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推赴朝旅游与联合军演持续,韩美对朝立场究竟有无裂痕?

力推赴朝旅游与联合军演持续,韩美对朝立场究竟有无裂痕?
2020年01月21日 21:57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即便面临美国方面的压力,韩国仍然选择继续力推散客赴朝鲜旅游的计划。

据韩联社1月20日报道中援引韩国统一部文件表示,韩国政府正在考虑以三种方式开展散客赴朝游,分别是探亲人员或社会团体访问金刚山和开城地区、韩国公民取道第三国访问朝鲜地区以及外籍游客同时访问朝韩。

另据法新社18日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周透露了恢复赴朝个人游构想,美国驻韩大使哈里斯要求这项计划须经过和美国谘商,引发韩总统府办公室公开抨击哈里斯,称他的发言“非常不恰当”。

韩国《东亚日报》此前分析认为,此举表明韩美在对朝鲜具体问题上的立场裂痕正在加大,甚至有“陷入寒冷”的可能。但值得注意的是,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21日在向总统文在寅进行新年工作报告时强调,韩美将于3月至4月通过协商实施名为“同盟演习”的指挥所演习,该演习为使用电脑的推演,并不调动实际部队。韩联社援引国防部高层人士表示,韩美联演基调与去年相同,双方没有讨论调整现有基调。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2019年3月,韩美决定从当年起停止代号为“关键决断”和“秃鹫”的韩美联合军演。其中,“关键决断”联合军演变更为“同盟演习”,“秃鹫”联合军演变更为营级以下的小规模野外机动训练。而朝鲜此前一直对美韩每年实施的“关键决断”和“秃鹫”演习不满,将其视作敌视朝鲜的威胁性举动。

韩美究竟有无“裂痕”?

一方面韩美因为开放对朝个人旅游问题出现差异,而另一方面韩美联合军演却仍然保持原有基调,究竟韩美之间的所谓“裂痕”是否存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天聪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去年10月在瑞典举行无核化工作磋商失败以来,美朝僵局一直持续,去年末朝鲜又进行了新型火箭发动机试验,在朝鲜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上宣布‘正面突破’,虽然局面不至于全面破裂,但美朝分歧凸显,顺利达成妥协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对于这样的形势,美国和韩国看得都很清楚。”

刘天聪表示,“美国特朗普政府为了显示原则性,避免在大选前惹事、减分,当然要坚持既定立场;而韩国也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推不动存在根本分歧的美朝谈判。从现实出发,为了本国利益和文在寅政府、中左势力的政绩,不能再完全追随美国、服务美朝对话,必须要拿出些自己单独的对朝政策来。这些政策既要和美国的僵硬立场拉开一定差距,同时又得和美国基本方向一致、不能背道而驰,尺度拿捏并不容易。文在寅政府此次做出的几项对朝举措,整体来看分寸还是比较合适的。近期一些媒体乃至美国官员对此的非议、甚至粗暴干涉,无论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还是外交礼节上看,都很不妥当。”

上周,韩美官方因为旅游事宜曾出现激烈争执。就在韩方透露出想要恢复赴朝个人游的计划之后,美国驻韩大使哈里·哈里斯(Harry Harris)公开表示,韩方此举需要与美国事先商议。此言论顿时引爆韩国国内舆论,有部分韩媒将哈里斯的言论解读为韩方计划“需经过美国同意”。

因此,青瓦台方面17日公开对哈里斯的言论表达了强烈不满,据韩联社此前援引青瓦台官员指出,哈里斯这番话“非常不妥”,“韩朝合作属于我们政府做主的事务。” 韩国统一部发言人李相旻此前也强调,对朝政策属于韩国主权范畴。

在当前联合国的对朝制裁框架下,各国不能从朝鲜购买煤炭、铁矿石、鱼类和其他主要出口物品,但是外国游客在符合一定条件的前提下是可以访问朝鲜的。韩国和朝鲜曾于1998年启动金刚山旅游项目,此后10年间约有190多万游客到访金刚山,但2008年该旅游项目全部中断,原因是一名韩国游客在景区内遭到枪击身亡。

韩联社称,放开散客赴朝游是韩国政府为解决金刚山旅游问题拿出的“有创意的办法”,旅游目的地不再局限于金刚山。青瓦台总统秘书室室长卢英敏表示,金刚山旅游和散客赴朝游均不在联合国对朝制裁范围内,随时都可以开展。据悉,文在寅在此前同金正恩的几次会面中也都提及了重新开放金刚山度假村的有关内容。

朝鲜将如何回应韩国变化?

今年以来,韩国政府态度与倾向的确发生了变化。文在寅总统在今年14日举行的新年记者会上强调,韩国不能坐观朝美对话,而是要努力发展韩朝关系。

据韩联社17日报道,统一部和外交部等有关部门也正紧跟这一基调变化。韩统一部长官金炼铁14日会见宗教和公民团体领袖时表示,与其坐等朝美矛盾得到解决,政府将采取一切可行措施改善韩朝关系。韩国外长康京和此前在美国加州同美日两国外长举行三边会谈后共见记者时表示,在特定时点,有可能朝美对话在先,也有可能韩朝对话在先。

对此,有分析认为,韩国立场的变化源于去年2月朝美在越南河内举行首脑会谈后韩国政府“专注推动朝美对话”的方针没有取得成果,反而恶化了韩朝关系。

据朝中社此前报道,朝鲜外务省顾问金桂冠1月11日在对外发表谈话时痛斥,“韩国又不是美国的家里人,如此点头哈腰地献殷勤,看来他们依然妄想在朝美关系中发挥‘调停者’的作用。”

目前,朝鲜方面仍然未就韩方进入2020年以来的对朝政策调整作出正式回应。刘天聪分析认为,“预计朝鲜会基于本国利益接受一部分,但整体上不会有太积极的回应。在当前安理会制裁体系和韩美同盟这两大前提下,韩国的对朝政策空间有限,能拿出来的措施如增加民间往来、扩大文化交流等,对朝鲜都没有太大吸引力。半岛形势彻底转圜尚需时日,更需要美国与各方相向而行。”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媒体开放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