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谁能想到,腼腆寡言的他是《武当一剑》里最疯的侠…

谁能想到,腼腆寡言的他是《武当一剑》里最疯的侠…
2021年04月21日 12:52 新浪网 作者 影视独舌

  4月13日,电视剧《武当一剑》在CCTV-8晚间档首播。该剧由路奇执导,于非凡、柴碧云、周航、孙佳雨等主演,改编自香港武侠小说家梁羽生的同名封笔之作。

  明末清初,内忧外患,个人命运在家国动荡中跌宕沉浮。武侠世界刀光剑影、快意恩仇,几位主角年少意气、闯荡江湖,在各种危难中不断成长。

  

  剧中有辽阔的北国风光,绮丽的灵山秀水,壮美的层峦叠嶂,也有演员身临其境、情真意切的表演和真刀真剑、干净利落的武打,给荧屏上带了一股暌违已久的传统武侠风。

  尤其剧中周航饰演的昆仑派传人东方亮,更是把江湖之中习武之人的飒与痴展现得淋漓尽致。周航将自己表演上的执着于专注,同角色有机融合,与这个执着的“武痴”同呼吸、共命运。

  历经劫难,方成大侠

  《武当一剑》是一部血统纯正的武侠剧,不仅因为它改编自著名武侠宗师梁羽生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它以追求极致的态度,用最真实的视觉效果诠释了武侠剧的真正风骨。

  真山真水的瑰丽壮美,背后是原始山林的恶劣环境,摒弃了过度剪辑的流畅武打,背后是演员夜以继日的训练和不畏艰难的实拍。

  

  这对剧中扮演“武痴担当”东方亮的周航来说,尤为辛苦。

  镜头中的东方亮经历了四季轮转、经年累月的风霜雨雪才练成惊才绝艳的昆仑剑,周航就在极寒风雪、瓢泼大雨、漫天黄沙中一次又一次飞身舞剑。

  零下四十度的低温里,吊着威亚拍打戏,一拍就是一整夜,极沉的真铁剑脱手,手上一层皮被沾了下来;大雨中舞剑,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与汗水浸透。犹如背着麻袋,雨水不停地流入眼中却还要潇洒飘逸。沙漠风沙漫天,嘴中、耳中、口鼻中都是沙子,强睁双眼在沙坡上舞剑,摄影师也只能凭感觉拍摄,乃至连人带剑翻滚到了机器脚下都浑然不觉。

  

  对周航来说,意外受伤已经是家常便饭,“拍戏的时候对手掌握不好距离,在脸上开个口子,泪水忍不住流出来。真的很疼,但这就是我的工作,我要认!”

  在拍摄东方亮与无量(刘伟明 饰)的金顶对决时,刘伟明一不小心就将实心的木剑刺在了周航的后颈上,剧痛之下“当时还有威亚吊着我,没有威亚我就倒下了。”但这听起来让人心惊肉跳的插曲并没有影响拍摄进度。事后再谈起,也不过是拍摄过程中最普通的一个意外、一点笑谈而已。

  让周航没想到的是,除了惊险刺激的武打戏,感情戏也让他吃尽苦头。剧中东方亮身受重伤,恋人蓝水灵(孙佳雨 饰)拼力相救,两人在树木掩映、碧蓝湖水间真情流露,如瀑的暴雨之下,痴情与辛酸被渲染到了极致。

  

  在寒冷的天气里下水淋雨都已经不算什么了。镜头里看起来澄澈秀丽的湖水,实际上布满了腐烂的植物,热气蒸腾除了气味难闻,还具有腐蚀性。下水拍摄后,两位演员的腿都出现了严重的红肿。戏里戏外都成了真正的“苦命鸳鸯”。

  “拍这部戏像是在探索人体的承受极限,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像贝尔在拍摄荒野求生。”周航笑言。无论是环境的恶劣还是打戏的危险,周航都没有怨言,谈起这些拍摄过程中的故事,他的表情和语气中尽是迎难而上的兴奋感和完成角色的满足感。

  

  在面对高难度的戏份时,周航始终秉持着“无论多危险,只要是角色需要的,我就想怎么去实现它”的态度。甚至从一匹马跳到另外一匹马上的危险动作,他也跃跃欲试,“我觉得我是演这个角色的,角色能完成,那我也应该自己完成。因为他与我的人生是一体的。”

  当戏痴遇上武痴

  周航所饰演的东方亮,是一个彻底的悲情人物。“可敬,可爱,可悲。”周航用这三个词来形容他。

  可敬在东方亮对剑法极致的追求。他的偏执来自于家族的传承,成为天下第一剑是昆仑派的毕生目标,他的父亲为此而癫狂,将一生的愤懑、不甘与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

  甫一出场的东方亮剑术高超、沉稳内敛,波澜不惊地应对外界纷扰,给人留下清冷神秘的印象。能够牵动他注意力的只有挑战武当派,对他而言每一次失败都是学习的机会,不卑不亢、不骄不馁,一个一个比过去。坦坦荡荡挑战,大大方方认输,只不过是回去从头练过。

  

  “这个阶段的东方亮是非常纯粹的。”周航这样认为。他坚定沉着、有目标有方向,因此在与年少气盛、遭逢变故的耿玉京(于非凡 饰)相遇时,东方亮承担了引导他、帮助他的职责,无论是在剑法上,还是为人处世上。

  可爱在东方亮与蓝水灵的动人爱情。女儿会上英雄救美的惊鸿一瞥,对歌会你来我往的悠扬歌声里,少年人的情愫迅速升腾。一个是清雅灵秀的土家姑娘,一个是俊朗不凡的西域少年,情窦初开的害羞与无措,欲拒还迎的青涩与含蓄,在两个人的眼神与动作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他们的表演中,情感热切又克制,可以感受到影视剧中少有的荷尔蒙的萌动。对于感情戏,周航坦言自己不太会谈恋爱,与其说是演,不如说是深入角色之后情感的自然流露。“我觉得在演戏的时候,都是全心全意去爱对方的,没有想到其他,在这一部戏中我就真的去爱她,然后戏杀青就结束了。”

  

  在爱情面前东方亮第一次犹豫了。二十年来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人间的爱。对待这份真爱他愿意放弃自己的剑,自己的梦。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活得像一个人,而不是练剑的器。

  东方亮的人生只为一个目标,那便是天下第一。为此他倾注了一切,人生变得像一把利剑直刺要害。但这是对的吗?他练剑被欺骗,被人利用颠倒是非曲直。他开始产生了动摇和怀疑。

  虽然美好的爱情在他寻找自我的过程中,成为了他的避风港,但不幸的是,状若疯癫的父亲再度出现,将他短暂维系的美好生活彻底撕碎。“父亲是每一个孩子的榜样与目标,即便像东方晓这样已经变得疯癫。在看到无情剑化作绕指柔以后。东方晓绝望了,他以死相逼。在家族命运面前一切都是渺小的,不值得去姑息的。无情,唯有无情才能强大。”

  

  东方亮抛却了一切,只为完成家族宿命,实现父亲遗愿。至乐无乐,至誉无誉。天下第一之后又是什么?“东方亮的人生就是一把剑,他最终会走到剑尖的极致,那之后便没有路了。所以他最后选择回到家族的冰崖剑冢。因为此时他自己便是一把剑,他要把这把最锋利的剑留在这里。为东方家的命运做一个完美的了结。冰封永固,天下第一。”

  最终,东方亮成为了剑,而周航也完满地演绎了东方亮。

  好演员就像一面镜子

  2006年的《日月凌空》是周航演艺道路上非常重要的一部戏,因为这部戏让他遇到了导演路奇,路奇也发现了演员周航。

  由于脸型和饰演李治的马晓伟相似,周航被路奇选定在《日月凌空》中饰演他的儿子李显。彼时青涩的周航,刚刚从中央戏剧学院走出来,常年接受舞台表演训练的他对镜头并不熟悉。如何在表演中找镜头,如何与摄影师配合,如何在不同的机位下接戏……这些拍摄电视剧的基本功,导演都从零教起。

  对于周航来说,路奇导演是导师,也是伯乐。算上正在热播的《武当一剑》和即将播出的《血盟千年》,周航已经和路奇合作了11部戏,周航几乎成了路奇导演电视剧中的一个标志。

  

  《血盟千年》

  路奇表示,“我喜欢和周航合作,最重要的是因为他是一个极度专注和执着的人。”剧组中的周航总是24小时待命,随时有空,随时准备上阵拍摄。导演的任何要求都尽力完成。

  从《西厢记》《妈祖》,到《血誓》《铁血红安》,周航展示出极强的可塑性。尤其是《铁血红安》中的戴慧萍,作为一个出身正统、以报效国家为志向的国民党军官,他谦谦君子的外表下,隐藏着理想与现实、情义与使命、职责与信仰之间的挣扎,大量的内心戏在周航的演绎下释放出极强的戏剧张力,这个角色也让他收获了大量观众的喜爱。

  

  《铁血红安》

  同样是军官,《东方战场》中的张学良是一个真实的、被大众广泛熟知的历史人物,想要塑造好这样一个复杂的角色并不容易。在拍摄前,周航查阅了许多资料,看了大量相关的书籍,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将文学性的台词进行了合理的口语化,既让观众容易理解,又不失张学良本人的神韵。

  

  《东方战场》

  演到戒毒的戏份时,他满头虚汗,从沙发上翻滚下来,身体磕在茶几上,之后在地上来回翻滚,两个膝盖都摔破了。每一次演戏都全身心地投入角色、如痴如狂,太过认真的周航也陷入了“拍戏必受伤”的魔咒。

  

  当他完全沉浸在角色中时,就仿佛活成了角色的样子,没有自己。无论是《诚忠堂》里狠毒癫狂的崔望百,《武当一剑》里的悲情武痴东方亮,还是《血盟千年》里为爱痴狂的刘勍,他用活成角色的方式演绎他们,观众总能在他的表演中体会到与角色灵魂的共振。

  但这种共振只存在于戏里,在和周航的交流中,他显得有些腼腆,谈及自己的时候话总是不多。在他身上,关于“周航”自己的特点很少,难以捕捉。只有在谈到他演过的角色时,属于那些人物的灵气才在他身上浮现出来,此时他的神态动作都比语言要更加鲜活灵动。

  这是真正演员所具备的特质,简单澄澈,像一面镜子,能够反射出众生百态,让任何角色都能在自己身上真切地活一遍。正可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文/乔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周航武当一剑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