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法院法官秦硕: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少年案件调解需引入专业力量

海淀法院法官秦硕: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少年案件调解需引入专业力量
2019年07月16日 10:34 新浪网 作者 未来网新闻

未来网北京7月16日电(记者 梁希理)“未成人的隐私保护还需要互联网行业给予支撑,具有影响力的互联网企业或能合作建立起对未成年人网络联盟,来让孩子们隐私真正得到保护,而不是只停留在法院个案的单打独斗上。”7月11日,第四届中国互联网纠纷解决机制高峰论坛暨未成年人隐私保护与多元纠纷调解论坛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在围绕未成年人隐私保护议题进行的圆桌交流环节中,北京海淀法院刑事审判庭(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副庭长秦硕这样表示。

海淀法院法官秦硕: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少年案件调解需引入专业力量

北京海淀法院刑事审判庭(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副庭长秦硕在圆桌环节中发言。(中国互联网大会官网)

可以看到,“触网”日渐频繁的未成年人群体,个人隐私也在网络空间里越来越“透明”。也由于互联网环境的传播特性和舆论特征,一些涉案件的未成年当事人,个人隐私“上网”曝光等情况也不时发生,给未成年个人、家庭都带去“二次伤害”。

为此,如何保护未成年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正成为网络时代必须要面对的课题。

北京海淀法院刑事审判庭(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副庭长秦硕从自身工作出发,介绍了互联网发展对涉案未成年人隐私保护带去的实际困境。她指出,她接触到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里,受害的未成年人最小的年龄只有2岁,在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被害人中14周岁以下的幼女又占大部分。未成年人遭受性侵比起身体伤害,心理创伤更难恢复,很多孩子在被侵害后恢复程度较差,而互联网环境使得性侵未成年人等案件更容易受到舆论关注,比如近期受到社会争议的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猥亵女童案。

但她也看到,一些涉案未成人隐私信息被泄露上网的行为,却因为缺少相关法律法规而无法进行责罚。秦硕表示,即便有些隐私信息在大型门户网站被撤下了,但如果搜索、深挖,还是能找到。

因此她呼吁,未成人的隐私保护还需要互联网行业给予支撑,具有影响力的互联网企业或能合作建立起对未成年人网络联盟,来让孩子们隐私真正得到保护,而不是只停留在法院个案的单打独斗上。

还可以看到的是,互联网法院的建设推广也给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提供了新的探索思路。

当前,互联网法院建设和推广是已成为司法领域的重要工作。一些地方的互联网法院先行先试,大量适用案件都由地方法院转向互联网法院,其中就包括涉未成年人的案件。

互联网法院在案件受理过程中,为节约司法资源、提高审理效率,通常先经过中国互联网协会下属的调解中心进行调解,由调解中心出具调解意见后,确定是否走下一步司法程序。但是由于涉未成年人案件的特殊性,需要调解员具备法律专业知识外,还包括未成年人隐私保护、学习生活场景区分、心理疏导、舆情监控等多个专业领域。

目前,调解中心缺乏相关工作力量,亟需寻找未成年人保护的专业部门给予指导意见。

为此,中国互联网协会调解中心拟联合未来网成立“未成年人保护调解专家委员会”,并充分吸收现有的互联网法院网上平台成熟经验搭建“青少年保护调解平台”。在这一平台上,将设有一键举报、舆情预警、法律救助、案情咨询、案件分发、联动处理、立案、庭审、执行等全流程服务功能,平台前端连接各有关部门,后端连接法院、检察院,形成一键举报、快速反应、多方联动的工作模式,平台也将成为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重要工作阵地。

秦硕告诉未来网记者,涉未成年人的案件调解具有很强的专业性、隐私性。对此,她介绍,介入涉未成年人案件调解的司法社工,都会在前期经过专业培训。他们不仅要对案件案情有所了解,也能在调解过程中充分考虑在特殊环境下家长监护人的心理,做到共情。年龄较大的人民调解员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拉近与家长的心理距离,但如果缺乏心理学、社会学等专业知识,反而会激化与家长的矛盾,不利于调解的进行。

在秦硕看来,对涉案未成年人的隐私保护也是少年调解员工作的专业性之一。“对于介入非未成年人案件的人民调解员,是鼓励他们对外更多介绍自己的工作,为了让社会对这个职业有更多了解,促进更多案件得到化解。但是少年案件的特殊性,就要求调解员不能透露半点案件内容。曾有少年调解员透露出案件内容和未成年人个人信息,而被涉案未成年人家长投诉的事件发生。”

因此,她建议,通过“青少年保护调解平台”介入的调解员,一定要接受专业的培训,能树立少年司法理念、掌握专业的调解知识,避免出现因调解员自身专业素质不足而发生调解事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未来网新闻

未来网新闻

未来网是中央新闻网站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