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法院人我与祖国共成长」南阳中院少年法庭 已到山花烂漫时

「追梦法院人我与祖国共成长」南阳中院少年法庭 已到山花烂漫时
2019年08月21日 08:07 新浪网 作者 南阳声速焦点

少年法庭

「追梦法院人我与祖国共成长」南阳中院少年法庭 已到山花烂漫时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全国法院开展少年法庭工作31周年。回眸南阳中院少年法庭的30年,它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伴随着祖国的成长而成长。时至今日,南阳的少年法庭,花团锦簇,已到山花烂漫时!

少年法官,从一颗种子到一支队伍

「追梦法院人我与祖国共成长」南阳中院少年法庭 已到山花烂漫时

李新宪(右)与案件当事人亲切交谈

1983年,我调入南阳中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工作。当时没有少年法庭,少年审判属于刑事审判工作的一部分。1988年,全国法院少年法庭工作正式开始。庭里领导找我谈话,要我承担少年审判工作,做少审法官的一颗种子。作为一名女法官,尽管没有这方面的审判经验,但有领导支持,有老法官引领,这颗种子,我当了!

我专门办理少年刑事被告的案件后,没有固定的合议庭,每逢开庭都是临时找人。没有固定的团队支撑,这就要求我在专业知识和审判经验积累上下更大的功夫。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多,我们才有了固定的合议庭,但是具体承办少年被告案件的法官仍是我一个人。

由于没有编制,少审庭的庭长、副庭长在很长时间内都没有拿到任命书,这是历史条件欠缺造成的,是少年法庭成长过程中的特殊一章。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的工作,2000年少年法庭被授予南阳市优秀青少年维权岗光荣称号,2002年被授予河南省优秀青少年维权岗光荣称号。2003年,少年法庭终于依法建立。自此后,少年法官的队伍不断充实壮大,一批又一批的优秀人才成长起来。

少年案件,从拼起的审判桌到圆桌开庭

1988年至今,少年案件的开庭审判有了很大的改变。刚开始基层法院大多没有审判庭,我们受理的案件又必须到案发地即基层法院开庭。我们往往是在基层法院找一个办公室,用办公桌拼个审判台,没有审判长、审判员的牌子,我们就找一块砖头,外面包一层白纸,上面写上审判长、审判员,庭就开起来了。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各基层法院普遍新建了审判庭,修建了高高的审判台,摆放着高高的审判桌椅,我们法官开始走上高台开庭。可这样的开庭模式运行一段时间后,我们感到如此开庭威严有余,感化不足。少年刑事案件的司法理念是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在过于威严的场合,少年被告心智不成熟,感化教育的功能不足。于是我们因时制宜,选择一部分符合法律条件的案件,扛起国徽,到学校、到军营、到村庄,到街道青少年较多的地方开庭审案。

再后来我们又建设了圆桌审判法庭,有一两百平方米大小,椭圆形的审判桌漆成淡蓝色,能围坐二十人左右,审判桌上面悬挂国徽。审判桌对应的前方摆放几十张椅子,便于旁听人员就座。审判庭隔壁还有两间房子,分别是合议室和羁押室。这样的设施,在当时全国法院也是凤毛麟角。

少年审判,勇于司法探索成果丰硕

「追梦法院人我与祖国共成长」南阳中院少年法庭 已到山花烂漫时

我们南阳的一代代少年法官,牢记使命,一直在少年司法的探索之中前行。少年法庭独创的“一个中心、两个延伸、三个结合、四方帮教、五心观念”工作法,卧龙法院在中院支持下探索出的“两条龙”工作体系——公、检、法、司“一条龙”,工、青、妇、教“一条龙”,都受到了有关专家的肯定与好评。

30年,南阳中院少年法庭,它挽救过许多孩子,也惩罚过不少罪犯;它从一个种子法官,成长为一支庞大的队伍;它把国徽带到过学校操场,也把国徽挂在圆桌上方;它是全国优秀青少年维权岗,也是个人二等功、河南青年卫士的摇篮;它既有辉煌的历史,也担负着将来运用现代信息技术调研社会现象、测评未成年人犯罪的新使命。祝愿它与祖国一起,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南阳中院 李新宪)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南阳声速焦点

南阳声速焦点

南阳地方门户网站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