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毒王坤沙的真实容貌:温文尔雅仪表不凡,20年前被捕却没人敢处决

毒王坤沙的真实容貌:温文尔雅仪表不凡,20年前被捕却没人敢处决
2021年04月20日 11:18 新浪网 作者 拾文客栈2017

  人类本来就有两个面,但一般来说,一面被世俗规则压制会深深掩埋,另一面较为正常的才会被展露出来,很少人会两面都一起揭开,但通常来说这样做的人,往往都是某种程度上的大人物,他们会呈现出一种分裂式的人性表态,比如说秦始皇,比如说萨达姆,又比如说大毒枭坤沙。

  

  坤沙在众人的评价里是两极分化的,很多人觉得做毒枭的都是没有文化的人,但坤沙出生于1933年的缅甸,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掸族人,虽然说因为世袭其父的莱莫部落土司职位,导致从小就遭遇各种各样的仇杀,所以不得已到处逃亡,但逃亡期间,他还参加了反共抗俄军政大学。

  这个学校是国党李弥创办的,所以听名字就很不那么主流,他从云南逃到缅甸之后,建立复兴部队,然后成立“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为了给自己的队伍增强实力,顺便办了个学校,很多大毒枭其实都是他的“弟子”,不少人在这里面接受了系统化的军事训练,坤沙就是如此,这为他之后的行动打下了坚实基础,所以他可不是什么文盲。

  

  甚至从外表上来说,有时候你还会觉得他可能是什么读书人,不用担心,不只是你一个人这么认为,基本上见过他的人都不相信他手里面拿过那么肮脏的东西,真实的坤沙,是说真实的坤沙,他长相斯文,行为举止并不粗鲁,反而温文尔雅颇有气度,虽然不常笑,但你看到他,觉得他和隔壁的大哥大爷也没太大区别。

  读书人在他那里分量还很重,若不是这样,坤沙也不会结识张苏泉,1963年张苏泉也不会留在那里,愿意成为他的参谋长,又是帮他训练军队,又是给他出谋划策,可以说任何人有了张苏泉都可以成为坤沙,因为张苏泉经历、能力和阅历,让他成为一座取之不尽的宝藏山,而坤沙本人的水平其实一般般。

  

  坤沙还表现出来了对于中国非同一般的热爱,或许是他父亲的关系,或许是其它,他曾说过:“西方人当年如何用鸦片打开中国的大门,今天我就要如何还过去!我没有往中国卖过一克毒品……”既表现了他对中国历史的了解,也表达了他对于中国人民遭受的一切苦难非常之感同,又体现了他的决心。

  当然这件事真实性尚未可知,但他说中文,部队写中文,家具摆设是中式,上面古字画古文玩,吃的穿的用的也尽量是中国的,还非要说自己的祖籍就是中国云南,当他走到外面的时候,大家也确实深刻相信他的骨子里流淌着一般的中国血,或许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更愿意到中国居住,娶中国女子。

  

  不过这个机会显然是没有了,早在他展现出另一面的时候就消失殆尽,而这一切开始于1949年,解放战争结束之后,国党溃逃,他们或是去了台湾,或者是去了云南金三角,当年那里属于无人管辖地区,他们希望能够从头再来,因此种植鸦片蓄积力量,坤沙看中这个时机,潜回金三角,拿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做了一场交易,获得了岳父的庇护。

  然后他开始趁机拉拢这些国党残余势力,目的其实很明确,就是建立自己的武装部队,毕竟他明明顶着一个首领的头衔,却逃亡了那么多年,就是因为他手上没有可以用的人和物,这一次他拉拢到人后,第一时间杀掉了岳父,获得了他的全部资源,又接着利用缅甸的政变,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队伍。

  

  他的收入来源当然就是毒品,他的行为使得毒品更加蔓延,那时候都还是一些劣质毒品,比如说鸦片还有比较粗糙版本的Heroin,这些东西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成瘾时间短,戒断反应出现得比较快,这在贩毒分子心里绝对算不上好毒品,只有可以“温水煮青蛙”的毒品才是他们最理由的毒品。

  于是坤沙成为金三角毒王之后,到处抓人或以重金相诱高知识分子,来为它改良毒品,又加上他渠道比较多,成分什么的都不缺,所以他是第一个制造出99.9%纯度Heroin的毒枭,这是他人生最大的污点,他使得Heroin销往全球,成为知名品牌,也成为最让后知后觉的“致命品牌”。

  

  他还建成了自己的毒品王国,那是1993年,经历了被关押后释放,满星叠的黯淡,自任“禅邦军总司令”,不仅控制了整个金三角毒品贸易,成交量在80%,还控制了当地军队,于是他得意忘形,不顾张苏泉的反对,宣布成立掸邦共和国,还颁布了临时宪法,将自己放在“精神领袖”的位置上。

  然而树大招风,加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坤沙一时之间遭遇了缅甸以及其他武装力量的联合围剿,另一边他的集团也指责坤沙多用华人,血统不纯,更重要的是他意图表面上营造改邪归正的形象,以强势的手段组织军队参与吸收和种植毒品,但私底下还是支持毒品税,于是遭到了已经成瘾的军队的反抗,内外交困下,坤沙倒台。

  

  因无人敢杀,他被软禁到2007年,享年74岁,所以他的人生是充满矛盾的,他一直想要摆脱自己毒枭的身份,所以才会在中国血统上寻找存在感,毕竟我国打击毒枭非常厉害,但他出生在那样的环境中,注定被套上铁环,除非死亡不得解脱,只希望这个世界没有毒品,这样他的来生无论在哪,都可以是云雾,但唯独不是毒气。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