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初夏 到河边捞蜢虫喂金鱼

初夏 到河边捞蜢虫喂金鱼
2020年07月04日 08:29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网

  当娃时,我的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先是爱看小人书,后来爱养蝌蚪、玩蛐蛐,再后来又摆弄起金鱼。养金鱼,我兴趣最大,隔三差五替金鱼换水,用网兜将金鱼捞起来放在小茶缸里,再把玻璃缸洗洗干净,换上清水,放几根水草,隔着玻璃缸看金鱼在清水里游来游去,带劲死了。

  初夏那昝子,天还不十分热,我从学堂一回家,丢下书包,一手拿细竹竿,竹竿头上有我家妈替我缝制的一个纱布网兜,一手拎个小洋铁罐子到河边去捞蜢虫,生怕我的几条金鱼饿昏了头。

  我沿着河边一路寻找,不一会就看到一窝蜢虫聚在一起,铁红色,密密麻麻。我拿起竹竿,绷开网兜,从蜢虫外围,轻轻一兜,这一网就捞了小半兜。蜢虫受了惊,吓得四处逃窜。不一会工夫,没灵性的蜢虫又聚拢在一起,我再轻轻一兜,又捞了一小网兜,放进洋铁罐里。就这样,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待太阳快落山了,我的洋铁罐也装满了蜢虫。哼着小调回家。

  捞回的蜢虫一大半放在木板上,铺开来晒晒干,毒辣辣的太阳一晒,没几天就干绷绷的,变成了蜢虫干,装在玻璃瓶里,留着冬天喂金鱼。留下的一点点养在水里,金鱼饿了,就舀一点给它们吃。几条金鱼一看见蜢虫,没命似的一个个围上来,嘴对着蜢虫“吐进吐出”,好玩极了。有一回,我木里十骨地放多了蜢虫,第二天一早起床,看见一条金鱼肚皮朝天,哎,活活给撑死了。我懊恼极了。我妈知道了,指着我的肚子:“金鱼胃小,不像你橡皮肚,能大能小。”一句话,讲得我笑起来。那以后,我懂了“分寸”两个字。乃至长大后,为人处世时,这一哲理还一直受用(管用)。 徐廷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