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李易峰这次不背锅

李易峰这次不背锅
2022年06月04日 22:20 新浪网 作者 Fancy一凡

  李易峰和宋轶主演的新作《暗夜行者》是部蛮可惜的剧。

  缉毒犯罪、多重身份、黑警、卧底、悬疑······在如今这流量漫天、古偶遍地的国剧大环境,选择呈现这样一个类型剧,还是蛮值得尊敬的。

  毕竟处理这种对剧本要求极高的题材属于出力难讨好的事,稍有差池就会极影响观感。

  同类型三年前的《破冰行动》作为爆款剧,方方面面都属于中上乘,结果还是因剧情漏洞的问题,最终口碑遭遇滑铁卢。

  没有金刚钻,慎揽瓷器活,所以必须得先说明,《暗夜行者》勇气可嘉。

  可我们不能因为这份勇气就去忽略剧的缺陷,更何况它的缺陷还真不少。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它的种种不足可与演员的干系不大,这口锅得让导演、编剧来背。

  这部剧还未上线的时候,就有好事者在豆瓣大量刷一星,甚至波及了李易峰的其他作品,如此有“针对性”,别说粉丝看到了义愤填膺,旁观者也会觉得离谱。

  有一说一,在《暗夜行者》里,李易峰的演技肉眼可见地有进步,演戏越来越细腻,也知道怎么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从《动物世界》到如今的《暗夜行者》,李易峰早已不是吴下阿蒙,流量转型的路很艰难,但他的努力观众都看得见。

  只是可惜,这部《暗夜行者》的质量,并不能匹配李易峰的野心和决心。

  《暗夜行者》

  简单交代剧集的故事,缉毒警察骆翔在一次卧底行动中遇难被杀,大难不死后改名为陈陌,五年后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盯上,要求他冒充骆翔打入贩毒集团。

  说白了,让他自己演自己,李易峰一人分饰三角,骆翔、陈陌,以及假扮骆翔的陈陌。

  导演抖了个机灵,让骆翔没几分钟戏份就火速领了盒饭下线。

  观众对骆翔其人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也自然而然让李易峰在一人分饰三角时少了太多难度。

  不过这不能算作是槽点,顶多称得上可惜,是李易峰作为演员难有更多表现的可惜,也是观众缺失了欣赏飙戏场面的可惜。

  《暗夜行者》真正的缺陷在于刻意的“边角料”过多的剧情漏洞

  前者是导演的过,后者是编剧的错。

  先谈刻意的“边角料”。

  这里的“边角料”指的是剧集的非主要因素,但确实影响视听的东西。

  首当其冲的是没完没了的背景音乐。

  旁的影视作品,BGM一定是加分项。

  在适当的时候,要么伴随角色的情绪流露,要么是对情节环境的辅助渲染,总之均属锦上添花。

  然而《暗夜行者》的背景音添的却不是花,而是堵。

  一集四十五分钟,BGM能响四十分钟,恨不得角色上厕所都配个BGM,已然到了聒噪的地步。

  情节紧张就必须来个焦灼的配乐,剧情轻松就一定来上一段欢脱的配乐,但凡有小高潮激昂的配乐虽迟但到。

  作为观众耳边就没清净过,沉浸感极差。

  接着,是看得糟心的服化道。

  作为主角的骆翔从窗户边跌落打碎玻璃,玻璃的质感那叫一个五毛,看得人实在劝退。

  道具玻璃都成熟到什么地步了,短视频平台上敲碎的假啤酒瓶连起来能绕地球一圈。

  多退一句,让骆翔持狙击枪的姿势也是纯属耍帅,忽略客观事实。

  虽说《碟中谍5》中丽贝卡·弗格森也这样玩枪,但人家好歹是霞弹枪。

  就狙击枪的后坐力还能这么玩?他真是警察吗?

  作为一个投资不小的影视作品,出现这种纰漏实在不该。

  还有,一定要解释的细节。

  导演生怕观众看不懂,每一个细节背后,紧跟的一定是解释。

  比如当年对骆翔开枪的黑警五年后二人重逢,导演赶紧来个回忆情节,告诉观众,这人就是当年射杀骆翔的人;

  又比如黑警调查骆翔身死之谜,故意留下陷阱给骆翔跳,然而骆翔却没有上钩,导演又是立马来一段回溯,交待原来骆翔已经抢先一步识破了他。

  还比如宋轶扮演的骆翔此前的爱人,刚出场还没多久,导演赶快又是一段回忆,把两人的情比金坚展现一下。

  类似这样的用回忆来解释当下情节的做法,《暗夜行者》里还有太多太多。

  这倒不是太大的缺点,只能说是导演功力不够、经验不足

  即不敢让这些坑稍作后移,不放心自己对填坑的掌控力;又不相信观众,怕观众看不懂。

  作为一部悬疑属性较重的作品,如此做法实在落了下乘。

  聊完导演的过,再来看看编剧的错。

  过多的剧情漏洞,多到几乎每集都有让人难以忍受的BUG,随便挑几个说。

  双方在轮船上交易毒品,其中一方设了埋伏,等到交易进行到一半时发现怎么自己埋伏的人还不来?

  被对方一提醒,打开舱门一看,好家伙,船都开到海上了?

  虽说《赌神》也有类似的桥段,反派仗着船在公海行驶以及和巴拿马总统的交情让警察拿他没办法,其实船早已被高进派人开回了香港。

《赌神》剧照

  可人家的船本来就是行驶状态,只是改了航行方向。

  《暗夜行者》中,一大批人是怎么能让一搜货轮悄无声息的开到海上而毫无察觉的?

  再拿陈陌去赌场筹钱给女儿治病举例。

  在赌场赚个了盆满,结果在走的时候,唱双簧的伙伴给他裤兜塞了几张牌然后告诉赌场的人说他出老千。

  赌场的人就真的信了,直接上去就搜身然后开始动粗打人。

  这是什么一根筋的痴呆赌场保安?

  但凡编剧去过一次赌场或者咨询过任何一个去过赌场的人,我相信都写不出这种儿戏剧情。

  还有黑警于生海刚当警察第一次出警的戏。

  警察和毒贩提前商量好了,出警到窝点,警察拿走“贡品”交差用,里面只有几个未成年人装装样子。

  眼看毒贩打了暗号,让他们可以进去了。

  可没想到等三个警察进去了,毒贩二话不说啪啪啪直接开枪杀了两个警察。

  然后出来一个站在高处逆着光的头目,以极为高深莫测的口吻对活下来的于生海说,“今年这批货你们不能拿”。

  话毕又让他等等,让他带走一部分货和一个手下去交差用。

  ?????

  那你不想给何必给警察打暗号呢?说这批货不能拿,然后又拿出一部分给他交差用?

  这是什么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逻辑。

  我知道编剧是想反应警匪勾结的龌龊勾当以及反派的只手遮天,可如此呈现真的太蠢。

  如果说以上这些问题都是《暗夜行者》缺陷,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则可以作为它的最大遗憾。

  骆翔的身份问题。

  《暗夜行者》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该早早把骆翔的身份挑明。

  就让骆翔是骆翔、陈陌是陈陌,让剧集最大的悬疑点变成,陈陌到底是不是骆翔?

  如果这样,我想剧集的看点会高出不少,整个叙事与剪辑的逻辑也会大变。

  虽说如此设计,对编、导的要求较高,可出来的效果一定会好上不少,与如今的《暗夜行者》相比完全会是两个档次的作品。

  只是可惜,编、导选择了妥协,选择了最安全的做法,加之剧本本就不出挑的情况,使得《暗夜行者》显得平庸至极。

  我们该对为观众呈现不同类型的国剧以鼓励褒奖,但对它的缺憾我们绝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对彼此都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