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影院直播世界杯,好生意还是涉侵权?

影院直播世界杯,好生意还是涉侵权?
2022年12月04日 20:00 新浪网 作者 骨朵网络影视

  文|知庸

  小组赛结束,16强诞生,卡塔尔世界杯激战正酣。

  随着抖音入局世界杯转播,与咪咕展开“专业VS热闹”的运营打法之战,世界杯观赛正式进入竖屏时代。不过,不少球迷依然钟爱用电脑乃至电视的大屏幕看球,以捕捉更多球场精彩瞬间,获得身临其境的沉浸感。

  但再大的电视,都不可能大过影院的大银幕。影院拥有足以呈现顶级视听的专业放映设备,和可以容纳数百球迷共同摇旗呐喊的座位容量,还在集体观赛的氛围感与沉浸感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影院似乎正是转播世界杯的绝佳场所,本届世界杯,就有不少影院做起了直播观赛的生意。

  然而,这些影院大多并未获得转播授权,就将央视的电视转播信号直接接入大银幕播出。但在央视总台发布的世界杯版权保护声明中,已经明确表明任何未经授权的机构或个人,都不得在中国大陆以剧院院线播放等方式,使用本届世界杯的广播电视信号。

  那么,影院组织的世界杯直播观赛活动是否涉嫌侵权?骨朵请到了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的娱乐法律师徐晓丹,详细梳理了这一行为可能面临的法律问题。

  影院世界杯直播观赛玩法:门票免费,套餐收费

  早在本届世界杯开战之前,就有不少影院做起了直播观赛活动的宣传。网传保利、星星、CGV星星国际影城曾意图联合推出“喝彩世界杯”的直播观赛活动,准备直播22场在国内时间午夜之前开球的比赛,场次贯穿本届世界杯全程。不过这一活动最终未能真正落地,相关宣传也已被撤下。

  而辽宁的不少影城,则真正举办了多场直播观赛。本届世界杯开赛之初,在猫眼、大麦等票务平台上,搜索“世界杯”都可以找到覆盖辽宁全省上百家影院的直播观赛售票专页,越众、万达、华谊等影投旗下影院均有参与。在相关影城公众号的宣传中,影院还提及为直播观赛配套了有奖竞猜、现场解说、足球宝贝助威等互动活动,并呼吁体育品牌、运动产品等赞助商与影院洽谈商务合作。

  在票务平台上,世界杯观赛每场的票价为40元,价格与一张普通厅电影的票价基本持平,而这一票价被定义为“影城服务费”。而在大连万达影城的公众号上,则推出69/99/160元三档套餐,套餐包含1-4张门票与啤酒、鸡块等小食。

  据当地影院工作人员透露,这些影院确实拿到了比赛的播出权,但权限仅限辽宁省内,影院可以直接将央视5套、16套的信号接入大银幕转播。有消息称,事实上具有落地转播权的辽宁广电部门与当地影投公司达成了协议,双方各占一定分账比例,从而令辽宁多家影院可以转播世界杯比赛。

  不过随着辽宁疫情加重,影院陆续关停,这一活动仅持续了一周左右就偃旗息鼓。目前当地影院已经复工,但相关活动宣传已经撤下,票务平台上也已不可购票。骨朵致电两家曾参与组织直播观赛的当地影城进行咨询,一家影城表示由于网络信号太差,该影城一直未参与此活动。另一家则称由于疫情,目前当地已停止这一活动,是否后续会恢复还要等待消息。问及之前现场情况时,影城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小组赛并非场场热门,每场只有十几人到场观赛。

  除此之外,一些大院线也曾举办世界杯直播观赛。万达旗下一些影院曾在宣传时称与当地体彩部门达成合作,允许球迷自发包场观赛,而万达正是本届世界杯主要的中国赞助商之一。同样深度参与世界杯的蒙牛,则与博纳旗下4家影院合作举办了免费观赛活动,球迷可通过公众号扫码提前预约,登记信息后即可去影院观看相应场次。

  还有许多影院则采取了私下售票的方式,影院在公众号上贴出球迷群二维码,球迷扫码进群后可了解购票信息和现场玩法。这些影院大多在售票时注明,观赛门票是免费的,球迷购买的是相应的小食或世界杯衍生品套餐。有影院称相关活动是以俱乐部形式包场转播,只是利用影院场地播放,与影院本身无关。

  看得出来,影院已经采取了各种方式规避直播观赛活动可能面临的侵权风险,但这些规避之法是否真的在法律上站得住脚?

  影院世界杯直播观赛,是否涉嫌侵权?

  影院转播世界杯并不是这届才冒出的新鲜事,而是每4年就有人跃跃欲试的香饽饽。2006年,上海多家影城就已开始组织世界杯直播观赛活动,其衍生出的法律问题也曾激起一番讨论。有观点认为这些影院侵犯了央视权利,也有专家表示“影院没有削弱央视转播世界杯时所要达到的商业目的,反而帮助其传播了节目广告,也未违反央视转播服务大众的初衷”。最终,此事也未有定论。

  2010年随着《阿凡达》带火3D,国际足联提供了25场比赛的3D直播信号。许多影院获得了广电总局正式批准转播3D世界杯,条件是每场比赛需与一场电影连场播映,票房收入则需与版权方央视、技术支持方中影数字院线分成,还需上交一部分给电影专项基金。

  转播3D世界杯还需要花15万买一套专用设备,各种费用算下来,影院想要营收,票价至少得定在200块。虽然当时《阿凡达》的3D厅票价已在百元左右,但200块依然较此翻了一倍,放在现在看也令人“高攀不起”。尽管这场轰轰烈烈的3D世界杯风潮不涉及版权问题,但最终还是因过于高昂的成本未能实际落地几场。

  2014年,央视未分销世界杯版权给其他平台,曾雄心勃勃称已与国内两大院线达成协议,推进影院世界杯转播的乐视体育,最终也没了音信。2018年也有消息称,央视尝试与院线正式合作售出版权,但最终因需电影局参与,程序较为复杂,也未能实现。不过,这两届世界杯都不乏一些影院实际进行了比赛转播。

  在本届世界杯央视总台发布的版权保护声明中,总台表明拥有中国大陆独家电视和新媒体版权及分许可权利,并仅授权了咪咕、抖音,以及上海、广州4家电视频道传播本届世界杯赛事节目,其他任何机构均未经授权。因此,今年组织直播观赛活动的影院,恐怕都有面临法律责任的风险。

  徐晓丹律师查阅了多起类似的体育赛事转播侵权案例,发现法院在实务中裁判该类案件时,基本倾向于认定体育赛事节目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类电影作品,可用我国《著作权法》中的相应条款加以保护。

  因此,徐晓丹律师认为,央视总台可依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一)款的广播权,和第四十七条规定的广播组织权相关的权利,向影院追责。总台可要求影院等侵权主体根据其侵权行为的具体情形,向总台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而针对部分地区广电部门、体彩部门,以及几家世界杯赞助商与影院展开世界杯直播观赛合作的行为,徐晓丹律师表示,“央视在其发布的声明中明确了几家合作授权主体,除此之外,其他任何机构均未获得其授权,不具备合法要件。

  体育赛事的直播、转播等涉及知识产权的相关权利,一般与赞助行为不挂钩,尤其像世界杯这种全球瞩目的大型足球赛事,其合同签署与法律授权应相对完善,一般不会出现所授出的权利互相冲突、权利授予不明确的情形。”

  对于部分影院称直播观赛活动“是以俱乐部形式包场转播,与影院本身无关”的说法,徐晓丹律师则认为,此说法无法得到法律上的支持。“哪怕影院与俱乐部达成包场播放协议,也可作为共同侵权人承担其相应的法律责任。”

  因此,尽管影院采取了种种方式规避世界杯直播观赛活动可能导致的侵权风险,但说到底这依然是一项侵权行为,总台完全可以依据相关法律追究涉事影院及其他主体的法律责任。

  影院铤而走险,实属情有可原

  徐晓丹律师表示,既然影院的播放行为不合法,其他根据播放而产生的收益亦可被认为是违法所得,权利人可针对该类收益主张维权。

  “从影院的经营模式、广告宣传等情况综合来看,影院对播放世界杯足球比赛的行为是有盈利空间的。影院即使未收取观看门票,但通过其他售卖酒水、周边产品等获利方式吸引群众来消费的行为,也不可被认为是免费播放。”

  而与影院合作的票务平台,则也要承担失察的法律责任。“售票平台应对其所出售门票背后的演出、电影以及各类节目播放,负有合理的审查、注意义务。售票平台方对于体育赛事在影院进行播放的售票行为,应当负有其注意义务范围内的法律责任。”

  在影院可能面临的处罚方面,依据《著作权法》第五十四条,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因此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此项难以计算的,可以参照该权利使用费给予赔偿。侵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予赔偿。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权利使用费难以计算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综上所述,影院组织的世界杯直播观赛活动,看似是令球迷过瘾、令影院获利的好事,但背后却潜藏着极大的违法风险。一旦被追究责任,不仅保不住活动所得利润,还可能面临巨额罚款。

  但在法理之外,面对当下惨淡的电影市场,和多家影院陆续因经营不济关停的局面,也不难理解为何有影院选择铤而走险,举办世界杯直播观赛。作为产业下游机构,影院必须依赖持续的影片供给才能生存发展,但在如今由于种种原因动辄陷入的“片荒”情况下,影院尝试拓展经营业态,实在也是无奈之举。

  疫情三年来,影院办剧本杀、讲脱口秀、承办会议都成了常事,前不久甚至还有影院推出了“来电影院午休”的业务,引起不少关注。去年也曾有影院试图转播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但最终被临时叫停。

  因此,转播世界杯,不过是影院抓住一切机会求生的方法之一罢了。如果说之前几届世界杯有影院转播,还是为了图发展图新鲜图热闹,还面临着观影仪式感与观赛狂热氛围对冲的困境,和是否允许影厅内球迷抽烟喝酒的难题,那么在当下,这些似乎都已经变得不太重要了。归根结底,想办法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

  徐晓丹律师也认为,一些影院借组织直播观赛的机会,筹措与体育品牌的商务合作,这一行为不宜机械地认为涉嫌违规。“影院有权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自主经营,不应将该经营行为与直播观赛事件建立强链接。抛开影院组织观看比赛的前行为,仅与其他品牌的商务合作来看,疫情之下的影院生存艰难,通过各种方式积极自救的行为值得鼓励。”

  好在,最近也并非没有好消息。骨朵致电一家曾在公众号上宣传世界杯直播观赛的南方影院咨询情况时,对方表示由于最近有《航海王:红发歌姬》《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等新片上映,影院已经暂停举办直播观赛活动,转而回归正常的电影放映。辽宁也有影院表示,将把宣传重点放回到目前几部新片和即将上映的巨作《阿凡达:水之道》身上,可能不再举办直播观赛了。

  片源的补给,让影院得以稍稍缓一口气。最近疫情防控政策的调整,则使得更多影院得到了复工的机会,数据显示,截至今日全国影院营业率已经连续三天回升,目前营业率为46.92%。尽管在片源补给和营业率提升上,都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但起码这是一道曙光。愿中国影院,都能挺过寒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