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2019年09月21日 21:06 新浪网 作者 骨朵网络影视

文 │ 骨朵星番

短视频或直播平台的头部网红,出现在综艺甚至网络剧里,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比如曾被称为“抖音十大男神”的费启鸣,成为综艺常客的同时,还主演了自己第一部网剧《我在未来等你》;凭借翻唱火遍抖音的摩登兄弟,举办首场线下巡回演唱会的同时,还与黄子韬合作了网剧《热血少年》。

网络成名,乍看下的确是进入到娱乐圈的最佳跳板。综艺、网剧、演唱会成为头部网红们转战娱乐圈的“标配”,他们带着自己身上巨大的流量投身进去,也不乏有人希望冲破网络平台这一方小天地,落地到更大的圈子里展示自己。

“大部分网红肯定是希望自己能往娱乐圈转,成为艺人,但是不容易啊。”一名MCN机构的资深网红经纪人告诉骨朵,“至少我目前还没有发现网红转艺人成功的案例。”

尝试转型和转型成功,是两个差得很远的概念。

1

说起从网红向艺人转型,费启鸣本身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

在抖音短视频平台发展初期,因为一条“前男友和现男友”的抖音视频成功出圈的费启鸣,抓住了当时短视频内容的上升期,成为抖音圈第一批顶级流量中的一员。

千万级粉丝的关注,是把他推向娱乐圈的契机,之后的费启鸣,也的确借着国民综艺《快乐大本营》的“东风”,抬起自己迈向娱乐圈的第一步。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2018年9月,费启鸣参加了爱奇艺推出的一档综艺《超能幼稚园》,同时,他还以固定嘉宾的身份,出现在腾讯视频推出的美妆综艺《口红王子》中,清秀的外表和不错的性格,为他在短视频之外的平台,吸了一波电视粉丝。

如今,他主演的第一部作品《我在未来等你》正在爱奇艺平台播出,他自己也常出现在各种类型的综艺中,持续在电视观众面前“混脸熟”。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这样来看,费启鸣尝试踏入圈中,成为一名娱乐圈新人的第一步是成功的,但与完全转型为一名艺人,还有较长的一段路要走。

“在我看来,费启鸣投身娱乐圈至今,暂时还没有一部属于他个人的代表作,是他当下需要补足的地方。而他在圈子里,目前还没有一个相对清晰的人设,这也是比较危险的。”那位资深网红经纪人表示。

这的确不是空穴来风。从百度搜索指数来看,费启鸣踏入娱乐圈近一年内,搜索指数相对平平,最高一次指数,是在2018年的综艺《超能幼稚园》中,与俞灏明化身幼儿园老师上线。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可以说,虽然费启鸣本身拥有着可观的流量和粉丝基数,但这些暂时还并没有体现在他当下发展的领域之中,他的影响力和大众认知度,还需要进一步提升。

但这种“名不见经传”,放到抖音平台,就成了另一番景象。从由粉丝互动、热度、荧光值等多维度综合评比出的抖音明星影响力的“明星爱DOU榜”可以看到,费启鸣以876.4万的成绩排名第四。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作为网红发源地之一的抖音,费启鸣在其平台上的影响力,或也侧面证明了他身上还未洗刷掉的“网红属性”,但在踏足娱乐圈的一年多来,费启鸣已经在努力淡化这个标签。

从近期的动态来看,除却网剧《我在未来等你》的宣传,费启鸣的个人视频更新,基本保持在一个月一条的频率。很明确的一点是,在决定踏入娱乐圈的同时,费启鸣便将重心也逐渐移到现在的事业上,大幅减少了放在抖音上的精力。

可是对比费启鸣微博上754万的粉丝数,和抖音上1920.3万的粉丝数,或可以推断出的是,最初被费启鸣的短视频内容吸引而来的大半粉丝,并没有因为如今费启鸣转战娱乐圈而随着他转移“阵地”。加之他目前在抖音上的影响力,这种情况下,费启鸣选择将重心从他的“发源地”抖音上偏离,可以说是一件冒险的事。

对此,这位经纪人认为:“危险也是指,他这样继续做下去,可能最后艺人没做好,也耽误了在网红领域的发展。”

针对这个问题,另外一家MCN机构的创始人刘成良告诉骨朵:“费启鸣转型的第一步,我认为是成功的,但后期发展要看很多条件,娱乐圈的养成周期会比较长,算是机遇和风险并存。”

2

费启鸣转型路上所面临的这一风险,也是当下不少头部网红的难题。经营短视频内容或做直播,需要耗费很大时间与精力,如果想要投身娱乐圈,转型成为一名艺人,就势必要在两者之间择其一。

这样的“左右为难”,是多数头部网红们在转型路上最大的困难。

说起头部网红,除了费启鸣之外,摩登兄弟刘宇宁和冯提莫算是近期较为出圈的两位。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摩登兄弟中的刘宇宁,早在2016年便凭借电影《九五2班》正式进入演艺圈。从YY平台到街头直播,线上吸粉的同时,由他出演的电影《秦贼有道》《罗曼蒂克振兴史》相继上映,但从网络公开数据来看,这些作品不仅反响平平,也鲜少被人关注。

入驻抖音是他事业的分水岭,他靠翻唱在抖音火起来,也因此被定义成为一名网红。同样是凭借高人气,参加《快乐大本营》,同年成为综艺《歌手2019》中首位“全民举荐踢馆歌手”。摩登兄弟从网红到被签为欢聚传媒旗下艺人,这样看来,似乎是顺利完成了转型。

再看冯提莫,发布个人专辑,举办个人演唱会,同时出现在《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等各类综艺中。这些流量艺人或歌手的“标配”,以这二人为代表的头部网红们,也是一个不落。

但同样的,从二人的百度搜索指数来看,他们有和费启鸣同样的问题——大众认知度较低。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从数据上看,刘宇宁一年内搜索指数最高的一次,是跨年夜和林志玲合作的首秀,而冯提莫最高的一次,是在综艺《脱口秀大会》中,发表外界对主播行业的偏见。

平平的指数数据,都表明相较真正的娱乐圈艺人,他们只能算是够上一个娱乐圈新人的边。这一点同样在一家MCN机构曾经的采访回答中得到印证:“现在大多数网红,可能不玩抖音不看直播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

“艺人和网红的主要差别之一,就是看你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哪里,比如正统意义上的艺人,就是靠拍戏、广告代言、线下演唱会为自己主要的赚钱渠道,但对于现在很多出圈的网红来说,比如摩登兄弟和冯提莫,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靠直播、礼物打赏等去赚钱,就还是网红那一套玩法。”这是采访中多家MCN机构相关方的共识。

那么,如果将此作为区别网红与艺人的评判依据之一,据网上公开资料显示,刘宇宁和冯提莫的收入,分别在抖音与斗鱼直播上名列前茅。从2018年一份斗鱼主播月收入数据中,冯提莫以145万的收入,在众主播中排行第二。

这也的确证明了,即使开始尝试进军娱乐圈,但截至目前为止,直播仍然在这些头部网红收入结构中占据大比率。而参加综艺,甚至开始拍戏,或许只能成为网红们现在想要转型的愿望,但距离真正的转型成功,还差得很远。

“其实网红们现在所谓在做的破圈的这些事,就是一定程度上提高他们的身价,但其实在知道他们的人眼中,多数人的定义,还是一个大的网红而已。”这位资深网红经纪人说。

但据骨朵目前的调查来看,刘宇宁已在逐渐减少直播的频次,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线下拍剧、上综艺等工作上。

和费启鸣一样,他也展示出了希望转型成功的决心和诚意,但对于放弃曾经给了他们无数红利的线上平台,选择落地到线下发展的选择,其中的不确定性也的确很多,而这个冒险的结果,还要通过时间去证明。

3

归根结底,大多数网红们赖以生存的,还是流量效应。但对标之下,网红的流量效应,与真正的流量艺人之间,也同样有着很大的差别。因此,想要跨过娱乐圈的门槛,实现艺人转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方面,从各自背后的公司和团队来说,即便是流量艺人,也是从出道始甚至出道前,就被当做艺人来培养,他们多数具备艺人应有的专业素质与基本功,也有专业的艺人经纪公司在背后拿金钱和资源去捧。

但就这位网红经纪人多年的“孵化经验”来看,多数网红却是真正从底层一点点“野蛮生长”起来的,他们多数没有专业的艺人经纪公司去规划道路,在红起来之后,也多数是靠个人、靠粉丝去捧,也正是因为网红需要靠个人与粉丝去捧,才导致他们难以脱离这片“土壤”,因此即使出圈,也只能是一名网红。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另外,在资源上,网红的资源和专业艺人的资源,还是没法比。不是说你有高流量,那么多的粉丝就够的,一些好的资源,不是靠粉丝和钱就能得到的。但在娱乐圈中,这个是最重要的。”

资源质量的差距是阻碍网红转型艺人的要因之一。另一方面,一些利益相关方,如MCN孵化公司和网红背后的团队,在给予网红培养和帮助的同时,也会给予网红很多的限制。

同样是从网上各平台主播公开的月收入数据来看,对于一名有着百万甚至千万级粉丝的头部网红来说,月收入有几十万到百万的流水,是很正常的事。

“比如冯提莫,直播一晚上,可能礼物打赏就有几十万的收入,但如果你让她现在去拍戏,让她沉下心去花半年的时间好好打磨一个角色,一个作品,一部戏下来的收入,可能就是她几个直播就能赚来的钱。”

星番丨高流量≠明星,头部网红转型艺人有多难?

这位经纪人表示,这样的网红对于孵化公司和团队而言,是可以赢得利益的巨大入口,公司不可能放着每天几十万的流水不要,去为了一名网红的未来考虑,让她花大量时间去做转型。

相对的,他也很少见有网红会愿意放弃眼前巨大的利益,而真正沉下心,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历去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或好好打磨一个作品,去实现自己的转型的。

“很多网红没有系统的学过表演,她们本身的长相也不符合明星脸,经受不住摄像机的近距离拍摄,硬件不行,自己也没有一个诚意说,沉下心去好好打磨自己,这也是转型的一大难点。”

网络平台的红利足够他们消化。实则随着短视频和直播诞生出的流量红利,已进入到一个白热化阶段,不少身在娱乐圈的艺人,也不由开始侧目。

刘成良告诉骨朵:“其实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明星,尝试涉足网红领域了。但据我所知,娱乐圈里一些人气不错的艺人,尝试带货的效果却并不理想,往往是价格要的很美好,但整个直播做下来,销量还比不上一些头部网红。”

他认为,可能明星直播带货的专业能力,相比一些头部网红还是较弱的,而偶像包袱,也不是一天两天能丢掉的。“归根到底,人设不对。”

虽说短视频愈发盛行的当下,艺人和网红的界限看似越来越模糊,部分艺人与网红之间,甚至也开始尝试相互的跨界,但从在各自领域尝试的效果来说,截至目前并不理想。

也可以说,网红和艺人,网络平台和娱乐圈,这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

之于网红而言,不是有高流量就能真的成为明星,一名混迹娱乐圈的艺人,需要才华、机遇、资源、代表作等各方各面的结合。

而明星同样在短视频及直播平台等“网红领域”,也没有积攒下自己的影响力,且并不深谙网络世界的一套玩法,这也是为什么多数明星尝试直播带货,会遭遇效果不佳的尴尬。

因此,如果沉不下自己,没有想要彻底转型的诚意和决心,那么先在各自的领域做好各自的事,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骨朵网络影视

骨朵网络影视

网络剧行业资讯、专业数据统计分析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