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看不见的河南,你们还好吗?

看不见的河南,你们还好吗?
2021年07月26日 16:11 新浪网 作者 智谷趋势

  昨天夜里,一趟迟到三天的列车终于抵达广州。

  它是K599,从包头开往广州的列车,途径内蒙古、河南、广东等七省一市,全程3112千米。

  它不是故意迟到,在过去几天里,它两次卷入中国最严重的灾难中心。

  在暴雨袭城的河南,它先困郑州,滞留后折返时又困新乡,前后滞留了近50个小时,中间一度发生倾斜,惊心动魄时刻舍弃1-8号车厢,成功“断尾求生”。

  不是所有的列车都终将抵达。

  7月20日的地铁5号线,成为了所有郑州人的悲痛。

  网上的暴雨寻人贴还在更新,寻找失联者行动还在继续。

  7月22日晚上十点,漆黑的5号线沙口路站再次被打开。6名失联者家属在公安民警的陪同下进入站内,在隧道里大喊:“老公”、“哥哥你要是听见了拍一拍”,但没有回应。

  灾后重建成为郑州当下乃至今后一段时间的主题。

  而随着雨带的转移,中下游水库的泄洪,其实还有更广阔的河南土地需要我们看见。

  声音微弱的村庄

  郑州东北方向不远处的新乡、鹤壁,是继郑州之后强暴雨带连续袭击的地方。

  但是相比起郑州这样中心城市,他们却没有得到同等强度的关注。

  新乡市,很多人以为它只是一个乡村,但如果你知道它的别名——牧野,也许你就不再陌生。商朝末年周武王灭商,发动的牧野之战,就发生在现在的新乡市和卫辉市一带。新乡还是官渡之战的主战场。

  只是这次,战场上不再是人与人的搏斗,而是人与自然灾害的较量。

  雨量之大,不比郑州弱。据@新乡新闻网 消息,新乡市区牧野站2小时降水267.4毫米,超过郑州20日当天2小时最大262.5毫米的降雨量。

  7月22日晚,河南新乡市卫河等多条城市行洪排涝河道出现了漫堤险情,新乡、卫辉(由新乡代管的县级市)两地城区被淹。还有大量的村庄被暴雨围困数日,焦急地等待救援。

  新乡市牧野区有大片村庄被淹,水深超过一个普通成年人身高。

  湍急的水流,横冲直撞,直接冲破了居民家的铁门,“闯”进屋里。

  有网友发布视频称,新乡暴雨的积水已经漫过他家的2楼,当他打开窗户时,积水喷涌而入。

  7月22日,河南新乡,暴雨致卫河决堤、牧野湖倒灌。

  “急需,急需,急需,退伍兵有一个算一个,泄洪急需用人!”7月22日早9点,在对接救援群中,新乡市牧野区泄洪缺人的信息多次刷屏。

  在卫河鹤壁段,连夜投入了8辆大卡车去堵决口,仍然挡不住“洪水猛兽”。

  新乡牧野湖外溢,上千名群众自发去护堤,他们将裤子腿扎上做成沙袋运往抗汛前线。

  “河南卫辉……战士们和支援者在河堤上扛了一夜沙袋抗洪,水位还在告急。还有多个村庄里被围困的百姓没有被解救出来,救援队早已经忙不过来了,急需救援队!”

  这是网友在微博上的求助。卫河、孟姜女河、共产主义渠三条河流(渠)穿城而过的卫辉市,形势严峻,救援力量还远远不够。

  7月23日,新乡市和鹤壁市相继发布泄洪的紧急公告,新乡立即启动卫辉市柳围坡滞洪区进行泄洪,鹤壁因淇河水位暴涨,随时迎接盘头石水库泄洪。央视网报道称,受此次强降雨影响,河南省共有65座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

  河南地处中原,是全国农业大省,农村人口数量众多。大多村庄沿河而建,泄洪时更容易成为重灾区。

  此次强暴雨灾害中,远离城市的乡村在媒体上的曝光度远不如城市,它们通过社交媒体发出自己微弱的声音。

  在人民网的【#郑州48小时#:从艰难挣扎到加速恢复】微博下面,画风早已不再是“郑州加油”、“郑州挺住”,而是各村庄求助信息集聚地:

  “新乡牧野区小朱庄整个村2000多户村民被困……无水电食物,急需救援”

  “凤泉区!耿庄!求求看看乡村!外面的水都两米深了!还有人被困房中!”

  “鹤壁南,淇县石奶庙村地处淇河、卫河、共产主义渠三河交界处,十分危险,请求救援!”

  ……

  21日晚,洪水冲进了卫辉市顿坊店乡后稻香村,四五个小时内,村子的房子被淹得只剩房顶,村民上房、上树,向高处逃离。

  卫辉市汲水镇辛庄村也没能幸免,“一层平房全部被淹。前两天村民还可以自救,从三天前村里就处于断水断电情况,洪水已将村子围困,现在特别是老人、儿童难以自救。”一村民向澎湃新闻表示。

  7月23日早上,辛庄村终于等来了救援队。救援队员看到的是,大量村民站在房顶等待救援。

  农村是防汛体系的最末梢和薄弱环节,农村水利设施基础薄弱,应对灾情动作迟缓,救援能力也十分有限,更容易被暴雨打个措手不及。

  新京报《关注城市洪灾,也别忘了暴雨中的乡村》的快评就指出,

  我国大城市现行的防洪标准大多为100—200年一遇。但以农业为主的易涝区治涝标准总体不高,除部分地区的高标准农田可以达到10年一遇外,大部分农田为3—5年一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多个郑州救援救灾微信群正在改名新乡周边救援群。

  救援力量,正从焦点的郑州,转移至散落的乡村。

  据不完全统计,暴雨导致新乡市107个乡镇受灾,截至23日15时,受灾人口128万余人。

  互联网上的互助守望

  灾难来临时,救援都是从自救和互助开始的。

  在110、119超负载的时候,许多人把希望寄托在网络上流传的民间救援队表格上。那是热心的网友整理出来的各个救援队的队长手机号。

  然而这也给民间专业救援队带来了困扰。

  “救援队电话在这么大面积传播的情况下,反而丧失了原有的求助功能,它被无效信息占据了,有效信息反而处理不了。”资深公益人、救援专家“碎叫”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说,民间救援队伍处理不了那么大量的信息,大多数都是线下接受信息,然后立即施救。

  庞大信息的处理能力,还非科技手段不可。

  过去几天,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一份“救命文档”寄托了不少郑州人的希望,之后又出现了郑州以外的求助信息。

  这份由大学生Manto在腾讯文档建立的“待救援人员信息”的文件,从20号下午开始通过微信群越传越广。

  这是一份开放编辑的文档,任何接收到它的人都可以进行增加和修改。

  有志愿者一一核实救援进展,有越来越多的避险场所信息被标记出来,有医生组织线上问诊指导孕妇在家生产,有成功救援的信息被一一划掉,有程序员自发制作了可以标志求助地点的小程序……文档上的自救,逐渐从无序走向有序。

  这份文档在24小时内,有了250万的浏览量,270多次的编辑。这是互联网快速构建关系发挥的独特作用。

  一位69岁的老人,在20号当天被困在公交车上。老人在外地的孩子打不通老人的电话,急得团团转。这位老人患有高血压和轻微中风脑梗,手机也玩得不太利索。

  当所有急救电话都占线时,老人的孩子急中生智,想起了“万能”的跑腿骑士。深夜里,有两名跑腿骑士接下了单,冒着雨,淌着水,摸黑去救人。

  然而暴雨导致的断水、断电、断网,也将郑州变成了互联网技术赋予城市秩序忽然失效的试验场。

  杜强的《灾后郑州:当一座都市忽然失去了互联网》一篇文章,带大家走进了失去网络的郑州,生鲜超市只能现金支付,街上的共享单车扫不出来,餐饮店暂停了外卖业务,有人想扫共享充电宝时忽然想起没有网,“一路上看到的是举着手机茫然无措的人群”。

  更可怕的是通讯中断,将村庄和人变成孤岛。

  距离郑州西30公里处,是巩义市的东大门米河镇。据新华社7月21日报道,7月20日米河镇镇区因强降雨被淹没,共计2万余人受灾。

  这是此次洪灾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一度断水断电断网断路,成为孤岛。

  7月21日,被困在洪水中的米河镇多个多个村庄的上空,飞旋的翼龙-2H无人机,带来了“重新连接”的能量。

  无人机进入通信中断区,利用搭载的移动公网基站,实现了约50平方公里范围5小时的信号覆盖。

  在这宝贵的5小时里,中国移动基站累计接通用户3572个。

  当晚,米河镇的许多村民有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家人报了平安,开机时才发现,“手机一开全是亲戚朋友发来的消息”。

  流动的善意

  “没下来的赶紧从车里下来!还有没有,还有没有?”

  7月20日下午六点,侯文超在京广北路隧道大喊道。这份善意,救了几十个人。

  当日,在隧道口堵车堵了一个多小时,他发现路面的积水涨上来了。经历过北京7·21特大暴雨的他,对危险比常人有更强的感知能力。

  他果断弃车,并挨近身前的车队喊人出来。遇到还在犹豫的车主时,他焦急地提高声音喊:“北京(当年)压水底下的你不知道吗?别停在这了。”

  就这样,几十位车主跟着转移到高处避险。当他回过头看时,大水已经漫过许多车的车顶,距离他下车也就二十分钟左右。

  有一种力量,是每一个曾经被别人撑过伞的人,都想撑一把伞给别人。

  7月21日早上六点多,武汉长江志愿队的微信群就已苏醒,群里紧急集合,很快就有10多个人报名。

  他们带着车和救生艇,千里迢迢赶往郑州。在路上志愿队的车没有油了,碰到两个郑州市民,热心地给他们指路,还坚持要给他们付油钱。

  双方因为谁付钱而吵了起来,最后是郑州人付的,这是郑州人的实诚。

  武汉长江志愿队的人说,在疫情期间,河南有很多人去支援武汉,我们很感动,我们是来报恩的。

  “我们是来报恩的。”同样的话,还被武汉市水务局总工程师王赤兵说出来。

  7月22日凌晨三点多,黑夜里武汉市水务部门85名专业队员抵达郑州。他们带来了16台大型的“龙吸水”排水设备,来不及休整,就紧急投入抢险救援中。

  还有些自发赶来的武汉人,中新网的记者就在郑州市区偶遇了拖车司机陈鹏。

  陈鹏说他不是一个人,还有另外14名拖车司机前来支援。

  “新乡电话公布太少了,需要专人接受捐赠。我网上买了十只皮筏艇,联系了很久才联系上。08年地震四川感谢你们,今天力所能及,新乡加油!”一位网友的“抱怨”显得动人。

  经历过灾难的国人,最懂得感恩。

  去年武汉疫情期间,也曾发生过一个故事,一个年轻的护士,三次请缨要去支援武汉。她说:“我和别的护士不一样,我是汶川的孩子。”

  而在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唐山人特别踊跃,就连低保户都跑去捐钱。

  昨晚,一个在许多人印象中快消失的国民品牌——鸿星尔克忽然登上了热搜。原因是该公司宣布向河南捐赠5000万元物资。

  “感觉你都要倒闭了还捐了这么多”,在其微博下面,这条评论被众多网友顶上了热评第一。

  这时候网友又发现,这么大的企业微博上连个“V”都没有,是不是太穷了?

  于是,网友们慷慨解囊,直接给鸿星尔克充了120年微博会员。会员的截至时间到了2140年。

  这还没完,热情的网友们还挤破了鸿星尔克的直播间。就连隔壁阿迪的直播间,都倒戈了。

  这一刻,我看到了善意在流动,每一个人是接棒者。

  巨量洪水何处去?

  郑州的暴雨,相当于一小时灌进了150个西湖水,新乡的雨量比郑州更多。

  随着河南多座水库泄洪,这些巨量的洪水去往何处?

  我们知道,河南境内有黄河、淮河流经,不过黄河在郑州段是地上悬河,河床高出地面5-8米,自然无法“水往高处流”,所以大部分的洪水都会汇入淮河。

  在相对地理位置上,河南位于淮河流域上游,安徽位于淮河流域下游。再加上地势悬殊,从河南流入安徽的水流比较湍急。

  不过,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王章立接受21 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河南洪水主要流向安徽,目前来看对安徽的影响暂时不大。

  他指出,一般而言,河流越往下河道越宽阔,这样水位就会降低,高洪峰在向下运动的过程中也会逐渐“坦化”,减弱对下游的影响。反而是需要关注台风“烟花”登陆后安徽降雨情况。

  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防范多一点,灾难少一点。

  参考资料:

  《河南暴雨背后的安徽:全国最大泄洪区,应该上热搜》,正解局

  《关注城市洪灾,也别忘了暴雨中的乡村》,新京报

  《让河南300万人受灾的洪水,将流向哪里?五问河南泄洪》新京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