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3.0时代,迷雾剧场与温暖现实主义合流…

3.0时代,迷雾剧场与温暖现实主义合流…
2024年06月11日 20:33 新浪网 作者 影视独舌

  《看不见影子的少年》看了吗?

  这是2024年迷雾剧场的最新作品,张颂文和荣梓杉继《隐秘的角落》后再演父子。

  从热度来看,《看不见影子的少年》无法与那些曾创造迷雾剧场辉煌的前辈们相比,但从作品的风格和艺术价值来看,《看不见影子的少年》颇有建树,值得更深入地探讨。

  更重要的是,它代表了迷雾剧场新风格的形成。

  

  自2020年首部作品《十日游戏》开播以来,迷雾剧场播出了四季、十七部剧,风格经过了颇多尝试与转换,如今已经很难用单一的形容词来概括。如果要寻找共同点,是坚守悬疑短剧的本质没有变。

  集数最长的《尘封十三载》《三大队》24集,最短的《平原上的摩西》6集,剩下大多数都在12集。

  综合来看,迷雾剧场历经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无所顾忌的奋发阶段,爱奇艺开短剧剧场先河,以社会议题为脉络的社会派推理频繁上新,迷雾剧场最成功的两部《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相继亮相。

  这个阶段,悬疑短剧迸发出狂放的张力,动人之处每每能以短撼长。

  第二个阶段是犀利表达之后的作者表达阶段,以《平原上的摩西》《回响》《尘封十三载》为典型代表。

  

  起第一阶段,它减弱了对社会议题的表达,增加了更多艺术家本身的深扎生活的思考。

  第三个阶段刚刚起步,以《三大队》《看不见影子的少年》为代表。

  这两部剧,是“写实主义悬疑”,它们不是纯粹的类型剧,触及社会议题之深也不如第一阶段的作品,但多了些对社会公益话题的关切和对冷峻现实的温暖思考。

  01

  草创时期,成功往往来得很突然。

  迷雾剧场开幕之初,国产悬疑网剧仍然处在后《白夜追凶》时代。聊国产悬疑网剧,能拿得出手的,实在不多。

  成功的范本不多,可供借鉴的经验少,但需要遵守的规矩也少。很多条条款款,都是“弄潮儿”冒出来之后,发现“有问题”才后补的。

  为什么《繁花》里的宝总投机倒把就平稳落地,而《风吹半夏》里的许半夏则需要受到惩罚?原因很简单,1993年12月29日《公司法》通过,次年7月1日正式实施。

  

  第一阶段的迷雾剧场,《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是不能不提的重磅。

  前者是导演风格的胜利,它让导演辛爽横空出世,也擦亮了迷雾剧场的招牌。观众对迷雾剧场的期待,正是更多类似《隐秘的角落》的作品。

  它在影像风格上的独特性,在表达手法上的暧昧性,在剧作结构上的多义性,在人物塑造上的精妙感,以及对原生家庭的诘问,对接受美学的打量,都值得一聊再聊。

  后者,则是人性的胜利。《沉默的真相》或许是国产剧史上再也不会出现的“孤品”。

  比起《隐秘的角落》,不论是艺术手法还是影像风格,它都要稍逊一筹——导演陈奕甫2022年推出的新片《罪后真相》表现平平。

  但它拥有无尽的、戳人心窝子的力量,是朴素正义的胜利,贯彻的是“天日昭昭”的道德守则。

  

  这两部剧,豆瓣的打分人数都超过了50万。《沉默的真相》有94万人打出9.0分,《隐秘的角落》超过117万人打出8.8分。豆瓣8.9分的《白夜追凶》,也只有64万人打分。

  国产悬疑网剧的类型变调由此而始,审美从此迭代了。

  02

  或许是初试水过于成功,迷雾剧场第二季频频受挫。

  算上先导片,第二季共五部剧,只有《谁是凶手》一部算得上合格。

  爱奇艺专业内容业务群(PCG)总裁兼首席内容官王晓晖曾在采访中告诉《影视独舌》,第一季火了之后,各个维度都对第二季有很大的期待,也会带来各方面很大的压力。(相关阅读:《爱奇艺今年怎么做内容?王晓晖万字长文说得明明白白》)

  这是一个失败的赛季,也是一个值得反思的赛季。它让行业发现,在互联网时代,不是艺术家引领观众审美,而是观众掌控艺术家的商业命运。抛开利益,人们只会向自己感兴趣的赛道靠拢。

  《平原上的摩西》是迷雾剧场第三季的代表作,也是第一部6集的短剧。

  

  作者表达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它需要走平衡木,走得太快了观众很难接受,比如《八角亭迷雾》;走得太慢,又丧失了艺术表达。

  《平原上的摩西》在双雪涛的文本上跃然而出,跨入导演张大磊的时空隧道。

  细数这一阶段的作品,《平原上的摩西》以长镜头的生活流取胜,《回响》则将刑侦推理剧和家庭伦理剧融合。

  如果说冯小刚的《北辙南辕》是彻底放飞自我,那么《回响》则是极致叙事和类型表达相互克制的产物。虽然最后结局让不少观众懊恼,但从艺术审美来说,它完成的恰恰是对剧名的传统回归。

  《尘封十三载》是《沉默的真相》之后,迷雾剧场豆瓣评分最高的作品,也是2021年之后为数不多能过8分的国产悬疑网剧。

  它有传统年代剧的韵味,也有当代网剧的先锋表达。它有荒诞的悬疑,也有怀旧的气场,后劲十足

  

  三部作品在对接大众上参差不齐,但都是有分量、有表达的作品,经得起一看再看。

  03

  拥抱艺术家,是爱奇艺长久以来坚持的原则,也是它能不断产出品质作品的源泉。

  然而,还是如前文所说,艺术家与普通观众之间,有一道需要平台努力跨越的鸿沟。跳过去,作品就能两全其美;跳不过去,作品就容易粘稠。

  王晓晖在2024爱奇艺世界·大会上谈到,我们的创作者,需要通过创作让每个人感到勇敢。

  这句话可以从两个层面理解,其一是创作者需要从自洽语境中跳出来,寻求更勇敢——也更不舒适的表达,自己不舒服了,观众才能舒服。

  其二,是创作者要创作更多“与我有关”的作品,让观众感受到勇敢的力量。

  

  观众需要更多力量。在这个处处充满不确定性的迷茫时代,长视频比短剧更能赋予人们勇气。

  这也是迷雾剧场3.0时代对创作者提出的最基础诉求。

  这一阶段,单纯的类型片已经不能让观众满足了,今年电影市场失败案例多得数不过来。本格推理也越来越难以出彩,即使有些作品前期惊艳,后期也免不了崩盘。

  要想打动人,还得在咬紧现实的基础上,释放更多善意与温暖。

  《三大队》和《看不见影子的少年》各有各的特点。但最大的共同点是,秦昊演的程兵和张颂文演的王士涂,都是警察。

  警察当主角的悬疑戏,往往是很难拍的,他们不能像《沉默的真相》里的江阳(白宇 饰),和《隐秘的角落》中的张东升(秦昊 饰)一样,使用各种非常规手段。可是戏不极致,精彩程度就会打折。

  

  《三大队》

  但恰恰是警察的身份,为他们赋予了更多力量。没有比这个职业更能化身勇气图腾的了,也没有比这个职业更能让观众相信的了。他们是昏暗时的最后光明,也是恍惚时的坚定锚钉。

  “向上创作,向下共情”。找到老百姓的信念所在,怎么不算向下共情

  《三大队》根据纪实文学改编,《看不见影子的少年》关切失独家庭和打拐行动,两部剧都写了人生巨大的创痛,但正向剧情与“温暖现实主义”殊途同归。

  如果说第一阶段的代表作引人反思社会,第二阶段的代表作催人反省自我,第三阶段这两部作品则令人对主人公肃然起敬,为其悲情命运心下哀恸。而且还不免汲取到一些对抗惨淡人生的力量。

  迷雾剧场的3.0时代,仍在继续。2024年,还有《乌云之上》《二十一天》《交错的场景》三部剧待播。它们能有更出色的表现吗?拭目以待。

  文/马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