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2020年04月07日 22:40 新浪网 作者 骨朵网络影视

  文 │ 夏天

  与《延禧攻略》上线时情形相似,《鬓边不是海棠红》(以下简称《鬓边》)同样是一部非典型于正作品。改编自水如天儿同名小说,讲述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一代天才京剧名伶商细蕊与爱国热血商人程凤台因戏结缘相知,在梨园百态和战火动乱中并肩奋斗前行,携手与命运砥砺抗争的故事。

  拥有当下最具爆款体质的“耽改”元素,聚焦影视行业鲜少呈现的国粹艺术,邀请来黄晓明、尹正两位带有话题度的“非鲜肉型”演员主演,这三大要素的集结,让《鬓边》还未上线便激发着行业的好奇心。选择4月1日,这一被视为2020年小暑期档的时间点上线,俨然是“爆款”的野心。

  如今剧情过半,剧集成绩单已缓缓铺展。截至发稿前,豆瓣超六万人给出7.5分评价,超出同期剧集,并在骨朵网络剧热度排行榜中稳居第一,热度与口碑,都没让大众失望。然而,与《延禧攻略》横空出世,“黑莲花”主人公在影视市场“大闹一场”扬长而去的爆度不同,由双男主IP改编而来,相似团队打造的《鬓边》距离爆款,却差一口气。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起初,黄晓明与尹正这组“中年CP”,是阻拦众多女性观众点开作品的原因,但随着演员演技对角色加持,故事情节层层深入传统文化韵味流淌,民国时代背景下大小人物的无奈与纠葛,让《鬓边》口碑回升,豆瓣评分从开播时的6.1上升至7.5,不过讨论的声音却也依旧式微,热度与《镇魂》《陈情令》等爆款耽改剧难匹敌。

  作为耽改剧中的清流,敢于扛起普及传统文化大旗的《鬓边》,用心良苦卡司强大,在剧作品质与故事层面毋庸置疑。那么,到底是什么阻碍了《鬓边》成为爆款的可能?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沉重的人物困境

  “想讲的只有二点:1、京剧文化的魅力;2、士为知己者死;在茫茫人海里,我们都是孤独的人,但总会有那么一双手,在大雪纷飞的夜晚,给予你些许的温暖。”《鬓边》开播前,于正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相似的话在《延禧攻略》开播前同样出现过,“我这半辈子所受的气,希望魏璎珞都能替我讨回来,你们也一样,对吧?”,试图以自问自答形式寻得与大众的共鸣感。自《延禧攻略》爆火之后,暴躁的“魏璎珞”带火了“时代情绪”一词,尤其是在带有于正标签的作品上。他是懂得洞察当下大众喜好,对时代情绪把握精准的从业者,《延禧攻略》简单直给开辟“爽剧”先河,《鬓边》反其向而行之,内敛深刻,试图来点灵魂与价值。

  作家阿城曾说,在每个时代,人都会碰到相同的问题,就是绝境,而好的文学作品是穿越绝境的。首先值得肯定的是,《鬓边》真的有在认真呈现每位人物的困境。

  以民国为时代背景,在这一特殊时期下,三教九流相互碰撞、中西文化相互交汇,动荡与浪漫,现实与摩登构筑着一个快意恩仇的时代,是带有厚重质感故事诞生的绝佳土壤。程凤台是痴迷京剧、俊逸倜傥的商人,有着民国时期新派人士的开明与老派人士的绅士,声名鹊起的梨园新魁商细蕊,不疯魔不成活,专注戏曲的同时贪吃、爱钻牛角尖,敢于公然挑战权威,是一个傲娇且有些混不吝的人物。

  剧中,除了本就天赋异禀,可以肆意沉迷戏曲的商细蕊,每个人物都有着求而不得的纠葛。本有远大抱负的留学生程凤台,不得不挑起家族大梁,娶妻生子过着不想要的人生;二奶奶范湘儿受限于封建时代思想保守,整日在相夫教子猜忌怀疑中度过,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大姐程美心明白是非,为家庭牺牲爱情嫁给曹司令,但也有着爱慕虚荣奢靡不止的一面。还有六月红、俞春等诸多为情不顾一切,最终还是错付了的“痴男怨女”们,都应着程凤台那句台词,“人活着,就是身不由己,就是孤独,就是求而不得。”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而即便就是如此不入世的商细蕊,也不得不承受戏班经营的苦,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境。将人物在时代变化下的无力感融入到角色中,耽改剧外壳下,苍凉、颓废、衰败、懂得、新生和革命都在发生。这是《鬓边》努力寻找的与大众共情点。

  不过遗憾的是,这一次于正预判得太高也太早了。

  快节奏追剧习惯下,安安静静看一部沉重的剧集对观众而言仍旧太困难。民国离现代生活太近,没有古装剧的架空创作空间,也不及现代剧贴近日常,难以关照现代生活,也难以激发观众的追剧热情。同时,《鬓边》中的人物思想与行为逻辑均是民国式的,不论是保守的旧思想还是不同新思潮的碰撞,隔着高级灰色调的屏幕,看着人物潮起潮落,观众实在难有代入之感。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更为重要的是,在耽改层面,从《镇魂》到《陈情令》,耽改剧能由圈层走向大众,爆火原因简单直接,往往与青春靓丽的双男主,演员间带着面纱的“兄弟情”相关。《上瘾》讲述着男版“霸道同学爱上我”的故事,《镇魂》带有悬疑感的故事中双男主强强对垒,《陈情令》里有小人物绝地逆袭又无拘无束逍遥自在的爽感在里头,故事内核均是玛丽苏兼杰克苏的,到了《鬓边》,哀怨的悲凉色调与大众想要看爽剧的需求明显逆流。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缺乏磕CP的快乐

  尹正实在是太胖了。

  作为一部耽改剧,其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双男主戏份,但在镣铐跳舞下,《鬓边》通过在人物线上加深双男主的互动,弱化女主线,试图让观众能从中顺利抠糖。

  然而,与其他纯爱耽改剧不同的是,剧中程凤台已经娶妻生子,不论与商细蕊是知己情还是兄弟情,都是让正妻二奶奶不愉快的存在,在中国儒家文化伦理常纲中,处于弱势的二奶奶显然更受外人同情,戏外关于三角恋、婚内出轨的争论喋喋不休。

  这显然比其他耽改剧中的纯爱故事更为复杂,更受世俗伦理拖累。观众想要愉快“磕CP”之前还得扣上道德的枷锁。同时在演员呈现上,尹正饰演的商细蕊圆润有余而细腻不足,“去油”成功的黄晓明仿佛许文强附体,CP感较弱。本应该是两个同性之间的正常饭局,但程凤台满脸宠溺地微笑看着商细蕊吃肘子时,眼神、动作、互动传递出的小设计,能看出主创们的良苦用心,不过看着中年CP眉来眼去,观众能获得多少磕糖的快乐,就不得而知了。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事实上,纵观《镇魂》《陈情令》等耽改剧,其爆红之路都有迹可循:以大IP改编,首先有广泛的女性受众基础,上线之初吸引来她们边观望边吐槽,其后对演员与角色“真香”,紧接着乘胜追击,片方释放出双男主主演片场可供观众“磕CP”的花絮物料,为角色上升到真人提空臆想空间,助推作品从小火走向大爆。

  要想调动女性观众们的积极与热情,对于耽改剧而言,CP决定成败。从《上瘾》到《镇魂》《陈情令》,每部爆款耽改剧主演均为帅气新面孔,辅以私底下让人想入非非的有趣互动。然而在《鬓边》中,已婚的成熟演员黄晓明与屡屡曝光恋情的尹正,在大众眼中已有固有印象,不论年龄、外形还是客观条件上,难以CP形式营业,当耽改剧不能为观众提供磕CP的快乐,无疑失去了撬动女性观众最重要的弹药。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鬓边》是一部双男主剧,观众却可以从中看到古装大女主戏的质感,除了两位双男主之外,也花费了大力气试图以《甄嬛传》的方式展现不同女性角色的苦难与困境。由于对于莫兰迪色的偏爱成就了《延禧攻略》的成功,这一次于正美学再次上演,《鬓边》继续高级灰色调,整体的调色打光、场景设置都比较符合当时的故事背景,却也同时很难让人从《延禧攻略》的人物与角色中跳脱出来。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没有人会拒绝快乐,《鬓边》自知沉重,有努力糅合喜剧元素。不过融入方式同样遵从民国人物逻辑,喜剧也喜剧得文绉绉的,观看门槛仍旧不减。作为一部承载着戏曲文化的作品,难免会因为过分想要渲染文化,而影响了故事的可看性,而在《鬓边》中,通过商细蕊与程凤台的故事,高度依赖戏曲文化,没有让戏曲成为摆设值得肯定,但词意拗口,剧中也缺乏具体解释,观众难与戏曲产生有效互动,同样是一大遗憾。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圈层与主流的撕扯,两头不讨好

  截至目前,《鬓边》是第一部敢于定位为“合家欢”的耽改网剧。

  之所以能有这样的底气,与作品中京剧与抗日元素的融入有关。不论是出于耽改“求生欲”,还是创作者对普及国粹文化的纯粹用意,不难看出剧版《鬓边》对颇具旧时代风流韵味的小说进行了正能量注入。剧中涉及二十多出京剧与多处昆曲,除了大众耳熟能详的《贵妃醉酒》《霸王别姬》,还有《打严嵩》《救风尘》《百花亭》等经典戏作呈现部分。

  程凤台、商细蕊都是带有民国时代特征的人物形象,前者背负家族命运毅然“入世”,后者为戏痴狂决绝“出世”,各有困境。然而当日军占领北平,有识之士们奋起反抗时,他们也毅然放下自己的个人生活,投身革命队伍,立意由“兄弟情”上升至家国天下的高度。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国粹文化与家国大义为《鬓边》带来“高级感”。然而在碎片化快餐时代,观众是否还有耐心认真欣赏此类作品本就是一大未知数。同时为了娓娓道来带有质感的人物与故事,摈弃网剧快节奏、强情节、嬉笑怒骂、快意恩仇叙事风格的《鬓边》,以写实性手法展开,倒更像是一部沉稳有度,不疾不徐的电视剧作品,不论人物台词还是衣食住行场景,都是民国化生活流的。

  相比网剧规格,电视剧模式显然更符合剧作“合家欢”定位。从片方邀请来黄晓明、尹正、佘诗曼等主流明星出演,不难发现其破圈野心。这样的处理方式,成就了《鬓边》的生活质感,却也反倒带来了破圈压力。手机小屏观剧文化与电视机带来的客厅文化不同,用小屏追剧,剧作需用强情节、高密度信息刺激观众、留下观众,由此诞生了各式花样“网感”内容,在这一载体上以电视剧式节奏吸引观众注意力,实现“合家欢”观看模式并不现实。

  更为重要的是,“耽改”与“京剧”本就是两类圈层属性极强的品类,受众在性别、喜好、年龄分布上本就有着较大差距,再辅以抗日的时代主题进行拔高,三大元素对撞,出现受众错位。没能打通年轻人与中老年观众的壁垒,原本希望各年龄圈层能各取所需,女性观众欣赏兄弟情,京剧爱好者欣赏传统文化,更为广谱的观众与爱国主义共情。然而杂糅后的《鬓边》,没能实现合家欢,反倒出现了明显的分众,无论是在原耽改圈还是主流观众中,都不太讨好。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事实上,多元素破圈倒并非不可实现。当作品主元素带有强圈层性,要想成为爆款,必须先扎根至圈层,成功网罗圈层后才能开出破圈的花朵。过早担负破圈重任,更加符合主流观众和市场审美要求的《鬓边》,首先没能牢牢抓住耽改圈层受众,就注定了破圈之难。

  没有强情节、不是快节奏,在民国时代背景下展现人物命运缩影,企图实现最大化的共情,“合家欢”意图明显,没能抓牢圈层,太想走向大众的《鬓边》,可惜了。

  为什么《鬓边不是海棠红》可惜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