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2020年01月22日 11:29 新浪网 作者 树上微出版

  情 怀

  

  

  此小说谨献给

  那些曾经在乡村工作的同志们!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作者简介

  First Year

  陈国清,四川省阆中市人,生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一九八二年参加工作。

  当过教师、采购员、村支书、乡农技站站长、劳动保障所所长。已经出版长篇小说《采购员安顺儿》《百年沧桑》,中篇小说《野棉花》《南雁西飞》。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正文节选

  First Year

  谌亚荣一接到市委组织部的通知,第二天就报到了。

  乡政府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修建的,据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时,拆了两座庙,一座是白庙子(建于唐朝武则天在位期间),另一座是铜鼓岭庙(建于明代洪武年间),两座庙拆了,才修起了瓦木结构两层楼的乡政府大院。大院总共有十六七个房间,除办公室和乡伙食堂外,只有十四五个房间了。在五十到七十年代还算宽敞,但到了八九十年代,人员增多便不够用了。一部分外乡人员有寝室,而本乡的,或本部门的,都是两人共住一个房间。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First Year

  “我不懂什么法不法的,孩子是我哑巴哥哥从外面捡的。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他一个人,又是残疾,神经又有问题。他捡个娃娃,将来好养老送终,难道这不应该吗?你们做得也太绝了,他哑巴是不好惹的哟!”欧明于理直气壮的样子,不过没有刚才那么凶了。

  “捡养,要有捡养手续,你把手续拿出来,手续拿不出来,就是超生。超生,就要接受处罚!再说,你哥哥本来就是个残疾人,神经又有问题,他自己的生活都难以维持,都要靠集体和国家救济,怎么能养得起孩子?如果你一定要说那孩子是哑巴捡的,我们就把你和那孩子带到市人民医院去做亲子鉴定,如果那孩子不是哑巴捡的,是你的又怎么说?”孙副乡长说。

  听说要去做亲子鉴定,欧明于没有话说了,他的老婆吴明秀低下了头,哑巴好像也听明白了,也不“哇哇”地闹了,乖乖地站在了一边。

  “做了亲子鉴定,如果孩子是你的,来去的车旅费、务工费,一律由你出!不是你的,是哑巴捡的,也要去办理捡养手续!”谌书记说。

  “欧明于,你说实话,据你们七社群众说,你哑巴哥那个孩子确实是你与吴明秀生的,你还拐那么多弯弯干啥呢?实话实说,当着谌书记、孙副乡长和侯主任的面说了算了,免得重罚!”唐支书劝道。

  “你说,哑巴那个孩子究竟是你们夫妇生的,还是捡的?”谌书记温和地问。

  欧明于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看了看哑巴,又看了看妻子,见抵赖不过,只好说了真话。

  “我哥那个孩子是我与妻子吴明秀生的。”

  欧明于和吴明秀承认了,孙副乡长、侯主任当场做了笔录。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春节一过就该上班了。每年都是如此,乡上的正副职领导正月初八就要到市里开会,会议的内容是布置来年的工作任务。一九九五年的工作任务:全党动员,大抓农业。

  市上会议开了两天,来去就是四天。谌书记回到乡里,就是正月十二了。这几天,吴老书记在组织乡干部学习。

  今年工作怎么搞?谌书记一直都在考虑。五个村的公路正在修建中,场镇改造还没有结束。上面号召大抓农业,说的是今年省农牧厅要在河溪镇的五马乡搞万亩玉米丰收工程示范片,即玉米覆膜工程,玉米要实现地膜化。

  修公路、改造场镇和粮食生产,都是大事,这几项工作交织在一起,真使谌亚荣为难了。他召开了几次党委会,决定村社公路修建工作暂时停下来,集中精力抓粮食生产,但场镇改造不能停!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他找了管农业的副乡长谭小兵。

  谭小兵二十七八岁,黑瘦的身材,戴着一副眼镜,曾在乡办农校任过教,一九八八年招聘为文化干部,在千佛镇工作,一九九二

  年被选为该镇副镇长。一九九五年元月调入荆子乡任副乡长,分管农业、林业、蚕桑、农机、水利、国土和城建。这个人长相不怎么样,黑瘦的个儿,不引人注目,但却很有个性,知识面广,什么都懂点。他对人诚恳,事业心强,不打牌,不抽烟,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看报。在千佛镇工作了几年,干部、群众对他评价都不错。

  后  记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真实而富有生命力的——乡村情怀

  这部小说是根据李成林同志的真实事迹来写的。我从二〇〇四年动笔,断断续续写了三年时间,二〇〇七年才写完。这是我所有小说中写得时间最长也是最艰难的一部,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几次弃稿又几次捡起。时隔多年,不少曾经在一起工作的乡村干部相继离世。虽然他们走了,但他们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时常浮现在我脑海里,有时甚至在梦中还与他们在一起侃天侃地,醒来已是热泪盈眶。二〇一九年夏天,我把十多年前写的稿子重新拿起来读,不禁感慨万千。

  真实的东西,不管放多少年都是有生命力的,读起来总是那么打动人心。我横下心来,用了大半年时间重新将稿子修改了一遍。

  此小说谨献给那些曾经在乡村工作的同志们!

  1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