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郭树忠:拿手术刀的“艺术家”

郭树忠:拿手术刀的“艺术家”
2021年06月23日 04:25 新浪网 作者 陕西日报

  郭树忠正在进行手术。

  魏杰制印

   学人小传

   郭树忠,国际知名耳再造专家,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华整形外科学会前任主任委员,现任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院长、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兼职教授;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军队医疗成果奖一等奖、省科技进步奖等奖项,中国十大口碑医生等荣誉,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郭树忠在耳再造、鼻再造、生殖器官再造等领域享有盛誉。郭树忠领导的团队经过多年的技术革新,创造了“第四代耳再造技术”,为小耳、缺耳、无耳患者再造一个正常的耳郭,帮助患者重拾信心。他还先后申请获得32项科研课题资助,其中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项、面上项目4项,军队课题6项,在多项医疗尖端问题上潜心研究。如今,郭树忠教授带领的原三甲医院优质整形医生团队正式入驻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在他的带领下,整形医院进一步进行亚专业细分,每位医生主攻一个专业,精益求精,不断提升技术水平。谈到自己的从医经历,郭树忠认为,好医生也应该同时是一个好学者,做一个科学家;实践的东西要上升到哲学层面,上升到理论,成为学问;影响同行,把知识放大,对社会的贡献也放大了。

   本报记者 张家祯文/图

   从世界第二例、国内首例换脸术到耳再造技术的升级,从被评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到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有一位中国学者在真正意义上让世界认识了中国整形外科的发展成就,他就是国际知名耳再造专家、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院长郭树忠。

   6月4日,记者初次见到郭树忠时,便被他身上亲切和蔼的气质深深吸引。投身医疗,从医近40载,如今郭树忠仍活跃于医学临床科研一线,精湛的医技是他的标签,高尚的医德是他的名片。看到他,患者便看到了希望,感受到了温暖。

   “病人放心,我就开心”

   6月4日7时30分,还没到上班时间,郭树忠已经像往常一样开始查房。“因为即将到端午节假期,这段时间的患儿很多,每一个患儿的家长都希望我能在病房里多站几分钟,多帮他们解决一些疑惑和焦虑,所以我每天都会尽量早一点到病房,看望‘小病人’,并帮他们家人答疑解惑。病人放心,我就开心。”郭树忠说。

   郭树忠所说的“小病人”是患有一种罕见的先天耳部畸形疾病的孩子,俗称“小耳朵”患儿。从外观上来看,患病的孩子单侧或双侧耳发育不全,只有一个小肉球,该病对患儿听力损害较小,主要是耳部畸形容易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也会让父母自责。郭树忠现在主要将精力放在“小耳朵”的手术治疗上。

   耳朵是人体表面最为复杂的三维器官,它拥有三层结构,有着数十处的细微凹凸结构,耳再造手术必须将这些细微结构进行精确重建。而且,成功的耳再造手术要求不仅是形状好看,还要有立体感,这就需要医生“雕刻”的耳支架既要美观逼真,还要有着极高的稳定性。整形外科界公认,如果能够将全耳再造这一高技术难度的手术做好,那么对一个整形医生来说,其他的面部整形手术,甚至包括形体雕塑手术,则更不在话下。

   这样高难度、高精密的耳再造手术,郭树忠一人一年的手术量约为六百例,是全国进行此项耳朵手术最多的医者。

   “我身为院长,理论上我有很强的管理责任,但实际上我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是在手术室度过的。”郭树忠说。在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手术排期表上,郭树忠的日程总是排得满满当当,不断有全国各地的患儿及其父母千里迢迢赶来排着队等着他做手术。

   “多年从医,我深知小耳朵患儿父母们的痛苦和焦虑,我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他们看中医生的技术和术后的效果,他们想减轻孩子手术的痛苦和代价,他们想花费更少的时间和金钱获得更逼真的耳朵,所以我在做每一台手术时都会竭尽全力。”郭树忠告诉记者。

   “明天的手术,我把你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有十分能耐绝不用九分。”这是术前郭树忠经常对患儿家长说的一句话。多年来,郭树忠模拟“上帝之手”,帮助患儿用自身的软骨和皮肤组织再造出逼真的耳朵。在他的努力之下,“小耳朵”患儿术后都获得了满意的治疗效果。

   技术为先 医德为重

   “这个病人做完手术后伤口恢复得怎么样?”“扩张器情况怎么样?”“二期手术后耳朵恢复怎么样?”……在郭树忠的医务助理朱冰的眼中,郭树忠永远在忙碌,对病人的情况事无巨细,也在对技术进一步改进。

   千帆过尽,初心依旧。多年来,郭树忠始终用行动践行着从业的初衷,医生把技术做好是最重要的。为了使耳朵缺损而蒙受心理阴影的患儿通过耳再造手术重拾自信,郭树忠领导的团队经过多年的技术革新,创造了目前的耳再造技术4.0(第四代),同时结合3D打印技术,可使得再造耳部的细节更加逼真,耳部该有的“沟沟坎坎”都能够出现,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与此同时,郭树忠将皮肤扩张技术引入耳再造领域,不再切取和转移筋膜瓣,不再取皮植皮,大幅度降低了手术代价;将扩张器注射阀门外置,免除了注液扩张的痛苦,家长不再需要带着孩子住在医院或者医院附近注液,减少了对孩子学业的影响和对父母工作的影响;将三期手术改为两期,大大缩短了治疗时间和手术次数,而与此同时,手术效果也获得了很大的提升。

   手术代价更小,效果更好,让郭树忠成为“小耳朵”患儿家长们的不二之选。

   郭树忠常说:“如果想挣钱,做美容手术其实更挣钱,因为都特别拿手。但修复不一样,修复是雪中送炭,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甚至改变一个家庭,让他们由自卑到自信。对患儿来说,造的不仅仅是耳朵,更是重塑他们的心灵。”

   为了缓解患儿和家长的焦虑和不安,郭树忠帮患者筹措手术费,不计报酬一次次举办科普讲座和义诊,他去南京、去东北、去广州……全国很多地方都留有他的足迹。“与其说我是帮助孩子,不如说我是帮助孩子的家长。因为7岁左右才是最佳手术时间,在这之前家长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义诊过程中,我把他们担忧的问题一一解答,再看一下孩子的情况,家长们内心就会释然很多。”郭树忠说。

   借助艺术 提高医术

   很多人一提到郭树忠,想到的就是耳再造手术。其实郭树忠的专业是整形外科修复,只要和器官修复有关的手术,如鼻子再造、生殖器再造、换脸、血管瘤等这些手术都是他的强项。郭树忠曾做了全国首例达芬奇机器人性别重置手术,世界第二例、国内首例换脸术,也做了大量的变性手术。一直以来,郭树忠不断地把新技术、新设备、新想法、新理念引进到自己的专业中。

   一位好的整形外科医生,既要有精湛的技术,又要有良好的美学素养。如今,郭树忠与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合作,进一步创新探索,提高审美意识,并将其运用在日常的诊疗当中。

   耳再造技术更多的是复制而非创造,郭树忠强调,与雕塑相同的是,手术需要医生有一定的审美,有三维立体想象能力,不管是雕刻石头、陶泥或者耳朵,开始之前心中要做好规划做到胸中有数,知道哪敲下去哪留下来,这块小脆骨放到什么地方,最终才能有很好的呈现。“从某种意义上讲,整形外科也是一门艺术,只不过普通艺术家用泥土和石块进行雕塑,而整形外科医生用人体组织进行形态重塑。”郭树忠说。

   郭树忠身上,闪耀着匠人精神的光芒。下一步,他还将继续坚持把临床手术的经验技巧通过学术会的形式与更多医生交流分享。“一个医生一辈子可以做多少台手术?十万台手术可能就到头了。但如果很多人学会了我的技术,很多人都可以做这个手术,获益的就是成千上万的患者。”郭树忠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器官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