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套路和反套路并行不悖,《不会恋爱的我们》吃透圈层

套路和反套路并行不悖,《不会恋爱的我们》吃透圈层
2022年03月16日 13:46 新浪网 作者 影视独舌

  作为类型剧中的“长跑选手”,甜宠剧2022年第一季度的市场表现依然良好。其中,有一部内容喜感、形式吸睛的新剧,不断出现在各大榜单。它的粉丝号召力很强大,已入坑的观众积极安利,追剧队伍不断壮大。

  它就是由金晨和王子异主演的都市偶像剧《不会恋爱的我们》。自开播以来,这部剧中的诸多高能名场面便不断在短视频平台流传,相关的话题热度也在社交网站节节攀升。剧集首播便表现不俗,开播4小时,优酷站内热度破9300,开播三天,优酷站内热度突破9700。

  

  这部剧中几对CP各有特色。既有职场女强人和小奶狗的温暖治愈,也有大叔配萝莉的奇异反差,还有婚后伴侣的双向呵护,更有相互暗恋十年的纯真浪漫。

  它的制作向时装剧看齐。最明显的标志是,有观众愿意为剧中人物截图,做成穿搭指南。

  多个维度发力,《不会恋爱的我们》成绩显而易见,不仅登顶了微博、抖音等平台的多个剧集榜单,还8次问鼎网络剧猫眼日冠。

  “看着看着就上瘾了。”一些观众认为它很耐看。

  当然,《不会恋爱的我们》之所以能从竞争激烈的甜宠剧中脱颖而出,可不仅仅是由于耐看,还在于它在剧集分众的基础上,又对甜宠剧的受众群进行了细分,通过技术操作的方式,牢牢地吸引到多方细流,最终汇聚成势。

  “制片人某种程度而言就是产品经理,通过在内容制作和营销两个环节双向驱动,夯实剧作品质,同时做到精准引流,在甜宠剧有限的预算内,做出最有效的成果。”对此,总制片人赵牧南对平台优酷和本剧总监制谢颖的支持表示感激。

  

  赵牧南

  在她看来,正是因为平台给予了信任与机会,她才有机会在实践中论证自己的方法论。从剧集策划、创作到最终播出,优酷在各个环节上都提供了很大的支持和帮助,使这部剧得以顺利出炉。同时,她对甜宠剧创作和市场的理解,也在与平台的沟通中愈发明晰。突围有法:受众精细化和创作精准性

  庞大的观众群体早已逐渐走向细分,影视作品尤其是网剧愈发精细化、垂直化。精准定位观众的喜好,为垂直圈层内的观众进行针对性的服务,是甜宠剧的一种突围方式。

  《不会恋爱的我们》是赵牧南操盘的首部剧集作品。在此之前,她曾在大型IP内容公司做IP运营的相关工作,研究受众喜好,分析传播规律,是她多年历练而来的工作本能。转型成为制片人之后,她成立了光美映画,将这种能力用于剧集开发,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事实上,近些年的荧屏作品,尤其是主打年轻观众的类型剧,某种程度上与网文IP保持着同频共振。甚至可以说,网文IP的创作趋向,对剧集起到了一定的引领作用。

  基于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赵牧南在职业的切换中如鱼得水,“现在网络特别好的一件事情在于,它的流量很清晰,可以很直观地告诉你,为什么这一集播出来效果很好,那一集就是不行。”本着初次做剧的谨慎想法和对投资方负责的态度,赵牧南深入研究了大量同题材作品的受众人群和观剧喜好,最终敲定了《不会恋爱的我们》的制作。

  

  这部剧在起始阶段就吸引了优酷的注意,并给到了相当的信任和极大支持,同时确定了相对明确的定位:一部轻松明快的姐弟恋偶像剧。以此为抓手,主创团队很快就确定了创作方向和目标受众。

  首先,在人设上,四组CP呈现出不同的恋爱状态,辐射到的观众群也不尽相同。

  赵江月(金晨 饰)和顾嘉心(王子异 饰)相差七岁,这种职场女强人和酷弟弟之间的年下恋在此前的多部剧中早已得到验证。“月月加薪”的组合名琅琅上口,开播后很快传播开来。

  

  许宁远(梁大维 饰)和李嫣然(彭雅琦 饰)的大叔萝莉组合,一个成熟稳重,一个天真烂漫,反差又有趣。

  

  钱晶晶(王双 饰)和张昊(王铮 饰)展现的是已婚男女在爱情中的相互扶持;郑多喜(郑妙饰)和齐恒(何泽远 饰)则让人感受到校园初恋般的小清新。

  

  其次,在演员配置上,赵牧南一开始就敲定了金晨和王子异担纲主演。“金晨给人的感觉很大气,但她认真做事的时候又让人感觉很亲近,不会让观众产生距离感。王子异则是酷帅男孩,偶尔又‘傻’得可爱。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行走的衣架。”

  是的,从一开始,赵牧南就给《不会恋爱的我们》融入了时装剧的概念,对人物造型和服装设计提出了较高要求。一来,要凸显人物性格,帮助完成人物塑造,同时有辨识度,二来,这也是赵牧南观察剧集市场的心得,“同类型国外剧集之所以受国内观众欢迎,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在打光、服装等制作上加了分。”

  从两人的相遇、相知到相爱,主创为角色每一个阶段的服装都做了精心设计和编排。

  

  由此延伸而来的是面向粉丝的“上福利”环节。赵江月和顾嘉心在剧中上演“制服诱惑”,尝试了校园装、机车装、运动装、民国装、机长服、西装等一系列穿搭,让粉丝满意而归。表达进阶:甜、暖、谐相融

  甜宠剧,甜就够了吗?相信对每一个志在甜宠剧的创作者来说,这都是一道必答题。

  不甜,那还是甜宠剧吗?

  《不会恋爱的我们》有“处处吻”一说:机咚吻、早安吻、刷牙吻,每一处都散发着爱情的甜味。大结局时赵江月更是连问顾嘉心六遍“你愿意娶我吗”,将这种甜度推向了超标的程度。

  

  不过,赵牧南也观察到,市场口味并非一成不变,以前的甜宠剧再怎么甜也不为过,但现在就可能会被扣上“工业糖精”的帽子。因此,《不会恋爱的我们》就有了很多反套路的“解腻”操作。

  比如,顾嘉心用引以为傲的肌肉撩赵江月,谁知对方不解风情,像搓衣服一样摸起了他的肌肉,完全没有应有的羞涩感和暧昧氛围。

  

  反套路情节带来了喜剧特征,有观众笑称,《不会恋爱的我们》像是剧集版的《欢乐喜剧人》,而赵江月和顾嘉心就是两个参赛选手。

  两人修水龙头不成反而双双狼狈湿身;顾嘉心表白之前,先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兄弟练手……这些情节,即便是对那些不为甜宠而来的观众来说,也很抓人。

  “喜感元素的融入和反套路的桥段,不但能够帮剧集辐射到更多人群,也有利于在短视频平台的传播和话题发酵。”

  赵牧南希望,观众从剧中获得的不只是甜蜜和欢笑的体验,更要通过剧中人物的成长线,审视自己的生活,从中得到温暖和治愈。“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够了。”

  

  《不会恋爱的我们》中的每个人物都有类似的“爱无能”的特征,他们寻找爱情的过程,就是心理得到修复的过程。

  赵江月受父亲的影响较深,从小就被高标准,严要求,向成为更优秀的女生努力。但同时,她又亲眼目睹了父亲的出轨,理想信念瞬间崩塌,情感通道逐渐走向封闭。后来又经历过一次暗恋的爱而不得,直到遇到顾嘉心。这个男孩像一剂猛药,彻底打开了她的心门。

  对顾嘉心来说,母亲的严加管教让他对亲情长时间存在误解,兄弟的意外受伤又让他时时存有一丝愧疚感。对他而言,突然闯入的赵江月像一根救命稻草,是他情感的安放之地。

  

  其他像李嫣然、钱晶晶等人,要么是还没有完全懂得什么是爱,要么是还不知道如何正确去爱,每个人都在这段旅程中收获了成长。

  为了贴合剧情和表达需要,剧中设置了一款“恋恋笔记”的APP,并结合每集结尾的独立小剧场,输出爱情理论。它不是毒鸡汤,也不是手把手的恋爱课程,而是帮助人们了解男女之间的恋爱观的差异和真正想法。

  “剧集本身的基调是温暖的、治愈的,它鼓励人们寻找爱情,告诉观众真心才是通往爱情的唯一通道,这是整部剧的核心主题。”

  

  除此之外,赵牧南更希望通过对30+女性的塑造,让同龄女性感同身受,让年纪较小的一些观众看到自己以后可能会成为的样子,“她可能是光鲜的、职业的、甚至是有些梦幻的。但想成为这样的人,一定是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努力的。”类型深耕:持续发力“她剧集”

  《不会恋爱的我们》即将非会员收官,赵牧南也已经投入到新一轮的创作之中。用她的话来说,市场在变,观众在变,创作也得时刻研究才能跟得上脚步。

  亲手操盘一部剧集之后,她在制作上有了更多体悟。《不会恋爱的我们》哪里做得好,哪里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都值得进一步思考。

  她认为,既然选择在“她剧集”这个类型上深耕,那就要吃透其中的每一个环节,了解透观众的喜好。“这个类型的辐射面基本固定,我们就更需要用有限的预算,将剧集触达更大范围的人群,让平台在引流上更具性价比。”实际上,这正是光美映画在当前市场环境之下的生存之道。

  

  或许正因如此,即便《不会恋爱的我们》为光美映画开了一个好头,但赵牧南仍对市场有着冷静的判断。她透露,光美映画接下来将会筹备一部短剧及一部改编自晋江小说IP的偶像剧,同样是女性题材,但话题性更强,辐射人群更广。从商业角度来说,短剧的成本相对可控,不会带给制作方和平台方太多压力。

  原创和IP改编两手抓,正是现在光美映画尝试探索的路。相对而言,原创剧本的成本可控,自由度高,可以根据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及时调整创作方向,而赵牧南多年的IP运营经历也为IP改编方向提供了丰富的经验。

  “目前如履薄冰,但仍充满希望。”赵牧南最后总结道。

  【文/许心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