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不会恋爱的我们》以小博大,关键在“适配”丨对话总制片人赵牧南

《不会恋爱的我们》以小博大,关键在“适配”丨对话总制片人赵牧南
2022年03月17日 20:00 新浪网 作者 骨朵网络影视

   文 │尢尢

  今日,《不会恋爱的我们》非会员正式收官,这场由“赵江月X嘉心”亲身示范的恋爱教学,也在观众的热烈回馈中实现满级通关:在播期间共斩获全网热搜300+,以9741的站内热度登顶优酷榜首,抖音相关话题播放量达40亿+,各项数据均表现亮眼,不失为姐弟恋题材里的圈层爆款。

  不仅如此,《不会恋爱的我们》自3月1日会员收官以来,仍能连续多日在骨朵网络剧热度榜单上高位不掉,呈现出了有别于一般甜宠剧的长尾效应。

  这份成绩对于第一次独立操刀项目的总制片人赵牧南来说,既是预料之中也是来之不易。她在跟骨朵对话时坦诚道:由于《不会恋爱的我们》是个原创项目,一没有大IP的自带光环,二没有S级班底的阵容加持,所以起初项目优势不是很明显。但好在优酷给予了大力支持与信任,在与平台充分沟通了市场对于“姐弟恋偶像剧”的需求后,赵牧南对创作方向愈发清晰,“既然我要做这个项目,就要让别人看到它跟其他项目的区别点在哪。”虽然基本盘费用体量不大,但赵牧南还是抱着把剧做到超出预期的决心,开始了“觅良配”的码盘之路。

  《不会恋爱的我们》,很懂“适配”

  当赵牧南回头看《不会恋爱的我们》时,反复提起的一个词就是“适配”,这是她对这个项目最直观最深切的感受,也是她从剧本阶段就稳抓的一个核心概念。

  因为在当时,无论是赵牧南还是编剧陈新月,都像戏里的赵江月一样面临着脱单难题,如何在剧中建构起现实语境里的恋爱话题讨论,正是她们在打磨剧本时琢磨很久的一个问题。

  “因为人物跟环境之间是需要协调的,怎么才能让所有人在这个恋爱话题里自然地输出观点,那么把配对性质和恋爱教学结合在一起的恋爱APP就是一个很好的设定。”有了现实经历打底,又不断从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get时下年轻人对于恋爱知识的获取,最终赵牧南决定从恋爱APP切入开启适配第一步。

  不过在项目正式启动之前,赵牧南就凭借着从前做IP运营时练就的看家本领,对市面上涉及到姐弟恋的小说进行初筛对比。她深知仅靠恋爱理论话题,能够带来的创新的确有限,因此她又在内容上融入了喜剧元素和“双强+成长感”的姐弟恋CP人设,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甜宠剧的俗套感。

  当然在选角上,赵牧南也一路遵循适配原则,“我当时主要考虑了三点:一是演员和角色之间的贴合程度;二是艺人们本身的流量规模、性质和我们的剧集需求能否划等号;三是他们跟对手演员之间能不能碰撞出新鲜有趣的化学反应。

  凭借少量的预算撬动出超强的效果,赵牧南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因为我希望能够给到平台也好、市场也好,一个超越同级项目的‘冒尖’的选择,那这个抓手就是金晨和子异。”当所有元素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最佳位置,一个项目才可能有最理想的市场化表现。很明显,赵牧南深谙此理。

  制剧就像做数学题,需要找到最优解

  “我没有别的办法,就是天天带着我的团队去做‘数学题’。”这是头一次担任制片人的赵牧南,在控制成本时的真实感受。

  《不会恋爱的我们》作为一部都市甜宠剧,整体的制作体量并不算大,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开支,赵牧南选择对落在细处的内容亲力亲为,比如亲自敲定拍摄主景之一邻客科技的墙壁颜色、逐一把关宣发词条和海报内容等。这些事无巨细的背后,是赵牧南眼里对于制片人这个身份的理解。

  从早期的作家经纪转型成为新人制片,赵牧南首秀告捷之后再回过头来看,她发现有别于专注作家的IP运营,制片人这一新身份下的自己则需要将目光打散,并形成一套独特的话语体系来适应转变

  “因为制片人需要把自己对于项目的认知,清晰明确地传递给所有人,无论是面对平台、艺人还是合作团队,都要用他们的逻辑来让对方理解。”这便是为什么赵牧南会在具体的操盘过程中事事上心、步步稳抓的原因之一。

  这样的认知也在她带领团队攻克“成本”这一数学难题时,起到了别样功效,在花钱之前寻找最优解是她在这个项目里最常做的一件事

  “比如剧中的恋爱市集、失恋博物馆、相亲会等等,其实都需要实景搭建,但是我们会去考虑怎么把钱花在刀刃上,所以我们就跟苏州政府达成合作,得到了湿地公园这样一个免费场地,然后在一些场景搭建上选用便宜美观的KT板,最后既得到了很好的画面效果,又控制了成本。”

  但是“该省的地方省,该花的地方花”也是赵牧南在做制片时始终贯彻的一点。“比如说我不能让金晨和子异穿假的品牌服装,因为他们的角色人设就摆在那,我不能弄虚作假。”预算之内的贴合,恰恰是赵牧南对于“适配”理念的践行。

  一部戏一个宇宙,

  赵牧南的制片思维从这里搭建

  第一次做项目,就通过《不会恋爱的我们》实现华丽变身的赵牧南,到现在仍习惯性地称呼自己为“新手”。虽然《不会恋爱的我们》给她带来的经验很多,眼下的她也已经开始投身新的项目,不过在她看来,这些宝贵的“新手经验”也未必适用于其他项目。

  这并非是因为赵牧南不善灵活运用经验,而是于她而言,“每一个项目都是一个独立的宇宙”。她把自己的这种思维导向,归类于剧作逻辑、市场逻辑之外,身为制片人必须具备的另一种产品逻辑,即每个项目都是独立的产品

  这点从具体项目的操盘方式中便能看出,《不会恋爱的我们》作为偶像剧,先天就在市场竞争中与现实主义、悬疑剧等其他类型题材存在壁垒,而细分下去,现偶和古偶也有所不同。

  “拿同样级别的项目来举例,一部长达三四十集的古偶特别是仙侠,其实对于艺人的流量要求并不是非常高,而最长24集的现偶,则更需要在较短的排播带中,依靠艺人本身的质感和粉丝热度来提气儿。”这也是赵牧南在打造《不会恋爱的我们》时,更倾向于先把一部分预算花在选角上的原因之一。

  当赵牧南的目光从具体的项目中抽离出来,回归“评估新产品是否值得投入生产”这个整体层面上时,她也有着一套属于自己的衡量标准。

  “首先,要看看这个故事本身写得好不好,是否足够有意思;其次,好的话又是怎么个好法,这需要在对所有同类型题材进行初筛、同质化检验和竞争力判断之后加以明确;最后,除了项目本身质量之外,还要回归适配话题,即自己和团队有没有揽下这个瓷器活儿的能力。”这便是赵牧南在评估一个新项目有几分可行时离不开的三个抓手。

  接下来,手握国外大IP翻拍版权,即将启动晋江S级现偶IP影视化等项目的赵牧南及其背后崭露头角的光美映画,还将继续聚焦女性情感赛道,以“适配”给出超出制作预期的最优解。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