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成为急救医生17年,他从没过过一个“完整年”

成为急救医生17年,他从没过过一个“完整年”
2021年03月03日 20:47 新浪网 作者 医学界网站

  上个月,淮安市急救中心医生衡正军在救护车上度过了自己的第17个春节。对于他来说,如果非要说过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救治患者的工作,比平时要更繁重了。

  01

  2003年,衡正军从南京医科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家乡江苏省淮安市。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说当地的120急救中心正在招人,据说待遇不错,工作也轻松,正找工作的他便报名应聘,过程很顺利,他从此成为了一名急救医生。

  在市医院的心内科、重症病房和急诊室等科室经过一轮的培训后,衡正军便正式上岗。而刚开始的时候,正如他“听说”的那样,确实没那么忙。

  衡正军回忆,早些年,老百姓不到万不得已很少拨打120急救,急救中心的工作也相对轻松。平日里,衡正军就跟着老医生出车,在一旁学习一些基本的急救实践操作。

  他至今还记得碰到的第一个患者,一个昏迷的糖尿病病人,血糖已低到测不出,而在推了两支高糖后,几分钟病人就苏醒了。当时患者家属非常高兴,一个劲夸他们医技高明,衡正军听了,感觉成就感十足。

  “这类病人处理后见效比较快,也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在抢救病人成功后的喜悦。”衡正军说。

  但这样的“好日子”没有能持续多久。知乎上曾有一条关于“院前急救医生这个岗位怎样?”的回答,一位网友写道:临时性任务占满你的休息时间,干到主任了还得抬病人,很多时候不得不在大街上救治病人。医患关系紧张、职业风险高、职业病多、让我说缺点我可以说个一天到晚。除非真的热爱院前急救事业,但凡还有其他选择,还是别来干这个。

  衡正军深有感触,刚入行的时候,很多患者感觉不适,都习惯忍着,觉得休息一会就好了,不到难以忍受甚至昏迷等情况患者及家属不会轻易拨打120。但随着大众健康意识和经济水平的提高,人们越来越重视自己的身体情况,此外,公共交通的发展、车辆的增多也导致交通事故逐年递增。“叫车”的人越来越多,随机性强,随叫随走,忙起来的时候,衡正军一顿饭甚至要分三、四次才能吃完。

  “后来想想,这个活和‘轻松’真的是不搭边”, 衡正军笑着说道。

  但真正让衡正军灰心,甚至感到挫败的,并不是24小时随时待命的繁重任务,而是来自患者和家属的某些偏见。

  没有人会不知道“120”,但关于急救医生的了解却一直十分有限。同为医生,在多数老百姓的眼里,急救医生的地位和医院里的医生天上地下。在他们的认知中,多数时候急救医生只是一位“搬运工”,他们只是需要一辆急救车,或是搬抬工作。

  “印象最深的是几年前的春节,一个小孩因放鞭炮手被炸伤。我赶到现场以后,第一时间用冷水冲洗患儿烫伤部位,这是非常基础的第一时间处理措施。”衡正军说,“初步处理后,我将患儿抱上急救车,送往医院。但患者家属却十分不满,认为我耽误了小孩的治疗时间,加上患儿因疼痛一直在哭喊,虽然解释了初步处置的作用,家属仍表示怀疑。甚至在送到医院后,第一时间向急诊医生‘告状’,直到得到了对于急救措施肯定的答复后,才没再说什么。”

  “甚至不光是患者,有时候同行之间也会觉得院前急救医生的工作没什么含金量,可有可无。

  “其实院前急救医学特性强,针对病种复杂、涉及面广,往往病情危急,需要在有限时间内及时判断与诊疗处理,对急救医生的专业技术要求和综合应变处理能力要求很高。小到包扎止血,大到心肺复苏、气管插管,各个科室的治疗方式,甚至包括儿科产科的,我们都需要掌握一些。”

  衡正军介绍,他曾碰到过一位年轻的车祸患者,到现场检查后发现,患者左上肢骨折伴有少量出血。在测量生命体征后,衡正军发现患者血压很低,但理论上来说这么一点出血量不应该导致这么低的血压。通过检查发现,患者胸腹部有青紫,考虑可能有内脏损伤出血。衡正军第一时间为患者进行开放静脉通路,输液,后来到医院进一步检查,确诊患者属于脾破裂的失血性休克。如果不是得益于衡正军及时的干预治疗,很有可能会因出血过多而导致死亡。

  “这就是我们院前急救的重要意义,通过现场的紧急处置,维持患者生命体征稳定,为后续院内的治疗提供更多时间和机会。”

  02

  从刚入行起,衡正军就没有过过一个“完整年”。

  春节本是举家团聚的日子。可对于急救医生来说,却是意味着要面临比平日更加艰巨的任务。每逢春节假期,突发疾病的患者人数都会显著上升,急救中心会提前准备节日预案,储备药品器械,拟好值班安排。

  衡正军介绍,早些年,遇到很多燃放烟花爆竹致伤的患者,从局部烧烫伤到失明,各类悲剧经常发生。但近年来随着国家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的不断完善,这样的患者越来越少。而目前春节期间遇到较多的患者,是因过量饮酒而发生的酒精中毒。此外,暴饮暴食、熬夜打牌等逢年过节常见的“娱乐”项目,也导致急性胰腺炎、胃肠炎、脑溢血等突发疾病人数增多,特别是一些本身就有基础疾病的患者。

  衡正军说,自己碰到过最严重的病例,是因为酒后呕吐导致窒息,家人又未能及时发现,直到次日早晨发现喊不醒才拨打120,而他抵达现场后发现患者身体早已僵硬,失去了抢救的机会。衡正军建议说,碰到亲戚朋友喝多了意识不清时,一定要有人在身边陪护,必要时送医院救治,当然最好还是适量饮酒,表达亲情和情感的方法其实很多。

  还有一类患者,年前就出现了各种不适,但由于临近春节,不愿往医院跑,等熬到了过年,家人们欢聚一堂其乐融融,可疾病却不过年,这就“苦”了值班的衡正军和他的同事们。

  “我甚至还碰到过住院的病人为了过年偷偷跑回家,回家后病情又突然加重,重新被我给送到医院。”衡正军说道。

  17年里,衡正军已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年三十没有呆在家人身边。叫上外卖,喊上几个同事,简简单单就是一个除夕。但即便是这样简单的年夜饭,衡正军也没能吃好几个,一通电话,筷子没动几下,又急急忙忙地出车了。

  去年春节,淮安市急救中心成立了新冠肺炎疫情转运小组,衡正军也主动报名参加。

  “开始我挺犹豫的,倒不是因为顾虑自己的安全。我甚至想过哪怕万一被感染,大不了就去救治,我还年轻,应该扛的下来。”衡正军说,“但我最担心的是我的家人,父母年龄大了,小孩也才上初中,如果因为我导致被间接感染,让我如何面对他们。”

  但家人们自始自终都非常支持衡正军。他的妻子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非常理解衡正军所做的决定,父母也时常对衡正军说,一定要好好工作,救治病人的事,千万不能马虎。

  去年疫情期间,衡正军和同事们坚守在一线,轮岗转运疑似和确诊病例,在结束转运工作后又进行了自我隔离,因此整整半个多月没能回家。

  03

  北京急救中心副主任刘红梅曾对《人民日报》记者说,院前急救人员招不进、留不下,年纪大了没出路,急救队伍始终处于不稳定状态,形不成业务梯队。全国政协委员林绍彬也曾表示,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儿科人才有缺口,但其实急救人才的缺口更大。

  目前,淮安市急救中心只有8名左右的医生能参与日常急救调度,平均每位医生出车日要接诊处置10余位患者,24小时不间断。因为繁忙的工作,能跟父母相处的时间很少,衡正军一直对老两口怀有愧疚。

  他还记得,有一次在转运一位病人前往南京的途中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他的母亲因为意外摔伤被送往医院。当时他并不知道母亲到底伤的有多重,心里非常着急,但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是拜托同事将母亲送到医院。

  院前急救医生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病人,有传染病患者,有精神病患者,还有车祸、火灾、事故等伤者,他们甚至要比医院的医生承受更大风险和心理压力。此外,急救医生的工作“不稳定”,长期在一线东奔西跑,这也让许多医学毕业生把这份职业排除在人生选择之外。

  对于衡正军来说,身心的疲惫,家庭生活的部分缺失……工作了这么久,他也不止一次地在静下心的时候感到彷徨,甚至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可每当上了工作岗位,面对那些急于救治的病人,这些疑惑和彷徨又随之抛在脑后。

  “可能很多人会不理解我的工作,可每当感受到那些自己亲自参与救治的患者和家属发自内心的感谢,看到一条条被挽救过来的生命,我还是会有一种由衷的成就感。”

  “做了17年的急救医生,我很感激这个职业,它让我知道了生命的分量和意义。院前急救这项工作,不管别人是怎么看,我觉得它就是一个既平凡,但又伟大的职业。”衡正军说道。

  来源:医学界

  作者:凌骏

  审稿:田栋梁

  校对:臧恒佳

  责编:潘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