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小鹰找房疑卷款上亿资金 与赴美上市公司三彩家关系成谜

小鹰找房疑卷款上亿资金 与赴美上市公司三彩家关系成谜
2020年10月26日 12:37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经营报社

  本报实习记者 蒋翰林 记者 童海华 深圳报道

  “七天之内你搬出来,七天后我断水断电,强行收房。”10月9日上午,深圳小鹰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鹰找房”)的租客郑顺接到了自称是房东的电话,对方称,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小鹰找房的房租了,要立刻收房。

  “8月1日签合同起租,付了一年房租55000多元,凭什么要我搬走呢?”和大多数小鹰找房租客一样,郑顺没料到,长租公寓爆雷事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郑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10月12日一早,她来到小鹰找房位于深圳市南山区阳光科创中心一期B座的总部,前来登记的租客当天就排到了600多号,业主也有300多号。据悉,小鹰找房在深圳有2700多套房源,粗略估计,小鹰找房此次涉及金额上亿元。

  成立于2019年9月的小鹰找房和今年大多数爆雷的长租公寓一样,靠“高收低租、长租短付”的模式迅速笼络资金。由于资金断裂,小鹰找房无法按月向房东支付租金,租客也面临被房东赶走的风险。

  值得留意的是,从不少租客向记者提供的付款凭据来看,租金收款方为一家拟赴美上市的公司——三彩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彩家”)。记者从多方查询,各种迹象表明,小鹰找房与三彩家在历史股东、高管层面上关联密切。

  有经济专家向记者表示,小鹰找房和三彩家实质上属于一致行动人的关系,背后可能是同一实际控制人,实际控制人如果有意隐匿身份,往往很难识别。

  “被割韭菜”的租客、业主与员工

  发现爆雷后,郑顺回忆起从找房以来的诸多疑点,发现早有端倪。

  7月末,郑顺在链家APP上看到了位于南山的一处房源信息,房子的简装风格、周边配套、交通都挺满意。“最重要的是租金比周边的都便宜。”郑顺称,附近类似房源都是月租金6000元左右,而这家每月只要4500多元。郑顺提到,租金按签订时长的不同分为三档。他所租的房子,年付价格是4500元/月、半年付是5700元/月、月付则是7200元/月。由于年付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刚大学毕业的郑顺跟父母和朋友东拼西凑了5万多元,一咬牙签了一整年的合同。

  “虽然是在链家APP上看到的信息,但跟我见面看房的人却不是链家的员工,他自称是小鹰找房平台的管家。”郑顺告诉记者,管家称小鹰找房有国企背景,母公司三彩家就要到美国上市。

  郑顺几次提出,由于年付金额数目不小,想跟房东签约,或者房东在场签约,小鹰找房员工断然拒绝,称已经由业主委托,只能和小鹰找房方面签合同。在房东第一次跟郑顺联系告知要收房时,郑顺才从房东处得知,小鹰找房给房东每月的租金是5500元,比自己的租金高出1000元,约定每月1日付款。

  然而从签约以来,房东一分钱租金也没收到过。10月9日,刚入住两个月的郑顺接到了自称房东的电话。“我也要还房贷,小鹰找房两个月没付我租金了,给你七天时间搬出来,否则我断水断电换门锁。”业主告诉郑顺,10月7日,在屡次催促房租之后,管家给到了郑顺的联系方式,并告知房东小鹰找房拿不出租金,需业主自行和租客沟通解决。“当初签约时死活不肯让房东露面,现在要跑路了就把冲突丢给业主和租客。”郑顺认为,这是小鹰找房利用租客与业主间的矛盾,转移对公寓方的注意力。

  三天后,郑顺与房东相约一起来到小鹰找房位于南山区阳光科创中心一期的办公地点。从郑顺提供的现场视频看到,当天登记册上维权的业主有近300名,租客大概是业主人数的2倍。据悉,小鹰找房在深圳有2700多套房源,根据各个租客维权群的统计,涉事的租客和房东约有上千人,按统计租客涉及的租金从2万到15万元不等,粗略估计,小鹰找房此次涉及金额上亿元。

  人群中一位被员工称为“费总”的负责人费欣圣,在现场维持秩序。“大家登记完就可以撤了,月底前小鹰找房会给出一揽子解决方案。”他声称公司出现了经营不善,10月底前公司将拿出具体解决方案,这期间公司不会跑路,并建议租客和业主可与公司签署解约协议。

  令人惊讶的是,10月以来,小鹰找房并没有因为风波而停止吸纳新租客。实际上,从9月开始,就陆续有大批租客和业主前往小鹰找房办公室投诉,国庆节之后,更是有大规模租客聚集到小鹰办公室,媒体也开始曝光。但记者从维权群中发现,有管家10月8日还在“忽悠”新租客与小鹰找房签署合同、支付房租。“我10月8日支付给了小鹰找房9万元房租,11日管家就告诉我离职了。太荒唐了,明知道公司是骗钱的,还把我往坑里拽。”租客张米兰向记者说。

  事实上,小鹰找房员工早在8月份就没有再领到薪水,小鹰找房办公室维权的人群中,除了租客和业主,还有不少讨薪员工。

  小鹰找房前员工雷丽在9月份离职,她告诉记者,公司拖欠了她两个月2万多元的薪酬。“一开始觉得公司的薪酬很吸引人,而且业绩好的三个月可以晋升主管,底薪翻倍。”小鹰找房承诺管家的底薪是4400元/月,签约一单有月租金50%的提成,4单以上每单额外奖励1050元。雷丽业绩最好的7月份,签约了5单,当月本应拿16000多元薪酬,却一分钱没收到。

  与三彩家疑为同一实际控制人

  “听话照做、奖惩分明、公正透明”——小鹰找房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条横幅,横幅下面的工位上没了电脑,留下几跟电源线。“公司规模最大的时候,钉钉上显示全国同事有3000多人,大家都很拼命冲业绩。”雷丽回忆说,公司会要求每个签约租客另付365元的“三彩家会员费”,很多租客抗拒这项收费,为了留住租客,管家们通常会自掏腰包,替租客付。

  随后记者也向多名租客证实,签约过程中的确有这项注册“三彩家会员”的收费。从郑顺和多名租客给记者提供的租金付款截图显示,在小鹰找房公众号付款后,收款方写着“三彩家有限公司”。雷丽还提到,开会培训时,领导强调话术:“跟客户说咱们母公司是马上要上市的三彩家,靠谱。”

  租客、管家、小鹰找房领导口中数次出现的“三彩家”,到底与小鹰找房有何种关系?记者发现,小鹰找房、三彩家,以及另一家日前被广州市房地产租赁协会约谈的“城城找房”,虽然表面没有融资关系,但它们背后的历史股东、高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小鹰找房主体为深圳小鹰房屋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法定代表人为赵津妍。企查查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为陕西小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旗下还在全国设有17家全资子公司。

  三彩家是一家生活服务行业全场景SaaS服务商,为房屋租赁中介提供软件服务。三彩家于今年9月4日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正准备美股上市。

  记者从招股书中发现,三彩家也是靠房屋租赁起家。截至2019年6月30日,三彩家共出租有11434处物业,然而在2019年7月1日,三彩家出手了其九成的房屋。随后,2019年9月小鹰找房成立,并高速扩张。同一年,三彩家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645.77万美元,同比暴增532%。

  记者从天眼查APP上获悉,在“三彩系”公司陕西三彩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三彩”)的历史对外投资中,出现了陕西小鹰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鹰不动产”)。小鹰不动产的监事杨榕,也是深圳宝匙财富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深圳宝匙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以上两家公司的历史股东,正是三彩家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文宁、监事白东燕。

  另外,小鹰不动产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及法人郝菲,曾是三彩家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份额20%,仅次于文宁,也是城城找房运营主体,城城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城不动产”)的股东,持股51%。而城城不动产的历史曾用名也均包含“三彩”二字,包括西安三彩青年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三彩家(西安)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三彩家房屋租赁有限公司,其初始股东是三彩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文宁是其法定代表人。文宁在2019年5月退出了城城不动产高管及投资人的行列。

  “左手倒右手”的金融游戏

  记者调查发现,城城找房与三彩家的资金往来疑“左手倒右手”。据三彩家招股书显示,城城找房为三彩家最大客户,贡献收入达62.2%,为三彩家贡献了1146.97万美元收入。记者还发现,截至2020年3月31日,三彩家共借给城城找房约793万美元,而且2018年、2019年的借款是免息的。也就是说,城城找房为三彩家创造的收入,有超过60%又流回到了城城找房。

  此外,记者还留意到,三彩集团官网2017年9月的一则新闻稿直接称文宁为“小鹰金控集团董事长”。工商信息显示,小鹰金控集团自成立起,小鹰找房法人代表赵津妍就是该公司监事,郝菲则系该公司创始股东。

  从三彩家招股书来看,自然人股东中,文宁、汤李珍、张志杰分别持有63%、13%、4%的股权,而小鹰找房实际控制人高向东,曾与文宁、张志杰、张斌三人成立西安宝匙共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同年11月,高向东退出,新增股东汤李珍。

  除了盘根错节的高层和股东关系,记者还在公司注册地址上发现了“小鹰系”和“三彩系”公司“左邻右舍”的“亲密”关系。天眼查显示,陕西小鹰金控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陕西小鹰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陕西小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陕西小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陕西小鹰惠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上几个“小鹰系”企业,公司注册地址分别为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凤城二路6号秦丰大厦603室、609室、612室、1803室。

  巧合的是,三彩旗下的三彩集团有限公司、陕西三彩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西安三彩互联网房屋租赁有限公司、陕西三彩公寓管理有限公司、西安宝匙共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注册地址就在同一座楼的1702室、1707室、1708室、1710室、601室。

  10月16日,三彩家发表官方声明称,三彩家仅为小鹰公寓、城城找房的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提供商,仅有系统业务方面的往来,并表示,通过三彩家提供的SaaS系统付款、收款都会显示三彩家有限公司,但资金并未进入公司账户。

  对于小鹰找房和三彩家“藕断丝连”的关系,IP Global 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小鹰找房和三彩家,实质上是一致行动人的关系。“一致行动人的背后可能是同一实际控制人,而实际控制人如果有意隐匿身份,往往很难识别。”他解释道,实际控制人并不一定体现在同时持股或持有控制性股权比例的股权关系和其他法律关系上,但是在交易关系和对外关系方面却体现出关联交易和一致行动人的特点。也就是说,小鹰找房和三彩家很有可能属于隐秘的同一实际控制人的关系。

  记者就以上发现的种种问题,致函三彩家有限公司,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复。

  10月19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小鹰找房深圳办公室,办公桌上部分电脑已被拆走,有租客正在与工作人员协商签署解约协议。办公室楼上,深圳市南山区住建局和区委工作人员在现场驻场,政府工作人员称:“我们在这里起个维稳、调解的作用。”

  记者联系小鹰找房方面,就该公司目前总共涉及多少房源未能按时支付租金、涉及资金金额、公司资金去向等问题致函,截至发稿,对方还未有明确答复。

  (编辑:赵毅 校对:颜京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