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厦大抗日英烈易元勋88年前投笔从戎,校方曾欲为其立碑,今再提议

厦大抗日英烈易元勋88年前投笔从戎,校方曾欲为其立碑,今再提议
2021年04月13日 15:17 新浪网 作者 台海网

  ■1933年2月5日,厦门大学师生欢送易元勋、李治年、秦贤行等人北上抗日时的合影。

  ■1933年5月30日,《江声报》报道易元勋追悼会。

  台海网4月13日讯 据厦门晚报报道 易元勋,厦大学子,88年前投笔从戎,北上抗日,“在长城寻拼命处”,后不幸血洒疆场。当年厦大行政会议曾讨论为其立碑纪念,因时局混乱无果。遗憾的是,在“厦门抗日死难者名录碑”上,也没有这位英雄的名字。

  时值厦大百年校庆,有关人士建议在“厦门抗日死难者纪念雕塑”边,为易元勋烈士勒碑。 记者 陈满意

  三人毅然北上抗日,“在长城寻拼命处”

  1931年“9·18”事变后,厦大师生同仇敌忾,掀起抗日救亡运动。1933年热河战役前,厦大法学院学生李治年、易元勋和图书馆职员秦贤行等三人毅然决定北上抗日。

  相关资料显示,1933年2月5日,厦大抗日救国会为易元勋、李治年、秦贤行等人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他们乘车绕市区主要街道游行,沿途散发抗日传单,激发民众的抗日热情,震动厦门各界。从当时的媒体报道看,他们是受十九路军北上抗日的影响而赴前线的。

  易元勋、李治年等人北上抗日,在厦大同学中引起了强烈反响。署名“前人”的同学还特意写了词《满江红:闻同学李君治年易君元勋秦君锡兆北上参加义军感赋》,刊载于1933年2月20日出版的第306期《厦大周刊》:“大敌当前,要如许头颅何用。试听取,东夷鼓震,叛胡云拥。夺我边疆千万里,惊心华夏无遗种。问中原,可有好男儿,闻鸡动。鹭江畔,黉宫从。有年少,三人共,驾长风直上,怒涛汹涌。不向元戎求妙算,甘从义旅填荒塚,览长途,自顾鬓苍苍,吾滋恸。”

  易元勋、李治年、秦贤行等人于1933年2月26日辗转抵达河北海阳。他们随军身赴第一道防线,在冰天雪地的战壕里积极宣传,激励前线将士,在人潮涌动的街道上散发传单、发表演说,激发民众的抗日热情。

  易元勋等人曾写信回厦门,述说前线的情况。他们在3月20日由海阳前线随军西迁滦县后,发现滦东一带“防御工事极为坚固”。“因无若何工作可做,且与初志相违,是以决于明晨驰界岭口参加工作,因该处战事极为猛烈故也。”界岭口是长城上的一处关口,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资料显示,1933年3月11日,日军混成第33旅团第40联队第11支队进攻此处的守军。守军英勇抵抗,后不支后撤。16日守军反攻,夺回左右两翼阵地,拉锯战十分激烈。从信中可知,易元勋、李治年、秦贤行等人是到战事最激烈、最需要服务的地方去。为此,当时的《江声报》的大标题是:“厦大学生李、秦、易在长城寻拼命处”。

  不久,李治年、秦贤行从前方发来噩耗,易元勋于1933年4月15日在河北滦县执行任务时为国捐躯,棺椁16日运往北平。

  牺牲时年仅24岁,厦大举行追悼会400多人出席

  易元勋是厦大法学院学生,“平素在校,品学兼优”。他自愿放弃学校优良的读书环境,赴北方前线抗敌,结果不幸“死于暴敌锋镝之下”。噩耗传来,厦大“全体员生莫不悲悼”。《厦大周刊》为此号召:“我侪后死者,尤须继易君之精神,完烈士之遗志,继续奋斗,务使日寇敛迹,还我河山!”

  1933年4月18日召开的厦门大学教职员救国会执行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决定推举三名代表筹备易元勋的追悼会。1933年5月8日出版的第316期《厦大周刊》显示,厦大第62次行政会议讨论为易元勋建铜质纪念碑的事宜。

  当年5月29日上午10点,厦大在群贤楼大礼堂为易元勋举行追悼会。“礼堂中横额白布书‘抗日烈士易君元勋追悼大会’,两旁悬满各机关、社团、学校挽联、挽轴数百”,还悬挂有易元勋的遗像。厦大教授曾天宇主持,陈定谟教授任司仪。

  从易元勋的略历中可知,他牺牲时只有24岁,生性沉静温和,原籍广西桂林,桂林中学毕业后,入法专学校,1931年秋,转入厦大法学院就读。易元勋兄弟四人,牺牲时父母均健在,家中“尚有娇妻及二幼女”。到厦大就读后,家人都期待他能“早日学成归里,一家人的衣食有所依靠”。易元勋北上后曾在给同学的信中说:“现在救国方法太多,各言其是,致使青年们无所适从。我们当学生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从学问上努力,预备将来发奋图强;一是立刻跑到前线。”

  追悼会庄严肃穆,到会的除了厦大师生外,还有厦门的各机关、团体、学校代表四百多人。

  【提议】

  立碑纪念 慰藉英灵

  易元勋作为抗战英烈,事迹散见于校史资料。《厦大周刊》在报道易元勋追悼会时称:“闻追易筹备会,尚拟出一悼易特刊,留为永远纪念”。遗憾的是,记者翻阅相关史料,未发现这份特刊。厦大行政会议讨论的易元勋铜质纪念碑,恐因时局混乱,也未能竖立。本报牵头设立“厦门抗日死难者纪念雕塑”,在死难者名录碑上,也没有这位英烈的名字。

  厦门市图书馆洪卜仁工作室工作人员介绍,厦门著名文史专家洪卜仁生前曾整理厦门老报刊有关抗日的新闻,在《厦大周刊》发现有易元勋的报道。在厦大百年校庆之际,易元勋为国捐躯的史料值得深挖、研究。当年未能设立的易元勋铜质纪念碑,若能在“厦门抗日死难者纪念雕塑”旁竖立,是对忠烈英灵最大的慰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厦门厦大抗日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