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问政:我在章丘上大学 坐了四年黑出租

掌上问政:我在章丘上大学 坐了四年黑出租
2019年06月17日 09:54 新浪网 作者 天下泉城

六月毕业季,在章丘读完大学的刘希阳,打包好最后的行李,和舍友结伴坐上了从学校开往火车站的黑车,这是他最后一次乘坐章丘的黑车。谁曾想,具有章丘大学城特色的黑车送他离开了济南。

四年前,初秋,刘希阳带着录取通知书从家乡坐在火车来学校报到,一下火车就有黑车司机主动揽客。从火车站到学校8公里,他发现黑出租比其他交通工具方便。于刘希阳而言,热情似火的不止济南的夏天,还有章丘黑车司机。

在章丘上学四年 坐了四年黑出租

“对于我们外地来上学的人来说,章丘的黑出租比泉水给我们留下的印象还深。”回忆起在章丘上大学的四年,刘希阳无奈的说道。“我大一第一次来章丘报到的时候就见识到章丘黑出租的阵势了,现在要毕业了,黑出租依旧很多,每次去城区为了方便就坐黑出租,从大一开始坐,现在就要毕业了。”刘希阳告诉记者,有相同遭遇的同学不在少数,“这边公交车又少人又挤,出门非常不方便,只能坐黑出租,经常去城区的同学,几乎都是黑出租的‘常客’。”

因出行方式单一,大学城和黑出租成立相互依存的关系。学生出行离不开黑车,黑车司机养家糊口,离不开大学城。

我的大学和校门口的黑车

掌上问政:我在章丘上大学 坐了四年黑出租

(图片说明:进出大学城的公交车多为小型公交车,周末坐上要靠运气)

“大学城走吗?一个人二十。”对于章丘大学城的学生来说,这是一句熟悉又亲切的问候语。每每学生们乘坐高铁到达章丘站,总会被被前来揽客的黑车司机团团围住。从出站口到主路的短短100米的距离,就有不下10名黑车司机。大多数的路线多为章丘火车站至章丘大学城和章丘城区,按人头收费,每人15元至30元不等,每车能盛四人左右。“从济南毕业后,每每提及大学城,我总会想起学校门口的黑车。”从大学城毕业的学生贾青说。

目前章丘存在的黑出租多为私家车,以及克隆出租车,存在地点多为章丘火车站、章丘大学城、章丘香港街商业区,乘坐人群多为章丘大学城的学生。

10万在校学生成黑出租重要消费群体

章丘大学城内共拥有15所院校,在校大学生10余万人,出行需求大,出行线路多为学校至城区、火车站。学生出行时间多集中在周末,公交车等候时间长、车内拥挤,现行公交车难以满足学生需求,同时几乎每所高校门口都会停着黑出租,乘坐黑出租比坐公交车还方便,这使得黑出租成为章丘大学生的主要选择方式的原因。

出行方式单一的无奈选择

章丘大学城距离章丘城区大约8公里,学生们的进城路除了黑车,没有其他最优选择。

“骑自行车进城区的花至少得一个小时而且太累了,许多正规出租车也嫌远很少来我们学校这边拉客,坐公交车的话基本需要等候20分钟以上才能等到,并且一到周末就挤不上去。”在章丘读大学的李宇浩说。相比之下,黑出租和网约车成了章丘高校学生的最佳出行方式,源源不断地客流,也让黑出租有了巨大的市场。

谁是大学城最挤的公交车?挤过就知道

掌上问政:我在章丘上大学 坐了四年黑出租

(图片说明:挤过大学城的公交,一名学生把视频发到抖音上,浏览量6.6万,此为视频截图)

哪一路公交车是大学城里最挤的?“我们学校到城区就只有一辆4路公交车,一到周末就挤不上去。”以山东警察学院为例,该学校距离章丘香港街商圈6.5公里,学校门口仅有一趟章丘4路公交车,该车线路为章丘城区至文祖街道,山东警察学院是中间的站点。一到周末,街道居民乘坐这辆公交车的需求就比较大,再加上巨大的学生客流,使得这辆车每逢周末就格外“热闹”。

“章丘10路车才是最挤的,从城区回学校,能挤上去的都是神人!”章丘10路车共途径5所高校,并且同样也是连接章丘城区与周边街道,每逢周末,该线路总是异常火爆,一到站点,大量城客从四面八方涌向车门,只有跑的快的才能挤上去,往往是公交车“塞满”了人,车外还有乘客没挤上去,能上去的全是会挤的。但无论是在学校门口还是在公交站点,几乎随时都有等待的黑出租。“有时候还能讲讲价,为了方便,如果要价不是太‘黑’的话就坐了。”李宇浩说。

5条公交线,周末还是挤

连接章丘城区与与章丘大学城的公交车共有章丘3路、4路、5路、9路、10路等五条线路,在今年4月13日,章丘公交还开设了大学城东西走向微循环(区间)公交,并且在4月15日将章丘11路公交车专门向大学城方向延长。

“这边学生太多了,出行时间一般都集中在周末,即使公交公司做出很多努力,也只能在很小程度上解决章丘大学生出行难的问题,在章丘读大学,依靠公交出行,依旧是很不方便。”就读于章丘大学城的王筱同学说道:“每次坐公交回学校,我都很头疼,等的时间长不说,关键实在是车小实在太挤了。”

正规出租车的“黑车式”收费

因为空车率太高,许多正规出租车司机对去往章丘大学城的学生也采取“黑车式”计费——按人头收费,不打表,坐满人就走。

“现在出租太难干了,往大学城跑根本不挣钱,就只能一车多拉几个一块儿走。”一位出租车司机无奈说。

记者在采访中遇到了一位正要打车的女同学,她说:“我们四个女生从章丘站打车回学校的话,正常打表也就20元左右,这样人均才5元左右,有时候很多正规的出租车根本不打表,一个人20元,爱坐不坐,碰到脾气好一点的司机还能讲讲价,但也比正常收费贵出好几倍。”无奈之下,这名女同学只能花20元和同伴“拼车”回去。

网约车虽方便,严查时叫不到

“有时候在火车站附近叫网约车根本叫不到,网约车司机都怕查不敢过来,反而黑出租司机在这里大摇大摆的揽客没人管。”刘希阳告诉记者,有时候和同学想打网约车回学校,但很难叫到网约车,司机都怕查,所以都不敢过来。

记者了解到,在济南市从事网约车必须具备《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网约车从业资格证》、《车辆营运证》,三证齐全方可上路。而在章丘,有很多网约车司机并没有“配齐”这三个证就从事营运了,少一个证就是非法营运,执法部门对这类网约也是重拳出击,这也就是火车站附近很难叫到网约车的原因。

黑出租与执法人员的游击战

黑出租不正规势必要被执法部门查处,但这种“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猫鼠游戏反复上演。

“执法部门查得严的时候黑出租就少,执法部门一走,黑出租接着就出来。而且也不是每天都有执法人员在这儿盯着。”在火车站周围开商店的孙先生告诉记者“火车站的黑出租司机都是打游击,很多人都是老面孔,一没人管接着就出来拉客,执法部门一来接着就走,而且执法部门也有周末节假日,也没法天天盯在火车站车。”记者在3次采访中发现,记者来了3次,有很多黑出租司机就见了3次,都是“老熟人”。

三个月打击非法营运,一朝回到解放前

记者了解到,自今年2月21日起,章丘区城乡交通运输局就已经对火车站、汽车站等重点区域实行驻点执法。每天两组轮流对火车站、汽车站等重点区域从早上8:30至晚上8:30实行全天候驻站执法。自今年4月2日起,章丘区城乡交通运输局就已经联合多部门组成执法队伍,试图在全区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整治出租汽车市场打击非法营运专项行动。

整治行动费时费力,但效果很难维持。记者挑选了5月18日、5月25日、6月1日三个周末人流量大的时候到达章丘站进行实地采访时,只看到到处揽客的黑出租司机,却并未发现有执法人员。

为啥我的进城路这么难

有大学城的城市不在少数,烟台市就曾针对烟台大学城学生出行困难的问题,不断优化公交线路,加派多辆公交车,在客流量大的高校路线,更换双层巴士、载客量大的车型,为高校制定5毛钱公交车,并针对周末节假日期间增加车次,让学生5分钟就能坐上去城区的车。很多城市也为大学城学生开通了定制专线,连接学校和商圈,切实为学生出行提供便利。

“我们也知道坐黑出租不安全,但出行实在太不方便了。出租车不规范、公交车不给力,大学四年很短暂,但进城的路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修顺畅。”刘希阳说道。

(本文中所有出现的名字均为化名)

见习记者:杨树

编辑:李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天下泉城

天下泉城

济南广播电视台天下泉城新闻客户端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