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对话李佳琦:“现在直播还是会紧张,但不是因为怕‘翻车’”

对话李佳琦:“现在直播还是会紧张,但不是因为怕‘翻车’”
2020年07月05日 08:53 新浪网 作者 上观新闻
对话李佳琦:“现在直播还是会紧张,但不是因为怕‘翻车’”

  李佳琦曾对一个记者说:如果你来体验李佳琦的一个星期,就会疯掉。今年618年中购物节期间,我在上海、云南跟访他一周,发现他没有夸张。

  李佳琦太忙了。即便和他寸步不离,也很难找到机会跟他说上话。他的日程表精确到分钟,刨去睡觉和吃饭,各种会议、直播、拍摄几乎无缝衔接。直到在云南宁蒗录制节目的最后一晚,李佳琦深夜下播,终于有空接受采访。

  6月11日凌晨12点15分,在热气腾腾的酒店客房,我们围坐在茶几边,吃着李佳琦最爱的麻辣米粉。每天下播后的这顿夜宵是他一天最重要的一餐,也是他难得放松的时刻。

  关于这个“长在热搜上的直播带货一哥”的种种疑问,他给出了解答。

  “上热搜,过度被关注,我也不那么开心”

  上观新闻:这次扶贫,你提到最打动自己的是一个彝族老人的笑容。为什么?你平时也常笑,很多人也很喜欢你的笑。

  李佳琦:我平时的笑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点,不能说假,当时我也是开心的,但是我的开心可能没有那么无忧无虑,没那么单纯。但他们的笑就真的是,哪怕并不富裕,但还是很开心很满足。

  上观新闻:这几年对开心的标准有变化吗?

  李佳琦:我是个挺容易满足的人,这两年我比较开心的事情应该就是直播间销售一次比一次更好吧,以及大家觉得我推荐的产品真的很好用,还有做公益能帮助到别人,我也会挺开心。至于上热搜、被过度关注,我其实不那么开心。

  上观新闻:特别是已经经历过快速涨粉的阶段。

  李佳琦: 因为每天都很忙,来不及想其他事情,但还是会让身边的人放平心态。

  上观新闻:流量、热搜什么的,还在意吗?

  李佳琦:很多时候是没办法,上热搜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更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的直播间。就像我在直播里开玩笑说,以后受委屈了就来云南,因为在这里流眼泪也会被当做是高原反应。你没办法解释你的委屈,因为越解释就越乱,而且为什么要向那些本来就不想听你解释的人解释?

  上观新闻:有没有关注到自己的一些负面新闻?

  李佳琦:想通也其实很简单。我知道自己每天在做什么,我没有害任何人,也不做那些虚假的东西。而且我始终相信只要认真做人、用心做事,一定会被大家看见。我有个愿望,等我退休、不再抛头露面的时候,写本回忆录,把我的经历、遇到的各种问题分享出来,对年轻人应该是种帮助。

  上观新闻:其实很多时候,标题带着“李佳琦”三个字的文章,跟你没什么关系。

  李佳琦:是。可能很多人是通过我了解到直播带货行业,所以“李佳琦”慢慢成了直播带货的代名词,成了一种社会现象,而并非仅仅指我本人。

  上观新闻:受到的各种争议里,最不能接受什么?

  李佳琦: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伤害我身边的人跟我的家人。第二就是有人黑我,然后我的粉丝为了维护我去跟别人争吵。我其实特别少用官方账号去回应一些事,但刚在抖音大火的时候,每天无数评论黑我,我就看到我的抖音下面有两波人在吵架。我觉得我一定要回应了,就直接发了一句,大意就是:无论你喜欢或不喜欢我,都不要因为李佳琦而不开心,因为你们看抖音就是为了开心,如果为了我吵架,这件事情就没有意义了。

  “我没有多高的标准,底线就是凭良心做事”

  上观新闻:别人在直播间卖水果的时候,李佳琦为什么不卖?

  李佳琦: 因为水果这种属于非标产品,加上物流等因素,可能到消费者手里会有损坏,在无法保证消费者收到的都是一样甜度、大小和新鲜度的情况下,我们直播间暂时不考虑销售。因为我一推出去就十几二十万,我得对消费者负责任。

  上观新闻:你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李佳琦:我没有多高的标准,就是凭良心做事。我后半辈子还要活呢对吧?(笑)坦坦荡荡做事就不会心虚。所以我从来不失眠,每天倒头就睡。再不开心的事,我5分钟就想通了。

  上观新闻:这半年以来,你工作上比较大的一个进步或者说转变是什么?

  李佳琦:做了一些扶贫公益活动。光支持湖北复工复产,我们就做了三四场公益直播。

  上观新闻:为什么要做公益直播?

  李佳琦:因为你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一定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别人也很幸福,是一件能产生正循环的事情。比如我们送Never(注:李佳琦的宠物狗)拍照当模特的钱,就捐给了它基金,后来我收到他们给我的视频,看到他们买了狗粮用于救助武汉当地的流浪狗狗,觉得很值得。

  上观新闻:公益会不会跟你本职工作有冲突?

  李佳琦:不算冲突吧。扶贫产品以农产品、食品为主,这类商品不是我主要做的类目,所以我们对品质把控更严格,保证不能出错。

  上观新闻:你参加的公益项目很多样化,怎么选择的?

  李佳琦:我觉得做公益,遵从内心就好。我们注重的是做实事,实际能够帮到别人。疫情期间正好活动很少,同事就给我看了一个关于治疗犬的视频,我看完后说好,我也要让Never参与这个项目。接下来两个多月,下午一有时间我们就跑到太阳岛去拍摄,一拍就几个小时。因为这个项目要求主人陪狗狗一起参加,所以我还带Never去学习、测试、比赛,去敬老院、去帮助自闭症儿童。

  上观新闻:你也要参加考试吗?

  李佳琦:对,还拿了全班最高分,91分。那天十几个人考试,老师跟大家说今天会有一个很特别的人来跟你们一起参加考试,然后我就走进去,大家就很惊讶,我的天,竟然是李佳琦。

  上观新闻:治疗犬项目现在进展怎么样?

  李佳琦:第一期已经结束了。听说大家知道我做这个事情以后,特别多人找那个机构问,自己的狗狗可不可以也成为治疗犬。

  上观新闻:这次扶贫云南,有没有什么遗憾?

  李佳琦:本来要去一个 4000米海拔的一个村子,但因为我有支气管炎,怕上去了会给大家添麻烦,就没去。其实我挺想去的。

对话李佳琦:“现在直播还是会紧张,但不是因为怕‘翻车’”

  李佳琦直播中。(受访者供图)

  “直播还是会紧张,但不是因为怕翻车”

  上观新闻:你有时候会在直播间开玩笑,说完了完了又要“翻车”了。现在不再忌讳这个词了吗?

  李佳琦:还是挺忌讳的,但我觉得可以勇敢面对就还好,“翻车”就要把原因找出来,用最快速度给消费者一个交代,比如之前的不粘锅事件,我们那时候买了各种各样的锅,煎了好多个蛋,脑袋都晕了,天天来回实验,后来也向媒体解释了很多次。

  上观新闻:现在上直播还紧张吗?

  李佳琦:618、双11大促还是会很紧张,到了要抢货的点特别紧张。生怕大家错过或是没有抢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距离零点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我就会喊大家不要睡着!

  上观新闻:所以紧张也不是因为“翻车”?

  李佳琦:准备好了就基本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因为每个品我们团队都看过、查过。不过确实还是会有意外,如果有舆情方面的突发新闻出现,一般我们就会立马把它拉掉。

  上观新闻:618期间不能连续休息两天,这个规定是怎么来的?

  李佳琦:没人定,就我自己定的。我老板从来不会说,佳琦你不能休息,你要把这个事情完成。他们都说,你休息吧,我觉得你可以休息了。我就说我不要,没关系。

  上观新闻:你的语言表达能力是怎么培养的?

  李佳琦:我的语文一直还行,而且我会去想象,会代入场景。以前读书的时候,我就喜欢给人推荐东西。念高中的时候,我跟同学说学校门口一家卖鸡爪的店超好吃,对那个鸡爪各种形容,入口即化。后来好多同学都去吃,那家店就特别火。

  上观新闻:你的直播间有个叫做导演的岗位,是用来干嘛的?

  李佳琦:我们直播间不是秀,说导演也不准确。这个人其实是一个把握节奏的人,他们会把产品信息罗列的非常详细,并且准备一些展示方法,类似于场控。我们觉得需要,就安排了这么个岗位。

  上观新闻:但是我看了,其实你不怎么引用他写的台本。

  李佳琦:我不会照本宣科,那样太假了。主要还是结合自身体验临场发挥。很多直播间很搞笑的环节都是即兴的,根本不是靠脚本就能走出来的。

  上观新闻:今天发红包环节还出了点状况,你们把1万块的红包只发给了一个粉丝。

  李佳琦:工作人员是无心的。直播节奏太快了,没办法保证所有事情不出一点差错。所以我们后来又发了一个。一天三四小时直播,每天都播,难免会在一些环节出些小的差错,所以我们每天下播后的复盘会,就会总结纠正,不断提升。

  “直播时很嗨,但私底下很正经”

  上观新闻:你的工作不局限在直播间。看你跟品牌方开会,感觉你完全变了个人。

  李佳琦:我以前也觉得我最有能量的点在直播间,突然有一个同事就说,佳琦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在跟品牌方battle(注:比拼)的时候,你整个人都在发光,背后好像有个光环一样。如果直播我跟品牌方见面的话,我可能会爆火(笑)。

  上观新闻: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李佳琦:这两个都是我真实的样子。直播的时候很嗨,但私底下很正经。如果看我选品的话,你会觉得更可怕,就是一个“魔鬼”。

  上观新闻:跟品牌方交流的时候,你说话这么狠,会不会担心对方生气?

  李佳琦:以前担心,怕他们这辈子不再理我了。但现在我有底气我就敢说,我说的确实是他们存在的问题。他们听完也都茅塞顿开。如果一个品牌方不相信我,我是不会这么对他的,我一定是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真诚,才会说得这么直接。

  当我看到一个产品的潜力,我也会主动跟同事说,我想见这个品牌,帮我约一下,他们一般立马就飞来了。几个月前选电风扇,我们打电话给10个品牌,所有品牌、产品相关人员第二天就都飞过来,把产品摆一圈,我们选了5个小时。有的最后没选上,他们说没关系,确实觉得好像没有别人家好,我们明年再合作。

  上观新闻:听说你是对花西子的老板特别狠。

  李佳琦:都挺狠的。对花西子尤为地狠。有次是我们合作完蜜粉,他们老板说佳琦,我们又出了个口红,你看看。我一看那个包装是所有品牌都可以用的通用包材,说,你想拿一只这样的口红来搪塞我吗?这就是你花西子要做的事吗?你们到现在还是为了赚钱去做这个品牌吗?这个产品我一定不会播,你把它拿来当赠品送,我可以接受。他们说,好好好,我知道你的意见了。

  上观新闻:什么公司会在产品设计前期就咨询你的意见?

  李佳琦:美宝莲最早让我给他们选包装材料和爆款颜色,但只局限在口红。后来就是国货品牌花西子,所以他们现在出来的每个品是爆品。现在他们真是小到一个海绵扑都会来问我,你觉得这个哪里不好,我们再改改。这半年几乎所有一线美妆品牌都来过了,基本上天天我都开品牌会,他们的新品没量产之前先问一下我们可不可行。

  上观新闻:你免费分享自己的观点吗?以后会不会收费?

  李佳琦:不会。没必要,大家都很不容易,而且我觉得也有责任去推动国货品牌发展。对我来说,这也是个学习过程。因为我以后要做自己的品牌,不可能没有尝试就把品牌做出来。

  上观新闻:刚开始他们会不会也不在乎李佳琦?

  李佳琦:以前直播可难了。两年前,我在淘宝主播里已经算有名的了,那时候有的品牌方给我们播产品,比如说一套口红10只,寄到你这,你在嘴巴上擦完了,播过了,收回来,寄到别的主播那里再擦一遍。一套产品轮一圈主播。我就说我自己买,我不用他寄给我。最早向我伸出橄榄枝的大品牌是娇兰。他们老板找淘宝电商负责人,说要找一个淘宝主播,看完所有人的直播回放之后,决定找我。我给他们卖了一两个月,销量就引起了LVMH集团的重视。

对话李佳琦:“现在直播还是会紧张,但不是因为怕‘翻车’”

  李佳琦的直播团队不断壮大,越来越专业细分。(受访者供图)

  “我一直把粉丝当朋友”

  上观新闻:现在一个人火了就容易形成“饭圈”,你怎么看待和应对?

  李佳琦: 我只是个主播,不是艺人,其实真的不太懂饭圈。 平时都在公司上班,只是出差的时候机场会看到有一些粉丝、站姐接机,他们也会问我一些问题。

  上观新闻:你愿意把粉丝当朋友吗?

  李佳琦:我一直把他们当朋友。他们见到我,我就说哈喽哈喽我来了,你们怎么进来的?你们也要去北京吗?就像朋友一样。其实他们对我其实也跟对明星不一样。有次在北京机场,一群人围着我不让走,说双十一快到了,有什么好买的,或者什么东西超好用的,什么时候可以上。我说我来安排,几号你们一定要来直播间,他们就说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上观新闻:这个关系是平等的?

  李佳琦:我觉得是平等的。毕竟很多女生天天看我的直播,感觉我天天跟她唠嗑,自然就会有种亲切感。所以我跟明星还是不太一样的。让我特别震撼的一次是去年参加《时尚先生》的颁奖。某某明星进来了,这头就“哇!”然后某某又进来了,那头也“哇!”只有我一上去,说哈喽大家好,你们的魔鬼来了!所有的人都在“哇——”(笑)可能所有人都是我的粉丝,更准确的说是我的顾客。

  上观新闻:在路上被粉丝认出来,要合照签名,会嫌麻烦吗?

  李佳琦:不会,他们喜欢你,你也应该感恩。每次有人问佳琦可以拍照片吗,工作人员要帮我挡掉的时候,我都说可以。所以同伴们愁死了,因为有时候就被围住走不了,担心影响公共场合的秩序。

  上观新闻:现在你的粉丝现在也出现一点点走极端的倾向。

  李佳琦: 我在直播间说,希望大家把所有目光集中在产品身上,而不是我个人身上。我没什么好让你们去八卦的。我就是个导购。希望这个关系变得再单纯一点就好了。

  上观新闻:对于自己的定位,你从始至终都觉得是导购吗?

  李佳琦:去年大家还不了解,喜欢把网红带货和主播带货混淆起来,主播带货本质上就是导购,只不过在线下你服务一两个人,在线上你可能要“面对”几百万、几千万粉丝。

  上观新闻:成名之后,你有什么比较大的变化吗?

  李佳琦:我觉得自己一直都没有怎么变。性格还是比较直率、真诚,比以前可能成熟、自信了一些,但对人对事的原则还是统一的。如果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就一定会对你很好。你对我不好的话,我也不会恨你。我从来不会恨一个人。

  “我们团队一个人都没有被挖走”

  上观新闻:你们团队招人有没有什么要求?学历背景之类的。

  李佳琦:专业岗位还是需要专业证书的,但是我们也没说一定要多好的学历才可以进,还是看能力,看人品,看个性。最重要是看能不能抗住压力,跟上节奏。这次出差其实还不算累的。我们去国外出差更可怕,特别壮的男生都说我不行了,我要累死了。所以他们必须得轮班。

  上观新闻:那你是怎么保证精力的?

  李佳琦:见缝插针地睡觉,保证睡眠。但大部分人都做不到这样。我们坐车来宁蒗的时候,同事聊天聊了一路,但我从上车到下车就没醒过。

  上观新闻:前段时间一直有传闻说你们团队不断有人被其他主播挖走,是怎么回事?

  李佳琦:我们团队一个人都没有被挖走。一个都没有。假如今天这人被挖,明天那人被挖,我们公司早就不见了。前几天刘涛还专门给我发信息说,我没有挖你们公司的人。(笑)

  上观新闻:你担心吗?

  李佳琦:不担心,大家想去哪都可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公司离了谁都不会不转。直播界离了李佳琦,口红也还是照样卖得出去。

  上观新闻:小助理付鹏走了之后,你适应吗?

  李佳琦:我花了一些时间适应。前两天确实有点手忙脚乱。因为旺旺也是第一次做助播,我试口红的时候没法说话,她那时候不懂怎么接话,好几次瞬间冷场,我当时真的倒吸凉气。不过现在好很多了,旺旺现在都有自己的粉丝了。

  上观新闻:你能接受这种压力?

  李佳琦:我可以。这就是代价。很多人骂你其实没什么原因,他就不喜欢你,或者他以为自己掌握了一个真理,觉得你错了。但其实他只看到了片面。所以我跟他们说没必要在乎那些评论。但要忍住不看很难,非常难,太难了。当然,在接受到了各种意见批评后,我们也加强了对直播间的管理。

对话李佳琦:“现在直播还是会紧张,但不是因为怕‘翻车’”

  李佳琦正在开品牌会。(受访者供图)

  “我宁愿选择得罪一些人,也要讲这些话”

  上观新闻:你在直播间除了卖东西、讲产品,也会传递一些价值观,比如不满15岁的初中生不要看我直播,孕妇不要买酒。

  李佳琦: 我很喜欢跟别人交流。有的时候粉丝在弹幕里面谈一个话题,我看得觉得莫名不解的时候,就会去跟他们讨论。没有说要教育谁或者是引导什么,就是跟他们探讨,为什么要只局限在一个角度上,事情其实还可以有这样那样的,其他的不同的方式。

  如果因为我的几句话能改变他们的一个想法或者状态的话,让他们觉得生活可以很美好,我觉得也是个好的事情。我宁愿得罪一些人,也要讲这些话。三观正确很重要,正确的消费观也很重要。

  上观新闻:你对各种互联网平台、软件的操作是不是都很熟悉?

  李佳琦:我其实是一个挺无聊的人。我做主播之前从来没用过淘宝,之前很不理解周围人天天在网上买这买那,我说你们线下买不好吗,结果我入驻淘宝,成了淘宝主播。然后抖音大火,周围人天天唱“好嗨哟好嗨哟”,我说这是什么,我看不懂,然后我的短视频在抖音又火了。就很奇妙。

  上观新闻:那你平时的娱乐是什么?

  李佳琦:以前我娱乐比较多,跟大家一样,刚工作那会儿,每天下班以后吃个宵夜、跟朋友喝个酒聊聊天。因为我属于社交型的人格,身边永远一群朋友。

  上观新闻:人在拥有财富跟名声之后可能会变。你觉得呢?

  李佳琦:最大的变化应该不是因为这个,而是经历不一样,看待事情的方式也会不同了。而且我的工作时间和节奏都很难再和以前的朋友们保持同步,慢慢的话题和交集就会越来越少。

  上观新闻:会失去很多朋友吗?

  李佳琦: 现在我身边每天都是公司的人,天天跟他们在一起,就像家人一样。我所有事情他们都知道,甚至他们比我更先知道。就连我妈现在都不打我电话了,都打他们电话。

  上观新闻:跟妈妈现在多久打一次电话?

  李佳琦:她现在偶尔来上海跟我住一段时间,家里有事就回去一趟,有时候回家了会关心我们在干嘛,打我电话一般我都在忙不方便接。所以她就开始给我同事电话,现在养成习惯,都直接打给他们。

  上观新闻:她现在也慢慢适应新的状态了。

  李佳琦:她也在改,其实所有人都在改,为了李佳琦在改。我妈以前说话也直来直去的,但现在她觉得自己不应该那样了。有人帮她订机票,要帮她买商务舱,我妈说不,我坐普通舱就好,我是李佳琦的妈妈。她害怕自己的一些举动影响到我。

  上观新闻:他们看到过网上对你的那些攻击吗?

  李佳琦:我不是一个喜欢宣泄负能量的人,我都说我很好,特别开心。他们有时候看到了也不会跟我说,自己消化。妈妈了解我,知道我每天都在做什么,时间长了也就不去在意了。

  “感谢上海让我成为了‘李佳琦’”

  上观新闻:怎么看“新上海人”这个身份?

  李佳琦:我很感激上海,感谢这座城市给了我很多机遇,让我成为了“李佳琦”。这里有非常多世界500强企业,特别是美妆品牌,应该说我最适合在上海发展事业。在这里我也遇到了很多行业前辈,有机会跟他们对话和交流,有的成为了特别要好的朋友。他们对我的影响很深远。唯一遗憾的就是工作太忙,我到现在还没怎么在上海逛过街,就连公司和家的住址我都背不下来。

  上观新闻:你来上海4年了,一次都没有坐过地铁,真的吗?

  李佳琦:真的。旅游的话,带我奶奶去过东方明珠和上海中心。迪士尼没去过。其他地方就是借着工作机会去的。但我觉得玩一个地方还是要脚踏实地一点。我喜欢那种自己探索和发现的过程,以后有机会还是要自己去走一走。

  上观新闻:还记得第一天来上海的情景吗?

  李佳琦:记得很清楚,2017年6月1号前一晚,上海这边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确定要来。我第二天就出发了。凌晨5点,我和小助理从南昌开了13个小时的车,下午6点30分到上海,来不及先去住的地方,直接开到公司,下车立马跑上楼开直播,从7点多播到凌晨1点。那时候我是每天晚上直播,要保证一天不落,真的像个疯子一样。

  上观新闻:这几年有机会出去旅游吗?

  李佳琦:基本上都是因为工作才去的,比如巴黎时装周。我对巴黎很熟,感觉可以去巴黎做导游了(笑)。特别是香榭丽舍大街那边,哪个店在哪,我是知道的。

  上观新闻:去法国是不是见到了一些大人物?紧张吗?

  李佳琦:紧张。第一次见到娇兰全球创意总监Olivia先生的时候特别紧张,因为我英语说不太好,不过到后面就不紧张了。他在彩妆界非常知名,以前是奥黛丽·赫本那些大明星的化妆师。

  上观新闻:你跟他们怎么交流?

  李佳琦:我有一点很特别,去了国外,英语小雷达就立马就出来了,能听懂他们讲话,然后就用碎片式英语跟他们交流,但是不大能一句话完整说下来。

  上观新闻:之前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一天吗?

  李佳琦:当导购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其实直到去年双11都从来没想过,我还可以再次爆火。我觉得能通过短视频让大家认识我,就已经很幸运了。

  上观新闻:你之前接受采访,说自己是一个没有长远目标的人。

  李佳琦:因为经常有人问我还能火多久,直播还可以做多久。而且隔三差五就有人说直播火不了多久了,李佳琦明天就不火了。我觉得老说那些干嘛呢,我真的没想太远,也不太擅长给别人承诺。我的目标就是把眼前的每件事情做好。

  上观新闻:那有没有短期目标?

  李佳琦:直播间的改造和升级。相对于美妆来说,零食和生活类产品也需要更专业,还有一些是我不熟悉的领域,所以我们今后会请专业人士来做我的辅播。比如卖母婴产品,这个人是专业做母婴的或者本来就是妈妈,那就请她告诉大家这个产品为什么好。那么我们以后辅播可能会有三个人,零食、生活、美妆各一人。

  上观新闻:那今后会不会就不是李佳琦直播间了?因为他们三个都很专业。

  李佳琦:没关系,还是李佳琦直播间,因为李佳琦以后就是一个IP,所以我谈我自己都喊“李佳琦”,都不会说“我”。“李佳琦”现在已经不仅仅代表我个人,代表的是我公司全部的人,代表直播间出去的所有东西,连Never都是属于“李佳琦”的一部分。

  上观新闻:你们公司都是在为李佳琦直播间服务,但不一定是为你服务。

  李佳琦:选品的人这么严格要求,质检的人天天查漏补缺,不是为了我个人,他们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为的是李佳琦直播间这个品牌,就像在Tom Ford、Channel、Estee Lauder公司工作的人一样。这些美妆品牌都是以创始人的名字来命名的。

  上观新闻:你未来也会做“李佳琦”牌吗?

  李佳琦:我的目标就是做中国的美妆集团,而不是美妆品牌。我的美妆品牌可能也会有,但不一定会叫李佳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