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手中的“人皮面具”似乎还残留着余温——迷离·际

手中的“人皮面具”似乎还残留着余温——迷离·际
2020年09月03日 11:53 新浪网 作者 树上微出版

  陶灵,栖洲市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面临凶手的挑衅及威胁,一次次与真相失之交臂,而破案过程中却发现嫌疑人竟然是他?

  10月的午夜,风已经开始感觉凉飕飕的,某个地下室里,一个女子披头散发地抽搐着头部,一下又一下地朝左抽搐着,暗淡发黄的灯光照在她诡异的脸上,几条新增的抓痕赤裸裸地爬在她脸上。

  只见她,低着头,眼睛几乎要发白眼似的,微微朝上看着,木讷地转身诡异地冲一旁的黑影阴冷地笑着,一步一步地朝不远处的简易手术台走去。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迷离·际》,谜影重重,是谁剥下了这鲜活的面皮?血案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走进这本书,环环相扣的情节紧张而刺激,让你不禁全身心投入想要一探究竟!

  本书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迷离·际》→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3.打开京东,搜索《迷离·际》,即可购买。

  01

  作者简介

  笔名:杨小洋

  原名:侯杨

  别名:羊羊、咩宝、布丁

  英名:YoYum

  国籍: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汉族

  星座:射手座

  身高:162cm

  体重:40kg

  生日:12月5日

  职业:演员、作家、企业家

  毕业院校:北京电影学院

  代表作品:《时空救赎》

  爱好:旅游、美食

  特长:舞蹈、音乐、油画

  中国内地90后新晋演员

  曾担任电影《时空救赎》女主演

  02

  Chapter 1 面具 /1

  暗夜

  电闪雷鸣的雨夜,一张表情狰狞的脸裸露在倾盆大雨的黑夜中,那似笑非笑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只瞧见他缓缓戴上一张做工非常细腻的女人面具,那面具的制作手法细腻到连头发丝都是那么的柔顺有光泽,而令人心生恐惧的是面具的头发湿哒哒的就像是刚从血池子里浸泡出来般,乌黑渗血的长发垂在那人的肩膀上,手僵硬地抓着梳子机械般一下一下地梳理着发丝,鲜红刺眼的鲜血在闪电的映衬下,红得那般夺目,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那人的头、脸和肩膀时不时地朝右肩抽搐着,诡异的双眼像似能看穿人心般,狰狞地对着跟前的镜子阴冷地笑着。

  从镜中能看到那人的身后有一位身材苗条,样貌却又非常稚嫩的女子,正一脸享受地坐在贵妃椅上,纤细滑嫩的手指轻轻划过自己的眉宇间,自顾自地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欣赏着自己的下巴、脖子和耳垂……

  “好看吗?喜欢吗?”那人抚摸着面具,用诡异的声音冷冷地问。

  “好看,我也想要一副这么美的面具。”女子极其渴望地盯着面具说着,纯白的脸蛋上表情僵硬,头时不时地往左边抽搐着。

  “好!我待会教你怎么制作,如何?”

  “嗯。”女子又一次抽搐着头部,一下,又一下,不受控制地将头朝左边抽搐着,像贞子般,头发几乎盖住了整张脸,只能隐约看见她的嘴角从微微上扬,到慢慢张开,然后,突然表情狰狞地大笑着,雨夜里她抽搐的动作、诡笑的表情被头发半遮挡着,那场面是那般令人不寒而栗。

  “面具做好后,你最想送给谁呢?”那人语气里充满了好奇,而脸上的笑容又是那般邪恶。

  “对啊?我该?送给谁呢?”女子迷惑地冷笑自问着,头又一下下朝左抽搐着。只见那头戴面具的男人,快速地绕到女子身后,低头贴着女子的耳朵挑逗着、亲吻着,然后缓缓喘息道:“要不我帮你决定送给谁?如何?”

  “好,当然好。”

  “哈哈哈哈……好!哈哈……”充满血腥味的房间里,不断回响着两人的笑声。

  女子抽搐着头,极其缓慢地转头看向身后的男子,又一道闪电照亮了乌黑的房间,只见,那女子狰狞的半张脸露在这寒冷的雨夜中,眼睛血红血红,头部无节奏地抽搐着……

  又是一阵电闪雷鸣,黑漆漆的房间里镜子尤为显眼,透过镜子,只瞧见,男人轻咬着女子的耳朵,然后,不停狂闷地吼笑着,而就在那一刻,从镜子里隐约能看见另外还有一位女子正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雨过自是天晴,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温暖地照着整个城市,一阵惊声尖叫,扰醒了睡梦中的左右邻里。“啊!!!啊!!爸……爸!快过来……呜呜……”五岁大的应景欣吓得僵硬地坐在地板上惊声尖叫,大声哭喊了起来。

  “欣欣……欣欣……怎么了?怎么了?”应驰慌忙拎着书包朝门口跑去。

  “那……个……呜呜……呜呜……”应景欣泣不成声地指着门上挂着的仿真面具,脸色苍白地扑进爸爸的怀里,全身不停地颤抖着。

  “妈的,这谁啊?大清早挂这些东西是想吓死人啊!”应驰生气地看着悬挂在空中那瘆人的面具,面具的正脸对着门外,满是渗血的头发对着应驰家里,地板上嘀嘀嗒嗒地滴得满是鲜血。应驰心疼地抱起吓得不轻的应景欣,拿出手机忙慌地打着电话报警,“喂!110吗?我要报案,有人故意制造恐怖的东西吓人……对对,我这里是香雅颂别墅区……”应驰气愤地将事情经过在电话里说着。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赶到现场的是警员胖熊和蓝鹿,两人迅速走进应驰的别墅大院,仔细地观察着别墅区的监控线路,在快到入户门口时,刚好瞧见,一副被鲜血浸泡过的血淋淋的面具悬挂在半空中,头发还在不断地滴着鲜血。

  “哟!这做得够逼真的啊!万圣节戴上一定得吓死一大帮子人。”蓝鹿感慨地看着那副血淋淋的面具,内心不由得惊栗了许久。

  “行了,别瞎感慨了,这一看就是业主得罪了人,或者欠了债,追债的人干的。这年头,生意不好做,住这么大的别墅……

  哎,走吧,先办事吧。”胖熊不屑地瞟了一眼蓝鹿。

  “您好,我们是市公安局的,刚刚是您报的案吗?”胖熊侧身小心地从面具一旁穿过。

  “对,是我。警官您好,是我报的警,您看,把孩子给吓得。”应驰坐在沙发上,一脸心疼地将女儿轻轻放在沙发上,小声地说着。胖熊和蓝鹿仔仔细细地在应驰的住所屋里屋外详细检查了一遍,并对每个可疑位置和现场做了拍照取证。

  “对了,应先生,冒昧地问一下,您平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说,有没有什么欠债之类的?”胖熊坐在沙发上仔细观察着屋内情况。

  “没有,绝对没有,我和我老婆平日里和左右邻里关系都特别好,公司是我们两婚后白手起家,一分分创业积攒到现在,不欠人一分一毫,连房子车子都是一次性付款的。”应驰认真坦诚地说着。

  “老婆?那您老婆呢?”蓝鹿一边看着客厅里挂着的婚纱照,一边提问。

  “哦,我老婆昨天出差了。”应驰小心倒着茶水,而神情却显得有些紧张不自然。

  “哦?”只见蓝鹿仔细观察着应驰家里的环境,整洁、干净、几乎没有任何灰尘,红酒柜里珍藏着世界各地的美酒,吧台区两只红酒杯里的红酒还剩下少许,果盘里的水果似乎还留有新鲜度。

  “ChateauMargaux(玛歌),应先生,这个可是波尔多红酒产区极具珍藏的好酒呢。应先生和应太太平时钟爱品酒?”蓝鹿试探性地问。

  蓝鹿是一个美食主义者,除了在分析案件有独到的见解之外,世界各地的美食、美酒都是她一生所追求和向往的,她的目标就是吃遍天下美食、喝遍天下美酒。

  “呵呵,这位警官看样子也是红酒爱好者,不过,很可惜,我对酒精过敏,这柜子里的珍藏都是我老婆的,我老婆喜欢品红酒。”应驰解释道。

  蓝鹿仔细欣赏着红酒柜里一瓶瓶令自己口水垂涎的红酒,故意道:“这样啊?改天真得跟您老婆好好学习学习。对了,应先生,不好意思,我可以借用一下您家的洗手间吗?”

  “当然可以。洗手间左转第二间就是。”应驰绅士地指着位置。

  “嗯,谢谢。”蓝鹿趁去洗手间的时间,又一次重新回到应驰的卧室,床头上挂着一幅超大的婚纱照。

  “这老婆长得够漂亮的啊?这么漂亮的老婆天天出差?也放心啊?”蓝鹿叽叽喳喳地自言自语着。

  洗手台的头发丝引起了蓝鹿的注意,也不知为何,明明是一件小小的滋事恶搞的小事件,而蓝鹿就是想将眼前的头发丝带回局里检验检验,而具体理由自己始终也说不上来,内心总觉得应驰有很大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蓝鹿回到客厅,见胖熊对报案调查问询的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提议道:“走吧,我这边都好了。”

  “嗯。”胖熊礼貌地起身,仔细观察着应驰的一言一行,“应先生,那您的报案情况我们已经了解清楚了,我们待会也会去物业那边调取监控,尽可能地在最快时间里调查清楚究竟是谁搞得恶作剧的,请您放心。同时,如果有任何动静或再次行为,也请随时联系我们。”应驰大松一口气似的,客气道:“好,好,辛苦两位警官了。不过,那个,不会还来这方式吓我们吧?您看我家孩子真的是吓得不轻啊。”

  “放心吧,我们会加快调查的,警察都来过,相信恶搞的人也不敢再次过来吓人。对了,应先生,您下次报案的时候,麻烦镇定点、仔细地看清楚,别拿起电话,开口就骂爹骂娘的,我们警察要是天天接这些电话,父母不都被你们骂死了!”蓝鹿直言道。

  “哎,实在……不好意思,两位警官,那……”应驰欲言又止。

  “怎么了?应先生是还有什么事情没说吗?”胖熊转身问。

  “不,不是,是那,那个东西……”应驰指着门上那令人恐惧的面具问。

  胖熊看了一眼应驰惊恐的眼神,再看看那面具上一头滴血的头发正对着屋内,场面着实有些瘆人。于是便向前微微垫脚,伸手将面具取下,装进袋子里。

  “这不过就是一副仿真面具,加了些鸡血罢了,丢垃圾桶就行了,应先生,您不会连门也没敢出吧?”蓝鹿鄙视地看着应驰。

  “哎,见孩子吓得不轻,我……我这哪敢出门仔细看那面具啊。”

  蓝鹿不屑地看向别墅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就在胖熊将袋子丢去垃圾桶时,挂在袋子边缘的一缕头发上好似粘了些什么东西,吸引住了蓝鹿。

  “等会儿!”只见蓝鹿利索地再次戴上白手套,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镊子,飞快地走到垃圾桶旁边,像发现什么重要线索似的,将袋子从垃圾桶里拎出来,然后,轻轻地从那个头发丝上夹下一小团白色伴着红色的软物质下来,微微举起仔细检查。脑海里不断回忆着刚刚在应驰家里检查的画面,婚纱照里应驰的老婆的发型、发色、还有右耳下方的那颗痣和纹身……

  蓝鹿一阵头皮发麻地大喊道:“胖熊!快过来!”

  已经走到院子外的胖熊,不耐烦地转身问:“干嘛?怎么了?”

  “叫你过来!你动下会死啊?”

  胖熊走到垃圾桶旁,蓝鹿谨慎地示意胖熊蹲下仔细看。

  “我看,我们还是得联系陶队和殷大法医。”蓝鹿认真地的提议。

  “啊?怎么了?哪不对劲吗?”胖熊脸色突然刷白地问。

  “嗯,你看,这是什么?”蓝鹿提问道。

  胖熊凑近看。“这不就是做面具的凝胶嘛。”胖熊不耐烦地瞥了一眼蓝鹿,催促道:“走吧,还得回局里查案呢。”

  “不对,这不是凝胶,倒像是人体的皮下组织,连这都做得出来,会不会太过于逼真了?”蓝鹿仔细闻了闻那一小块组织,又细心翻看着面具表皮下层的血管纹路和黏糊糊的绒膜物质,继续分析道:“新鲜的,还有这鲜血的粘稠和凝固状也不像是鸡血,倒像是人血?”

  蓝鹿一边捣鼓着那张面具,一边将面具的正面朝上,双手小心地塞进里面,尽量将其扩充起来,肯定道:“所以,这应该是从人脸上、头上、剥下来的脸皮、头皮完整……你看这颗痣,这个我刚在……”

  蓝鹿的话还没说完,就瞧见胖熊不受控制地疯狂呕吐着。

  “喂!陶队,可能得您过来一下现场,嗯,已经通知殷法医了,他已经在来的路上,预计10分钟能到这边。”蓝鹿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严肃地看着应驰。

  “应先生,您老婆耳朵后面的纹身图案是有纪念意义吗?”蓝鹿突然问。

  “啊?”应驰莫名其妙地看着蓝鹿。

  “啊什么?先回答我的问题,哦,对了,您老婆现在在哪?”蓝鹿看着婚纱照严肃地问。

  “啊?这会儿?应该在香港。”应驰估摸着。

  “那您现在能联系一下您老婆吗?”

  “蓝……蓝警官?这?是出什么事了吗?”应驰盯着蓝鹿脖子上挂着的证件担心地问。

  “应先生,要不您先联系一下您老婆?”

  “哦,好好好。”应驰焦急又害怕地看了看蓝鹿,心里莫名地担心起来,重复地打了好几次电话后,应驰担忧道:“警官,这……打……打不通。”

  “应先生,根据头发的颜色、皮肤,还有面具右耳下方的痣和纹身图案,以及五官立体成像估测后,我们推测您的老婆很有可能遇害了,并且,那副面具有可能……”蓝鹿的话还没说完,应驰便眼睛一白,昏死过去了……

  别墅外边围了不少看热闹的邻居和保安,警车、法医车纷纷停在路边,殷泽带着助理将面具放入证物袋,一晃眼的功夫,应驰的家里就站满了相关执法人员。回到警局,陶灵立刻带着小组成员紧急地开着会议。

  “死者,高雨燕,32岁,于今天凌晨在……”陶灵正准备介绍死者情况,不料被急匆匆赶来的法医殷泽打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