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追梦中国人|杨昌强&罗荷珍:三十年深山托梦,守候贫瘠的乡村教育

追梦中国人|杨昌强&罗荷珍:三十年深山托梦,守候贫瘠的乡村教育
2021年01月22日 17:48 新浪网 作者 新华网

  “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上课是什么时候吗?”

  “记得,那我肯定记得!1990年的秋天,我在一家打砂场上班。那时候村里的小学师资告急,仅剩一名本地教师,村民们觉得我有教师的样,老校长徐助腾到处找我,学生家长们也劝我回家教书,我就想着试试呗。”

  九十年代的呈田,村民们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那时候在我们那个地方,男孩子能读到初中的就已经很少了。”作为当年村里唯一高中毕业的杨昌强,一下子就成了村民心中后补教师的不二人选。在大家的鼓励和支持下,杨昌强走上了讲台,成为了一名乡村代课教师。

  山头一道一道,道路蜿蜒曲折,湖南湘西泸溪县合水镇呈田村像一座孤岛深深嵌入武陵腹地。三十年来,杨昌强和他的妻子罗荷珍守望这一方土地,守护着每一个孩童成长,一砖一瓦、一桌一凳上都镌刻着他们的青春年华。

湖南湘西泸溪县合水镇呈田村的代课教师杨昌强与罗荷珍。受访者供图

  “红花女”与“绿叶男”

  上世纪九十年代,杨昌强花了几个月的课时费买了一台海鸥照相机,走村串寨为人拍照补贴家用。在机缘巧合之下,与三十公里外兴隆场镇五里坪村学医护的姑娘罗荷珍相识,那时候的联络远不如现今方便。通过信件传递,爱恋在两人之间悄悄升腾。

  在与罗荷珍往来的众多书信中,杨昌强印象最深的是为她送冲洗好的相片时,在装相片信封中偷夹带了一张“靓照”。那是1994年5月杨昌强赴湖南师大高考英语专业复试后爬岳麓山的个人留影。相片背后他附了一首打油诗:

  同是天涯沦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识!

  手按快门留倩影,

  定格心底难忘怀。

  斗胆扮唱天仙配,

  要学董永牵七妹。

  你如情同也意合,

  取相之日留家门,

  愿相机是红娘,相片为红线!

  红花女!

  我可否是你的绿叶男?

  如此,两人便定了情。

夫妻俩在村里的“夫妻树”前驻足。受访者供图

  “罗老师可能比较喜欢我身上的书卷气吧,哈哈。”提及与罗荷珍的相识,杨昌强幸福洋溢眉间,颇有些腼腆的笑了。

  1996年国庆节后,小两口迎来了最难忘的婚礼。“因为我们这边的传统,清晨就要把新娘子接过来,村里学生家长和村干部拿着火把走在月色中,真就像是课本里说的那样,鲜艳的火把在大山里蜿蜒曲折。”

  这份温暖,冲击着杨昌强的心。他深深记得幼年时,父亲被五步蛇咬伤,此后多年一直卧病在床。十三岁那年,因为农村医疗条件有限,母亲去世。杨昌强多年来孤苦无依没有积蓄,此次婚礼村民们为他出钱出力,来回几十里山路,背回了罗荷珍和她的嫁妆,为帮杨昌强省钱没吃一口喜宴。

  “我也欠着村民们一份情。”所以,在1996年呈田村师资又一次告急时,罗荷珍放弃从医,毅然走上三尺讲台。

罗荷珍和学生们一同在教室前画画。受访者供图

  深山托梦人

  在呈田无数枝叶荫蔚的树木中,有两棵金丝楠木在山崖峭壁中扎根且相互依偎,舒枝展叶庇护一方生灵,当地人称之为“夫妻树”。杨昌强与罗荷珍每每经过总要停驻观望一会儿,静静看树上鸟儿筑了新巢,恍如夫妻二人呕心沥血,也终于在大山深处种下了希望。

  呈田村交通闭塞,经济水平深受限制,这些年村里的劳动力大多都选择外出务工,只留下白发老人与稚嫩孩童。为孩子们打水,背孩子们过河,这么多年,身为教师更是如同父母,罗老师的温柔细腻与杨老师的伟岸严谨,抚慰着每一个孩子的心灵。

  2015年秋天,呈田小学终于迎来了在新校舍的第一个学年,杨昌强与罗荷珍笑作一团,在那之前,这所长在大山深处的小学条件苦不堪言。“老学校其实就是五六十年代一个生产队的仓库改建的,到了1996年早已淹没在民宅里,光线也不好,甚至只能去农户的猪圈里上厕所,孩子们害怕,罗老师就抱着他们撒尿。”

  没有厕所,没有充足的师资,甚至连教具也没有。“住山靠山,近水靠水,书本里比较抽象的知识就要利用手边的物件把它转换为直观的,这样才事半功倍。”在橘子上插入筷子,两段定做南北极点,画上赤道、南北回归线,橘子转动,星辰变幻、岁月变迁尽在眼前……

  二十八年,老师走了一个又一个,2006年只剩下杨昌强和罗荷珍两人,呈田小学也逐渐被人称为“夫妻学校”。二十八年,这所夫妻学校教导了两代人,培养出了58名大中专毕业生、6名研究生、1名留学博士,呈田村也成了远近闻名的“秀才村”。

杨昌强给学生们上课。受访者供图

  2018年4月杨昌强调任至兴隆场镇密灯小学,2019年9月又因其丰富的从教经验可独当一面,被调任至六公里外的木坨希望小学。杨昌强总是在周末翻越一座山,走两三个小时的山路赶回家,帮妻子做些农活。“长期以来我一直和我爱人搭档,突然调任我非常牵挂,我走了呈田小学就只有她一个人,有些放心不下。”

  如今,罗荷珍独自守候着呈田小学11名学生,还要进行复式教学,学前班和一二年级统一授课,工作压力突然增加不少,一整天围着讲台转,自此讲台也便成了她的办公桌。

  “早出晚归,每天时间安排的满满的。”大儿子当兵,小儿子也在外读书,丈夫远派,热热闹闹的家如今也只剩下罗荷珍一人,从学校归来忙些家务,生火做饭,批改作业,一忙便到了深夜,如此生活日日反复。

  “让孩子们有书可读,摆脱贫困,走出大山。”一如罗荷珍的微信名“深山托梦人”,一米五不过八十斤的罗荷珍仍在呈田撑起代代希望。

罗荷珍背孩子们过河。受访者供图

  “苦命鸳鸯”的诗意生活

  九十年代在呈田,每月几十块维持生活尚可,然三十年岁月更迭,每月1500块的工资早不足以养家糊口。寒暑假杨昌强还需外出务工补贴家用,偶有旁人笑他痴笑他傻,称高度近视的他为“杨瞎子”。看不清山路常常摔跤不说,更是守着深山拉着妻子教课,劳苦半生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活脱脱一对“苦命鸳鸯”。

  2014年杨昌强的小儿子扁桃体发炎需动手术,大儿子补习班缴费正急,一分钱难倒英雄汉,那是杨昌强与罗荷珍教书生涯中最难的一段时间。焦虑之时,七十多岁的岳父岳母拿着卖了寿材的五千块,循着三十多里山路匆忙赶来,杨昌强接过钱不禁失声痛哭。

  “我们土家族每家每户的神龛上写着‘天地君亲师’这样几个字,当老师是无上光荣的,我虽然日子清苦一点,但是我坚守了几十年,看着一批一批人走出大山,把我未曾走过的地方走遍,我自豪万分。”

  生活看似困苦,杨昌强与罗荷珍却乐在其中,“每天的太阳都是灿烂的,走在路上娃娃们在我身边叫啊笑啊,讲一些孩子们的童话,我就总觉得自己还是年轻的,你看着他们的笑脸就什么都忘记了,人们都说想过诗一般的生活,我就在过诗一般的生活。”

课间时分,孩子们在嬉闹玩耍。受访者供图

  心有光芒,必有远芳

  2018年杨昌强与妻子罗荷珍入围“马云乡村教师奖”,成为了第100和第101位获奖者。心有光芒,必有远芳,近三十年教课人生,令现场嘉宾无不动容。同样令人触动的,还有夫妻二人那深切的爱与相信。

  “老搭档,人家都说女人天性爱美,但是你跟了我一辈子,我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给你买,别说化妆品了,老婆,我对不住你!”杨昌强在颁奖现场不禁哽咽,把自己最深切的一吻弯腰送给了自己的爱人。

  “没关系的,我既然选择了你,就是选择了你的一切,包括你的事业,我们让山里的孩子能走出大山,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去年杨昌强收到了一封发自山东署名为老党员的来信,老党员在报道中得知杨昌强与罗荷珍的事迹颇为动容,写道“身怀善缘天地佑”。

  “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认可,我最大的慰藉。”

在2018年“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现场,杨昌强与罗荷珍上台领奖。受访者供图

  善意的谎言

  杨昌强夫妇领奖后,街头巷尾、山里山外人们无不津津乐道,有的猜测,有的预言,说“苦命鸳鸯”终守得云开见月明,但如今还有一件事落在杨昌强与罗荷珍的心底,成了他们久久不去的心病。

  2020年11月,十月小阳春苗厢里的油菜苗已长得老高,需得抓紧移栽返青,恰逢泸溪县乡村教学点一线教师关怀培训,罗荷珍父母得知后心急如焚,翻山越岭火急火燎地赶来移栽油菜。

  11月23号日头落尽夫妻俩返回村中,见双亲在夜幕下佝偻着身子忙活着,泪如泉涌。

  “从来都不见你们去县里培训,现在终于被通知能到县城培训了,看来是快熬出头了”。老人家忙碌一天疲惫不堪,此刻却喜出望外。

  “快了,快了。”杨昌强听罢愣了一下,连声附和“就在这两年,说不定明年开春,教育局就叫我们去办公转手续”。

  没底气的杨昌强赶忙转移话题,“天黑了,我们赶快回家去吧!”二老走在前,夫妻二人走在后。劳累了一天的二老,听这么一说,竟然比年轻晚辈走得快。

  这一夜,杨昌强辗转难眠。

  “我深深明白他们的期待,但也只能编织一个善意的谎言给二老一些慰藉。”

杨昌强耐心辅导作业。受访者供图

  “双亲几十年来自始至终是在不遗余力地支持我俩坚守乡村三尺讲台的。”

  三十年杨昌强与罗荷珍每年拿着教学九个月每月1500块的工资生活,薪水微薄、生活清贫,却眼里有奔头,心里满怀希望。

  而今,杨昌强一家终于住进了水泥房,两个儿子也成长起来可以为家庭遮风挡雨,日子向好发展,杨昌强终于可以在这个寒假歇上一歇,接下来他希望有机会能带两位老人坐一下飞机,去北京看一看。

  罗荷珍也在2020年最后一月发了一段与孩子们舞蹈的视频,“和所有的烦恼说拜拜,对所有的快乐说嗨嗨!”

  2021,新的一年,千里之外的大山深处,杨昌强与罗荷珍仍携手走在那蜿蜒的路上,守候乡村教育发展的最后一公里......

  策划:徐逸曈

  采访:姚文颖

  外联:吴振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