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陵路地块旧改了,五兄弟姐妹在老房过最后一个除夕夜

上海金陵路地块旧改了,五兄弟姐妹在老房过最后一个除夕夜
2020年01月24日 18:47 新浪网 作者 上观新闻

“上菜喽!”大年三十除夕夜,上海金陵东路旧改地块内,旧改居民吴福笙家中热气腾腾、欢声笑语。吴福笙的兄弟姐妹带着子女、孙辈,聚到他家吃年夜饭。7、8平方米的“小客厅”,一下挤进了16口人,局促却不失热闹。两张方桌拼成了一张饭桌,椅子不够坐,就临时从邻居家借来几把。吴福笙两口子,一个在屋外的“露天厨房”掌勺,一个端菜、招呼客人,忙进忙出。不一会,色香味俱佳的冷菜、热菜就摆满了桌子。

上海金陵路地块旧改了,五兄弟姐妹在老房过最后一个除夕夜
上海金陵路地块旧改了,五兄弟姐妹在老房过最后一个除夕夜

金陵东路旧改项目位于黄浦区外滩街道,距离外滩与南京东路一步之遥,涉及居民2119证。该地块居住条件差,房屋基本为旧式里弄,年代久远,多是1916至1944年间建成,人均居住面积狭小,大部分居民还在使用手拎马桶与合用厨房,居民要求改善居住生活条件的呼声十分强烈。今年1月6日,第二轮旧改签约首日即以99.02%的高比例生效,“吴福笙们”圆了旧改梦。

这几天,地块内不少旧改居民陆陆续续搬家了。看着邻居们搬走,吴福笙一家也想早点住新房。但无奈新房还没安顿好,吴福笙自己也有点“私心”:乔迁盼了很多年,但真要搬家时心里却有些割舍不下,想着能在这里过最后一个春节。

上海金陵路地块旧改了,五兄弟姐妹在老房过最后一个除夕夜

今年60岁的吴福笙,从出生起就住在这里。20平方米出头的房间,挤过他的父母与兄弟姐妹共9个人。后来,兄弟姐妹纷纷成家搬离了老房,只有他留在这里。刚结婚时,他的父母住在屋内,他和新媳妇就住在屋内搭出来的阁楼里。没有厨房,在屋外搭个灶台做饭,手拎马桶也用了好多年。转眼间,吴福笙的女儿都快30岁了,三口人还是蜗居于此,只是女儿住进了阁楼,吴福笙两口子搬到了屋内。看着兄弟姐妹们都住上了像样的房子,吴福笙也盼望着早日乔迁。

当吴福笙的父母在世时,兄弟姐妹都会聚到他家吃年夜饭,这个传统延续至今。吴福笙是上海好男人,人勤快又烧得一手好菜,每年这顿除夕家宴就由他掌勺,兄弟姐妹也吃惯了他的手艺。

决定在老房留下来过最后一个春节后,吴福笙赶紧通知兄弟姐妹:“今年年夜饭还到我这里吃!”从小长在金陵东路的几个兄弟姐妹,也都非常珍惜在老房最后一聚的机会:大哥嘱咐兄弟姐妹们,要穿上新鲜颜色的衣服,全家好好在老房内拍张合照。

上海金陵路地块旧改了,五兄弟姐妹在老房过最后一个除夕夜
上海金陵路地块旧改了,五兄弟姐妹在老房过最后一个除夕夜

为了做好在老房内的最后一顿年夜饭,吴福笙两口子忙碌了好几天:先去“老字号”兜了一圈,盘算可以配些什么冷菜;除夕前一天上午去菜市场采买,回来收拾了一下午,晚上才准备妥当。“我今晚做的就是寻常的上海菜,他们都喜欢‘这一口’。”

春节后,吴福笙一家就要搬走了。他已经在嘉定看好了房子,离自己的哥哥家很近,以后走动起来方便。吴福笙说,春节期间,他会和周边邻居拜个年,这份邻里情是他割舍不下的。“老房子里就是人情味儿浓,邻居见面都会打招呼,有事也会相互帮助。这么多年的邻里情,希望还能延续下去。”

当晚,旧改地块内,盛泽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盛千书与几位居委会干部值班,负责巡逻守护。他告诉记者,盛泽居民区绝大部分辖区都在此次旧改征收范围内,涉及983证居民。旧改生效后仅仅20多天,已有半数以上居民乔迁新居。尽管居民在陆续搬迁,但在清拆之前,居委会干部会坚守岗位,替大家守护好这一方平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上海市委机关报,知上海,观天下。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