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至暗时刻:华润停水停电、清退,“高利贷”滞纳金压垮小微企业

至暗时刻:华润停水停电、清退,“高利贷”滞纳金压垮小微企业
2020年04月21日 21:10 新浪网 作者 媒体训练营

  至暗时刻:华润停水停电、清退,“高利贷”滞纳金压垮小微企业

  文 / 高春亮

  “那个时候我非常烦躁,着急用不上力,只能对着外面空荡荡的城市唏嘘。”

  王婧(化名)是一家互联网技术公司的创始人,她接受《媒体训练营》记者采访时这样描述她春节后复工以来的绝望。她的公司有30多人,大多都是技术工程师,工作是技术研发,每月要支付将近60万的用工成本以及8万元的房租成本。

  王婧告诉记者:“早在1月31日,因为疫情的原因复工继续延迟,心里压力非常大。我们面临双重压力,公司不开工,有成本无产出,客户也不上班,没有回款和新的订单。”

  王婧有一些关系好的创业朋友,都是一些公司的创始人,他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

  王婧说:“疫情期间大家分享了很多消息,比如国家政策、疫情期间劳动法法律问答、税务新措施等等。大家觉得有点隔靴搔痒,因为成本最大的是用工和房租成本,这才是艰难的重点。”

  2月6日,有人在群里扔了一条关于北京地区减免中小微企业租用国企房产房租的消息,让王婧看到了希望。

  2月5号,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下文简称《措施》),《措施》指出:中小微企业承租京内市及区属国有企业房产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按照政府要求坚持营业或依照防疫规定关闭停业且不裁员、少裁员的,免收2月份房租;承租用于办公用房的,给予2月份租金50%的减免。

  王婧很欣慰,她回忆道:“这是我感受最强烈的一剂强心剂,那是一次真的开心,当时我的回复(在群里的回复)是‘太好了。太好了。我租的就是国企的房产!’,群里的几位创始人朋友都很羡慕。”

  王婧的美好期待并没有成为现实,复工之后她面对的是停水停电、清退、高利息滞纳金,这让王婧万万没有想到。

  1

  催收,断水断电,封门

  王婧的公司租用的是北京三元桥的凤凰置地广场写字楼,隶属于央企华润置地。

  华润置地官网介绍如下:华润1952年隶属关系由中共中央办公厅转为中央贸易部(现为商务部);1983年改组成立华润(集团)有限公司;1999年12月,与外经贸部脱钩,列为中央管理;2003年归属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被列为国有重点骨干企业。

  王婧的公司自2月17日起有员工陆续复工,物业开始催收2月份的房租和物业费;2月20日发邮件明确告知如果不能在第二天正常缴纳相应的费用,自2月22日需要收取每日0.6%的滞纳金;2月21日王婧的公司给物业公共邮箱发送了房租减免申请,希望能获得减免房租或暂缓支付等实际的支持和帮助。

  这份邮件石沉大海了。“邮件没有任何回复,发送完邮件给客服截图,并且将原文件通过微信发给客服,客服说会转给领导,也没有下文了。”王婧说,“现金流就是生命线,多一点点的延迟就能多一点点生存下去的机会。”

  3月20日下午2点50左右,物业客服告知王婧的公司:将于16点上门,不仅要断水断电,还会采取封门的措施,让员工及时保存电脑数据,尽快离开办公租区。

  这是王婧第二次收到告知,第一次是4天前。3月16日物业发送告知函:将于3月20日16时起中断租区水电,并明确表示如不能正常缴费,会在23日解除合同,并保留依法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至暗时刻:华润停水停电、清退,“高利贷”滞纳金压垮小微企业

  王婧对记者说:“我认为这个可能是物业催收的一种方式而已。后来觉得他们要动真格了,自己内心是有点紧张的,行政的同事也吓坏了。当时公司大概有10名左右的员工,怕给员工造成恐慌和不良影响,我假装说没事的,放心,我来解决。”

  王婧随即和华润租赁部的相关负责人进行了微信沟通。双方达成一致,分两期付款。下午4点左右,王婧安排财务支付了4万元。3月24日王婧的公司收到客户回款后第一时间支付了2月份剩余房租和物业费以及3月份的全部费用,总计约12万元。

  2

  年化219%的滞纳金

  王婧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噩梦没有因此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3月30日,王婧公司收到了物业客服的4月份账单,其中房租和物业费账单中都标有其他费用合计约3万元。

  王婧不解,与对方财务沟通后,被告知“是2月和3月的房租滞纳金,滞纳金从2月8日开始收取2月份房租物业费对应的滞纳金费用,从3月8日收取3月份房租物业费对应的滞纳金”。

  按照之前通知,滞纳金应该自2月22日收取,而不是从2月8日开始收取,王婧提出了异议。

  4月1日,华润财务上门递送了修改后的4月份账单,滞纳金改为从2月22日收取。王婧说:“对方解释说内部传达信息有误解,财务出账单之前和租赁部确认就是按合同执行。”

  王婧被告知,付款截止时间为4月7日,如果未收到相应款项从8日开始收取新的滞纳金。

  4月9日,王婧再次收到了物业告知函,被告知:“4月15日前支付对应房租物业费款项以及产生的滞纳金费用,否则采取但不限于断水断电封门及其他各项服务等措施”。

  王婧介绍,滞纳金会按照每天千分之六持续滚动(年化219%),王婧陷入两难:一边是等不来的客户回款,一边是高额的滞纳金。

  一位资深会计师告诉记者:“这他妈的是高利贷啊,年化超过24%一般法院都不支持的。”

  王婧表示:合同就是这么约定的(标准合同不接受修改),现在是疫情期间应该属于不可抗力,我们也咨询了律师,律师说不可抗拒力的约定很泛泛,通常说的是战争、地震,但是没有疫情。

  凤凰置地广场写字楼的不少中小企业面对着同样的难题。

  3

  强行清退,押金不返还

  2月份,刘怡(化名)所在的公司还在居家办公。2月20日,刘怡的公司收到了和王婧公司同样的邮件告知:21日24点前如果不能支付相关费用,22日起向公司主张违约责任。

  他们和物业进行了微信沟通,告诉物业,现在付款困难,因为疫情原因财务未返京,根据公司规定,ukey(U盾)不能离开公司。

  至暗时刻:华润停水停电、清退,“高利贷”滞纳金压垮小微企业

  “物业要求我们写邮件申请缓交,我们按要求写了,但是物业并没有回复确认,并且直接在下一个付款日发来滞纳金账单。”刘怡说,“在整个沟通过程中,物业让我们很不满的是:一、只是不停的催缴,只字不提房租减免政策。我们询问如果我们交了全额房租,而华润滞后发布房租减免政策,那么可否将2月的减免部分退给我们?华润租赁部相关负责人只给回复了:目前没有这个政策。二、(华润)在明知客观原因造成付款延后,并且我们按要求写了延期申请,不予回复直接发滞纳金账单。”

  王婧说:在我们多次和华润物业沟通的时候,都在关心这个政策的落实,却一直被告知,没有接到上级通知,必须先履行合同。

  “其实我们愁的是眼下的艰难时刻,就是这个月怎么办,这几天怎么活?”王婧说,“此刻我还想说,华润自己也是企业,也有很多难处,我们都是做企业的,我们非常理解。我们也确实克服各种困难交了全部房租,只是我们想问,我们业主都有至少3个月房租作为保证金放在华润手上,为什么在疫情期间,我们延期开工,财务没办法打款,甚至财务人员在武汉,暂且回不来,为什么要收取滞纳金?我们确实有困难,三番五次给他们写申请,请求他们,宽容我们几天,为什么要收取滞纳金?为什么还要利滚利,竟然达到219%年化利息的程度?为什么要在中小微企业无比艰难的情况下,断水断电封门来要挟我们?甚至为什么要清退我们?连保证金都不退还?”

  王婧告诉记者,如果不能按时付款,华润告知他们,不仅停电停水封门,还会被强行清退,被清退的公司押金不返还。

  记者打通了华润财务部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女士,她说:“我是新来的,也是按规定办事,财务不对外。”

  什么规定?该女士没有解释便挂掉了电话。

  4

  求救: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最后

  李明(化名)所在的公司兵行险棋,拿回了滞纳金。李明告诉记者,我们说还收滞纳金就彻底不交,沟通退租了,退的话我们尽快交,然后物业让我们写申请退滞纳金。

  “沟通退租”,这是一个险招。李明说:“只能冒着30万(押金)不要来谈。”

  不是谁都能承担这样的风险,王婧说:“这么一折腾大几十万没了。”

  王婧和其他中小企业主们开始四处求救。他们从华润置地官网找到了公开的400电话,被对方告知:这里只处理住宅,写字楼需要联系写字楼那边。记者打通了这个电话,得到了同样的回复。

  他们找写字楼租赁部相关负责人,得到的回复是:市企市属,国属都没开始减免,我们属于央企。

  至暗时刻:华润停水停电、清退,“高利贷”滞纳金压垮小微企业

  刘怡说:“我们给北京市国资委专门负责国企房产租金减免的热线打过电话,回复是华润是央企,他们只能协调北京市属的国企。”

  王婧打了同样的电话,得到的回复是:华润不属于北京市国资委管,要找国务院国资委。“我问TA有没有国务院国资委的相关电话,TA说没有,自己上网查吧。”王婧说。王婧通过国务院政府网站找到了国务院国资委的电话,但这个电话一直没有打通。

  王婧又联系了国务院国资委信访部门。

  王婧告诉记者:“他们回复国办(国务院办公室)对国企央企的中小企业租金减免有发文,建议和提倡这么做,但国企也是企业,所以没有明确规定一定要按照什么标准去执行,企业依据自身情况具体安排。另外,他们对于疫情期间收取滞纳金的行为表示不解,并不提倡华润清退等行为。他们会去和华润集团信访部门联系。”

  疫情摧垮了不少中小企业,“租金减免”不见着落,房租、滞纳金等等困难压迫着创业者们的脆弱神经。

  王婧说:“我们会把员工工资放在最重要的位置,雷打不动,按时发放。人心在,公司才在。”

  王婧们还在持续求救,现金流能否撑到被救的那一刻还是一个未知数。

  相关说明:

  1、北京市政府文件指出:“京内市及区属国有企业房产”实行减免。华润归属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理论上,华润不在北京政策所划定的范围内。王婧说:“我觉得是群众解读和政府管理体系不同的原因。群众肯定认为是北京国企就是在北京的国企。”

  2、国务院国资委信访部门回复王婧:“国办(国务院办公室)对国企央企的中小企业租金减免有发文,建议和提倡这么做。”记者没有从国务院政府网站找到相关文件。

  3、2020年3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抓紧出台公有用房对中小微企业租金减免的指导标准。鼓励地方对让利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私有用房业主、平台企业给予补贴。国有供电供水企业对疫情期间欠电费、水费的中小微企业不断供、不收取滞纳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