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2020年02月17日 16:01 新浪网 作者 华文网-华文商业新闻网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马正浩老师旧照)

光阴如电,逝者如斯。新年的钟声将近,四年前的这个时候,马正浩老师因病疾突发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马老是宜昌著名的书法家。1947年生于上海,其4岁习字,师从著名书法家任政。其书法以行草见长,他的作品庄重醇厚,气贯始终,字体尽显纵情洒脱之风。宜昌多处知名建筑或知名店铺的招牌匾额多为马老所书,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位于城市中心的国贸大厦正门顶上"国贸大厦"四个鎏金大字,国贸大厦创办至今已逾20多年,其建筑是宜昌最老牌的大楼之一,可以说,马老的字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变迁。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宜昌国贸大厦外景)

我仰慕马老师已久,但由于常年在外,一直没有缘分与马老相识。直到有一次,应宜昌友人相邀,戏作几枚佛像闲章相赠,不知道其将印章钤在何处,挂于其画廊,偶然间被马老师看到,马老师竟然对这几枚闲章感兴趣并表达喜爱之情,闲谈中聊到我,就这样算是与马老师结上了缘分。当友人转告我时,我真是羞愧万分,因为本人虽喜爱书画印,但仅是附庸风雅,于专业上看实属门外汉。能得到马老谬赞,实属善缘。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奇妙,一旦结上缘后相遇就变得容易。此后我与马老又在友人处见过几面。马老的谦卑和俭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时常穿着一件发白的旧夹克,可能就是他任高工的四零三厂发的工装,鼻梁上架着一副宽厚的眼镜,眼镜上经常蒙着一层灰渍,黑白相间的短发随意的搭在额前。还没说话,先听到他爽朗的笑声。还记得第一次见面,马老师热情地握住我的双手,像一位久别重逢的朋友。

马老师虚怀若谷,对每个人都十分恭敬,他曾问我"静照忘求"的含义,"静照忘求"出自王羲之的《答许询诗》"争先非吾事,静照在忘求。"我从禅的角度作了解释,所谓"静照忘求",就是洗净一切杂念,放下向外的攀缘心,当精神变得十分清澈透明的时候,内心像一面晶莹的镜子,就可以透彻地显现事物的本质,也是对内心的一种觉照。马老师似乎很赞许我的解释,后来他题写了"静照忘求"的扇面,很遗憾这幅作品并不是为我所书。

还曾和马老师聊起湖北的书法家,我突然想起书法界老前辈黄亮,我说黄亮有一名联,内容为"让人非我弱,得志莫离群",这幅联很符合您的作风。马老师微微颔首,若有所思,他并未答话,但神情间似有一丝落寞。我想,如果当初马老没有离开上海,现在又是怎样一番光景呢?这里面或许有马老师的心痛之处。

马老师待人处事总是谦卑有礼,甚至可以说把自己放得很低。他时常以"糟老头子"自诩,每有书画活动,他总是悄然而至,静静地站在人群后面欣赏,人群中的他,朴实敦厚,似乎与书法家并不沾边,对于他人的怠慢,马老也不在意。

尽管马老在宜昌文化圈已经资深望重,但马老身上并无任何荣衔,马老乐于提携后辈,也甘做书坛绿叶。宜昌很多书法家都受过他的指导,但是他从不以老师自居。对于他人的书法作品,他也总是以鼓励居多,从不妄下断语。对于喜爱他墨宝之人,马老总是来者不拒,有求必应,润例十分随意。也正因为如此,马老的生活也十分拮据。

再后来我偶然见过马老师骑着老旧的自行车穿梭在孙子放学的路上,自我来武汉以后,收到过朋友捎来马老师为我所书的墨宝以外,再也没有机会向马老师求教过。以前总觉得日子还很长,与马老师见面的机会还很多,没想到无常来的如此突然,还没来得及说再见,马老师就匆匆走了。晏殊诗云:"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每念及此,我内心痛惜。

听说马老师走的很平静,我感到些许安慰,惟愿马老师在庄严净土之中,与莲花为友,笔墨为伴,天地间肆意挥洒!

2019年1月17日

(作者刘松林:独立策展人、中国佛教艺术协会发起人、出版有禅学著作《碧岩探骊》)

马正浩书法作品欣赏(部分):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记忆中的马正浩老师——怀念已故书法家马正浩

(图片提供:李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华文网-华文商业新闻网

华文网-华文商业新闻网

中国及海外华文地区的行业最新动态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