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映山红漫山开

  □ 江初昕

  春茶上市,布谷啼叫,山岭上,映山红盛开怒放,漫山遍野,红艳似火。层层叠叠,团团簇簇,一片红色海洋。艳丽的映山红映入眼帘,一波一波地从这面山坡漫向那道山岭,一路上溢彩流丹,霓舞霞飞。

  映山红又名杜鹃花,红杜鹃花传说是杜鹃啼血所染,李白曾写到:“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鲜红的映山红在春风里摇曳,在半空中漫舞,与蓝天、白云默言相望,交相辉映,盎然成趣。那红红的花,五片花瓣像五张美人的脸肆意的张扬着。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红里带白的花朵。那粉红的花瓣上,衬着一圈白,像是谁给她围上了一条白色的丝带,微微张开,经和煦的春风一拂,像一双美丽的大腿炫耀着自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微微张开,有的已经桃色满面,实在是美不胜收!

  童年的记忆里,满山的映山红,伙伴们对映山红情有独钟,每到映山红开花,我们都会采摘几朵,用一个酒瓶,里面放点水装起来,然后各自放到自家的窗帘上,看谁长得鲜艳。童年的山路里,映山红随处可见,在溪水边,在悬崖上,在草丛边,一枝枝、一簇簇,一团团争相斗艳,伫立在村舍边、山溪畔,她们是娇羞的、也是热切的,拨开绵绵春雨,撩起薄薄晨雾,翘望着春的来路;院子里、小路旁,到处是它的遍地红花,远远看去,就像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而花香更是袭人,溢满乡间。映山红不但好看,而且还能吃。大人不让我们小孩吃,说吃了映山红,就会流鼻血。话虽这么说,但我们还是抵挡不住映山红的诱惑,在放学的路上,把书包丢下,攀爬到石崖上折映山红。有女生在场的时候,就格外地有劲,往往会折下一大捧下来,把繁盛的映山红捧在女生面前。在那个情窦初开的懵懂时期,对异性那种朦胧的感觉就是从一束鲜艳的映山红开始。把一朵映山红从树枝上摘下,煞有介事对着花吹一下,把里面的花蕊轻轻抽去,就可以送往嘴里,一种淡淡的酸味,伴着清嫩的味道充斥于口舌间。

  有时,和同伴出来打猪草,看到高大树上的映山红,几个人像猴子一般爬上树去,折断花枝朝树下的女孩身边扔去,女孩站在树下仰着脸庞“咯咯”笑个不停。等我们玩够了,竹篮里已是满满的猪草。

  童年里的那些趣事深印于脑海当中,也时常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如今,又到了映山红开花的季节,梦见自己头顶上被儿时的伙伴插满了映山红,在开满映山红的山中,追逐嬉戏,朗朗的笑声伴着鲜艳的映山红,映红了我们多彩而快乐的童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