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坐书斋 哈烧茶

  □ 谢锐勤

  夜晚,女儿入睡后,我换上家居服,走进书房。坐定,起炉,烫杯,泡茶。我拿起茶杯,茶是“烧”的,用嘴“哈”几口气,吹去腾腾热气,一杯三口,慢呷细品,再捧一本书读起。此时,人在书里,书在茶中,茶在舌尖上。好茶配好书,品味不同的人生。

  喝明前龙井时,我喜欢读《徐志摩诗》。暮春,和风细雨,万物生长,一切都是美好的。龙井嫩绿光润,香气四溢,徐志摩诗歌朦胧、优美、浪漫、多情,都是挡不住的妩媚。“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这是对少女含情脉脉的甜蜜爱语,还是对龙井优雅舞姿的娱心悦目?当花季之茶遇上青春之诗,心也跟着年轻了,似乎回到那段充满憧憬与羞涩的雨季时光。

  喝大红袍时,我会取一册《心灵自由之路》静读。仲夏,花儿璀璨,妖冶如火,但天气闷热令人心浮气躁。大红袍汤色橙黄明亮,香气馥郁持久,岩韵醇厚绵滑,宛若成熟之人散发出稳重与担当的魅力,让夏夜变得凉爽,让心变得安宁。谁能想到,在贫瘠的岩层上,大红袍却将峭峰深壑变成天地灵气,将烂石砾壤转化成韵味悠长,“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归零与重生,既是大红袍的姿态,也如人走向成熟之路。

  喝陈年生普时,我会拿本《白鹿原》深读。深秋,落叶纷飞,满眼沧桑,却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生普鲜爽、生津、回甘、沁心,这是丰盛的层次,还是灿烂的人生?正如白鹿原上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在清末以来半个多世纪的跌宕起伏中,不断在否定之否定中生存与发展。所以,在史诗般之小说中充实阅历,与普洱共同成长,“给时光以生命”,就能遇见更美好的自己。

  喝单丛,我就翻阅《旧制度与大革命》细读。寒冬,树木凋零,繁花落尽,适宜静心深思。单丛透彻通亮,滋味醇爽,花香与山韵至甘至烈,令人清醒。激情的单丛好像纯净的少年,满怀希望,勇往直前,却又涉世不深,需要匹配具有批判精神的经典来沉思,来启迪,来开阔视野,增加智慧。在少年之茶的陪伴下,仿佛看见明灯,碰见真理,而“世界的丰盛/远超出能言的范围”。

  “坐书斋”的妙趣在于能感受多种心绪,领悟不同活法让自己的人生不再被眼前的世界所困住。“哈烧茶”的乐趣在于手持杯盏,却可无拘无束的品味天地之精华,让丰富的地理与风情充盈到“生命”中。于我而言,不管哪种茶或书,都在神游天外,释放情绪。最终目的是给自己一片自留地,筑一个“精神的巢穴”,做回自己,快乐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白鹿原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