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被竞相追逐的女性群像剧卡在了哪?

被竞相追逐的女性群像剧卡在了哪?
2021年07月25日 22:26 新浪网 作者 骨朵网络影视

  文│骨朵

  20世纪30年代米切尔创作了一本小说《飘》,在1937年获得了普利策文学奖,1940年这本小说被改编由费雯丽主演,因此有了一代经典《乱世佳人》,女主斯嘉丽那句“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激励着无数身处困境中的人,斯嘉丽也由此成为观众心中的经典女性角色。

  如果换到今天,我们以当下的视角来审视斯嘉丽,“她到底算不算一位独立女性?”似乎很难做出判断,大家在思考:“一个依靠男人的女人到底算不算独立女性?”

  女性一直都是剧集市场的主力军,特别是近两年女性市场越来越庞大,女性群像这一表现当代女性群体的主题剧也成为创作风口,被大家竞争追逐。

  当剧中包罗万象的女性形象,她们身上名与利、事业与家庭等不同阶级女性的生活困境,在以戏剧化的手法摆在一起进行碰撞、摩擦时,一下触发观众神经,这也是《欢乐颂》《三十而已》《北辙南辕》《青春斗》《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我和我们在一起》《危险的她》等女性群像剧在播出前拥有不错关注度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播出反馈却参差不齐,特别是同其他类型相比,已播出的女性群像剧中能跑出来的并不多见,而且即便冒头也往往都夹杂着高争议,究竟什么样的女性群像剧能得到市场认可?拥有着话题的女性群像剧究竟是风口还是巨坑?围绕这一题材的讨论声越来越大。

     炸开花的女性群像剧,

  跟随时代一年一变化

  近两年女性群像剧已经成为风口,而那些早已在这块有所布局的头部影视公司已经吃过了一波红利。

  当初侯鸿亮找到袁子弹改编《欢乐颂》时,袁子弹还是一位青年编剧,《欢乐颂》播出后她一战成名,这两年随着女性群像剧的风越吹越猛,不少人都来找她,袁子弹也亲身感受到,“这两年(女性群像剧)变得更多了,之前大家还相对更倾向于单部作品,但最近不少影视公司都发现了系列化的魅力。”

  《欢乐颂》作为女性群像剧中为数不多的爆款之一,其背后的出品方正午阳光也通过系列化的手段,让自己在这剧集市场激烈厮杀的几年间内,手握稳妥的王牌作品。女性群像剧的火热被更多人看到了。同样身为六大之一的柠萌影业也在去年播出的《三十而已》《二十不惑》中收获颇丰,如今《二十不惑2》以及《四十正好》等系列作品也在加快筹备。不仅如此,冯小刚也开始从大银幕转战小荧屏,他的首部网剧也从女性群像剧《北辙南辕》开始......

  系列化与单部开发共存,头部资源竞相争抢女性群像剧,成为不争的事实。

  与此同时,小成本分账剧《危险的她》第二部也将露面,虽然播出形式、制作成本均有别于大制作,但它的出圈也反映出女性群像剧在更为下沉的分账市场有着相当不错的竞争力。

  面对滚滚而来的“她”元素,一位参与出品了热播女性群像剧的著名制片人觉得,这是大家在顺势而为。“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女性群像剧的井喷式增长得益于日渐庞大的女性市场。越来越多独立女性有了属于自己的追求,进而需要更贴近她们的现实生活、更能够引起她们共鸣的题材,女性群像剧应运而生。”

  而女性群像剧更接近为女性观众量身定做。“女性群像剧作为表现当代女性群体的主题剧,因此她在踩到某个女性痛点或者女性诉求点上时,哪怕就是其中一两个人物表达到位,就很容易出来被关注到。”这也是张晓虎、金希两人打造《危险的她》的主要驱动因素。

  女性市场、情感共振、量身定做,这都让女性群像剧在短短几年时间随女性话题的转变进展迅猛。2016年《欢乐颂》作为女性群像的当头炮,迅速搅动市场,随着不断迎合C端市场的女性独立需求,新一轮女性群像剧步入一个高速发展期,当彼时的30+女演员的处境受到更多关注,《三十而已》在人设上并未延续“五美”们接地气且辐射面广的亲民路线,反而利用“离地半尺”的虚构人设来追求戏剧化的极致效果。“左手拿捏焦虑、右手包揽热度”的《三十而已》与“中女时代”的到来不谋而合。

  如今,正在热播的《北辙南辕》更是有别于以往两种路子,直接将主角聚焦在中产阶层、落地现实,既不通过设置“五美”等多重人设来网罗受众,也不塑造顾佳这类极致角色来凝聚话题,而是用一种近乎白描的手法讲述中产女性的群像故事。

  从打响新一代女性群像“第一枪”的《欢乐颂》,到“中女时代”的情绪高点《三十而已》,再到当下女性独立思潮生出新变时的《北辙南辕》,女性群像剧的变迁与更迭始终离不开与时代女性的同频共振,凡是留下名字的剧集,观众总能从角色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产生共情、身临其境正是时刻变化中的女性群像剧恒定不变的核心话题。

  特殊的女性群像剧,

  又如何定义独立女性?

  当女性群像剧和意味着高热度的播放效果同时出现,甚至已经成为宣传噱头时,往往争议、热度与播出效果呈现两极分化。这块女性群像的风口,大家都想入局,但并不容易。

  在采访中,不止一位编剧、制片人谈到女性群像剧的剧本人设选择、创作标准时,大家给出了一致的回复:没有将这一题材特殊对待,就是要好故事。

  “女性题材为何要例外?”这位著名制片人表示他几十年挑选剧本的理念是,“所有真正抓人的剧本,人设、情节、背景、话题度都要在水平线以上。”

  好的故事还会在文字上散发出一种独特气质。在这位著名制片人眼中,这个故事不仅完成主人公在规定情境下经历跌宕起伏的事件构造,还能看到作者气息、感受画面。”但同时制片人的偏好也少不了,比如有人喜欢有温度的现实题材,但有人就偏爱话题。

  非强话题、强冲突,走现实流是《北辙南辕》的一大突出点,这也符合主创在女性群像剧创作上的态度,这也是编剧陈枰习惯的方式“不讲特别冲突的生活,创作基调扎下去就讲自己身边的故事。”

  这与《三十而已》相反,陈菲曾谈及《三十而已》的创作思路是,尽可能集纳各种各样话题,凸显女性在三十岁面临的种种困境,在人设打造上要先树立典型人物然后往特殊里拉。

  张晓虎、金希在《危险的她》中也总结出的女性群像剧创作方法论,与《北辙南辕》《三十而已》又不相同。“有接地气的社会热点,女性的气质要放得更年轻化一点,更网生一下,更新业态一点。”这是他们非常重视的,因为《危险的她》走的是网剧分账的形式,必须快节奏。

  女性群像剧正在以不同的创作形式、风格调性从四面八方涌来,但究竟哪种创作方式和逻辑更适合,目前谁也说不清。

  如今在女性群像剧中,故事是否悬浮、人物是否极致化、是否存在“丑化”男性角色,成为观众与剧方间的强烈矛盾点,甚至观众与观众间对女性群像剧的调性、人物也产生了激烈辩论。

  《三十而已》中的“全员渣男”让很多男性观众感到不适,主创曾解释这在于“女性题材要有女性视角和立场,会有所取舍”。作为女性题材剧的《三十而已》选择更多着墨女性的变化和心路历程。而作为冯小刚第一部网剧,围绕《北辙南辕》悬浮与否的讨论也没断过,身为编剧的陈枰面对尤珊珊虚构的评价表示很难同意,《北辙南辕》就是取材于自己身边的故事,几个人物都有原型。

  “虽然女性群像是表现当代女性群体的某一个主题的剧,很容易出来被关注,但经常会遇到类型认知不准,容易跑偏,平衡不好各个人物和事件的关系。”这是女性群像剧创作需要抓住的核心问题,也让张晓虎、金希感受到女性群像剧在创作和制作上的更大难度。

  特别是在女性群像剧中,核心议题——究竟什么是独立女性,“她”的标准是什么,女性角色与男性角色间的平衡点在哪,制片人、编剧甚至荧幕前的观众也很难给出统一答案。

  从《欢乐颂》里的“五美”到《三十而已》的顾佳再到《北辙南辕》里的尤珊珊,一部分人觉得她们很独立,但一部分声音却不认同。或许《飘》中的斯嘉丽横跨时间、国界,是大家公认的独立女性,但显然她并不符合目前舆论中不依靠男性的标准。

  “是不是只有不依靠男人,不花男人钱,发誓比男人强的女性才叫独立女性?”面对这一非常直白的问题,大家犯了难。“不能在对立性上讨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有羁绊的,依靠也是相互的。”张晓虎、金希觉得女性独立是女性自立精神,但肯定不能脱离男性,双方是互存互依的关系。

  那么究竟什么是独立女性、自立精神又该如何定义?在采访中,骨朵发现大家难以给出定义,而且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答案。唯一能够得到的一致观点是:编剧对女性群像剧的结构和人物故事的表达认知要准确,而在群居社会,再独立的女性也不能脱离男性而存在。

  风口中的女性群像剧,

  还未成熟

  当题材红利已被大多数人明显感知,谁都不愿错过“市场良机”,“淤积”随之而来

  通过整理已开机及备案的女性群像剧不难发现,除正午阳光、柠萌影业、光线传媒等老牌影视公司外,爱奇艺、腾讯视频等长视频平台都在持续发力女性群像剧,以及核桃影业等专注于小成本分账剧制作的腰部公司也纷纷参与到这场女性红利争夺战中来,大家都觉得女性群像剧大有可为。

  但当各类资源纷纷入局,作为片方首先在女性群像剧的故事选择上出现了犹豫,选原创还是IP?

  当下的女性群像剧大多都更接近于话题剧,这也就意味着“她”要及时投射时下热点,但群像式的描绘也对编剧提出了更高要求。《欢乐颂》原著中搭建的人物及故事素材在后期剧作过程中为编剧的改编工作提供了有力抓手,而原创作品《三十而已》结合时下数据与热点话题的捕捉,做到精准开发集中大众情绪。

  两者似乎各有各的优势。但在采访中,张晓虎觉得原创更难,因为“相较于经典IP的改编,原创故事的打磨更需心力”。作为编剧的袁子弹认为,“两者都是一个完整的创作的过程,重新建构人物,然后编织故事,但原创自由度更高一点,也更符合自己的风格”。

  而从已经露面的作品来看,虽然IP与原创均有,但原创数量略高于IP改编。特别是如今系列化成为女性群像剧标配,但并非所有IP都具备系列化的条件,“情节架构能担得起大集数的起承转合,人物设计也要复杂而立体”。因此一般片方都会找来几个编剧,大家通力合作。但前提是要找到一个成熟的编剧团队,袁子弹坦言自己更擅长于单兵作战,在她看来“生活剧是比较难合作的一个剧种”。

  不过“原创也好,IP改编也罢,女性群像剧想要拍出现实的女性情绪,在创作与制作上是存在门槛的,而且女性群像剧离不开共情价值观的表达,如何才能站在女性视角上进行考量,拿捏住独特的调性与气质非常关键。”张晓虎和金希的这一观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此刻,聚焦女性成长的女性群像剧成为剧集市场的重量级选题,但与此同时,由于创作和制作都有一定的门槛、难度加大,而且“她”并不传统,需要承载当下的女性价值观,但时下大家对女性独立的认知都有不同标准,这些都成为了大家在选择女性群像剧时会反复权衡的问题。张晓虎甚至表示,时下无论原创还是IP,女性群像剧存在着一个“策划多,但是实施少”的困局。

  但毕竟高风险往往与高收益同在,也只有一个个问题暴露出来并得以解决,才能不断走向成熟。这位著名制片人表示,女性群像剧的女性角色在影视剧中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还有很多类型可以进行挖掘和创新,同样张晓虎也认为社会女性成长是一个很好的选题,它不同于校园成长,是一个在复杂现实社会下的女性成长。

  处于风口之中的女性群像剧还不够成熟,但似乎并没有影响大家对“她”的热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欢乐颂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