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评评理,这样扫街被打该不该

大家评评理,这样扫街被打该不该
2019年09月20日 07:43 新浪网 作者 相机Beta

8月26日是伦敦诺丁山嘉年华(Notting Hill Carnival)的最后一天,英国街头摄影师 Math Roberts 把握最后机会拍摄。在晚上 10 时半左右,他在路上看到一对男女站在大门前的台阶上拥抱,于是立即举机拍摄,但结果却发生争执,并以流血收场。Roberts 解释说,作为一个街头摄影师,都希望被摄者不受干扰,因此没有先徵求他们的同意便拍摄。他记得是那位女士首先发现他在拍摄,又查问 Roberts 是否在拍他们?之后那位男士即不由分说向 Roberts 挥拳,并把他撞倒在地上,然后抢去 Roberts 手上的相机,大力把它砸到地上!跟往常一样,Roberts 即时作出多番道歉,又承诺删除照片,但这次却完全没有帮助。从上图可以了解他的伤势,但他没有报警。「我不想自找烦恼,我已筋疲力竭。幸好我的相机有买保险,所以我只是回到酒店,喝了一杯啤酒。」虽然 Roberts 的做法有争议,但所有人都会同意,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应使用暴力。已经拍了超过 10,000 张街头照片的他,自言这是第一次遇到暴力对待。他表示日后拍拍摄时可以更加警惕,但相信这次事件的打击很快就会消失衝突在街头摄影中不可避免。大多情况下衝突都停留在言语层面,只有极少数的摄影师会遇到像 Roberts 一样的事情。万一类似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一般建议是保持冷静,并与那些情绪较激动的人保持安全距离。在情况许可之下,尝试从正面角度作出解释,让其他人理解你的行为。最后看下Math Roberts 的其他作品。对于此事,大家怎么看?

8月26日是伦敦诺丁山嘉年华(Notting Hill Carnival)的最后一天,英国街头摄影师 Math Roberts 把握最后机会拍摄。在晚上 10 时半左右,他在路上看到一对男女站在大门前的台阶上拥抱,于是立即举机拍摄,但结果却发生争执,并以流血收场。Roberts 解释说,作为一个街头摄影师,都希望被摄者不受干扰,因此没有先徵求他们的同意便拍摄。他记得是那位女士首先发现他在拍摄,又查问 Roberts 是否在拍他们?之后那位男士即不由分说向 Roberts 挥拳,并把他撞倒在地上,然后抢去 Roberts 手上的相机,大力把它砸到地上!跟往常一样,Roberts 即时作出多番道歉,又承诺删除照片,但这次却完全没有帮助。从上图可以了解他的伤势,但他没有报警。「我不想自找烦恼,我已筋疲力竭。幸好我的相机有买保险,所以我只是回到酒店,喝了一杯啤酒。」虽然 Roberts 的做法有争议,但所有人都会同意,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应使用暴力。已经拍了超过 10,000 张街头照片的他,自言这是第一次遇到暴力对待。他表示日后拍拍摄时可以更加警惕,但相信这次事件的打击很快就会消失衝突在街头摄影中不可避免。大多情况下衝突都停留在言语层面,只有极少数的摄影师会遇到像 Roberts 一样的事情。万一类似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一般建议是保持冷静,并与那些情绪较激动的人保持安全距离。在情况许可之下,尝试从正面角度作出解释,让其他人理解你的行为。最后看下Math Roberts 的其他作品。对于此事,大家怎么看?

8月26日是伦敦诺丁山嘉年华(Notting Hill Carnival)的最后一天,英国街头摄影师 Math Roberts 把握最后机会拍摄。在晚上 10 时半左右,他在路上看到一对男女站在大门前的台阶上拥抱,于是立即举机拍摄,但结果却发生争执,并以流血收场。Roberts 解释说,作为一个街头摄影师,都希望被摄者不受干扰,因此没有先徵求他们的同意便拍摄。他记得是那位女士首先发现他在拍摄,又查问 Roberts 是否在拍他们?之后那位男士即不由分说向 Roberts 挥拳,并把他撞倒在地上,然后抢去 Roberts 手上的相机,大力把它砸到地上!跟往常一样,Roberts 即时作出多番道歉,又承诺删除照片,但这次却完全没有帮助。从上图可以了解他的伤势,但他没有报警。「我不想自找烦恼,我已筋疲力竭。幸好我的相机有买保险,所以我只是回到酒店,喝了一杯啤酒。」虽然 Roberts 的做法有争议,但所有人都会同意,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应使用暴力。已经拍了超过 10,000 张街头照片的他,自言这是第一次遇到暴力对待。他表示日后拍拍摄时可以更加警惕,但相信这次事件的打击很快就会消失衝突在街头摄影中不可避免。大多情况下衝突都停留在言语层面,只有极少数的摄影师会遇到像 Roberts 一样的事情。万一类似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一般建议是保持冷静,并与那些情绪较激动的人保持安全距离。在情况许可之下,尝试从正面角度作出解释,让其他人理解你的行为。最后看下Math Roberts 的其他作品。对于此事,大家怎么看?

8月26日是伦敦诺丁山嘉年华(Notting Hill Carnival)的最后一天,英国街头摄影师 Math Roberts 把握最后机会拍摄。在晚上 10 时半左右,他在路上看到一对男女站在大门前的台阶上拥抱,于是立即举机拍摄,但结果却发生争执,并以流血收场。Roberts 解释说,作为一个街头摄影师,都希望被摄者不受干扰,因此没有先徵求他们的同意便拍摄。他记得是那位女士首先发现他在拍摄,又查问 Roberts 是否在拍他们?之后那位男士即不由分说向 Roberts 挥拳,并把他撞倒在地上,然后抢去 Roberts 手上的相机,大力把它砸到地上!跟往常一样,Roberts 即时作出多番道歉,又承诺删除照片,但这次却完全没有帮助。从上图可以了解他的伤势,但他没有报警。「我不想自找烦恼,我已筋疲力竭。幸好我的相机有买保险,所以我只是回到酒店,喝了一杯啤酒。」虽然 Roberts 的做法有争议,但所有人都会同意,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应使用暴力。已经拍了超过 10,000 张街头照片的他,自言这是第一次遇到暴力对待。他表示日后拍拍摄时可以更加警惕,但相信这次事件的打击很快就会消失衝突在街头摄影中不可避免。大多情况下衝突都停留在言语层面,只有极少数的摄影师会遇到像 Roberts 一样的事情。万一类似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一般建议是保持冷静,并与那些情绪较激动的人保持安全距离。在情况许可之下,尝试从正面角度作出解释,让其他人理解你的行为。最后看下Math Roberts 的其他作品。对于此事,大家怎么看?

8月26日是伦敦诺丁山嘉年华(Notting Hill Carnival)的最后一天,英国街头摄影师 Math Roberts 把握最后机会拍摄。在晚上 10 时半左右,他在路上看到一对男女站在大门前的台阶上拥抱,于是立即举机拍摄,但结果却发生争执,并以流血收场。Roberts 解释说,作为一个街头摄影师,都希望被摄者不受干扰,因此没有先徵求他们的同意便拍摄。他记得是那位女士首先发现他在拍摄,又查问 Roberts 是否在拍他们?之后那位男士即不由分说向 Roberts 挥拳,并把他撞倒在地上,然后抢去 Roberts 手上的相机,大力把它砸到地上!跟往常一样,Roberts 即时作出多番道歉,又承诺删除照片,但这次却完全没有帮助。从上图可以了解他的伤势,但他没有报警。「我不想自找烦恼,我已筋疲力竭。幸好我的相机有买保险,所以我只是回到酒店,喝了一杯啤酒。」虽然 Roberts 的做法有争议,但所有人都会同意,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应使用暴力。已经拍了超过 10,000 张街头照片的他,自言这是第一次遇到暴力对待。他表示日后拍拍摄时可以更加警惕,但相信这次事件的打击很快就会消失衝突在街头摄影中不可避免。大多情况下衝突都停留在言语层面,只有极少数的摄影师会遇到像 Roberts 一样的事情。万一类似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一般建议是保持冷静,并与那些情绪较激动的人保持安全距离。在情况许可之下,尝试从正面角度作出解释,让其他人理解你的行为。最后看下Math Roberts 的其他作品。对于此事,大家怎么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相机Beta

相机Beta

只有摄影器材谍报,没有废话。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