使其在接下来的“大选”中获胜。但这次访问也造成两岸关系紧张,并被认为是引发台海飞弹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今次蔡英文的“准访美”,之前美国国会通过了“台湾访问法”等系列法案,都获得特朗普签署颁布。并在蔡英文启程前宣布,批准在特朗普任内的第四次向台湾出售军事武器,这笔交易涉及一百零八辆“M1A2T艾布兰”坦克、三百五十枚刺针飞弹和相关设备。这是特朗普上任后对台军售金额最高的一次,共约在值约二十二亿元美金,成为特朗普上任后对台军售金额最高的一次。而且美国副总统彭斯还在华盛顿会见了被形容为助力蔡英文赢取民进党党内初选“有功”的黎智英。而蔡英文在启程时谈到的“坚定守护民主制度”等话题,可能就是她在哥伦比亚大学进行演讲时的主要内容、与李登辉的《民之所欲,长在我心极为相似,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所提升。

因此,倘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的传闻获得证实,那就是“李步蔡随”,两人都是假借“民主”的名义,贩卖分裂主义的私货。李登辉的讲话正式揭露了“独台”理念和心态;而蔡英文则是正式向国际社会宣达“台独”的理念,并以“推动互惠互助的国际合作”宣示台湾地区已经成为“正常国家”,并寻求各国承认及“建交”。

当然,蔡英文也是要模仿李登辉,以访美来提高自己的声望,争取胜选。实际上,李登辉的访美,及此后发生的台海危机,使得李登辉在一九九六年三月的首次全民直选中, “以一敌众”,在民进党的彭明敏、谢长廷组合,及脱离国民党脱党的林洋港、郝柏村组合,陈履安(陈诚之子)和王清峰组合的“围攻”中,却都能获得百分之五十四的过半得票率当选。蔡英文她也希望在这次“准访美”的“加持”下,获得同样的效果,击退国民党的韩国瑜(或郭台铭)及柯文哲的“围攻”,成功当选连任。不过,她所要的“导弹演习送一程”效应,却未必能达到。

其实,蔡英文本人就是李登辉精心培养的人物。蔡英文自从在参与“入关”谈判中展现其才干之后,就受到李登辉的欣赏。因而在起草《港澳关系条例》法案时,就任命她担任起草团队的召集人,并主笔拟制《港澳关系条例》法案。在此过程中,蔡英文曾先后三次率团到港澳进行调研及咨询。

蔡英文完成《港澳关系条例》法案的拟制工作后,更受李登辉信任。一九九八年十月,已经“停摆”三年的海峡两会,又再恢复联络。海协会会长汪道涵,邀请台湾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访问北京。海基会访问团的成员,基本上都是海基会的官员,唯一一个不是海基会成员的,就是蔡英文。李登辉安插她以访问团“顾问”的名义,作为随队现场。果然,蔡英文就从中嗅到敏感政治含义,返台后即向李登辉汇报,分析在翌年十月汪道涵回访台湾,李登辉在会见时,将会当面提出进行两岸政治对话的诉求,更将会申明一个中国原则,以澄清此前的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之说,因而必须提前做好因应之道。

李登辉随后授权蔡英文成立“强化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专案小组”,并由其担任主持人,主要任务是草拟届时应对汪道涵或会提出诉求的 “国家地位”论述。经过几个月的研究,蔡英文提出了“特殊两国国论”。李登辉看后大为赞赏,心急到等不及十月间,就当即提前在七月九日接受外媒专访时,予以宣达。当然是再次引爆台海危机。

正因为李登辉特别欣赏蔡英文,当陈水扁当时,李登辉就向陈水扁推荐了蔡英文出任陆委会主委,蔡英文也因此而正式走上从政之路。蔡英文之所以有今日,李登辉当时的欣赏和推力,是关键的第一步。

因此,蔡英文此行,有“向李登辉致敬”之意,也是对李登辉《民之所欲,长在我心》的延伸和补强,完全是当年李登辉访美的“2•0版”。

来源:新华澳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台海网

台海网

台海网官方微博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