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听,罗大佑和孙燕姿唱了歌

听,罗大佑和孙燕姿唱了歌
2022年05月28日 00:18 新浪网 作者 Fancy一凡

  从七零后到零零后,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夜晚,很多人都在听线上演唱会。

  有人听罗大佑,有人听孙燕姿,有人叹气,有人落泪。

  我们似乎在这个初夏悄然间迎来了一场盛大的集体怀旧。先是昔日的“甜心教主”王心凌意外爆红,再是突然被罗大佑和孙燕姿刷屏,那些熟悉的旋律出现在耳边时,竟有些新鲜的滋味。

  罗大佑在《未来的主人翁》那首歌里写过这样的歌词:

  当未来的世界充满了一些陌生的旋律

  你或许会想起现在这些古老的歌曲

  “未来”已经到来,“古老的歌曲”还未走远。

  怀旧是最容易变成集体行为的私人情绪。所谓一代人,是由无数个个体所组成的,七零后的青春里不只有罗大佑,九零后的青春里也不是只有孙燕姿,但那些旋律的确存在于大家的青春记忆里,随时唤醒,都无比清晰。每个人对那些歌曲都有不同的感悟,听到那些旋律和歌词都会产生不同的情绪,情绪是微妙的,但回应是相似的,行为是相同的,再多的百感交集,都转化为“听”这样的动作,听的是歌声,是青春,是回忆。

  我听罗大佑,第一首是《童年》,那是音乐课本上的歌曲,小学生的我听这首歌,还以为池塘边的树都是榕树,不晓得诸葛四郎是谁,不明白魔鬼党是什么党,但却清楚地明白,这首歌唱的是自己正经历的事情。家长说童年无忧无虑,我不信,罗大佑说它迷迷糊糊,我深以为然。

  长大了些,到了中学时代,暗恋过一两个女生,也尝过了暧昧的滋味,这时再听罗大佑的歌,我最喜欢的是《恋曲1980》和《恋曲1990》。不明白爱情是什么的年纪,我最常哼的歌词,却是那句: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

  但永远是什么

  那个有着乌溜溜的黑眼珠的女同桌,终究没能和我谈一场恋爱,轻飘飘的时光就这么溜走,一转头我就进了大学校园。大学时我学了吉他,给女朋友唱过《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分手时,我在宿舍自嘲,装作情圣的样子,唱了《是否》里那句“情到深处人孤独”。

  毕业时大家一起唱K,免不了点到《光阴的故事》,兄弟们一起唱“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时我已有七分醉意,但总算忍住了眼泪,多年之后,翻看老照片,我却突然想到那句歌词:

  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

  以及褪色的圣诞卡

  年轻时为你写的歌

  恐怕你早已忘了吧

  年纪渐长,工作多年,再听罗大佑,我又多出了许多新的感慨,《现象七十二变》里这样唱:

  眼看着高楼盖得越来越高

  我们的人情味却越来越薄

  朋友之间越来越有礼貌

  只因为大家见面越来越少

  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们并没有“每天进步一点点”,但还是得像《爱人同志》里唱的那样,“每个人都要学习保护自己”,“怎么分也分不清左右还向前看”。

  讲了这么多,可能你以为我是个七零后的大叔或是八零后的年轻一点的大叔,其实我是九零后,算是半个大叔,我也听周杰伦听王力宏听林俊杰听梁静茹听孙燕姿,只是恰巧也爱听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

  这种“恰巧”于这个过去的夜晚是幸运的,罗大佑是我的青春,孙燕姿也是我的青春。同时,这也是不幸运的,我的耳朵不允许我同时听两首歌,换着听,也总会有缺憾。

  说来好笑,我喜欢孙燕姿,是因为中学时暗恋过一个长得和她有两分相似的女孩,我写两分而非三分,是因为真的只有两分。爱而不得,怒而听歌,对女孩的爱慕全变成了对孙燕姿的爱慕,在她独特的声线里,隐藏着少年青涩的悸动和郁闷。男孩也会盼望“阴天傍晚车窗外”,也会怀念“单纯美好的小幸福”。

  成年后谈恋爱分手,我还是会在随机听到《开始懂了》时忍不住流泪,然后再找来那首《眼泪成诗》,装作自己“无所谓”。

  《逆光》那张专辑之后,孙燕姿有四年没有发专辑,等到她发《是时候》的时候,我终于有了自己的钱买她的专辑,在新华书店里拿到那张专辑的时候,我兴奋之外还有些无措,那是小小的梦想实现之后难免的空落落。回到宿舍,听着《愚人的国度》,听着《当冬夜渐暖》,我没有哭。

  年纪越来越大,我没改变过对孙燕姿的喜欢,一直追到《跳舞的梵谷》和《余额》,都还是听得很享受。最喜欢她的歌却一直在变,有时最喜欢《克卜勒》,有时最喜欢《愚人的国度》,但等到演唱会时她唱起《遇见》,我才明白,最喜欢的还是最早遇上。

  总有人对怀旧冷嘲热讽,我无意反驳,我对将当下批个狗血淋头也不感兴趣,我只想感谢记忆里的那些歌,感谢罗大佑,感谢孙燕姿,感谢过去的这个夜晚给我带来久违的感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