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陕西人民出版社建社70年全国征文 | 张虹:大社编辑

陕西人民出版社建社70年全国征文 | 张虹:大社编辑
2020年11月10日 23:11 新浪网 作者 陕西阳光网

  书海钩沉(作者篇)

  张虹(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安康市作家协会主席)

  陕西人民出版社是陕西出版界的老大。大社的风范不仅仅是指牌子大,更是指大气派和大作为。这就好比漂亮的女人,美丽的外表之下,要有高贵的内涵才能算作真正的美丽。编辑的风范就是大社的内涵。如今,该社迎来创办七十周年大庆,作为多年和其打交道,并深受其恩泽的作者,我特别想说说大社编辑的风范。

  2007年,是我创作历程中比较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我的中篇小说创作有了一些成绩,同时,当选为省作协副主席。无论从创作方面来讲,还是从我担任的职务来讲,都亟待出版一些有分量的作品以回报社会。而之前出版的几部书,无论是版本还是印刷,都令我不满意。我与省作协的几位文友谈及此事,大家异口同声说,在陕人社出吧,大社出书,无论哪方面都会让你满意。还有人建议,直接去找张孔明得了,他会给你办得妥妥的。旁边立即有人补充道,孔明本人是作家,所以对作家出书特别上心。他如今是编辑室主任,找他准没错。

  孔明和我是“忘年交”。记忆中他是一个翩翩少年,几年功夫,他居然有了如此影响,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我暗自欣喜,随即致电过去。孔明快人快语,回答道:“出书没问题。但我们社对作品审查很严格,您又是老作家,您应该能理解。”我被他子弹一般的话语打懵了,停顿了一下才说:“你放心,我的作品都是在大刊物发表过的。”他当即掷话过来:“我明白!但作品是作家的立身之本,马虎不得!”就因为他的一番话,我把已整理好的中篇小说集《都市洪荒》、短篇小说集《记住月亮升起的地方》、散文集《婆屋那边的事》搁置下来,一字一句重新修改、定稿,直到我自己完全满意为止。2009年初夏,我带着整理好的书稿去出版社找孔明。孔明满脸飞笑,热情爽朗一如当年,但谈正事时立即换了严肃面孔,使我顿感他的成熟和老辣。没错,这是一个资深编辑的面孔——朋友归朋友,事情归事情,毫不含糊。孔明个头不高,瘦,却显得孔武有力,声音奇大,一开口就把人震慑住了。那话语跟滚豆子一样利索,三言两语就把出版社的宗旨及各种规定和要求讲得清清楚楚。我不由得脱口称赞:“好口才!”孔明笑了,说:“我这人嘴快,改不了,常常得罪人哩。”

  《都市洪荒》含十部中篇小说,足足40万字。稿子交给他,很快得到答复。孔明盛赞我的中篇小说,介绍我认识年轻的编辑文博,并立即着手办理了出版合同等手续。速度之快,态度之诚,令我深受感动。作为编辑室主任,签完合同之后,他完全可以把一切交给责任编辑文博。但他死认真,从书名、封面设计到校对中的问题,和我一一讨论,不厌不倦。《都市洪荒》原先的书名叫《城市浪人手记》,孔明认为不妥,几番讨论,在他的建议下改为《都市洪荒》;封面设计第一稿是素面的,他认为和作品厚重的内容不符,几易其稿,最后定为赭红底色和相近颜色的花纹,书名用字定了黑色;校对中出现的问题,他更是一丝不苟,有时争论相持不下,双方反复思考后再讨论,直到双方都能接受为止。我跟文博开玩笑说,出一本书,电话费都不知用了多少,口舌都不知费了多少!正是因为孔明严格把关,书出版之后我非常满意。我清楚地记得,拿到书的那一刻,我真的就像生了个漂亮孩子的母亲那样又欢喜又骄傲。我第一时间就给孔明拨电话致谢。大约用的词语过于夸张,孔明听完之后说:“你越是这么满意我反倒不踏实,生怕哪里还做得不够好!”又说,出书就跟拍电影一样,是遗憾的艺术,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结果总还有不够完美的地方。

  我素来对出版社和编辑怀有敬意。作家创作了作品,是私人产品,只有通过出版社的转换才能走向读者、走向社会。出版社和编辑在我眼里,是作家和读者之间的神圣桥梁。《都市洪荒》的出版,使我对出版社和编辑的敬意又加深了一层。最重要的是信任。这本书使我对陕西人民出版社和人民社的编辑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信任感。我立即将我的短篇小说集《记住月亮升起的地方》和散文集《婆屋那边的事》相继送到出版社。当然,所有的流程和前一本书一样,又是无数次的电话讨论、无数次的争执,费了无数的口舌。当然,结果也是一样:我非常满意。甚至可以说,这三部书,是我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三部书,也是出版的最令我满意的三部书。

  孔明厉害。强将手下无弱兵。他手下的文博也是一位非常敬业的编辑。文博高大威猛,却态度谦和,彬彬有礼,对作家非常尊重,见面不叫老师不开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关键是他对作品很有鉴赏力,常常脱口说出书里的哪些作品让他过目不忘,深受教益。编辑的评价非同一般读者,对作家的鼓励当然也非同一般。总之,通过多次交往,这两位编辑都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中,直至许多年后提起陕西人民出版社的编辑,我都称赞不已,并极力向想出书的作家们推荐。2019年,我担任项目负责人的脱贫攻坚长篇报告文学定稿,安康市有关领导征询意见,问我本省哪个出版社好,我首先就推荐陕人社。毫无疑问,又是跟孔明、文博打交道。所经出版历程,竟然也跟多年前一样,首先就为书名争论起来。原先的书名是《问鼎秦巴》,孔明大叫不好,并说出了一大堆不妥的理由。我不由笑道:“看来我们又要重复多年前的战争了。”的确,打了多次嘴仗,反复争论商讨,最后定为《绿满秦巴》。这个书名,官方和作者都满意。我不得不说的是,这本书的编辑过程太复杂了。因为纪实文学是真人真事,人名地名不能出错;又因反映的是当下的现实生活,各种提法、各种政策法规丝毫不能有误。责编文博将他初审的清样发过来,我都懵了,所改之多,令我难以置信。修改地名的地方,文博都用着重号标注:“此处查过辞海。”我感叹不已,将作者魏田田叫到面前,一页页翻开给他看,让他领略大社编辑的风范。我说:“你看看,一个大社编辑,不仅要文字功夫厉害,不仅要有高超的文学鉴赏力,还得是百科全书啊!”《绿满秦巴》出版社先后校对了四次之多,文博要求作者也校对三次。因为每次作者校对后我必须负责把关,到最后,我竟然对文博叫苦说:“哎呀,我都不想出这本书了,太麻烦了!”

  《绿满秦巴》于2019年9月出版,我重读后,没有发现一个错别字。这部书一经问世就受到社会关注,可以说好评连连。12月份,文博代表出版社到安康参加《绿满秦巴》研讨会,受到作家们的热烈欢迎和尊重。这是他本人的骄傲,也是编辑室主任张孔明的骄傲,更是陕西人民出版社的骄傲。

  时间的长河会穿起一串串闪光的珍珠献给生活,作家的口碑会点燃一束束火炬献给大社编辑。七十年出版,七十年辉煌,兵强马壮的陕西人民出版社在未来的征程中一定会更辉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