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我们需要怎样的主旋律电影?| 国庆档电影观察

我们需要怎样的主旋律电影?| 国庆档电影观察
2022年10月04日 23:57 新浪网 作者 骨朵网络影视

   文 │ 经纬

  “《万里归途》是主旋律电影的新打法,去英雄化的叙事,以及更专注故事和人性本身的挖掘而非一味地堆砌所谓爱国情绪,使其赢得了‘独一份’的票房和掌声。”

  “《平凡英雄》是继《中国机长》《中国医生》之后又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博纳主旋律’电影,博纳出品+真实事件改编+典型人物塑造+商业类型化包装(香港导演)的拍摄模式,已让观众逐渐显现出对这一熟悉配方的观影疲态。”

  “《钢铁意志》的主题表达有些许陈旧。”“《搜救》让‘我要打十个’的甄子丹用‘我只想救儿子’的偏执与狂躁演绎出了灾难片的‘灾难’。”

  

  今年的国庆档电影,让观众无力吐槽,唯有《万里归途》获得了广泛的赞誉。而在市场层面,几部影片的表现同样如此。

  冷清的国庆档

  疫情之前的2019年国庆档,《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作为领头羊分别产出了31.7亿、29.1亿的票房佳绩,二梯队的《攀登者》最终也突破了10亿大关。疫情开始后的2020年国庆档,《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分别占据20亿、10亿票房的梯队,小体量的喜剧片《一点就到家》也拿到了超3亿的票房。而去年国庆档,虽然《长津湖》一骑绝尘,以57亿的票房成绩破影史记录,但第二名的《我和我的父辈》也在“虎口夺食”成功攫取了超14亿的票房。

  然而今年的国庆档电影市场实在是过于冷清。

  从集体提前仅一周空降定档,到《长空之王》紧急撤档,国庆之前,许多人就已经对今年这个“最后的大档期”充满了焦虑和低预期,如今已经4天过去,刚破10亿的总票房也令业界倍感“恐慌”。这个成绩为2017年以来同档期最差,且差距很大:2021年国庆档前4天票房大盘为22亿,2020年为21.3亿,2019年为29.6亿。

  

  如此冷清的市场,原因是多方面的,疫情原因、经济原因自不必说,而更多的可能还是头部影片数量过少及影片类型单一的问题。4部主旋律真人电影+3部少儿向动画电影,除《万里归途》“独美”之外,其余影片的票房表现乃至口碑反馈都相当低迷。

  截至发稿前,《万里归途》票房已达7.4亿,而其余6部影片在均未破亿的情况下,加起来的总票房亦不足2.5亿。从豆瓣评分来看,目前也只有《万里归途》开分7.6,其余影片或因打分人数过少导致至今尚未开分。而通过豆瓣、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的反馈来看,“也就《万里归途》能看”的评价,似乎也昭示着观众对这届国庆档电影失去了信心。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四部主旋律真人电影所呈现出来的不同题材、叙事、影像风格、主题表达以及市场、口碑表现等也为主旋律影片的发展乃至整个行业的电影创作提供了很好的研究案例。而这其中涉及的核心问题便是,国庆档影片类型过于单一是否会对市场造成较大影响?当下观众究竟喜欢和需要怎样的主旋律电影?

  我们需要怎样的主旋律电影?

  对比这四年的国庆档电影,我们会发现,尽管在国庆的节日氛围烘托之下,主旋律影片是最容易产生票房奇迹和带热市场的影片类型,但无论是“我和我的”系列这样的拼盘主旋律,还是《中国机长》《攀登者》这样的类型化主旋律影片,大体量的投资规模,全明星、大导演的主创阵容,喜剧、动作等各类商业元素的融入,以及过硬的内容质量才能真正在市场上赢得一席之地。

  而今年,除了《万里归途》之外,其他几部影片基本不具备这样的“硬实力”。

  从《万里归途》撤侨的题材、战争的类型,3亿的投资体量以及张译、王俊凯、殷桃这样的全明星阵容等外部配置来看,其他几部中腰部影片的确无法与之匹敌。而从影片的内容质量来看,同样如此。

  

  《万里归途》在内容上的两大优点,成为引发观众共鸣、获得好口碑的关键。一是反英雄化的人物刻画,二是对于战争氛围的真实性营造。

  前者,作为主角的宗大伟(张译饰)不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始终标榜伟光正的英雄,他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现代人,是一个会害怕、会牵挂妻儿的平凡人。尽管最终他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勇敢,将数百位同胞平安带回国,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外交官英雄,但影片在前期着力表现他“顾小家弃大家”的心理脉络与现实困境,而在同事牺牲、翻译死亡等触动他人性中勇敢与责任的情节推动下,以及他身处不断动荡的环境之中,他才在最终完成了作为真实的人的蜕变。

  后者,《万里归途》对于撤侨过程的详细描绘,对于战争的近乎纪实性地呈现,使其更具有当下性与写实性,而片中所表达的大国担当与家国情怀的主题是以一个个具体的人物和具体情节彰显出来的,而非口号式的堆叠情绪与抒发情怀。

  

  对比同样是撤侨题材的《战狼2》来看,尽管《战狼2》在激发民众的爱国情绪层面或许比《万里归途》更加强烈,但作为电影本身而言,它在类型上仍然属于传统的军事动作电影,强烈的类型元素呈现和个人英雄主义表达,使其丧失了些许真实性。这也正如影片监制王红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万里归途》并不是像《战狼》一样的战争片,战争只是作为背景而非主题存在。”

  由此,《万里归途》完成了与之前主旋律影片截然不同的影像表达,成为了主旋律影片的新探索和新范式。

  正如在《万里归途》豆瓣的短评里,“完全当成主旋律未免太狭隘”的评价被顶上了首位。实际上,如果简单回顾一下,这些年国产主旋律电影已经完成了多轮“进化”。撇开较为古早的宣教式、口号式主旋律电影不谈,从2009年的《建国大业》开始,大明星、大制作、商业化成为了主旋律电影的标准配置。但“集结百位明星”的“春晚式影片”真正进入到商业化的电影市场中定然无法持续。

  于是,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以及接下来的《湄公河行动》《战狼2》《红海行动》等影片开启了主旋律类型化的新模式,也即在大明星、大制作的基础上,融入更多的诸如动作、枪战、战争等类型元素,以期实现对最广泛观众的俘获。2019年《我和我的祖国》上映,又给主旋律带来了一种“拼盘电影模式”,但这种电影在市场层面也不是可持续的。

  

  实际上,从《中国机长》开始,到《中国医生》以及今年的这部《平凡英雄》,博纳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主旋律电影制造大厂,其在高投资、大明星以及聘请香港导演进行商业化改编的路子上也淌出来一条属于博纳的路子,但同样的配置和叙事模式,观众很快会产生套路感和厌倦感。

  因此,《万里归途》走的这条去英雄化,聚焦故事和人性本身,用更为立体的人物情绪传达家国情怀与时代情绪的路子,或将成为未来几年同行争相借鉴乃至效仿的主旋律电影拍摄模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票房主旋律电影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