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回到附近,发掘城市公共艺术的线索(图)

回到附近,发掘城市公共艺术的线索(图)
2021年05月11日 06:52 新浪网 作者 天津日报

  这个五一假期,《跬步计划──回到附近2021爱贤道项目展》在民园广场对面的中意发展创意中心拉开帷幕。该项目由天津市和平区文化和旅游局支持,天津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中意发展创意中心主办。

  一边是天津著名文化旅游名片之一民园广场,一边是艺术家以爱贤道这条烟火气十足的街道为着眼点进行的实验性艺术创作,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历史传统与先锋创意,不同的文化风貌和谐共生,构建了天津这座城市的独特文化底蕴,也让人们重新思考──在现代化进程中,一座城市的文化艺术样貌该如何延续、拓展乃至进化。

  ■ 回到生活,艺术基于体验

  在这次展览中,天津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研究生与本科生联合,在对天津美院所处的爱贤道进行观察体验后,生发出28件艺术创作。这些年轻艺术家借助摄影、影像、装置、交互等多种艺术表现媒介,重新认识和思考自己所处的社区环境。

  在此次展览中,一组名为《此时此地2021》的艺术作品被置于展厅最前端,创作者在爱贤道向当地居民回收旧物,并了解这些旧物与人之间所发生的故事。艺术家为这些旧物编写整理档案,一些旧物被重新利用,以艺术家的巧思赋予它们新的审美情趣和使用功能。

  谈到“跬步”与“回到附近”这一主题,此次项目的发起人天津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摄影艺术系主任王帅介绍:这几年,我觉得我在日常生活和艺术创作中出现了问题,所以其实我一直在思考问题到底出在哪?后来有一天,我走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听到一个声音,路边的摊贩用大喇叭播放着带有浓浓天津口音的广告语“大饼卷鸡柳,大饼卷鸡排”。这个声音把我敲醒了,我当时就朝着这个声音发出的方向走。我户口是天津的,工作也在天津,其实这个地方我路过无数次,这个声音几乎次次都会出现,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就特别关注,我就在那个地方站着,听了无数遍。我们的生活,有很多时候总会为了一些远处的、较大的目标奔忙,而忽略了附近的、路上的风景,忽略了身边事物所发生的细微的变化。对于创作,我们把自己困在高高的瞭望塔上,我们不知道日常是什么,日常也不能激发我们、不能给予我们什么,我们不是在搞艺术,而是把自己架起来了,所以就因为这样一个缘起,然后又遇到了研究生的同学,让我有一个机会,也是给了我一把力,让我可以把这个事情去做了──通过进入熟悉的日常这一过程,在行走中观察体悟,寻求超越个体经验的滋养,再次思考作为艺术实践者的身份与行动问题。

  多年来,南开大学博士高宇在做城市空间景观文化政治研究,作为此次项目研讨会的学术主持,他谈道:这次展览的第一个关键词是“抵抗速度”,那么抵抗速度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在这个都市空间中也是非常有必要探讨的一个话题。都市化肯定是一个跟速度有关的问题,西方有很多的学者已经开始研究都市加速批判理论,这个理论认为我们现在处在一个被技术和资本所主导的、步伐不断变快的生活中,那么我们如何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中自处?在这次展览中,我看到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其实都涉及了这个问题。第二个关键词就是走下艺术的瞭望塔。你在试图走下来的这个过程中,实际上又回归了真正的艺术需要做的东西,当你远离、忘记所谓“艺术标准”的时候,却触及到了艺术的真正内核,这有些像法国精神分析学者拉康的理论。这个展览中的作品或观察,回到生活本身中去,事实上回到生活的这个轨迹中,那些无意识的部分恰恰触及到今天的当代艺术所真正试图思考的问题。

  ■ 思考生活,发现另一种美

  在展厅的第一部分,一丛丛绿油油的小草吸引了很多参观者,这些小草是作品《我在爱贤道种草》的一部分。爱贤道由于路面破损或道旁建筑施工,总会有一些土质地面暴露出来,作者于若晗不停尝试在这些地方补种草皮。小草在她的悉心浇灌下成长,这个过程引来附近居民关注和驻足,在与这些居民的交流中,陌生人之间形成了一种短暂的熟悉关系。她也在重新思考道路、人造绿地景观、自然与人的关系。

  在此次展览中,很多艺术家通过这次艺术实践,第一次了解了爱贤道,它有怎样的历史,有哪些传说,它的布局是怎样的……也有不少艺术家,因为创作,第一次与当地居民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深度谈话,他们来自哪里,有着怎样的过去,对未来的希望是如何,对艺术的看法……居民的一些点子,也给了艺术家很好的启发。

  高宇表示:项目发起人王帅在前言中提到了一个词“抵抗附近的消失”,为什么附近消失了?这是很多社会学、哲学理论试图解释的问题。有观点认为,因为城市空间在被资本和国家双重变相的塑造下,它实际上是呈现了一种抽象的空间,附近的消失就是抽象对于特殊的治理和统治,使得人们日益地、机械化地,在这个城市中进行两点一线或者三点一线的生活和工作。人们在这样的过程中,实际上忘了自己作为一个城市中的一个居民主体,他能够在城市中获得一些城市规划和技术理性给予这个城市之外的东西。这个就是我所理解的“抵抗附近的消失”的一个真正意义所在。

  影像装置作品《AIXIAN RIVER》的作者,在此次艺术创作的前期调查时,了解到爱贤道上一家店铺老板的人生故事。这位老板在年轻时经历了几次创业失败,最后在爱贤道落了脚,他敏锐地抓住了天津美院搬迁到此这样一个商机,开了一家美术用品店,经过细心经营终于在此扎下根来。在攀谈的过程中,艺术家与老板成为了忘年交,而老板的故事和他的店面也成为艺术创作的一部分。春天的夜晚,老板会专门停止营业一个小时,放下店铺的防盗卷帘门,在卷帘门上投影放映艺术家根据他的故事制作的抽象动画短片。这一个小时也是居民饭后遛弯的时间,店铺的动画成为这条充满烟火气的爱贤道上一个新的景观,吸引了很多人观看。人与街道,人与人,由于艺术的连接,产生出更多的可能性。

  “我觉得这个展览所试图最终实现的一个目标,或者说试图开启的一个方向,就是穿越现实的屏障。”高宇说,“现实的屏障有几层含义,我们在这次展览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艺术家试图通过形式和行动,去破除这个屏障。”

  ■ 创造生活,拓展文化边界

  从展览作品和艺术家的创作体验来看,爱贤道这条处于河北区与北辰区交界的道路,一方面它的景观和生活节奏带有明显的城郊结合部色彩,而另一方面,由于天津美术学院,这条道路的居民又经常主动或非主动地与艺术有所交流。老奶奶的旧餐具变成了一座白色的城堡,有故事的酒吧老板在艺术家的影像作品中留下身影,河边的碎玻璃成为晶莹剔透的工艺品,一组居民不用的调料罐化身为个性乐器……

  一条街道的文化属性和景观特性尚且如此多元,城市文化的复杂性可见一斑。

  今天,我们自觉不自觉地在寻找、梳理、延伸、树立一个城市、一个地域的“文化标签”“城市景观名片”。然而,文化是没有边界的,城市景观是需要基于历史沿革和现实的。排他性地强化一种文化,拆旧建新,会否影响、限制了城市文化发展的多元性呢?这是值得思考和重新审视的。

  高宇认为:我们做一种理想化的解读,可以把类似《跬步计划──回到附近2021爱贤道项目展》这样的项目,作为对传统的、已经走向同质化的“城市文化名片”的一种颠覆式的试验。城市景观、城市名片是不能与城市历史文化沿革错位的。基于生活的公共艺术探索,会为我们的城市空间与居民提供更多交流的可能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