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军团巡礼|中国田径:“亚洲速度”的头衔,不会让给日本

奥运军团巡礼|中国田径:“亚洲速度”的头衔,不会让给日本
2020年01月23日 16:00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2020年,中国体育即将直面东京奥运会。

在东道主日本“虎视眈眈”,周围强敌环伺的背景下,中国各项运动该如何突围?我们有哪些自己的优势,我们最近一年的大赛战绩如何,我们的对手实力究竟怎样。

带着这些疑问,澎湃新闻推出春节“奥运军团巡礼”栏目,细化梳理中国奥运军团备战情况,客观呈现各支队伍状态,洞悉东京奥运可能遭遇的挑战与问题。

奥运军团巡礼|中国田径:“亚洲速度”的头衔,不会让给日本

苏炳添(左)和谢震业,将继续支撑起“中国速度”。

“世锦赛结束,从零开始,不背包袱,续写辉煌,赢战东京。”

这是两个半月以前,中国田协主席段世杰在中国田径队冬训誓师大会上的寄语。

“在东京奥运会上,夺下2至3枚金牌,6至8枚奖牌,并且20%的项目中进入前八名。”去年12月底的中国田协内部会议上,那份《田径项目实施体育强国建设纲要行动方案(2020-2024)》再一次明确了东京的目标。

最后冲刺的时间里,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这批运动员身上。

奥运军团巡礼|中国田径:“亚洲速度”的头衔,不会让给日本

苏炳添在冬训中。

军团直击

备战奥运稳中求进,创造历史

用“稳中求进,创造历史”来总结中国田径队在去年一整年的表现,再适合不过。

中国田协公布的一组数据足以说明中国田径队在过去一年的备战中所取得的成就——本赛季,中国田径队共有2人打破1项世界纪录;3人2队打破5项亚洲纪录;5人2队打破6项全国田径赛纪录;6人6队打破11项全国青少年纪录。

更重要的是,在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平的多哈田径世锦赛上,中国队赢下了3金、3银和3铜的成绩,5项9人获得奖牌,9项11人(队)获得前8名,4名运动员提高成绩。

中国队以总分99分位列奖牌榜和总分榜的第4位,金牌数仅次于1993年世锦赛,奖牌数和前八名总数均创历史新高,取得26年来的最佳战绩。

这其中,女子田径成为中国队闪耀世界的强势项目。

32岁的“妈妈选手”刘虹强势复出,“苦行僧”般的艰苦训练帮助她重新回到了竞走的世界巅峰。她不仅在女子50公里竞走中一度改写世界纪录,而且在世锦赛上夺下金牌,和切阳什姐以及杨柳静一起站上领奖台。

巩立姣是中国田径女子选手的另一位标杆人物。

在2019年,巩立姣统治了女子铅球的赛场——13场正式比赛,夺下12枚金牌和1枚银牌,其中包括了多哈田径世锦赛的两连冠,而唯一一场“失利”则是在上海的钻石联赛。

当然,创造历史的不仅只有女性。

当苏炳添因为伤病无法系统训练时,26岁的谢震业在世径赛的短跑赛场上创造了历史——他在男子200米决赛中跑出20秒14获得第七名。而在此次之前,他的19秒88就已经刷新了亚洲纪录。按照上海田径资深教练刘侠的说法,“谢震业的这个突破,含金量非常高。”

也正是因为谢震业的强势表现,给中国短跑军团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在多哈世锦赛的接力赛场上,由苏炳添、许周政、吴智强和谢震业组成的“接力天团”跑出37秒79,刷新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中国队创造的37秒82的全国纪录。

而由梁小静、韦永丽、孔令微和葛曼棋组成女子接力队跑出42秒36的成绩,这也是自1997年世锦赛之后,中国队时隔22年再次进入女子4×100米接力决赛。

在曾经拥有刘翔的110米栏赛道上,刘翔的师弟谢文骏也取得了突破。在世锦赛上,尽管西班牙队的上诉让他的成绩从第四掉到第五,但是13秒29已经是他个人世锦赛最好成绩,追平了史冬鹏的世锦赛第五名,仅次于刘翔。

奥运军团巡礼|中国田径:“亚洲速度”的头衔,不会让给日本

巩立姣世锦赛夺金。

冲金点

巩立姣、刘虹领衔,吕会会需要战胜自己

可以说,中国田径队定下的“2枚至3枚金牌”在东京奥运会上也显得相当务实。

“这是我的巅峰时期,只要我保持竞技状态,不出伤病,东京奥运的金牌已经抓住一半了。”在大半个月之前的中国田协发布会上,巩立姣这样自信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的梦想就是奥运冠军。”

的确,从2017年至今,巩立姣一直就是中国田径队里最稳定的夺金点——她不仅坐稳了中国“女子铅球第一人”的宝座,更是将自己的世界女子铅球的排名锁定在第一位。

如今正在北京体育大学的国家队训练基地进行体能储备的巩立姣,还在尝试改善她的技术动作,“我以前的滑步距离比较短,现在争取往后多划一些,这样动作再舒展开一点。”

除了女子铅球这个最稳定的“夺金点”,刘虹领衔的竞走军团在20公里的项目上依然有“集团优势”。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从12月开始,刘虹、切阳什姐、马振霞等中国竞走队队员就在北京奥体中心进行竞走专项训练,彼时北京的室外气温只有零下6摄氏度,但这样的天气并没有影响女队的训练状态。

相比于巩立姣的强势,32岁的刘虹则显得更加淡定一些,“我主要的目标还是东京奥运会,在此之前最大的一场比赛就是世锦赛,所以希望能在世锦赛上有所表现,也算是东京奥运会之前的一个积淀吧。”

事实上,除了巩立姣和刘虹,吕会会也是中国田径的夺金点之一。

作为女子标枪的领军人物,吕会会在上个赛季的成绩其实一直占据着领先地位,遗憾的是,她在世锦赛上的临战心理状态欠佳,没有发挥出最好的竞技水平。

正因如此,做好应对“大场面”的心理准备成了中国田径队今年冬训的重点,中国田径协会主席段世杰甚至建议运动员多了解各自项目以往奥运会比赛的经典录像,“了解可能会面临的大场面,做到不慌张。”

而巩立姣则是在世锦赛之后开始接受美国专家的心理调整,“过去比赛的节奏太急躁了,经常没有做完动作就投出去。如果改掉这个毛病,我相信我会变得更好。”

奥运军团巡礼|中国田径:“亚洲速度”的头衔,不会让给日本

刘虹依旧是中国竞走的代表。

对手是谁

亚洲速度,要从日本手里夺回来

对于中国田径的“夺金点”来说,她们在东京奥运赛场上要战胜的其实就是自己;但对于中国短跑军团来说,他们在东京的最大对手就是日本。

在去年年底的中国田协誓师大会上,段世杰就明确提出,在男子短跑和长距离项目上要发力,因为在这些项目上,中国田径与老对手日本队产生直接竞争,“与日本此消彼长”。

不过,日本田径特别是短跑也在不断进步。

“我们现在的硬实力是输给日本的,就算苏炳添和谢震业从最好成绩上来说是比日本好,但其实没有好太多,而且在苏炳添腰伤的情况下基本就是跟日本持平,甚至未必能赢。”

张培萌曾经这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们接力另外两棒选手,就比日本队弱得多,这四个人的最好成绩除以四,平均水平我们低于日本很多,这样来说,就算我们的交接技术再好,还是不如日本。”

这几年,日本短跑人才辈出,萨尼·布朗和桐生祥秀跑进10秒大关,多田修平的最好成绩也是10秒12,而白石黄良则是10秒19。当然,日本还有更多优秀的百米“飞人”,包括跑进10秒的小池祐贵,以及有能力维持在10秒10区间的山县亮太、饭冢翔太和剑桥飞鸟……

不过,中国有机会在东京和对手掰掰手腕,除了追平亚洲百米纪录的苏炳添和跑进10秒大关的谢震业,许周政可以跑到10秒12,吴志强和梁劲生也都在10秒17和10秒18。

目前,中国短跑军团也分散在三地进行着备战训练——苏炳添和他的教练兰迪·亨廷顿在北京进行冬训,主要是调整和恢复;另一批以谢震业、许周政和梁小静等短跑队员为主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跟随外教雷诺积累储备;短跑军团今年还特意增加了一位外教约翰·史密斯,在洛杉矶带着莫有雪和吴志强进行训练。

除此之外,据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中国短跑接力队的教练团队也做出了一定调整,在奥运年由江苏省田径队的黄淡伟担任主教练,协调和布置接力的棒次和战术。

“亚洲速度”的头衔,中国短跑军团从没有想过让给别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媒体开放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